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执魔(合体双修) 我是墨水

第1065章 海魔怯

    这么个小萝卜般的小丫头,居然是海巫部近百万年来,唯一一个能与六劫海魔沟通的人?

    宁凡第一次认真打量起巫娜。

    不得不说,这小丫头年纪虽小,却着实是一个美人胚子,破旧的皮裙难掩其风姿,凹凸有致的身材也已开始发育,放在他此生所遇女子中,也算是中等偏上的姿色了,难怪会被之前那个巫卫统领看中。

    除此之外,宁凡看不出此女在修为上有任何奇异之处。

    细细探查后,宁凡得出此女骨龄还差一点达到十三岁的结论,修为的话,则只堪堪达到辟脉九层。以这个年龄,能拥有这等修为,已经算是不错了,但凭借这点修为,成为海巫部近百年来最为特殊的存在,显然还是不够资格的。

    此女身上,莫非还有他未发现的奇异之处么…宁凡暗暗猜测道。

    “巫娜没有撒谎,大哥哥是好人,巫娜不会骗大哥哥的,巫娜真的能和海魔大人交谈。就是因为巫娜拥有这个本领,姐姐才会认我为妹妹,收养我…巫娜是个孤儿,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就是姐姐了…”

    似乎以为宁凡的沉默,是因为不相信自己的话,巫娜有些着急了,她真的想亲手救出姐姐。

    “义妹么…你与巫言,不是亲姐妹?”宁凡有些诧异的问道。

    转而一想,又觉得十分正常。

    巫言乃是活了数百万年的万古仙尊,而巫娜,则只是一个骨龄不足十三岁的小丫头,若是时光倒回十三年前,世上还没有这么个人呢…

    自然不可能是亲姐妹的。

    巫娜与巫言不是亲姐妹,但对于巫言的感情,却比这世上很多亲人间的感情都要真挚…

    宁凡微微沉默,望了望天空,不自禁地想起了年少时的往事。

    那一年,他还只是海宁宁家一个杂役义子。

    那一年,他也有一个义弟,虽非血亲,却是年少时的宁凡,生命中唯一的亲情温暖…

    这世上,也有感情可以跨越血缘呢。

    “你既然不惧怕海谷禁地的凶险,我便带你一同入谷,不过若是我判定你的能力不足以保护自己,我会将你收入我的界宝世界之中,暂避一二,不可能任由你在险地胡来的。”宁凡拍了拍巫娜的小脑袋,微笑道。

    巫娜的脸,顿时红得好似煮熟的虾,这个小丫头,真的很容易害羞呢。

    十余息之后,宁凡循着此地空间波动,在此地荒原上空破开了一个空间入口,将巫娜纤细的腰肢一揽,无声无息进入到空间之内。

    而后,空间入口闭合。

    映入眼帘的,是一处阴云笼罩的封闭空间,空间壁上布满了禁制,使得外人很难侵入到此地。

    地形是一望无际的山谷,这里的山峰不是陆地山峰,细看之下,会发现这些山峰皆是无比巨大的古老珊瑚礁所形成的的化石,珊瑚山上嵌满了各色海洋生物的化石。

    有贝壳,有古老海兽的化石,也有宁凡从巫娜那里得到的特殊古鱼化石…

    此地的古鱼化石,果然与海巫部市集上售卖的那些化石不同,有一种说不出的道韵蕴含其中。

    “你卖给我的化石,是从此地捡的吧?”宁凡问道。

    “是的,姐姐身为我族巫女,时常会来海谷禁地,使用此地的古老祭坛来为丹药提升品质。有时候海魔大人脾气暴躁,姐姐便会带我一起进入,由我来安抚海魔大人的情绪。姐姐在一旁忙碌,我就在那里陪海魔大人说说话,哄好了海魔大人,我便捡捡这里的化石,自己和自己玩…”

    说话间,宁凡已带着巫娜,穿越了此地数百座峡谷。

    前方,尸腐的味道越来越浓,隐隐传出的压迫感也越来越重。

    正前行间,忽有一队脸上抹着油彩的巫卫从峡谷深处飞出,将宁凡围住。

    这是常年留守此地的巫卫。宁凡之前所斩杀的巫卫,并不是全部!

    “你是何人!居然敢入侵我海巫部禁地,不想活了么!”数十名巫卫杀气腾腾对宁凡问道。

    但当目光注意到巫娜的存在时,一个头领模样的巫卫目光顿时一亮,继而对身后的手下令道,

    “算了,不必管此人是谁了!乌鲁统领想要的那个小丫头居然自己送上了门,你们几个,去杀了这个面具小子,不要伤了巫娜,巫娜可是乌鲁统领要的人!嘿嘿,等乌鲁统领享用过此女之后,肯定不会少了你我好处!”

    此人一令之下,众巫卫便也懒得和宁凡废话,直接放出一道道法宝神通,朝宁凡杀来。

    不过是一群命仙、渡真而已,宁凡根本懒得理会这种杂鱼角色,直接一口魔火喷出,顿时眼前的峡谷,变成了火焰谷,那些打向他的法宝神通也好,那些围住他的巫卫也好,通通葬身在了火海之中,烧成了飞灰。

    巫娜面色微微发白,毕竟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不可能对于宁凡杀人的一幕麻木无感的。

    当然,出于对于宁凡的好感,她也不至于因为目睹宁凡杀人,而对宁凡产生害怕情绪,只是不自禁地朝宁凡臂弯靠得更紧了些。

    “怕么?”宁凡问道。

    “不…不怕。”

    “怕也无妨的,你和我不同。似你这等年纪,对逝去的生命有所敬畏,并不是什么坏事,只要内心没有迷茫便好。若是内心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于你而言,反而才是最可怕的。你,不错。”

    “啊…我、我这么胆小,也能被夸奖么。”巫娜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满满都是惊讶。

    “这里有多少巫卫把守?”宁凡话锋一转,问道。

    “有…有一百二三十人吧,加上大哥哥杀掉的那些,就是巫卫与长老团势力的全部了。”巫娜掰着指头算道。

    “你们海巫部,很讨厌这些巫卫吧?”

    “嗯,他们都是百花帝安插在我们这里的人,总是欺负我们族人。”

    宁凡不再多言,继续前进,又穿越了数十峡谷之后,再次杀出数十名巫卫,自然又被他一口魔火烧成了灰。

    第三次遭遇巫卫时,巫卫中总算有碎念级强者出现了,当然,还是逃不过宁凡魔火焚杀。此刻宁凡乃是修为全开的状态,一口十二涅魔火,罕有碎念层次可以挡下,便是万古仙尊,也要畏惧宁凡的魔火之威。

    而后,便再也没有遭遇巫卫了,数一数人头,貌似此地留守的巫卫已经被他杀尽了。

    这些留守巫卫丝毫引不起宁凡的兴趣。

    此地唯一能够让他警惕的,只有海谷最深处隐而不发的那道仙帝气息!

    海魔!

    蛰伏此地的海魔,似乎也察觉到宁凡的不断接近,当宁凡行至一处腥风肆虐的峡谷时,海魔给了宁凡第一声警告。

    一声魔吼,直接隔着宁凡仓促张开的护体金光,震得宁凡耳膜出血,倒是巫娜丫头,面对这等魔吼似乎没有任何不适,这可不是区区辟脉修士能够做到的程度。

    这小丫头身上,果然有一些奇异的地方。原本宁凡还分出了一些护体金光保护巫娜,并随时准备将巫娜收入玄阴界保护起来,如今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宁凡继续向前飞行,前方的腥风越来越剧烈,实质化的血红风刃,连空间都能切开,使得海谷禁地深处的空间,处处都是碎裂,虚风不断从空间裂缝之中渗出来。

    二十息之后,第二声魔吼传来,这一次宁凡准备充分,虽说在这等魔吼之下仍旧有些耳膜发疼,却没有再出血。

    四十息后,海魔第三次魔吼传来,这是他最后一次警告。

    宁凡没有理会这等警告,他终于还是来到了海谷禁地最深处。

    一个气势恢宏的古老祭坛,映入眼帘!

    祭坛上布着不知名的古老阵纹,阵纹的中心,立着一尊白银巨鼎。祭坛的上空,则漂浮着十二个巨大血色光团。

    每一个血色光团之中,都封印着一个生物,生命气息一点点被那光团吸收。

    第十二个光团中,赫然封印着昏迷不醒的巫言!

    隔着血色光团,宁凡也能感知出巫言的虚弱。一身骨骼似乎全部被打碎,身上伤势极为严重,更糟糕的是,封印她的血色光团,不断吞噬着她的生命力,使得她身上伤势不仅无法恢复,更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恶化、加重!

    “姐姐!”

    巫娜泪流满面,呼喊道。

    但她没有擅自跑向祭坛。

    宁凡也没有立刻施加援手,将巫言救出。

    因为在这祭坛之下,匍匐着一个气息可怕的大家伙!

    海魔!

    这是一个章鱼模样的异兽,拥有着小山般巨大的身体,肉身腐烂极其严重,一些腐烂位置,更是插着不知名的黑棒,伤口流着脓血。

    “外修…”

    三声警告后,此刻的海魔面对宁凡,已没有了丝毫耐心,内心升起了极为狂暴的杀意,恨不能一口吞掉宁凡。

    不过旋即,它的目光落在了宁凡臂弯下的巫娜身上。

    “主…人…”

    居然对巫娜主人相称。

    一个是死于上古的古海凶兽,一个是骨龄不足十三岁的小丫头,海魔为何要对巫娜主人相称?

    这里面或许有一些缘由,可惜,宁凡没有时间去考据这些缘由了。

    因为海魔向巫娜打完招呼后,杀意再一次锁定在宁凡身上!

    “海魔大人!这位大哥哥是我的朋友,请不要伤害他!”

    巫娜红着脸轻轻挣脱宁凡的怀抱,隔着百步的距离,对海魔大声喊道。

    “主人…有令…无所…不从…但…身不…由己…”

    海魔的巨大兽瞳中,忽然有了挣扎之色。

    似乎想遵从巫娜的命令,但却有另外一股力量,控制着它的身体,体内两股意志不断碰撞,争夺着身体的掌控权。

    最终,海魔原本还有些清明的兽瞳,化作了诡异的复眼,有如昆虫一般的眼睛!

    并在化作复眼的瞬间,海魔无数触手,卷动仙帝一击的威势,朝宁凡打来。

    巫娜顿时大急,显然没料到一向还算听她话的海魔大人,这一次居然丝毫不理会她的诉求。

    继而眼前一花,风景快速变幻,已被宁凡收入到玄阴界之内了。

    宁凡确认了一件事,那便是巫娜小丫头没有撒谎,确实有与海魔沟通的本事。甚至于,海魔本身的意志,似乎十分愿意遵从巫娜的任何命令。

    但诡异的是,又有另外一股意志,在控制着海魔的身体,使得海魔最终还是对他发动了攻击。

    如此情形之下,宁凡自然不可能放任区区辟脉修为的巫娜再在外面瞎晃了。与仙帝斗法,一个法术波及都可能让巫娜化作飞灰。

    “堪比六劫仙帝的攻击么,既如此,就不得不全力一战了!”

    黑猫,融为一体!

    灭神盾防御,全力催动,熊熊燃烧的金焰巨人,呈现在海谷深处!

    宁凡的身体顿时裹在的灭神巨人之中,左手持盾,巨盾格挡,轻易便挡下一根又一根触手攻击,强大的波动散开,周遭顿时塌陷了数不清的峡谷。

    宁凡却毫发无伤。

    灭神巨人右手持逆海剑,逆海剑神通一展,顿时附上了六种道则的光芒,迎着海魔的触手斩去,却只能发出金铁撞击声,根本无法破开海魔的丝毫防御。

    一人一兽攻守切换极快,短短一炷香而已,二者便对攻了上百次,皆无法伤到对方半分。

    不得不说,如今的宁凡面对普通仙帝,防御方面完全不是问题,攻击方面却是一大短板。

    渐渐地,海兽看待宁凡的目光,有了凝重。

    在它为数不多的灵智中,此刻的宁凡所表露的修为,仅仅通过秘法拔高到了三劫仙王的层次而已,自己堂堂仙帝级凶兽,居然拿不下一个三劫仙王,当真有些匪夷所思了。

    它是魔兽!

    它的一身攻击,都在强悍的肉身之中!

    他的触手全力一击,所蕴含的巨力便是同级仙帝,都罕有能够正面格挡的,除非是那种炼体成道的仙帝!

    宁凡的肉身强度,显然没有达到那等层次,却凭借一件法宝,轻易挡下了它一次又一次的巨力攻击…

    这是什么法宝,居然如此强大!

    “果然,凭借如今的我,伤不到仙帝太多…但有灭神盾在,等闲仙帝想要伤我,同样极难!有乌仙云在,我想从仙帝手中逃脱,同样不是什么难事。这就是我如今的实力了。”

    “当然,我手上也并非没有能够伤及仙帝的手段,便拿你这海魔,试上一试我与仙帝的差距!”

    海魔忽然张口一喷,喷出无数紫黑色的毒浆,宁凡神通一展,直接张开湮流大河,将毒浆尽数收走。

    宁凡再一翻手,将海魔也镇入湮流大河河底,但凭海魔的实力,只一个冲撞,便从湮流大河冲了出来,这等神通,显然封不住它分毫的。

    此刻,海魔已经知道了宁凡的棘手,内心对于宁凡,已经没有了任何小觑之心。

    再次张口一喷,这一次喷出的却不再是紫黑毒浆,而是一滴纯黑色的墨!

    那是它的本命魂墨!

    是它生前死后,不断抽取体内墨汁祭炼而成的最强底牌,所传出的气势,隐隐达到了先天法宝的威能!

    “染…”

    海魔一声之后,其本命魂墨忽然爆开,化作数百万只墨汁章鱼,悍不畏死地朝灭神巨人撞去。

    宁凡以灭神盾格挡这些小章鱼,却惊讶的发现,这些小章鱼并不存在攻击力,撞在灭神巨人身上,并未对灭神巨人造成任何损伤,而是以自身墨色,将灭神巨人周身缠绕的金焰一点点染黑。

    这墨汁似乎有极为恐怖的封印之力,每染上一些墨色,宁凡的灭神巨人便有少许力量被封印,防御不断下降。

    若说最初之时,宁凡化出灭神巨人足以防御九劫仙帝一击,被墨汁不断染黑后,则只能防御八劫、七劫仙帝一击,甚至开始朝着六劫防御下滑…

    好生诡异的墨汁!

    好生恐怖的封印之力!

    倘若仙帝级别的对决,只是你来我往的对轰,宁凡凭借灭神盾防御,完全可以无视九劫之下一切仙帝的攻击。

    但可惜,仙帝若是遇上轰不开的龟壳,也是会想办法的…眼前海魔使出的本命魂魔,便给了宁凡难缠之感。

    见宁凡防御不断削弱,海魔兽瞳之中寒芒爆射,只待宁凡防御削弱到一定程度,便仗着肉身巨力彻底轰开宁凡的防御,将宁凡灭杀。

    可惜,宁凡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傻傻等着防御降光再反击。

    灭神巨人忽然将逆海剑一收!

    继而身处巨人体内的宁凡十指掐诀,四道传出先天气息的流光,忽然凭空出现在巨人身前,并朝着海魔打落!

    一为搜宝罗盘,一为聚灵门,一为五行瓶,一为乌仙云!

    皆是先天法宝!

    这四宝并不是攻击类先天法宝,但并不代表完全没有攻击力,单说先天法宝的坚固程度,拿来砸人都有莫测威能的。法宝到了这一等级,基本都是攻防一体,只是各种侧重罢了。

    当然,只是拿来砸人,而不是使用法宝内蕴含的神通,单独一件非攻击类的先天法宝,伤害远远比不了攻击类先天。

    饶是如此,四件先天法宝威能合一,所造成的杀伤也着实有些非同小可了,至少已经与一件攻击类先天法宝持平。

    乌仙云、搜宝罗盘、五行瓶在后,聚灵门在前,四件法宝的力量,全部汇聚在聚灵门之上,使得聚灵门下坠之势更加沉重。

    巨门砸落之威,往往一砸之下,便能砸断海魔数根触角,但可惜,海魔神通一展,那些触角便再次幻化出来。

    新幻化出的触角,要比之前的触角小上一圈,也就是说,宁凡的攻击终于不是全然无效了!

    “四件…先天…”

    海魔兽瞳中浮现出一丝震撼。

    它生前死后,苦苦祭炼了无数年,才祭炼出唯一一滴堪比先天法宝的本命魂魔,乃是其最强底牌。

    宁凡却有四件达到先天的法宝!单论多宝程度,仙帝之中已经罕有人可以与之相比了!

    若是四宝齐出,怕是仙帝之下,没有谁能正面挡下四件先天法宝合击的!

    轰!轰!轰!

    触角不断被四宝砸断,不断重生,断裂重生间,海魔的气息终于开始一点点削弱,显然是在这等攻击之下,积累了一定伤势。

    更为棘手的是,这四件先天法宝几乎将海魔的所有攻击路线全部挡住,使得此刻的海魔只有防御之功,而无法分心对宁凡再次发动攻击。

    无奈之下,只能将原本染黑宁凡灭神巨人的魂墨召回,拿来污浊宁凡攻击他的四件法宝。

    魂墨的力量有限,既然要防御四件先天法宝的攻击,自然就无法继续弱化灭神巨人的防御,随着身上黑色散去,宁凡的灭神巨人再次化作熊熊金焰的姿态,防御恢复到巅峰状态。

    到了此时,海魔与宁凡对决,已经隐隐落了下风!

    仙帝与仙王对决,居然落了下风,此事说出去极为荒谬,但若是那名仙王持有持有四件先天法宝,也不是不可能。

    且当宁凡终于使用第五件先天法宝之后,海魔终于有了骇然。

    先天中品法宝…水淹一界瓶!

    此宝所传出的恐怖威能,隐隐已经给海魔造成了生死威胁,这等品级的法宝,便是准圣都不一定有,宁凡竟有!

    “且慢…我…不打了…”

    起初还对宁凡充满杀戮**的海魔,终于在水淹一界瓶出现之后,杀戮**退去。

    恢复了最初的理智。

    理智告诉它,无论是出于前世主人巫娜的命令,还是出于宁凡的威胁程度,它都不应该再与宁凡战下去了…

    至于与百花帝的交易,与性命和主人命令相比,似乎已经无足轻重了…

    此人,有些过于厉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