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五百五十七章 抛弃

    杨景行和喻昕婷一桌吃饭,有乐团的人来打下招呼,问问下午的安排,但是没接受杨景行的邀请。

    倒是许学思和骆佳倩不请自来,许学思挺埋怨杨景行,劝他以后能不能消停点,不然每次出作品了他们就要搞分析做作业,怪累人的。

    骆佳倩打听杨景行的工作多一点,比如唐潇晓最近放出风声“四零二本人也很喜欢我的改编和填词,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音乐人,我想我们一定会合作”。

    杨景行认了:“我是说过。”这是金文和宏鑫之间的交易,张彦豪跟杨景行打过招呼。

    旁边一桌完全不认识的同学主持正义了:“那也叫改编……”

    杨景行先吃完就先走了,接着王蕊的电话:“老大和年晴不见了……”

    王蕊要汇报要感慨要联想要预测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甚至需要安抚。

    下午两点半,杨景行带着从老师那借来的DV到排演中心,居然不是最先的,魏郡宇和几个团员在闲扯。

    杨景行加入闲扯队伍,因为他居然还不知道学校著名的女歌唱家和副教授和自己的学生谈恋爱了,年龄相差十几岁,据说还要结婚呢。

    喻昕婷和陆鸿羽几人也到得比较早,喻昕婷还真换了更加好看的衣服。陆鸿羽终于拿到了杨景行为胡以晴婚礼准备的曲子:“……我就知道有,婚礼进行曲白练了。”

    杨景行说:“肯定要。”

    陆鸿羽扭扭捏捏的:“那你……先弹一遍。”

    这个可能要让听众失望了,有点极简主义色彩的钢琴弦乐四重奏,分三个情绪,分别感动、幸福、热烈,其实也就是三个主题,变化不多,基本没发展。

    杨景行的计划是在仪式举行的时候按照现场氛围来,那可不是炫技的时候,所以他从作曲到演奏,偷懒也偷得理所当然。

    大部分段落属于嘉嘉都不屑练习的简单曲子,杨景行装模作样弹得认真,而陆续而来的听众,似乎演技比他还好。

    陆鸿羽信心大增,拿出家伙就和杨景行配合上了……还好没到干正事的时候,而且很快四重奏的人就凑齐了。

    边练新曲子边等人,杨景行也会跟搭档提提要求,过了两遍后就大家就都觉得只需要再花两三个小时时间熟练就下就差不多了。

    人来的差不多了,魏郡宇问杨景行:“开始吧?”

    杨景行点头。

    魏郡宇大声:“大家安静一下,杨景行有事情宣布……”

    杨景行跳起来都没来得及,他没魏郡宇那么严肃,而是摆出了求人办事的正确表情:“……麻烦大家各就各位,有点小事请你们帮帮忙……几分钟,是这样,我的高中音乐老师十一要结婚了……”

    总有人捣乱:“你不是高中就跟李教授吗?”

    有人帮杨景行回答:“高三才!”

    对着闹哄哄的几十个人,杨景行加大音量:“我老师的准丈夫是个很浪漫的人……”

    听杨景行一描述,女生们纷纷赞叹。

    杨景行已经要镇不住了:“能有机会和诸位合作,我挺虚荣的……”

    一下安静不少。

    杨景行继续:“我觉得我的老师应该也会为我感到骄傲,所以想麻烦你们,一起帮我录一段祝福的话。”

    女生们又哎呀呀地激动起来。

    杨景行又说:“另外,我还要跟诸位师姐师妹请教一个问题,新娘子收到什么样的祝福会最高兴?”

    这鸡毛,问这句干什么,十天半月出不来结果。

    好激烈的讨论和建议啊,喻昕婷都靠边站了。

    幸好还有首席大提琴师兄撑场面:“大家安静一下……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心意,吉祥话就行,让杨景行自己决定吧。”

    杨景行想一下:“……那就祝胡老师新婚快乐,白头到老。”

    大家互相看看,一个女生说:“太简单了。”一句话立刻在同类中引起连锁聚变反应。

    混乱中,傅舒鹏突然高呼:“琴瑟之好!”立刻得到不少女性同胞的支持,他满脸幸福。

    第一小提琴组的一个师姐再次认真建议杨景行:“祝胡老师夫妇新婚快乐,百年偕老,永结琴瑟之好……还押韵,听我的!”

    杨景行连声谢谢,大声宣布:“杜晓师姐的文采好,就听她的……要不要先排练一下?”

    杜晓恨铁不成钢:“肯定要!”

    杨景行跟魏郡宇求救:“指挥……”

    魏郡宇又吆喝:“都坐好,整齐一点……”

    杜晓跺脚:“急什么……你不说你自己?”

    杨景行二百五:“我自己,怎么说?”

    杜晓说:“介绍你自己啊……胡老师,我是你的学生杨景行……”

    喻昕婷了解:“老师肯定记得他!”

    杜晓简直着急:“别人不知道,客人不知道啊……”她毫不在意成了排练室里的焦点,认真思考,很快就得出方案:“你要这么说,我是你的学生杨景行,我正在和浦音交响乐团排练我的新作品……不好不好……”

    总指挥杜晓师姐掌控全场:“麻烦老师帮忙掌镜……”管理老师也没不乐意,尽管早到该排练的时间了。

    杨景行怯生生:“我呢?”

    杜晓看构图:“你……你站指挥,不,你站过来,过来……你先挡住镜头,介绍完自己我们再出镜,才有惊喜……你先练习一下。”

    杨景行站好,看着镜头:“胡老师,我是你的学生杨景行,我正在排练我的新作品G大调钢琴协奏曲……”

    站在镜头后面的杜晓鼓励:“好,注意这里要有个停顿,突出作品。”

    杨景行问:“可不可以不打广告?”

    杜晓说:“你要体现自己的成绩……”

    杨景行为难:“我没什么成绩。”

    杜晓一下不高兴了,那瞥脸侧身的表情就像严重生了男朋友的气:“……你不听,问我们干什么!”

    杨景行连忙臣服:“好好好,都听师姐的。”

    杜晓立刻回到工作状态……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杜晓还精神焕发:“最后一条啊,真的最后一条……两个人有缘相识相恋相守相依是最值得祝福的,所以大家一定要拿出精气神来!谢谢了……机器准备……开始!”

    原地待命的杨景行已经基本熟练掌握了杜晓要求的艺术家风采:“胡老师,我是你的学生杨景行,我正在排练我的新作品,G大调钢琴协奏。我有今天的成绩,要特别感谢胡老师的教导帮助,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说到这就侧身退两步,记住了保持风度的要领。

    钢琴前的喻昕婷和指挥台上的魏郡宇,还有全体就位扛着家伙的团员,全部入镜。随着魏郡宇的指挥棒一拉,乐团奏响了刚才临时拼凑的《婚礼进行曲》前两个小节动机。

    两个小节后,又随着魏郡宇指挥棒一拉,全体同学面向镜头,展开笑脸,齐声高喊:“祝胡老师夫妇新婚快乐,百年偕老,永结琴瑟之好,噢……”配角们欢呼着拍的拍,敲的敲,导演彩蛋夹杂其中,不过前面的三位主角还得保持一点风度。

    大家的僵硬笑脸就快要垮掉的时候,杜晓终于站了起来:“卡……”然后跳出来去拿DV看回放。

    全体演员都眼巴巴望着导演,忐忑了半分钟后终于等来杜晓的满意:“很好,收工!”

    大伙鼓掌,此刻的笑容就真实自然得多了。

    杜晓把DV给杨景行:“你看看。”收回了导演威严。

    喻昕婷也要看,然后陆鸿羽王宇晨带头都涌来上来,可那小屏幕哪都看得上啊。

    看了一遍,杨景行把DV让出去:“大家休息一会吧,休息了继续我的虚荣。”

    女生们几乎争抢DV,杨景行则着重感谢杜晓:“真是万幸有师姐……这是我老师婚姻幸福的好兆头。”

    杜晓有点不好意思:“没什么……我爸爸是导演,所以我懂一点点。”

    导演啊,周围纷纷想一睹大作。

    杜晓却谦虚:“电视台的小导演,没什么好作品,真的,好些年没干了……”

    有女生还在羡慕胡以晴:“你老师的老公是干什么的……”

    陆鸿羽几人被一些人羡慕,能去亲眼见证浪漫的婚礼。

    休息了十几分钟后干正事,可能是演奏比当演员轻松多了,所以大伙表现得挺不错,魏郡宇也学会表扬鼓励了。

    喻昕婷表现得非常好,尤其是解散前完整的一遍更具体现,杨景行对看着她鼓掌,这姑娘都不好意思了。

    临走前,杨景行集中了陆鸿羽几人,商量着什么时候还是集合了练一练。四个人的时间要彼此配合上,就只能是中午或者晚上了。

    杨景行也没忘记关键问题:“我不敢谈艺术报酬,只能是体力辛苦费了……”

    大提琴女生说:“算了吧,见外了。”

    陆鸿羽点头:“就是啊……还能拉新作品呢。”

    杨景行不好意思:“那怎么行,还要占用假期时间,我预计排练加演出,八个小时差不多,两百块一个小时,你们看行不行?”

    大提琴女生说:“谈钱俗了,同学之间。”

    杨景行连忙说:“那就不谈了,你们别嫌少,就这么定了。”

    几个女生也就答应了。

    王宇晨也关心:“婚礼在哪举行?”

    杨景行说:“叫绅公馆,我没去过,到时候我来接你们……”

    有人知道地址,还有人担心杨景行那天不是要和大师班的大师们会面吗。

    从排演中心出来,杨景行给齐清诺打电话:“我去接你们?”

    齐清诺说:“计划有变,我们去K歌,不要你。”

    杨景行惊诧:“连我都不要了?”

    齐清诺说:“你闺蜜,何沛媛,就我们四个。”

    杨景行还是抗议:“那也不能不要我,都是大美女。”

    齐清诺没兴趣开玩笑:“很可能会喝多,你准备好。”

    杨景行建议:“你们去五鑫。”

    齐清诺答应。

    挂了电话,杨景行回头通知:“昕婷,通知安馨,晚上上课。”

    喻昕婷三两步蹦上前来,小声:“你不陪年晴了?”

    杨景行摇头:“我被抛弃了。”

    喻昕婷幸灾乐祸地笑。

    杨景行在浦海关系也广,打电话给保安公司的朱俊岚:“岚哥,我是杨景行,还记得我吗?”

    朱俊岚哈哈:“老弟,来喝酒!”

    杨景行说:“我去不了,我有几个朋友等会吃饭了去,几个女生,可能要喝酒,如果方便,你帮忙照顾着点。”

    朱俊岚管得宽:“什么个情况?”

    杨景行说:“她们女生聚会,不要我,我不放心,您给她们酒多掺水。”

    朱俊岚哈哈哈:“这意思我明白了……求我办事,欠我个人情吧?”

    杨景行说:“当然,欠您好多个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还。”

    朱俊岚笑:“随时都行,来陪我喝几杯……晚上要不要我安排送?”

    杨景行说:“不用,我去接。”

    朱俊岚遗憾:“留你喝几杯也不行了,有件事跟你说,太他妈逗了。”

    杨景行配合:“怎么了?”

    朱俊岚说:“你头次来,那个看你打架的那个小少爷,记得吧?死皮赖脸要到我们公司来干保安,怎么可能,真以为是保安啊!**,就说人不可貌相,半年时间练得跟个小青蛙似的,啊哈哈哈,我当时真是乐疯了……你还不好意思打击他。”

    杨景行也笑:“那岚哥得收了。”

    朱俊岚继续笑:“收了,穿西服了。不服炮仗,服你,说你可以一对五打飞人,啊哈哈哈……”

    杨景行问:“被收拾了吧?”

    朱俊岚坏心眼:“我晚上带他过去转转,等你……”

    等杨景行挂了电话,喻昕婷已经通知完安馨好久了,她问:“她们出去玩了?”

    杨景行点头:“就几个人,没都去。”

    喻昕婷问:“你什么时候去接?”

    杨景行说:“估计早不。我让蒋成先去给嘉嘉上一段时间课,不涨价……”

    喻昕婷点头:“盼盼告诉我了……还说你打击刘才敬了。”圆眼睛一眨吧。

    杨景行惊讶:“没呀……盼盼心疼了?”

    喻昕婷笑:“不是,她说刘才敬很认真……”

    杨景行说:“所以我也认真。”

    喻昕婷也认真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