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四七九章 真心的

    六点过就开饭了,排骨还有点难啃是可以忽略的小问题,何沛媛的时间更紧迫,要问男朋友跟浦音的新书记具体聊了些什么话题,和宋怡宁的交流会不会被人看成是四零二在干私活谋私利。既然这位师妹还算不得出类拔萃而杨景行也不打算长期辅导,那以后就别扯上直接利益关系免得落人口实,可以向别人推荐一下。

    何沛媛正经问:“你认识的女生女人,最有创作才华的是谁你觉得?”

    杨景行没怎么为难:“只论音乐应该是齐清诺。”

    “就知道。”何沛媛一点都不惊喜:“今天她们马屁都拍上天了。”

    杨景行鄙视:“当初看不起别人溜须拍马,现在一个个也学会了吧。”

    “没拍过别人。”何沛媛还是向着伙伴们:“没给外人听也不想巴结。”

    杨景行就有点怀疑:“难道我媛媛也拍了?”

    “她们都说难道我装没看见?”何沛媛自己就正当:“的确也还行……”

    据标杆表述,大部分伙伴都跟她一样到今早的最后关头才交作业。何沛媛能理解大家为什么不好意思拿出手,不是没认真或者怕被比下去,主要还是担心呼应不上刘思蔓的真情实感。

    也因为创作背景的关系,今天的艺术探讨从一开始就比平时正经得多,大家陆续演奏自己的灵感和乐段也认真听别人的,何沛媛认为伙伴们当时都是真心诚意认为别人很好而自己相形见绌,因为她也是这样的感觉。尤其让标杆动容的是,伙伴们在听完自己的那几十个小节后没一张嘴大惊小怪更没人提起顾问如何,连王蕊都是纯艺术态度。

    虽然大家的乐段有的急有的缓有的连绵不绝有的大音希声显得那么牛头不对马嘴,但何沛媛很高兴每个人都讲得出自己的创作思路甚至是情感脉络,可以说都有诚挚态度。

    也是因为大家都要尽量做好而毕竟能力有限,所以除了柴丽甜和郭菱之外,另外这七个针对去呼应的的都是刘思蔓原曲中最通顺的两个段落,而且大家的乐思不仅南辕北撤还长短不一,导致汇总融合工作的难度比想象中还大一些,用何沛媛的话说就是:“全放在一起就乱了,没头绪,你那天说的方法大部分都用不上,”

    杨景行给姑娘夹菜:“总能理出头绪。”

    何沛媛说明:“但是她准备所有素材都原封不动,一个音符没改。”

    杨景行不当回事:“什么都能圆,其实都简单。”

    “后来说了一下。”何沛媛简单概括:“反正用技术处理的有一部分,灵感填补的好像多一些。”

    杨景行先吃进嘴再回话:“不然学了那么多年干什么的。”

    何沛媛郑重:“蔡菲旋说都被她化腐朽为神奇了。”

    杨景行呵:“这种话我说得太多了。”

    何沛媛自己似乎不懂,就引用别人的话:“甜甜说本来以为她当官当忘记了这么久没创作,原来是闭关修炼去了。”

    杨景行没一句好话:“吃老本。”

    何沛媛就严肃表自己的态:“真的觉得变化进步很大,原来在北楼搞艺术她经常卡壳!”

    杨景行不屑:“多少年的事了,媛媛这几年进步不大吗?不拿出来显而已。”

    “真的,真的有几手。”何沛媛都恼火了:“我都想真心夸她几句的,真心的……就是张不开嘴。”

    杨景行哈哈乐,放下筷子搂女朋友:“张嘴……”

    别恶心了快点吃吧,马上七点了。何沛媛再叮嘱晚上开车一定要小心,甚至分析晚到一点还显得更有诚意。姑娘又想到许维现在除了精神痛苦多半也有实际困难,她自己当时年纪小虽然没亲眼所见但后来也从家人外人那听到一些,就是抄家嘛,所以如果许维需要帮助,杨景行现在卡上的三万块虽然够救急但拿得出手吗?真该及时去把那上周才到账的六万欧的预付版税给兑了,真是攒不住呀。

    杨景行电话响,何沛媛猜错了,不是章杨而是刘苗。杨景行有兴致呢:“刘记者稀客呀。”

    刘苗直接:“许帽子被抓了你不知道?”

    “别说那么难听。”杨景行毕竟:“我们今晚回九纯。”

    刘苗新鲜:“你带何沛媛?”

    杨景行跟电话那头解释一下,何沛媛也听出来了:“你们消息好快。”

    刘苗也听见了,做作惊喜:“美女在呀,不打扰你们了。”

    杨景行问:“你爸有什么消息没?”

    刘苗不是从家里得的消息而是听高中学弟说的,同在平京所以偶尔联系。这个学弟比刘苗更有正义感,就盼着天底下的把官商勾结被一窝端之后创建公平社会。刘苗今天反而没什么激烈观点,杨家没什么好担心的后她也挺同情许维,就算没有朋友关系她也不想看到一个一表人才的大好青年就这么走了下坡路,高中时期可是多少女生的偷看目标呀,情书也收了不少吧。

    通话快五分钟了,虽然身边的姑娘并没显现什么神色杨景行也不敢冒险:“回去看看情况再说,你好好写你的论文,许维至少有浙大毕业证。”

    刘苗一点不生气:“我跟美女讲话。”

    无聊着的何沛媛真是惊喜接电话:“喂……嗯,你吃了没?”

    女生对聊起来真是亲热没完没了,到后来何沛媛都答应看情况去平京参观毕业典礼的时候杨景行都放碗了。

    等杨景行收了两个盘子后,何沛媛突然惊叫:“糟了,是电话是电话我没注意,先挂了拜拜!”

    第二次打来的章杨也没恼火:“过苏州了,有消息没?”

    杨景行又装深沉:“没有,不打听了吧,回去再说。”

    “风哥叫五妹给王曼怡打电话。”章杨不太确定的嫌弃语气:“我叫他自己老婆打。”

    杨景行还是:“回去再说……”

    何沛媛决定马上出发以防万一,用洗碗机吧,其他的细节她等回来再做。这大晚上的杨景行可不放心,要求女朋友送自己到火车站后不下车直接转头回家。以前担心女朋友要在比较黑灯瞎火的小区里走好一段,现在又牵挂女孩子独自开车的隐患,真是操不完的心。

    何沛媛也不清闲,电梯下行了还在努力用脑:“没忘什么吧?你晚上要休息好,明天如果实在回不来再跟许安说一下,从曲杭飞也行免得再坐一趟高铁。”

    杨景行搂上女朋友亲头发:“明天我给老婆做晚饭。”

    何沛媛真有挑刺天赋:“你自己不吃?”

    虽然才开了一个星期车,何沛媛已经熟练不少,路况也还行,只用三十来分钟就到了,然后差点就吵起来,姑娘认为她节约出来的时间当然就属于她。杨景行斗不过,答应只要姑娘好好回家,回来后双倍补偿。

    其实时间也不宽裕,杨景行只在出口等了几分钟章杨和杜玲就急匆匆挤出来了。三个人来不及细说什么又快步赶去进站口,直接就检票了。

    杨景行上车第一件事就是给女朋友打电话,章杨杜玲没鄙视谴责。杨景行挂电话倒是快,可这三人并排的商务座中间隔了过道不太方便聊天,他会想办法,起身踢章杨:“过去。”

    章杨巴不得呢,对女朋友:“抱。”

    杜玲体格算小,轻松让出半个座位了奇怪:“风哥好久没打电话?”

    章杨打过去,然后只喂了一声就放下开免提,让朋友们听到鲁林在那边苦吼:“你要折磨死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

    杜玲扯扯嘴角想笑没笑起来,更烦躁:“挂!”

    章杨也不幸灾乐祸,搞推理:“我重要还是你兄弟重要?”说着看向女朋友,挺情义地一揽杜玲肩膀:“一辈子好兄弟。”

    杨景行好笑。

    杜玲真是气愤贫富差距:“把你们的脸皮分许维一半,十分之一……”

    是呀,主要问题就是许维的骄傲。虽然年少的骄傲被现实教育是个普遍现象,但是许维遭遇得太猛烈。杜玲准备的安慰逻辑是当公务员并没什么好,以你许维的能力随便找一份工作好好干都能出头,像四大师这样放心大胆吃香喝辣左拥右抱不好吗?

    说是这么说,其实朋友们也都开始明白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神仙日子呢,到处都是利益到处都是争斗,杨景行肯定也有低声下气甚至忍痛挨揍的时候。

    杨景行一肚子苦水呢,比如求人办事一次次吃闭门羹,给人办事又吃力不讨好,当员工被老板算计,当老板被员工算计。说利益关系都算好现象可以双赢,很多时候都是利益冲突。

    朋友们没怎么仔细谋划如何帮许维,更多是感悟社会和人生。

    过嘉兴后,杨景行又接薛亦涵的电话,说刚刚跟何同学通话所以知道杨景行在车上,到哪了?需不需要安排饭菜?真的要连夜回九纯?车子准备好没?杨景行什么都不需要,就问何沛媛到家没?

    谭东就没那么多废话,直接问能不能想办法,花个一两百万保住市海事局公务员的位置是很值得的,关键是有没有把握。谭东见过鲁林,觉得这兄弟很够意思,大家都是朋友……

    在曲杭接站的是王卉和她男朋友范俊鹏,王卉本想接上鲁林过来一起等,可是那边不知道在忙什么说还要一会。范俊鹏赞赏小兄弟们都有情有义,更羡慕提醒杨景行多加珍惜这些能让他义无反顾的好兄弟,别说身为著名艺术家,自己一个小小开厂的在涉及到有些事情时都会前怕狼后怕虎很多顾虑。所以人以群分,一定是朋友们都很出色才影响了杨景行。

    杜玲章杨并不给姐夫面子,不好意思,他们不认识什么作曲家,就知道杨鸡毛杨泼皮。人以群分倒是真的,丑事坏事糗事都没少干。

    在路边等车的鲁林倒是气质出众,因为穿了件皮风衣,看起来也没什么心事,和大家一起强烈要求送车主回家不成后就更感谢王卉二人,并约明天晚上一起吃饭。

    杨景行开车,鲁林上副驾驶还赞叹一下:“顶配呢。”

    杜玲从后面恭喜:“又找小老婆了?”

    “要跟我一起回去。”鲁林倒是温柔语气:“又不是玩。”

    章杨督促:“对正室好点,家和万事兴。”

    鲁林有点沉重:“搞不好这次和王曼怡真的要分了。”

    章杨想得开:“大丈夫何患无妻,过了这个村还有一个镇。”

    “原配好一些嘛。”鲁林不像开玩笑。

    “好鸡毛。”杜玲坦率:“看不看得起你玩游戏的?”

    鲁林很大度:“看不起我没问题,看得起维哥就行。”

    杜玲问:“现在呢?”

    鲁林还理性了:“就算分了也不能怪王曼怡……”

    风哥真是有生活变成熟了,观点是基因决定了女性就是会崇拜金钱或者权力就是容易没有安全感就是疑神疑鬼,这些甚至是不以她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而人只有在尊重客观规律的情况下才能做好事情也就是获得幸福生活。

    另一方面呢,男人也诸多缺点,许维的性格可能还真有些遗传他父亲……鲁林总结:“他们的爱情从开始就不纯粹。”

    杨景行也参与八卦:“不能说不纯粹,各有各的现实情况各有各的追求……”

    鲁林认为倒也不是追求上的突然落空导致感情陡然破裂,更多是彼此对变化的不适应导致基础被逐渐消耗掉,而许维和王曼怡之前就已经有不少裂痕。鲁林更悲观的是人是不会变的,就算知道自己错了也不会改,所以走不到一起的终究会分开,以她和张柔为例:“好几次跪下来求我原谅,过三天还是老样子。”他说得并不骄傲还挺苦闷。

    朋友们只稍微笑一下,杜玲问:“你是不是也准备分?”

    鲁林还期待着:“不知道有没有奇迹,真的快坚持不住了。”

    “我跟她聊那几次她答应很好。”杜玲笑:“可能我的话没触及到灵魂。”

    鲁林悲叹:“任何人都触及不到,天生的。”

    章杨后悔:“早知道当时就不羡慕你。”

    鲁林还是喜欢羡慕:“优点也有。”

    杜玲哎:“你那个是不是也一样?越好看脾气越大。”

    杨景行呵:“这个你问章杨。”

    章杨很快取舍,十分嫌弃女朋友:“你太丑了……”

    这一路上也没怎么出谋划策或者长吁短叹,不过相比于平时气氛算是挺沉重了,勇敢接受现实的基调也定了下来。

    杨景行开得不太快,十一点过才到九纯,车子直接往许维家开。曾经住了许多政府官员职员的小区的建筑外观已经完全跟不上时代但门卫还挺负责的,小区里显得更整洁安静,空地和绿化更显奢侈。

    还是鲁林打电话:“我们在你楼下……好,行……叫我们上去。”

    朋友们也没多犹豫,就上楼吧,安静爬楼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