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一五六十三章 干干净净

    杨景行从作曲系出来都快四点,公司是去不成了,还得抓紧去找嫂子拿牌子去接赵一一放学,不过再急也不忘顾问工作,电话打给何沛媛。一接通,那边就是一片青年女演奏员们的娇声笑语,杨景行立刻就听出来了:“在学校?”

    “那边那边……”何沛媛应该不是对电话嚷嚷:“一米九!”

    周围的伙伴是不是屏气凝神去观察了,然后于菲菲的幽怨马上响起:“电话一来满操场的赛潘安。”

    郭菱大声喊:“标杆看小男生流口水了。”

    “我爸。”何沛媛的声调有点演技:“别乱讲。”

    杨景行再喂:“这么有雅兴?”

    何沛媛是不是要躲一下,再小声:“干嘛?”

    杨景行也是不怕死:“叫爸爸。”

    何沛媛肯定被气得浑身紧绷没了声腔,好不容易才挤出点:“叫你个鬼……”

    杨景行就扯平:“帅哥看够没?”

    三零六是午饭之后到东华大学的,还是老样子被一些小领导热情招待夸赞,照例也感受到个别男教职人员陡然面对美女群的拘谨尴尬。或许也是对比效果,何沛媛觉得自己现在见到的其他年轻男性都是有着强烈羞耻心自尊心的。

    到了后女生们就参观了一下校园,校区里的一些老旧风貌有点像浦音的样子,也难怪学校能找出来的最大室内演出场所就是小小体育馆里的篮球场。球场上搭了舞台还能再摆好几排椅子凳子,加上球场一侧的观众席,也能凑够千八百的座位吧。

    篮球场的声学效果就别指望了,前期联络的时候校方甚至还以为三零六额可以就用他们的广播系统,可害惨了彭主任他们。而且今年民族乐团精简机构之后影像设备部并入到乐务部,彭主任连主任都没了,虽然大家还继续那么叫着。

    舞台总算是准备得差不多了,很勉强很将就,所以大家就来到外面的足球场边散散心,到处都是十几二十岁的运动大男孩呀。不过三零六也就能远观一下,不比顾问今天跟师妹那么近距离好几个钟头很惬意吧。

    杨景行如实相告是四个人上课,内容初浅还是引导学生不能光想也得多学多读,感受就是当基础老师真没什么意思,还好就一节课时长。然后就去作曲系了,当然是搞《哇哇》。

    没如何沛媛愿,《哇哇》不仅不浅薄,还被两位教授弄得超纲太多,尤其是在尝试把那些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东西技术化系统化的时候遇到了无法逾越的障碍,其实就是西方乐理相对音乐本身的局限性,任何作品都存在,只不过不同作品给人的探究欲望不一样而已。

    听了杨景行的大概描述,何沛媛都沉重觉得愧对龚教授呀,这个秘密得保守一辈子。晚上再细说吧,免得她们叽叽歪歪。

    杨景行岂止愧对老师:“好女儿拜拜。”

    何沛媛的切齿声都能传过电话,不过凶巴巴咬牙几句后又想起来再叮嘱杨景行别说一一妈妈的对或错,母爱不容否定,她自己从小就被那么严酷管束,现在也没怨恨母亲,最爱的依然是妈妈,这也基本是三零六全体作为女儿的意见。

    杨景行就改口:“谢谢媛媛,祝你们演出成功。”

    何沛媛也原谅甚至温柔了。

    在自家楼下见到杨景行的时候,一一妈妈并没给脸色看,还拿出了没做妈妈之前对客人的那种欢喜亲切,也接受了杨景行一起去接孩子然后买点熟食之类以节省时间的建议。

    这两个人不聊一一就没什么话题,杨景行只能八卦一下陈群冠的聘任仪式,还有那之前好笑的跪谢师恩。

    当妈妈的虽然早就逆向思维不一定非要把女儿朝音乐方向培养,但听一听这些事情还能保持耐心,还透漏出想让一一寒暑假找时间去西雅图找贝拉玩玩顺便多走走看看的想法,但不太确定贝拉是妈妈是什么态度。

    杨景行觉得陈夫人作为大学科研人员至少得上下班,昕婷忙可能方便一些。一一妈妈了解喻昕婷和孔晨荷住的那套小公寓实在不便打扰,关键她们时间也没个准,

    纽约那种地方自己一个人没问题但带着女儿可不敢,再说多对异国环境肯定还是生活了十几年的人熟悉得多。

    杨景行惭愧自己还远不能站在为人父母的角度考虑问题,于是就跟嫂子坦白了教授让自己来帮忙缓解家庭气氛的事,其实来之前他也没想明白自己该站在哪一边。教授也是矛盾的,又想孩子学习好又想轻松快乐。今天早上人多事忙,师生好不容易找到点空闲都没来得及细说。

    嫂子都好笑,多大点事,一点意见不和又不涉及情感矛盾,她奶奶真是夸张。

    杨景行又觉得可能父母眼中没小事吧,换成爷爷奶奶还得平方立方。大名鼎鼎李教授,除了一一这辈子还跟谁服过软?

    赵一一算是偏外向的,在放学队伍中看到杨叔叔后虽不叫唤但也用力挥手,好像还给前后小朋友指认介绍,不过出来后还是先叫妈妈,被叔叔抱了起来也认真回答妈妈的问题。

    其实妈妈不是只关注学习,很母爱地打听今天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跟谁玩得多一些?上什么课了?有不开心的吗?

    赵一一脸上和话语中也看不到畏惧阴影,一听说要去购物就更开心,大鱼!

    难怪呢,超市水产区重新装修了搞得像个小海洋公园,各种池子水缸展示很多鲜活品种。一一流连忘返,但越觉得可爱的越不买,所有人都不买。

    杨景行观察发现,大个头的虾在欺负小的,把大的捞走的艰巨任务就交给一一了……

    买菜三人组进家门时已经六点过半,不过等着的几位也没不耐烦,还都为一一的收获喝彩。等一一洗了手擦了脸,杨景行还要带下楼继续玩,等电话吃饭。

    院子里都是吃过饭在消食的小朋友了,不过赵一一空着肚子也不落下风。杨景行凭一手把球远距离扔进烂纸箱的绝活当上孩子王,捡球成了抢手活,赵一一都争不上了。

    李迎珍七点一刻打电话叫回家,在门口等到满头汗湿的孙女后对杨景行的态度也不算好,马上可以吃饭了又得先洗澡。对婆婆帮女儿洗澡,妈妈好像没意见。

    赵兴夫状态良好,笑嘻嘻跟杨景行八卦钢琴系那些事。看吧,连路楷平这种那么在意风评的人也想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过这种事换成谁都难以启齿,不好想象跟上面又是怎么沟通共识的。

    一一爷爷就跟年轻人谈一谈在风头正盛的时候踩踩刹车的必要性跟好处。

    赵一一真饿了,从房间冲出来上就往餐椅上爬,吃饭饭啦。厨房里的妈妈提醒女儿要先叫爷爷奶奶,其实奶奶正追着擦头发呢。

    这顿饭呀,一一真是太棒了太厉害太顶呱呱,胃口大开得让她爸爸都提醒等会还要吃水果呢。全家长辈意见一致,碗里的汤泡饭就别吃了。

    等着的杨景行也很支持,那么接下来干什么呢?玩琴还是去散步?

    “洗手手。”赵一一很自觉:“读英语。”

    杨景行也乐意:“我们一起读……”

    一一妈妈亲手写的教材也真会教,钢琴前面要加定冠词是因为这是很严肃的事,打球就不用加。杨景行简直骄傲了,就跟嫂子申请今天修改一下课程,边弹琴边学习两个相关单词吧。得到妈妈点头允许,小姑娘也挺开心。

    一一的钢琴老师有点多,学得有点杂,不过杨叔叔还没受排挤,可能是因为他不急着教哈农拜厄,今天照旧先问赵一一最近有没有喜欢的歌曲和旋律,幼儿园又换早操歌曲了!什么样?

    赵一一学有所成,不用哼唱模仿,已经能在琴键上比较接近地模仿音高和节奏。杨景行估计自己没听过,得出去问孩子父母,还真没听过,只能回去继续向学生讨教了。然后这一大一小在琴房玩的,真配不上定冠词,好在没人管。

    近一个钟头,杨景行就教了个theme,还是一一早就接触过的单词,还好意思跟孩子妈妈邀功。

    “明天是星期六。”赵一一跟叔叔再见的时候说了一句,在家人的好奇中再:“叔叔还来吃饭

    吧。”

    真是笑坏人,赵兴夫心情好得还要送一送杨景行。两个男人在过道里八卦起来,赵兴夫不确定女儿还记不记得以前的事,就算不记得了,她潜意识里肯定还有一种特殊的害怕,可怜巴巴的“妈妈对不起,妈妈对不起”听得人心如刀绞。

    杨景行没经验也没办法,好好说呗。

    大巴近十一点过才开回民族乐团,三零六也朝老油条迈进了,车上只下来五个女生,而且都要直接回家的架势,家伙什就放在车上了。

    彭主任跟杨主任说明:“让齐团长他们早点回去休息,我们明天上午再来。”

    杨景行还威胁:“明天我就不来了。”

    齐副团长不在意,何沛媛无所谓,年晴就惊恐了:“没你还办得好事?”

    于菲菲对顾问好笑,何沛媛有点怒其不争。司机正经跟杨主任说明本来讲定了演出一结束就让演员先接抓紧回家,因为准备演出就够辛苦的今天又返场再返场,那点东西对几个大男人很轻松,校方人手也拼命帮忙,演出太成功。

    彭主任也夸张今天那边体育馆里真是人挤人没处落脚,过道里走廊上都堆满了,学校数次动用广播维持秩序,可还是有胆大学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人字梯想站得高,结果好几个人爬上去把梯子压趴了……所以更遗憾受场地和设备限制效果不太理想,之前也给齐团长道歉了,今后引以为戒。

    齐清诺问标杆:“今天排他几首?”

    何沛媛没留意:“四五首吧。”

    “大头。”齐清诺就不为难了:“你谢谢彭主任他们。”

    彭主任一点不给齐副团长面子地拉出正职来,文团长可说过一家人不讲两家话……

    一个是在民族乐团搞了十几年音响的技术骨干,一个是给两任团长开过车的司机,杨景行都不敢不给面子,何况这二位还能从他们的角度对民族音乐发展扯出些挺像那么回事的切身感受,所以闲扯时间都够搬两趟的了。

    司机和音响师还越说越有共识,就说今天晚上这场,虽然外在条件有种种不足,但是齐团长的主持落落大方幽默而优雅,小何她们台风亲切又不失稳重,不管合奏还是独奏作品都演绎得一丝不苟,节目曲目又都新颖动听雅俗共赏……成功是必然。

    对前辈的夸赞,有团长在何沛媛她们没必要冒头谦虚,而有顾问作曲家在齐清诺似乎也不想多话,五个女生都当听众。

    杨景行就越听越后悔:“我晚上有事走不开不然也去了。”

    司机哈哈着似乎瞟眼注意到了何沛媛跟齐清诺在交换视线,就猛想起来地提醒彭主任十一点半了。

    还真凑巧,齐清诺的电话响了,接听了感谢演出部副主任的关心并说明情况,再向那边跟这边的道一声辛苦,没问题都有伴。

    那就走吧,青年女演奏家们比较集中地跟前辈表达谢意并再见,于菲菲还多说一个车不急用的话东西就等星期一她们自己来搬,得到伙伴们的附和。

    杨景行车停得太近就几步路,这点机会他都不放过:“小洁裙子真好看。”

    邵芳洁表情有点痛苦,朝于菲菲依偎求安慰。

    齐清诺放下电话了回个头转个身:“都作个证,今天某人过分了。”

    年晴一脸嫌弃:“你们半斤八两。”

    “我浑身解数都使出来了。”齐清诺气得跺脚,伸手指标杆了:“她就那么盈盈一笑呀,你们不嫉妒?”

    年晴摊出两袖清风:“不。”

    何沛媛好奇得着急:“谁盈盈一笑?”

    齐副团长又跟顾问讲话:“下次你也去,开场先把丑话说前头鲜花已经有牛粪。”

    年晴仰天长笑:“哈哈,哈哈。”

    “你那也是一坨……”齐清诺也敏感:“我洗得干干净净香喷喷。”

    于菲菲连忙凑上去:“我闻闻,啊好香。”

    “她们太臭了。”齐清诺加快脚步。

    “开车慢点。”何沛媛当然也没好语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