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执魔(合体双修) 我是墨水

第1247章 山海主

    不被宁凡看好的翼国巨人夜壶,最终卖出了三万金高价。

    由于使用的是仙皇交易阵,故而这一次通天教交付的天道金,皆是十两一枚的金锭。

    望着眼前堆成小山的金锭,宁凡一时有些无言。

    要知道,他如今的家底,也不过两万多两天道金,竟比不过一个夜壶。

    有种微妙的落差感是怎么回事…

    “道友可还有其他东西出售?”

    “还有一些,有劳道友看看,这副头面如何?”

    “咦?这副首饰虽非法宝,但却颇有玄机。原来如此!此物是一件巫器,且是极其少见的幻颜巫器!普通人持之无用,但对于女丑族而言,却是无价之宝!此族女子世代遭受诅咒,其修为越高,容貌便会变得越丑,任何仙法、灵药都无法改变容颜,唯有幻颜巫器可以办到此事。故而此族女圣苦求换颜之器久矣,惜不可得,此物可值八万五千金!”

    落差感逐渐增大。

    “道友再看看,这把削皮刀作价几何?”

    “咦,此物莫非竟是庖祖十六器中的最后一件!那解牛大圣日夜钻研庖厨之道,已集齐其余十五器,唯独少了这件,苦寻不得,却不料会在此!据说此物背后,还有一段秘事…”

    “故事就不要说了!直接说此物的价格吧!”

    “呃,好吧,此物可值一万八千金…”

    …

    “这个砚台价值几何?”

    “咦!这砚台本身没什么特殊,问题是其材质,竟是才气石制成!才气石世间罕有,乃是真界儒圣苦求不得之物…此物可值五万四千金!”

    …

    “这把扫帚如何…”

    “居然是释宗五祖的红尘之器,此物可值两万二千金!”

    …

    “还有这张田契…”

    “哦?这不是山海司发放的禄田田契吗!紫薇仙皇在山海司拥有三千一百二十二顷禄田,却因田契遗失,无人可承继此田…此田契可值三十一万两千二百金!”

    …

    “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些元桃花…”

    “哦?道友说的,莫非是号称逆圣贡茶的元桃花!不瞒道友,明面上有山海司监管此物流通,故而我教历来只敢暗中收购此物,且收购价格按例是要压低一些的,一两元桃花最多给你三百五十金,不知这个价格,道友可还能接受?”

    “可以。”

    “如此便好,不知道友的元桃花有多少?”

    “大概两三百斤吧…”

    “咳咳咳!道友莫非是在说笑!逆圣贡茶何其稀有,你如何能有两三百斤之多!嘶!居然是真的,一共三百一十三斤十二两九钱…”

    真界仙国无数,货币种类也很丰富。

    除了仙玉、道晶之外,还有一些特殊货币流通:灵石、玉贝、龟甲、鳞币、骨钱…不一而类。

    天道金也是货币的一种,但因为此物面额较大,往往不在低阶修士之间流通。

    一名真界仙王拥有三五两天道金,那是很寻常的事。

    若这名仙王拥有三五十两天道金,则必定是大宗子弟了,又或者另有泼天机缘。

    拥有三五百金的仙王,极少。纵然此人极具背景,宗族长辈也不会允许他携带巨款四处走动的。

    所以,你更加不可能看到一名真界仙王,持有三五千两天道金了。

    三五万金?做梦!

    三五十万金?这已经是少数功德圣人的全部身家了,仙王如何能有!

    那么…

    身为末法仙王的宁凡,有多少钱呢?

    “这堆东西,居然卖了两百二十七万金…”

    宁凡望着眼前的金锭小山,神色莫名。

    想不到看似无用的紫薇遗物,居然能卖出如此高价。

    更想不到,自己替桃妖族赚来的钱,桃妖族竟不收,执意要送给自己。

    当桃万年得知,宁凡竟将一堆‘破烂’卖出227万金高价时,整个人都懵了!

    他对天道金的多少,其实没有概念。他并不知道227万金具体能买到什么,他只知道这笔钱足够桃妖族脱罪22次还多!

    “多谢大人替我族赚来赎罪金!按理说,大人为我桃妖族做得已经够多了,可小人还是想厚颜麻烦大人一次!失礼之处,请大人海涵!小人想请掌司大人将这笔钱带回山海司,并替我族奔走脱罪,不知此事,可还是不可…”桃万年言罢,一脸忐忑望着宁凡,生怕宁凡拒绝此事。

    他很担心,担心宁凡不愿意帮桃妖族奔走脱罪。

    事实上,充金赎罪虽说是山海司的特例,但这特例其实并不是事事都可以套用的,具体能否套用,还得看正掌司的判断。

    在山海司,掌司一般设有五人,其中一人为正,四人为副。

    在桃万年看来,宁凡是山海司掌司不假,但应该只是副司,不会是正司。毕竟,正司历来是由女子担任的,从无例外。

    所以才会有奔走脱罪一说。

    倘若桃妖族备齐了赎罪金,正司大人却一言否决了桃妖族的脱罪资格,脱罪一事便成了一场空!

    贿赂宁凡,并请宁凡帮忙贿赂正司大人,才是关键所在!

    “我已说了无数次,我并非山海司的人,更无法将你们的赎罪金带去此地…”宁凡无奈道。

    闻言,桃万年几乎急哭了,“求大人念在我族侍奉殷勤的份上,救一救我等!这笔钱一共227万金,取其中10万金赎罪即可,余下钱财,全归大人,便算是我族孝敬给大人的茶水钱了,大人得了这么多钱,难道还不够上下打点吗?正司大人应该不会太过刁难才对,莫非…正司大人胃口极大,这笔钱仍远远不足?!请大人给一句明话,这笔钱,究竟够不够让正司大人网开一面!”

    “…”宁凡觉得和桃万年对话太费劲,直接无视了桃万年的问话,神游天外去了。

    “果然,果然还是不够,难怪大人深感为难,一再推脱,原来症结在此,可这已经是我族能够筹集的全部了…也罢,此事能够成功,便看天意吧。大人只管将这笔钱带走,即便我族最终未能脱罪,被山海司处决,也怨不到大人头上…”

    就这样,宁凡莫名其妙被桃妖族塞了227万两天道金。

    他试过拒绝,可那桃万年宁可自刎当场,也不愿宁凡拒绝他们的赎罪诚意。

    几次三番后,宁凡便也懒得废话了,索性收下了这些钱。

    【宁小子,你记着,有好处不拿,是傻子…】

    老魔的谆谆教导,在宁凡耳边盘旋。最终,所有回忆化作一缕笑容。

    “师尊怕是没有遇到过,有人上赶着送钱的事情…”

    “我拿了桃妖族的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替他们赎罪的,毕竟我根本不是山海司之人…但这钱,却也不能白拿。我自入寿星宫以来,颇受此族礼遇,又借此族宝地闭关,理应有所表示…”

    宁凡终于要离开寿星宫了。

    可在离开之前,他打算完成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给桃妖族一些好处。

    于是宁凡找到了桃万年,道,“据我观察,桃花源的元桃古树,因岁月太长,木气散尽,故而临近枯死。因为我的到来,这些树沾了我无意间泄露的少量木气,故而乍看之下好似枯木逢春,但其实只是一种回光返照。一旦我离开此地,少了我的木气滋润,这些元桃古树仍旧难逃枯死的结局,此事,你可知…”

    “掌司大人观察入微,小人佩服!哎,人有其生,树有其死。这些元桃古树活了太久,木气已竭,枯死,是预料之中的结果。元桃开花,煮水成茶;元桃结果,落地成妖。我等元桃妖,正是元桃果所变,故而某种意义来讲,此树亦是我族传承所在。此树一旦枯死,我族便会断传,终将衰灭…”桃万年一脸悲戚道。

    桃妖们平生只怕两件事!

    一件,是拖欠了太多年贡桃,会被山海司问罪。

    另一件,是元桃古树一旦枯死,寿星宫的桃妖族会渐渐式微,最终灭绝。

    “放心,有我在,此树死不了…”

    宁凡出手了!

    他罕有地露出认真表情,将一身木之神格力量,发挥到极致!

    这一日,木气如龙,遮天蔽日,将整个寿星宫淹没!

    这一日,寿星宫内所有桃树,被神格之力影响,陷入疯狂生长!丈许之树,长到了十丈;十丈之树,长到百丈;百丈之树,长到千丈!原本枯死的元桃古树,一棵棵,皆被宁凡灌满了木气!

    桃万年吓傻了!

    他活了一世,从未听说世间还有这等高深的木之修为!

    这已经超出了道统界限,更超出了他的理解!

    直到宁凡走出桃花源,众桃妖仍是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至于桃妖族长桃万年,则如傻了一般,望着宁凡离去的方向,不断地自言自语,“不是掌司,绝不可能只是掌司…除了山海簿的主人,谁有可能办到此事,替山海司册封的贡树续命…”

    “他不是掌司!”

    “他是…山海主!”

    “他既出手,解了古树之难,是否意味着,他宽恕了我族,我族已经…脱罪了…”

    宁凡当然不可能是什么山海主。

    山海主另有其人,当宁凡强行救活元桃古树的一刹,远在真界山海司的山海簿主人,有了感应,从沉寂的长眠之中,缓缓睁开双眼,微微不解。

    几乎山海主睁眼的瞬间,整个山海司的积雪开始消融,隆冬更迭,转而进入初春。

    四时只在一念间!

    “奇怪…桃花源失踪已久,因已无用,故而此地贡树皆被我勾去生机,可此刻,将死之树竟是生机复燃…”

    “山海簿不可能出错,如此便只有一个解释,有某人干预了此事,且他的木之道行,足以无视山海簿的序令,至少也是仙格一级…”

    “具仙格者,必为仙灵,可我所知的仙灵之中,却没有这么一号人物…此人究竟是谁,此人所为又有何深意,可是冲我而来,亦或者是对我的警告…”

    “漫长轮回中,我可有哪一次,得罪过类似之人…”

    “我旧伤未愈,若此刻对上此人,可有胜算…”

    山海主的脸上,有了少许担忧。

    但也只是少许。

    他不是普通逆圣,纵然真有大敌来犯,最多也不过是折损些轮回之数罢了。

    可他的下属显然不这么想!

    当那些山海司官吏发现山海主的脸上竟有忧色,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亘古以来,山海主只展露过十三次忧色,每有忧容,必有逆圣大敌来犯!

    这回,是第十四次忧色!

    莫非又有大敌来临!

    一时间,整个山海司陷入空前慌乱,更有一道道谣言不断传开,于是乎没过多久,整个真界的大能都听说,山海司这一回又有大麻烦了…

    …

    宁凡并不知道,自己无心之举,竟惹来堂堂山海主一缕担忧,更搞得整个山海司鸡飞狗跳。

    离开桃花源后,宁凡又回到寿星宫主殿,做了第二件事。

    他带走了紫薇仙皇遗留的交易阵。

    想要将第四步的阵法拓印至阵图之内,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便此阵图荒置了无数岁月,早已残旧。

    起初,宁凡倾尽手段,也没有办法拓走此阵。

    而后,宁凡另辟蹊径,选择苦口婆心劝说此阵,试图让此阵主动投靠。

    于是便有了下面这段对话。

    宁凡:【在下宁凡,之前用了阵兄进行交易,却没来得及和阵兄多说说话,失礼之处,望阵兄海涵…】

    紫薇交易阵:【人家不是阵兄啦,人家阵眼居于太阴,而非太阳,你不是修理过我,难道不知?】

    宁凡:【抱歉,一时疏忽,叫错了姑娘的性别…】

    紫薇交易阵:【原、原来如此,原来你不知道我是女子,难怪你之前修补我的阵图,会到处乱摸,我之前还道你是个登徒子,在趁机占我便宜呢…】

    宁凡:【…】

    紫薇交易阵:【你是来带我走的吗?】

    宁凡有些惊讶:【姑娘如何知道?】

    紫薇交易阵脸红:【你对我做了那般事情,我除了跟你走,还有什么法子,你总得对我负责…便是你不说,我也有意随你的,如今你主动问询,我反而更加欢喜…】

    这一刻,蚁主震惊了!

    宁凡什么时候又对一个阵法,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她竟没有半点察觉!

    “难道这宁小神灵是我之前昏迷的时候,对这阵图下的手,故而我才没有察觉!”

    “禽兽!真乃天下第一的禽兽!对伞下手,对石头下手,如今连阵法也不放过…”

    蚁主没有翻看宁凡的记忆,来确认宁凡是否真的欺负了阵图妹子。

    她怕看到污秽之事,脏了眼睛!

    也因她没有确认此事,宁凡无形之中,背了一次大锅。这一回,他真的没有对紫薇交易阵如何,只有这一回,他是真的清白…

    心意相通之下,宁凡哪能不知蚁主想法,一时间有些无奈,却也懒得解释。

    总之,和紫薇交易阵一番交谈之后,宁凡很轻松就拓走了这幅阵图,离去了。

    …

    宁凡离开寿星宫时,有一缕妖魂跟在他身后,一道离去了。

    正是奉女族族长,姬扶摇。

    察觉到姬扶摇跟来,宁凡顿住了脚步,问道,“何事?”

    “晚辈有一事,想求前辈…”姬扶摇欲言又止。

    前番她被丹魔们追杀,是宁凡救了她,且宁凡救她之后,更大方地替她治好了妖魂之伤,极尽仁义。

    按理说,她已欠了宁凡太多恩情,不该再厚颜提出请求。

    可这件事,事关她父母大仇能否得报,她犹豫了很久,终究还是决定厚颜再求一次宁凡。

    “你有何事求我?”一反常态的,宁凡没有一口回绝姬扶摇的请求,而是神色缓和,如是问道。

    宁凡并不是什么滥好人,轻易不会帮助陌生人,可,此女与他大有因果,或许在遥远的过去,又或是渺茫的未来,他真是她的师尊…

    于是他决定听一听此女的请求。

    “我想求前辈助我寻得三种药材…事实上,这三种药材当中,我本已寻得一种,可之前被丹魔们追杀的途中,那药材一时不慎,被丹魔们夺走…”

    “你要我帮你寻药?需要哪些药材?”

    一听宁凡此问,姬扶摇内心一松,哪里不知宁凡已有相助之意,于是感激道,“需要化魂叶,灭圣草,封道灵泉…”

    “你的意思是,让我以古国交易阵来购买这三物?”宁凡大有深意一笑。

    姬扶摇一急,匆忙解释道,“古国交易阵?晚辈不明白前辈在说些什么,晚辈自遇到前辈以来,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过,这一点还请前辈放心…”

    她明明知道古国交易阵,更知道宁凡懂得古国交易之法,亦知宁凡拓走了紫薇仙皇交易阵,更知宁凡从桃妖族手中,得了一大笔天道金。

    可这一切,她必须烂在肚子里,这道理,她懂。

    “若前辈还不放心,大可对我种下禁制…”姬扶摇补充道。

    “不必…对旁人,我自是不放心的,但你是例外。”宁凡不以为意道。

    姬扶摇却闹了个大脸红。宁凡的话,太有歧义了…

    她是例外么…

    可她凭什么是例外…

    莫非,前辈看上了她的姿色,若是如此…

    “只要前辈助晚辈寻来这三药,晚辈、晚辈愿意…”姬扶摇本打算说一句‘以身相许来报’,可旋即她便想到,自己为了募集炼丹师相助,已向界河万族许下承诺:任何助她炼死北海老贼之人,她愿以身相报…

    这可如何是好…

    窃言术无声运转,使得宁凡看到了姬扶摇的内心。

    于是宁凡无语了。

    此女疑似他的徒儿,他如何会对徒儿下手?此女想得太多!

    “以身相许大可不必,事后以金相酬即可。”宁凡无所谓道。

    “前、前辈误会了,晚辈不是那个意思…”姬扶摇的脸更红了。不知为何,一向性情高冷的她,面对宁凡竟端不起半点架子,这种感觉,像极了面对父皇母后的感觉。

    宁凡摇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又道,“你说的三味药材,若我开启古国交易阵,应该可以轻易买到。”

    “不必如此破费!前辈有所不知,我要找的三种药材,北极宫内便有。”

    “此地便有的东西,确实也不必多用交易阵…”宁凡点点头。

    “前辈应该知道,北极宫共有十二宫,我要找的灭圣草,位于第十一宫大火宫,那大火宫乃是一处十界至火之地,灭圣草便在此地生长…”

    “大火宫?十界至火之地?”闻言,宁凡面色有了微微异样,心念一动,从玄阴界内取出一个火红火红的土块。

    “这是…”姬扶摇一诧,不知宁凡为何突然取出此物。

    她细细端详起土块,这一看,妖魂小脸顿时惊得合不了口。

    那哪里是什么土块!

    宁凡手握的,分明是一整座熊熊燃烧的火之大陆!

    这不是普通大陆!

    这是宁凡途径大火宫时,顺手收走的十界至火土地!

    这是紫薇仙皇留在大火宫的洞天福地,以宁凡修为,本没有本领收走此物。

    即便此物已经无主多年!

    可谁叫宁凡会聊天呢!

    他跑去和十界至火大陆聊天,聊来聊去之后,这大陆便主动来投。

    于是宁凡将这片大陆安置到了玄阴界之内,霎时间,玄阴界的火之灵脉变得异常强横,鼎炉之中但凡有谁是火修,修行速度皆快了数十倍不止!

    毕竟,这可是平均十处大千世界,才能寻得一个的火脉!有此神效,一点也不奇怪!

    作为玄阴界主的宁凡,自然也得到了十界至火加成,他的修火速度提高了数十倍的同时,一身火系神通威能暴涨…

    “前辈难道是圣人吗!否则如何有办法收取十界至火之地!岂不知,这些年北极宫进了不少外人,却无一能做到此事!”姬扶摇惊呆了。

    “我不是圣人,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要的药材,应该还在此处生长,我没有乱动过,你去找找,应该还在…”

    于是在宁凡的帮助下,姬扶摇化作一道流光,飞进这块小小土块之上。

    不多时,她从土块飞出,花篮里多了一味灭圣草。

    “不多摘几株吗?”

    “够用了…”姬扶摇连忙摆手,开玩笑,她拿了前辈一株药草已是亏欠,如何能拿更多。

    且一株,真的够了…

    “余下两种,在何处?”宁凡又问道。

    “化魂叶在鹑尾宫,至于封道灵泉,在…星纪宫。”犹豫了一下,姬扶摇还是说出了星纪宫,似乎此宫极其危险的样子。

    “鹑尾宫和星纪宫是么,我知道了…”

    宁凡点点头。

    反正他还要遍寻北极宫,寻齐多闻无双碎片,顺路帮姬扶摇找到所需药材也不是多么费事。

    “前辈,那星纪宫很危险,还有鹑尾宫,也很危险。事实上,此地每一宫,都很危险…”姬扶摇有些过意不去,她让前辈卷入危险,此举亏欠太多,她不知如何报答。

    以金相酬如何能够,且前辈前番交易之后,哪还可能缺钱,说是紫山斗海第一富翁都不为过了…

    “无妨,你只需跟在我身后即可,不必担心。”

    宁凡随意一笑,带着小跟班姬扶摇离开了寿星宫,进入到第九宫鹑尾宫。

    鹑尾宫是丹魔们的地盘!

    几乎是宁凡踏入此地的瞬间,丹魔们便察觉到他的到来!

    也是这一瞬,宁凡收起了随意的笑容,眼神冰冷如魔。

    “贼子好胆!你杀了海魔将一行人,竟还敢踏足鹑尾宫,真当我等丹魔是泥涅的不成!”

    下一刻,无数道魔气冲天的黑影,朝宁凡杀至!

    面对群魔来袭,宁凡只屈指一点,天地间顿时现出九条雨龙!

    “一个不留,所得丹药取回。”

    宁凡只淡淡一令,雨龙们顿时展开了无情杀戮!

    没有几个丹魔能挡住雨龙一击,往往一个照面就被雨龙咬死,毕竟,这可是北海真君压箱底的绝学!

    宁凡没有费事取出功德伞杀敌,他已经试验过功德伞的存在攻击了,故而没有再用牛刀杀鸡。

    功德伞也有情感,她也不愿意浪费力量对付一些个蝼蚁,宁凡既为伞主,多少也会体贴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