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资源大亨 月下的孤狼

第七百九十六章 哑口无言

    申屠毅略显尴尬地看了呼延爱军一眼,身为政府官员,当然不可能当众说企业有不遵守地方法律、法规的权力,那是自绝仕途。??要是说,孙俊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半小时,华城星集团公司却没有一名负责人出现,也难怪孙俊会有这样大的火气!华城星集团公司未免也太拿县一把手不当干部了吧?

    “你说是一个半小时就是一个半小时啊?”呼延丽娇声道,“我父亲就是十来分钟前才接的电话。”

    “第一,是不是一个半小时,可以到电信公司里查通话纪录,很容易的。第二,呼延董事长十分钟前才接到的电话,那只能说明贵公司内部信息交流有问题。这就好比机场通知天气原因航班暂时停飞,你自己不带手机得不到航空公司及时的通知,你还要怪机场没派个专人亲自上门毕恭毕敬地向你呼延大小姐通知一声因为老天爷不给面子,所以航班时间要推迟吗?”方明远淡淡地道,“申屠处长,呼延董事长,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你!”呼延丽被气得拍案而起,娇声地对申屠枫道,“你就这样看着啊,他欺负我!”

    “呼延董事长,大家谈正事,爱媛要是这样,是不是回避一下。”孙俊对呼延爱军道,“申屠处长既然来了,也听听吧,免得呼延董事长说我仗势欺人。对了,田局长,让那个郑海爽和业主代表们也一并来谈吧。”

    呼延爱军看了申屠毅一眼,拉了自己女儿一把,让她坐了下来。此时他的酒又醒了几分,看着申屠毅那有些阴郁的神色,他这心里也有些打鼓。他虽然在省里市里也有不少关系,认识不少官员,但是要是孙俊说的是真的,华城星集团公司的人把人家县一把手在这里晾了一个半小时,这道理怎么也不在自己这一边。而这一位,据说又深得堂山市一、二把手的宠信,这官司要打起来,可就没谱了。而且,不管这官司最终怎么样,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安文县、行宫镇可是就是孙俊的辖区,他要是真的铁了心要把华城星集团公司赶出去,这下绊子的地方可是多了去了!

    很快,郑海爽和王振国三人就来到了会议室,呼延爱军注意到郑海爽是被两名警察带进来的,他对郑海爽还有印象,不禁皱着眉头问孙俊道:“孙得他就是我们物业公司的负责人吧?他这不是在吗?”

    “他就比诸位早出现了不到十分钟,而且我们问他业主维权生时,他在哪里时,他给我们的回答是不在公司,也不在镇里,去县里了,手机没电了。至于去县里哪里了,见谁了,走哪条路,给我们胡说通,拿我孙俊当傻子耍。而且,申屠处长,你觉得,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我孙俊站在这里等了一个半小时后,适合和一个小区物业公司的负责人谈吗?”孙俊沉着脸问道。

    申屠毅看着哑口无言的呼延爱军,无言地摇了摇头,正如孙俊所说的,都把他晾在这里一个半小时了,要是他再和一个小区物业公司的负责人再谈什么,那就不是解决问题了,那是孙俊打他自己的脸!就算是要建立服务型政府,也不代表着政府工作人员就可以随意被耍着玩。在这件事情上,至少到目前为止,孙俊占着理,这可就难办了。

    “申屠处长,你是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的成员,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孙俊看郑海爽几人坐了下来,问申屠毅道。

    “孙书记客气了。”申屠毅道。

    “行宫镇虽然是一个镇,它的居民小区,您觉得合适在里面建立白事会所吗?”孙俊道,“而且是在没有得到大多数业主的明确许可,警方之前已经叫停的前提下,维多利亚港湾小区物业公司强行要在小区里建立,才引起了这一次上百名业主维权事件的生。”

    申屠毅怔了一下,红白喜事什么意思他知道,会所他也没少见识过,不过这白事会所是什么玩意?

    “郑经理,你给申屠处长解释一下吧,这白事会所是什么东西。”孙俊看了看郑海爽道,“别用那种模棱两可的词语来误导他人。”

    郑海爽看了看已经脸色变得铁青的呼延爱军,缩了缩脖子,此时他也觉得事情闹得无法收拾了。

    这个时候,四名警察从外面提进来了四大包衣服,放到了会议室的桌子上,立时一股怪异的味道就在屋里散了开来。呼延丽第一个忍不住捂着鼻子道:“这是什么味道啊?好难闻!”

    呼延爱军和申屠毅也情不自禁地掩着了鼻子,这味道实在是不好闻,令刚从酒桌上下来不久的他们喉头也一直犯酸水,而且他们可以看到包里面的衣服上还残留着一些污渍。

    “刚才,就在小区的外面,我亲眼看着,有人从商铺的上面,将几大桶泔水浇了多名业主满头满身。而这些人,我们都已经抓获,正在审讯,从目前我们得到的信息来看,这些人都是物业公司的员工,而且都是郑经理的亲信,对此,郑经理有什么解释吗?“孙俊面沉似水地道。

    “呕……”呼延丽掩口第一个冲出了会议室。没晚几秒钟,申屠枫也忍受不了那一股味道,和心里所想像到的那种景象,尾随着女友而去。

    呼延爱军和申屠毅的脸色也是极其难看,不过仍然能够控制自己,呼延爱军恶狠狠地瞪着郑海爽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冬天的,用这样的泔水浇了人一头一身,他就算是再强势再厚脸皮,也无法当着申屠毅和孙俊的面,说这种行为是正当的。

    “呼延董事长先别急,倒完了泔水后,镇派出所的副所长带了几名警察上去抓捕嫌疑人,然后在楼下,贵公司的保安就故意去刺激情绪已经十分激动的业主们,若不是田局长带人及时地赶到,将双方分隔开,恐怕就会生大规模的集体斗殴事件。诺,这里是我们所收集到的一些视频,足以证明是保安一方先挑衅,一会儿你和申屠处长可以看看。”孙俊道。自有人搬来了台笔记本电脑,就在一旁从孙俊秘书和武兴国的手里拿过两部手机,在那里倒数据。

    申屠毅的脸色立即又黑了几分,心里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怎么跟着呼延爱军来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大坑啊。大规模的集体斗殴事件,这不管放到那里,都是大事情。不要说就在京城边了,就是在偏僻地区,在如今的这个时代,也很快会被闹得人尽皆知。届时,不要说行宫镇的官员了,就是孙俊,甚至于堂山市都会被上面问责!难怪孙俊会有这样大的反应。

    郑海爽期期艾艾地解释着什么是白事会所,呼延爱军和申屠毅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阴沉……

    “郑海爽,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不等他说完,申屠毅直截了当地问道。呼延爱军的心尖立时颤了几下,申屠毅这样问无异于间接表态了!不过此时他自己也明白,自己公司的职员,这一次做得实在是太……作死了!申屠毅不帮他,他也不觉得他认识的那些官员们,还会有谁在这种事情上庇护他,尤其是在被孙俊已经抓到了这么多的把柄……

    郑海爽看了一眼呼延爱军,呼延爱军“啪”的一拍桌子吼道:“说!”

    郑海爽吓了一跳,浑身都哆嗦了一下,这才道:“是田总要求我同意在小区里建立白事会所的,也是田总要求我不得出面,还要我给这些业主们一个教训!”

    “田总是谁?”孙俊立时追问道。

    “是田虎,我们华城星物业管理公司的总经理。”郑海爽哭丧着脸道,“是他强令我这样做的,我要不这样做,他会把我开除出去的。”

    “田虎?”呼延爱军简直都要气炸了肺,这边“策划”着这样的大事,他那边居然还敢喝醉了,这心大得大到什么地步?

    “田虎?他在哪里?”孙俊又问道,郑海爽这里松口了,他当然要乘热打铁,将事情办成铁案。

    郑海爽还没开口,会议室的门又被人推了开来,接着走进来一个人,令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

    “李市长,您怎么来了?”孙俊连忙站起身来迎上前道。

    “嘿,这屋里是什么味道,你们都闻不到吗?”李华丰连连挥手,皱眉道,“小孙啊,方……咦,这一位是呼延董事长吧?你们这是做什么?”刚才屋里的那股怪味道险些给他熏出去。

    呼延爱军和申屠毅也连忙站起身来和李华丰见礼,这一位可是燕邢省下一任省长的强力候选人,怠慢不得!

    “李市长,你怎么过来了,咱们外边说话吧。”方明远也站了起来,走了过去,搭着李华丰的肩膀,将他拉了出去,这屋子里的怪味道,他也受够了。

    武兴国自然也跟着出去了,留下了屋里面面相觑的一群人和心中暗笑的孙俊。(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