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四九三章 来一块

    不愧是酒吧小老板娘,齐清诺把三个空杯一字排开的动作挺有架势:“联络美女一杯,祝贺成路一杯,庆贺师徒一杯。”

    屋里大部分人的表情更显愉悦,连何沛媛都笑得更具诚意,朝团长靠过去准备领自己那杯任务。可桌上真没什么好喝的了,橙汁显然不够,赵秀都端起那点残留哈密瓜汁倡导节约:“能倒半杯。”

    刘才敬应该是接到了付飞蓉的眼神:“我去拿。”

    “这就行别拿了,喝的是感情。”齐清诺随意往杯中拼凑:“鸡尾感情。”

    冉姐哈哈下命令:“诺诺这么给面子我们也自觉!”

    岂止自觉,都积极行动,赵古不问意见果断扯开最后一瓶白酒,赵秀就要咨询男朋友自己喝椰奶合适吗,顾冠青的女朋友摇一摇凉茶罐检查余量,李娟偏要男朋友再分自己一点白的。齐达维都主动把杯子暴露出来了,赵程迪却不正经想使汤碗把黄倩池都逗笑了。

    真是尘世碌碌,看杨老板多多孤傲呀,站那里统观全局就行,不用说话也没人敢跟他讲话,更没人有胆子往他杯里倒酒。

    瓶中的哈密瓜汁都滴不出来了也不够半杯呀,年晴先捞上那杯多的,何沛媛也不客气,齐清诺好怕吃亏:“匀我点。”

    桌上这些美女、成路、师徒边好笑也拿上杯子罐子甚至开始起身,兴致都挺高,于是杨老板的手也摸上桌捏住了小酒杯。

    齐清诺端杯平举,脸上越灿烂明媚越显现瘦身效果:“大喜的日子衷心的祝贺,恭喜冉姐贺喜盼盼师徒情深。”

    年晴郑重补充:“祝专辑大卖!”得到更多人的致意。

    何沛媛温柔些:“祝一切顺利。”也有不少点头。

    “我干了。”齐清诺还真是仰头一口闷,年晴何沛媛也把杯子送到嘴边。

    动作快的像董世然比祝酒的还先感情深了,可冉姐还要讲话呢:“谢谢诺诺,谢谢年晴谢谢小何,也祝三零六工作顺利,我也干了!”

    何沛媛最懂礼貌:“谢谢您。”陪着再抿一口。

    齐清诺真减肥呢,杯子没放下就对父亲招呼:“来一块。”

    “这个?”齐达维也不要老脸,夹了盘中的牛肋骨还要多滚一点酱汁再递给女儿。

    齐清诺用手接,两指夹住了倒也没急着啃,转身再茶水台上放下杯子顺便抽两张纸巾预备着:“等会去哪?”

    问自己呀,杨景行平稳得像是没吃没喝:“我没安排,自由活动,也喝得差不多了注意安全就行。”

    齐清诺笑:“大卫哥有安排没?

    齐达维跟女儿讲酒话:“我哪还要安排?大赵小赵他们随时去随时有……”

    “爽快。”齐清诺也鼎力支持:“我们先过去帮你准备,那两瓶路易十三放几年了?就今天了。”

    齐达维似乎瞬间醒酒都能斗智了:“都是你的朋友,到你的地盘上了开几瓶酒应该的,我给你打折。”

    都好笑,冉姐就好心:“十三留着装门面,我们实际点,帝龙就行。”

    “那我们先过去。”齐清诺这就朝门边动:“车停路边的,保安说十分钟。”

    那是得迅速,朋友们赶快做出些欢送的样子。

    年晴主要是跟家属们挥下手:“你们慢吃。”

    “慢走。”赵秀最有诚意,都离开座位跟了上去:“何小姐慢走。”

    紧跟团长的何沛媛回头微笑点点头。

    杨景行也送呢:“喝酒就别开车。”

    何沛媛看了男朋友一眼算是回应,齐清诺好像没听见,年晴倒热心:“你们要几个司机?”

    “没事,就我开了叫个代驾。”听杨景行这语气好像和年晴的关系并不坏,他甚至可以更轻柔点:“别玩太晚,这不知道还多久。”

    年晴点头:“看你们,看情况。”

    杨老板都那么明显地堵住门口了,赵程迪还硬往外钻:“真有事找你,要是等会不合适这周末有空吗?”

    “行。”年晴挺坦荡:“有我电话没?”

    杨景行积极:“我给她,你们快点别贴条。”

    赵程迪还

    再对等在前面三四步处的那两位挥手:“拜拜。”

    齐清诺好没诚意,手在大衣兜里扇风呢?

    等杨景行关上包厢门,一桌人陆续坐好……可是好像都不记得六分钟前聊到哪了?冉蕾对齐达维一举杯开个新话题:“哥,诺诺越长大,越是你和她妈妈的优点都综合到一起了!”

    齐达维呵呵,提杯主动碰一下,来一口。

    冉姐还没讲完呢,跟年轻人说:“你们还体会不到,到我和大卫哥这个年纪,自己的什么成就地位财富,都比不上下一代……那种心理满足,踏实,幸福!”

    四零二的态度都挺端正,其他年轻人就更得压住酒劲好好聆听长辈的话并点头认同。

    “我说都不错。”齐达维都语重心长了:“年轻人关键是走正路,对自己负责。我们不谈什么成功财富地位,那是欲望,人的欲望太强容易走偏。盼盼你们都很不错,在这一行在四零二身边都看得多听得多,能这么踏踏实实走过来,家里父母会越来越放心。这个也要表扬大赵,带队带得好。”

    “大卫哥!”董世然狠狠给前辈一个大拇指,不够,再抱拳万分佩服,然后号召:“我们几个敬古哥一杯,当着四零二!”

    赵古眼睛一瞪要发火却打酒嗝:“……干什么!”

    董世然深情表白:“真的!有个情况我没跟四零二说过……”

    哎呀,原来当初高辉离队后四零二叫赵古把董世然招来的事情远没看起来那么顺利,董世然的意思是那时候四零二的名头并不能让他鼓起勇气重新拥抱狠狠伤害自己到绝望的音乐,是赵古的多次几番肺腑之言让他重燃希望……

    好在四零二没吃醋,边听还边给乐手歌手们倒酒。谁也别推挡,因为杨老板自己也满上了要感谢队长,如果不是对音乐对成路的巨大付出,古哥早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美好生活了。

    不光兄弟们,赵秀都要感谢古哥,不过孙桥制止女朋友啰嗦,喝就行了。

    很是欣慰地看着赵古被灌了满满一杯,冉蕾似乎安抚小赵:“大赵我放心,再怎么喝不出事。不过今天都是好样的,特别孙桥,喝得也不少,我刚真捏了把汗,好在没讲错话。”

    “冉姐!”孙桥十分委屈非常不服气:“你以为我谁的什么话都讲!我看人的!”

    “我知道,可你有时候啊。”冉蕾还有点得意:“我刚才为什么叫你去点菜……”

    “哎我这点数目没有!?”孙桥叫起来了:“诺言,大卫哥的女儿!四零二我老板……”

    “行了别说了。”杨景行好像是皮笑肉不笑:“禁不起表扬。”

    孙桥瞥一眼这个老板,哼,今天谁还怕谁,他偏要继续嘀咕:“别说今天这里,背后里我说过什么没有?他们作证。”

    并没人作证,队友们简直像不认识也没听见这人说什么一样,倒是齐达维呵呵:“误会你冉姐的意思了,不应该,自罚一杯。”

    “说我!”赵秀恨铁不成钢地把男朋友杯子交出去,由董世然果断执罚。

    这么快就落得个众叛亲离,孙桥蔫了。

    杨景行还真好意思:“这杯我陪你,倒满。”

    孙桥更垂头,不过马上跟老板一起一饮而尽的动作倒不拖泥带水。

    齐达维对冉蕾看好年轻人:“你还说四瓶多了,我看不够。”

    赵古被吓得脖子一仰差点翻涌而出,双手抓爬着起身慌不择路往门口冲,被男朋友保护得滴酒未沾的赵程迪连忙跟上,刘才敬也扶着墙去追义气……

    四瓶白的已经挑战极限,可以确定的是赵古、孙桥、董世然都先后去“白吃白喝”了,刘才敬的嫌疑也很大,这还是在冉姐和付飞蓉合力承担了至少半斤的情况下,李娟也有一两多的义气,桌子和地面的贡献更比李娟大得多。

    姜是老的辣,大概也装了半斤的齐达维到最后还能稳坐主位谆谆教导女孩子还是不喝酒为好,像今天这么高兴的特殊场合也只能是适量,在这事上他还比较自责让诺诺耳濡目染了。

    酒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最后多半瓶酒打

    成了持久战,一起来再一起来了一次次,都开始互不揭穿地重复本局话题了……快九点了,总算把瓶子清空,逃命呀。

    虽然有几个已经是站着就喘气找一切机会都要靠一下蹲一下恨不得躺下的半烂泥状态,但成路不用商量就把态度统一甚至坚决了,不敢再喝更不能去辉煌颠三倒四。冉蕾干脆也跟老板请假,要送徒弟回家顺便跟哥哥嫂子聊几句。

    杨景行装着都关心一下,李娟晚上住哪?孙桥这样子要辛苦赵秀了,顾冠青和女朋友回家远注意安全,赵程迪赶快拦车先带赵古走不行就打电话。

    眼看守生意的代驾们陆续失望离开,齐达维帮忙叫住一个,稍等一会。代驾就又看了几分钟热闹,问老板去哪呀?竟然只是个几公里十分钟的蚊子腿,真是为难。

    杨景行掏递钥匙:“那边,去开过来。”

    齐达维伸手接了招呼代驾:“走……”

    董世然真是义气呀,把孙桥塞进出租车里后再找准杨景行,逼近了喷酒气:“他不是故意的,喝多了,真没别的意思!说实话,就算不当你是老板,你四零二我们也没说的!”

    四零二都被乐手气势震慑住了,连连点头:“上车吧……”

    代驾挺快就把车开出来了,齐达维在后座:“盼盼别让师父再喝多了。”

    “没事!”刘才敬保证:“等会我们送冉姐到家。”

    齐达维也是喝多了:“你还想当个师叔辈?”

    杨景行也好笑着再交待几句,从另一边上车,走吧。

    齐达维把钥匙串放在座位中间,半躺一下呼酒气:“冉蕾说要跟家里人做做工作。”

    杨景行点头:“一直很用心。”

    “听老常说这张不得了。”齐达维好像不太信,但怕万一:“这些事先有个准备,农村里的亲戚邻里也是很麻烦的,老母亲一个人……”

    杨景行更怕麻烦:“让他们自己安排吧,盼盼嫂子也比较能干。”

    齐达维再叹一口:“也好。”

    安静了一下,杨景行想起来:“徐安说浦海演唱会想请您当嘉宾。”

    齐达维呵呵:“开你的玩笑吧?”

    杨景行惊恐:“不是,他真的想,但是您这么多年都没给过谁面子……”

    “再说吧。”齐达维呵呵,看看年轻人:“诺诺把事情做得很漂亮。”

    杨景行点头。

    齐达维眼睛睁大了点,声气也高点:“我当爸爸的,她妈妈,不会反过来让她难办难堪!”

    杨景行似乎是犹豫点头一下。

    齐达维得坐起来些才能拍一下年轻人的膝盖,又想起艺术了:“你写一首交响曲要多长时间?”

    这怎么说呢,著名作曲家得介绍一下自己了:“我就两首,第一首没花很多精力,第二首复杂些,反正有空就想,估计三四百个小时。”

    齐达维也是搞过音乐的:“自我否定的情况多不多?”

    “多,都一样。”杨景行还瞧不起长辈:“你写过的歌肯定不光发行的那些。”

    齐达维想了一下,突然开始摇头得撇嘴:“人呐,痛苦就是想得到别人的认同。”

    “也不一定。”杨景行还真敢吹:“让自己满意可能更难。”

    齐达维好笑:“我们家两个女强人。”

    杨景行呵……

    现在停个车真难,搞得没办法了,代驾在得到车主和商铺老板的再三确认后把车顶上了酒吧前的步行道,得侧摆着别压盲道,还交代车主走的时候千万小心点别刮了,金贵着呢,一个同行陪人一个保险杠壳子被坑几千。

    走进酒吧,杨景行也有时间没来了,多看看有什么变化,舞台音乐设备的确是又下了些本钱,桌椅也换了一批。除了调酒大师傅,服务员好像都是生面孔了。台上正在唱歌的是个女孩子,算是民谣风格吧,乐队伴奏,贝斯手也是女性。

    生意没传闻中火爆,大约四五十个客人,除了舞台外侧方那个位置其实不算很好的小卡座上的三个女生,好像再没有四零二的熟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