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道争锋 误道者

第三百三十九章 云岸之上起风雷

    张衍离了宴席,就在贝宫之内暂留下来,表面上他是调息理气,实则心中是在思考如何弥补自身一些不足。

    世上没有真正完满之事,他法力强横,神意亏去又有本元填补,在对付同辈修士时,可谓优势极大,只要逼得对手动用根果躲避,那差不多就已是落定胜局。但这只是在对付单个敌人时才是最为有用,要是面对数个以上的对手交战,那战局可就难说了,这意味着敌手在战阵之上可以有更多选择,哪怕不祭根果回避,也可有同辈施手相援。

    此前与女道人及侏儒修士斗战时,他其实是将二人逐个破去的,并未有给其等合力相攻的机会,而下来去往青碧宫,什么样的意外的情形都有可能发生,这便需得好好准备一番,以免到时反应不及。

    他目光凝注身前,指尖点划,五色光华一闪,于刹那间祭炼出了一张符箓,身上气机骤然下降了不少,现在他法力何等浩瀚,但却是在祭炼这张法符时出现这等景象,足可见其中耗费的心力之多。

    不过他并未因此歇手,在接连不断的祭炼六张法符后,这才坐定调息。

    这贝宫的确是个好地界,哪怕不用坐观,法力也会自行恢复,只这对平常人来说是够了,于他却稍嫌不足,好在敖勺事先还备下了足够多的宝药,足可他此回耗用。

    过去不久,他气机便又兴盛勃发起来,随后一刻不停,继续凝炼法符,一旦气力损减,就调息恢复,如此周而复始。

    在足足炼化了三十六张法符后,方才罢手。

    不过此战事关他之后谋划,宁可多做准备,也不能有所保留,有多少力就要使出多少力,故他还要做得一事。

    “页海天内水精充沛,难怪洵岳真人当年先往此处来,正方面请得玄武道友来此。”

    他掐了一个法诀,再一挥袖,好似凭在面前空开了一个玄洞,随后便见无穷无尽的水势汇聚过来,就有巍巍如山岳的身影逐渐显出轮廓,到完全出来,一头半蛇半龟的神兽已然出现在面前。

    他笑了一笑,言道:“道友,许久不见了。”

    玄武低低一声吟啸,便顺从他心意,再度化为一道浩浩荡荡的玄水,就飞入了他袍袖之中。

    一夜过去,很快到了第二日。

    张衍感得约定的时候已到,便就自蒲团之上前身,从贝宫中踏步出来。

    昨日是由阵门直入此间,不曾见得龙府景物,这时观去,见这里大大小小百余座白玉螺殿,每一座排列方位应是扣压在阵禁之上。

    而在周外,环绕有一株株高有万丈的珊瑚宝树,间中杂有一株株金枝,有数个巴掌大小的贝女正在里间穿梭往来,指使一条条彩鱼采摘树上玉果。因他未曾照入现世之影,是以这些小妖自也都望不见他。

    就在这时,有一名阵灵所化侍婢过来,万福一礼,道:“上真,府主有请。”

    张衍点了下头,道:“前面带路。”

    他随其而行,往不远处一座螺殿步去,不久到得殿前,踏上阶台,入至宫中,敖勺、彭长老及邵闻朝三人已是在等在那里,待相互见了礼,就在位上坐下。

    敖勺道:“不知道友法力恢复的如何了?”

    张衍打个稽首,道:“还要多谢敖府主借得宝药贝宫,搬运内息却是事半功倍,如今法力已是复得完满。”

    敖勺笑道:“如此便好。”他转而又看向彭长老,道:“道友,如何了?”

    彭长老道:“已然安排得妥当了,如今只等道友那件宝物了。”

    敖勺点点头,自袖内取了一物出来,摆在案上,道:“此宝名为万罗兜,乃昔年老主人赠我之物,共有阴阳两副,道友带了那阳罗兜去,待见得合适时机,只要祭了出来,我等就可借阴罗去得那里。“

    张衍目光微闪,彭长老之前不曾提及如何入得宫内,不过他也没去多问,这等大事,其等不可能没有想过,应是早已做好了应对,但却不想,敖勺手里竟还有这等宝物。

    要知那可是青碧宫禁制,甚至可能发有那位真阳大能手段在内的,可听敖勺语气,此宝居然能绕过禁阵,直接带得外间修士遁入进去,这意味着余寰诸天没有一处此人是不可去得的,看来其口中那位老主人也是大有来头。

    彭长老神情一肃,起身走上前去,将那阳罗兜拿过收好,打个稽首,道:“那彭某就先走一步了。”

    敖勺颌首道:“我送道友一程。”他自案上拿起一面小旗,往下一掷,就见平地顿开一座阵门。

    彭长老再是一礼,便就穿门而过。

    敖勺看那阵门消散,朝旁处示意一下,就有一个阵灵婢女捧了一只玉瓮上来,摆到了张衍席座之前,他笑道:“张道友自域外而来,又在此待了这许多年,想必身上外药不足用,我这龙府藏药不少,便先借了道友。”

    张衍并不客气,道一声谢,就全数收下了来。

    先前虽饮了香露,可斗战之时大药自是越多越好。按理说这些东西该是彭长老为他们备妥,只是这一位先前为除魔毒,几乎把大半外药都是当做酬劳赠给了张衍,如今也拿不出来多少来,剩下的也仅仅够自家使用,是以各人此战所用大药都是自己是应备,好在彭长老有过承诺,事成之后,所有亏补都可由青碧宫来填上,并且还另有重谢。

    张衍拿入手的这些,虽名义上是借自龙府的,可最后还是要落在彭长老头上,而敖勺本不必如此做,因为万一事机不顺,那就有可能白白送出了,其愿意承担此险,显是想与他留个交情在这里。

    两人在这里说话时,彭长老已是过得阵门,回至青华天封敕金殿前,他没有在此停留,径直往云陆上来,不多时,就到得阵门前,他看着那森严禁制,眉头微皱,纵然敖勺言说那阳罗兜必无问题,可此宝究竟能否当真引了诸人遁入进来,却也不得而知。

    他吸了一口气,神情一定,穿过大阵,就往自家洞府回返,待到了地界,那执事道人迎了上来,道:“长老,弟子已是按照长老事先吩咐,把一切都是备妥了。”

    彭长老点点头,沉声道:“你去主殿传书,就言我有大事与诸位长老商议,需在殿上申言,那我说不得就要动用身上殿值金符,请得宫中所有真人出来共议。”

    执事道人打个揖,就依言而去。过去未有多久,其便又转了回来,道:“如长老所料,那几位并未答应长老之请,只言稍候会来拜访长老。”

    彭长老冷笑一声,丝毫不觉意外,这正是他计划一步,关照道:“你去吧,稍候便按之前吩咐行事。”

    待执事道人去后,他便闭上双目,坐在潘团之上等候。

    先前他努力促成几方联手,夺回权柄之心十分急迫,但到要真正准备动手了,却显得很是沉稳,不见出分毫急躁。

    过得有一个多时辰,府门外有三道清光落下,而后便见三人走了进来,最前一个乃是一名中年道人,峨冠博带,清洒出尘,有仙家气象,而身后两个,赫然是曾经奉劝张衍不要追究遇袭一事的兰道人与蒙道人。

    彭长老默不作声地扫了一眼,发现那中年道人乃是分身到来,那兰、蒙二人倒是正身到此,他起得身来,稽首道:“三位长老有礼。”

    中年道人等人也是回得一礼。

    彭长老请了三人坐下后,那中年道人直接开口道:“彭长老,你所言大事究竟为何?居然还要请动金符?”

    青碧宫每一名主事长老都有一枚金符在身,要是遇上己身意见与众人相左的情形,那么每一人都有资格唤得门中所有洞天之上的长老入殿共议。

    只是此物一旦用过之后,宫中便要收回,此物关键之时可以扭转局面,故所有持拿金符的长老都很谨慎,无人舍得妄用。

    中年道人担心彭长老以此为借口把那些正在闭关的那一派人都给唤了出来,故是今次想来先问询一下此事究竟为何,要是不甚严重,那就找个理由直接给打压下去。

    彭长老看了兰、蒙二人一眼,冷哼道:“我闭关千载,本是不再想过问宫中之事,可近日却是听闻,那棠昕居然堂而皇之在外行走,此人与邪魔勾结,我记得唐长老闭关之前曾有言,棠昕若不废去邪功,便镇压在云陆之下,不得放出,怎么,如今宫中又改了规矩了么?”

    中年道人听他说及此事,心下一松,他们既然敢把棠昕放了出来,那自也是准备好了后手的,他淡声道:“彭长老,这里间是有情由的,并非是你所想的那般,你如今方才去了魔毒,法力恐还未曾恢复,这宫中之事,就不劳你太过挂心了吧。”

    说到这里,他一皱眉,看了看外间,方才那一瞬间,似感觉到洞府禁阵转动了起来,不过倒他未曾多想,只是以为彭长老不想让他们轻易离去,心下冷笑道:“这彭辛壶留在宫中,终究是个麻烦,看来要找个借口将他设法处置了,免得他坏我大事。”

    …………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