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五百六十五章 团长

    喻昕婷很关心嘉嘉的现状,正说着,李迎珍给杨景行打来电话:“休息了吧?你最好还是告诉她们,好好准备,我很不放心。,”估计校长已经跟系里提建议了。

    杨景行说:“您放心吧,我有计划。”

    李迎珍恼火:“就是你让我最不放心!万一砸了,你以为对你没影响?”

    杨景行重复:“你放心吧,我有信心。”

    等杨景行挂了电话,喻昕婷似乎也察觉到事态严重:“怎么了?”

    杨景行说:“教授让我好好备课,我连大学生都教了,还怕中小学生。”

    喻昕婷笑。

    杨景行又说:“头发好看,没看见孔晨荷。”

    喻昕婷立刻比划:“她剪到这了,不过我觉得碎发不太适合她……”

    齐清诺在食堂门口和几个同学聊天,一点不重视男朋友,还是杨景行凑上去:“她们呢?”

    齐清诺说:“抛弃我了。”

    一个女生笑:“我们也抛弃你,拜。”

    齐清诺一把缠住要走的喻昕婷:“小美女,你也想抛弃我啊。”

    杨景行教喻昕婷:“大美女,哪敢呀。”

    喻昕婷笑。

    齐清诺问:“晚上看甜甜演出不?”

    喻昕婷点头:“安馨好像不准备去……”

    齐清诺说:“这么拼,多少休息一下。”

    喻昕婷说:“明天你们演出我不去了,下午还要排练。”

    齐清诺点头:“加油……”

    选吃的,杨景行和齐清诺自然而然走到一边去了。三零六差不多全员到齐,食堂里到处都是。王蕊跟杨景行痛诉自己今天受到的非人对待,强烈要求他主持正义,可除了她自己似乎没人把杨景行放眼里。

    杨景行去预祝柴丽甜演出成功,柴丽甜似乎对这种老厅的免票演出毫无压力。曾理倒是跟杨景行打听大师班有谁的课值得听,因为他还想和柴丽甜出去玩两天。

    齐清诺就鄙夷杨景行:“看看人家男朋友。”

    王蕊则推荐杨景行:“当然要上我们阿怪的课!”

    曾理似乎后悔给自己挖了坑:“听杨景行讲课的机会多。”

    王蕊要陪团长和顾问一起吃饭,却拉不到同盟,年晴不屑,连喻昕婷也和邵芳洁她们另起炉灶了,还好王蕊不怕孤单。

    安馨来得迟了些,先去跟柴丽甜说了些什么,再过来跟齐清诺抱歉明天不能去捧场。

    杨景行通知:“明天上午上课。”

    安馨点头吃惊:“好……你有空?”

    王蕊跺脚了:“阿怪你偏心!”

    安馨赔笑,有点疑问:“刚刚昕婷没跟我说。”

    杨景行说:“分开上,她另找时间。”

    安馨点头:“……哦,那我早上到琴房等你。”

    等安馨一走,王蕊又骄傲了:“阿怪,我们给你长脸吧?争气吧?”

    齐清诺提醒:“大话别说太早。”

    吃完饭杨景行和齐清诺朝北楼散步,虽然王蕊没跟着了,但他们老夫老妻似的不屑手牵手了。

    齐清诺觉得练琴是挺不容易,看看安馨的样子,和拼命没什么差别,齐清诺很怀疑自己是否拿得出这种毅力。

    再想起张楚佳,齐清诺刚入校就知道这个人,虽然张楚佳现在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可是也很难说她的付出和处境成正比。

    齐清诺笑:“她结婚你去吗?”

    杨景行点头:“……都是为了以后自己的婚礼热闹一点。”

    齐清诺笑:“不一定要热闹……”

    七点到老演出厅,上座率差不多达到一半,挺不错的。不少熟人打招呼,杨景行和齐清诺谁都不得罪,选择靠后坐了,可接下来也没人来主动接近他们,齐清诺挺不适应这种隔离感。

    学生自己报幕,第一个节目是笙独奏,有优秀本科生的水平表现,吹完后也得到应有的喝彩。然后是唢呐,表演男生有出色的肺活量,偏炫技,同学们也比较欣赏。

    第三个表演者终于是女生了,而且穿着隆重。吹管子的也属于音乐学院的珍稀动物,比箜篌好不了多少。

    经典曲目《阳关三叠》,演奏者几乎是闭着眼睛吹完的,音乐厅里保持了相当的安静,杨景行和齐清诺都只有眼神交流。

    一曲结束,演奏者鞠躬,台下掌声逐渐热烈,齐清诺边拍手边和杨景行说自己现在似乎强迫症了,听见独奏就想着陪和声。

    演奏者的表情对自己的表现也满意,再度鞠躬:“谢谢……很荣幸,台下坐着学姐,三零六齐清诺团长。”

    齐清诺没杨景行那么猥琐,笑得灿烂起身,对台上打飞吻,引来一阵朋友们带头的小骚动,她连忙坐下。今天观众席上头衔最大牌的似乎也就是齐清诺了。

    杨景行果然猥琐:“气死我了,我去抢回来。”

    齐清诺不介意地笑。

    台上没说完呢:“接下来和我的搭档张婉琪合作一首《一剪梅》,请师姐多多指导。”

    大家热烈鼓掌,齐清诺不好意思了,侧头告诉张婉琪是刘思蔓和邵芳洁的同门。

    照说二胡和管子并不是音色很契合的搭档,但是台上的演奏在编曲取了点巧,两个人轮流上,照搬歌曲旋律,不显累赘。

    不过这样就没啥惊喜了,还好浦音学子有追求,曲子的后半段编曲上下了大功夫,在原歌曲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胆开拓,节奏朝着激情前进,和声组织也不错。

    可能对于作曲系的学生来说这样的编曲还是显得比较基础,但是台上的效果出来了,同学们都惊喜。

    曲子在台上尽量的激昂中突然结束,台下的喝彩方式也随之改进,很热闹。或许在张家霍眼中这种形式的民族乐器演奏是有点哗众取宠,但是大家的确不反感。

    可能是管子女生的提醒,报幕女生在接下来注意了:“……柴丽甜同学,她正是三零六乐团的一员,请欣赏她的独奏《黄莺亮翅》。”

    齐清诺也不太注意形象,使劲地鼓掌欢迎,可能是有王蕊那一群垫底,没什么好怕的。而女朋友如此热情,杨景行也不敢太偷懒。

    可能爱情真的能滋润人,或者柴丽甜确实胖了点,她依旧是以前那种略害羞的台风,但是多了几分光彩。

    非常传统的经典曲目,柴丽甜有十分优秀的表现,再加上实力雄厚的亲友团,一区结束后,掌声不输给前面的管子。

    柴丽甜的笑容明显对齐清诺和杨景行的表现很满意:“再吹一首《豆蔻》。”

    《豆蔻》的名头似乎挺响亮,听众十分欢迎。

    确实是豆蔻的旋律,但是柴丽甜显然不是那种老实本分还原旋律的演奏者,而是更注重笛子的表现力和演奏技巧,可她又不炫技,颤音滑音花舌都用得克制而恰到好处,表现出别有一番滋味。

    都说演奏家要思考,柴丽甜显然就思考并且研究得很多,得到的喝彩也实至名归。

    齐清诺狠狠伤男朋友:“如果不是你,可能更受欢迎。”

    杨景行倒打一耙:“如果不是你,我会这么不招人待见?”

    齐清诺笑得大度。

    接下来的节目都不错,尤其是最后两个几重奏曲子,听得出是用心排练的,只是可能会有老师像张家霍那样担心学校里不务正业的苗头。

    演奏会九点半结束,算是圆满成功。柴丽甜急急忙忙来感谢朋友们的捧场,得到交口称赞。

    听多了姐妹们的好话,柴丽甜也还记得自己没出版权费:“不好意思,没提前跟你商量。”

    杨景行大方:“只要有这种水准,以后都不用商量。”

    柴丽甜被夸害羞了,往男朋友胳膊里躲了一下,虽然收敛得很快,还是难免被取笑。

    早点散吧,明天才是重头戏。齐清诺要赶紧送姐妹们回家,而被这么多女生看着,杨景行也不好过分纠缠。

    分头走之前,杨景行告诉喻昕婷:“明天上午我和安馨去琴房,你自己稍微练一下,别太累。”

    喻昕婷点头:“不累。”

    星期天上午,杨景行和安馨第一批到琴房,而且杨景行要双琴房,并问安馨:“谱子带没?”

    安馨有信心:“能背谱。”

    基本上一上午都在磨练杨景行的b大调双钢琴奏鸣曲,安馨也没问为什么。只是杨景行今天不太敬业,接了好几个电话,时间还不短。

    下午,杨景行只到排演中心呆了半个小时就请假了,掐着时间点朝民族乐团赶。

    民族乐团挺重视高雅艺术进校园,出动了大巴车和设备组。文付江亲自来预祝女生们演出成功,并叮嘱吴秋宁等人要各方面小心注意。

    十一个女生也是精神焕发,整体风格的时装,青春活力的面容,年晴脸上都看不出什么负面情绪。

    杨景行居然要自己开车跟着,文付江觉得他是见外了:“……你是齐团长她们的顾问……”

    杨景行连忙解释:“我晚上要去机场接人,可能不陪她们回来了。”

    文付江就放心了,还关心是不是什么重要客人。

    路途稍远,杨景行一路跟着,到海事大学后,有人在校门口迎接大巴,连后面的杨景行也问候两句。

    在海事大学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大巴开进校园,拐了几个弯,在一座不大但是稍安静的楼前停下。

    杨景行靠边停车后下来,大巴这边吴秋宁已经和早等在楼门口的主人接上头。海事大学出动六个人,四男两女,都正规穿着,为首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瘦高男人。

    大巴里,三零六好像在和前辈同事谦让谁先下车。三零六胜利了,吴秋宁就给海事大学的介绍:“这是我们音响设备部的彭主任,黄干事。”

    海事大学的头头朝主任伸手:“你好,欢迎。”

    再下车的就是齐清诺了,吴秋宁又介绍:“这是我们齐清诺齐团长……这位是海事大学社科处冯主任。”

    冯主任又朝齐清诺伸手:“齐团长,欢迎欢迎,辛苦了。”很熟练的动作,很热情的笑容。

    齐清诺礼貌点头:“您好。”

    冯主任带路:“齐团长里面请……吴主任,请。”

    海事大学后面的人来接主任的力,欢迎后下车的人员,都热情。

    杨景行站最后也没被忽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来招呼他:“欢迎,请问怎么称呼?我叫……”

    女生们似乎已经察觉到不对劲,和杨景行视线交流。海事大学居然知道刘思蔓是副团长,实在周到。

    齐清诺跟着冯主任走了两步后停了下来,对靠边站的吴秋宁说:“吴主任,时间不早了,要不您在这看看校方有什么安排,我们先过去布置场地。”

    吴秋宁犹豫,对方冯主任却说:“齐团长不用急,场地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你们过目就行,先休息一下吧。”

    齐清诺摇头:“这是我们第一次进校园演出,先看看,心里有底。”

    吴秋宁跟对方解释:“齐团长对工作要求细致,习惯亲力亲为。”

    冯主任赞赏的表情:“那好,我们先陪齐团长去检查一遍……过去有几百米,要不要上车?”

    吴秋宁说:“那就开车过去,乐器设备都在车里。”

    一群人又上车,这个冯主任也太礼貌了,和齐清诺这小姑娘互相谦让:“齐团长先请。”

    “谢谢。”齐清诺的表情不是很灿烂,上车后坐到了第三排的年晴身边。

    冯主任跟上车,犹豫一下坐到空着的第一排,又稍微起身给吴秋宁让座。

    杨景行还是等到最后,王蕊看样子想等他的,可是杨景行身边那位寸步不离,已经打听出他是乐团顾问了。

    吴秋宁又给冯主任介绍:“这是我们乐团的音乐顾问杨景行……他们都是同学。”

    冯主任口头欢迎一下,还是回头关注齐清诺:“齐团长,茶也没喝一口就急着工作……”

    齐清诺笑笑。

    冯主任又说:“我们工作肯定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齐团长要多指导,是我们的宝贵经验。”

    年晴拉齐清诺:“看,快看……”

    王蕊应声而动:“哇……好帅!”

    可能是为了庆祝节日,一大队身着白色海事制服的男学生,在走正步。

    齐清诺招呼其他人:“快看快看。”

    女生们都给团长面子。

    冯主任介绍:“这是学校仪仗队……”不过发现这群女生不是很礼貌。

    杨景行悄悄对陪自己的人说:“麻烦你跟你们领导说一下,她们还是普通女学生,不适应太正式的场合。”

    似乎这是个重要情报,这人立刻就上前去领导边上去了,让后领导就回头看杨景行,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