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执魔(合体双修) 我是墨水

第1249章 女萝老祖

    修真者得到什么的同时,往往伴随着失去。

    辟谷可以免于饥饿,却也剥脱了修士的食欲,以及饱腹后的满足感。

    斩赤龙可以避免月事烦扰,却会削弱女修的生育能力。

    象马阴藏可以加深玄门道行,却会失去鱼水之乐。

    智谋越高,城府越深,便越是难以信任他人。

    寿元漫长,近乎永恒,却偏偏寻不回凡尘的快乐。

    宁凡早已忘记饿肚子的感觉,然而这一刻,他竟有种想要进食的冲动。

    这种感觉,令他困扰,令他茫然,更令他怀念。

    一个清心寡欲的人,和一个被欲望遮住双眼的人,看到的世界是不同的。

    就好比,一个憋了无数年的男子,骤然看到一副椿宫图画,也能忘乎所以。

    但若是他释放掉所有欲念,转而就会进入心如铁石的贤者境界,再看这副图,便只会觉得兴味索然了。

    没有食欲的修士,看待生灵万物、山河草木,如看一幅画。他们可以欣赏山明水秀,可以从中体悟诸天大道,却难以真正融入其中,仅仅只能路过。

    宁凡则不同。

    此刻他有了食欲,于是看待草木山河、万物生灵,顿时有了不同。

    他路过了一座山,一座位于鹑尾宫南边的大山。

    他看到了白鹿跳跃于山间。

    他的第一反应,不是这只白鹿如此灵动、美丽,而是蓦然想起了年少时猎鹿的往事。

    他想起了年少时,以凡人之躯进山猎鹿的种种,想起了有一次,他追着一只鹿,一直追到深山中。他终于猎到了那只鹿,可也不幸在山中迷了路。天色已晚,山雨突如其来,他瘦小的身体扛着鹿,四处寻找地方躲雨,终于找到一个山洞。

    而后他燃起篝火,烤起鹿肉,幸而身上带了少许盐巴,又从山野中寻来些许蜂蜜,抹在烤肉之上…

    “烤鹿肉或许不错…”

    宁凡这般想着。

    未曾想,在宁凡打算狩猎白鹿时,那些白鹿居然也有同样的想法。

    察觉到宁凡的到来,原本欢腾跳跃的白鹿,一瞬间安静下来,而后…一个个目露凶光,朝宁凡冲了过来。

    有些人认为鹿只吃素,但那其实只是错觉。鹿也吃肉,宁凡年少时进山打猎,就见过野鹿吃鱼,吃鸟雀,吃死掉的兔子。

    眼前的鹿群,显然更具攻击性,它们甚至敢将入山者当成猎物,主动发起攻击。

    于是,上百只杀气腾腾的白鹿,一眨眼的功夫,就将宁凡包围了。

    鹿群的首领,是一只苍老的鹿王。

    鹿王冷漠看着宁凡,如看食粮。它骄傲地垂下头,硕大的鹿角,轰然撞向宁凡。

    一击之威,赫然竟有数颗星辰的冲击力!

    如此骇人的冲击力,足以令一些末法仙尊惊慌失措了,但还不足以让侧目。

    宁凡只随意一按,就把冲撞过至的鹿王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鹿王的头,被宁凡按住了。它想要挣脱,却骇然发现宁凡的力量远比自己更强。

    “尔等狩猎于我,想来也是做好了觉悟…”

    宁凡面露无情之色。

    不一会儿,这些白鹿就被宁凡一一宰杀,做成了烤鹿。

    木之神格搭起了巨大烤架。

    上百头鹿切割后,摆在了烤架上。

    魔火在下面烘烤,宁凡在一旁忙着涂抹酱料,不一会儿,这些鹿肉便被烤得金黄,香气四溢。

    宁凡取下一串烤鹿肉,尝了尝,最终却是遗憾地摇摇头。

    “没有小时候的鹿肉好吃,是鹿肉不同,亦或者,是心不同了…”

    话虽如此,烤架上的鹿肉还是飞速减少着,宁凡很饿,不会浪费眼前的食物。

    体内,九十九道饕餮之力在胃里流转。

    随着鹿肉的消化与吸收,不知何时,那饕餮之力减少了一道,只剩九十八道。并在饕餮之力减少的同时,更加剧烈的饥饿感,冲击着宁凡的胃。

    “古怪,我明明吃了这般多的鹿肉,却反而,越来越饿了…”宁凡不解,不过并没有深究这些细节。

    烤肉的香气,飘得很远,很远。

    深山中,一只沉睡多年的巨大黑虎,在这一刻,睁开了双眼,口中流出了口水。

    它循着香气,一路寻了过来,在见到烤架的鹿肉的瞬间,不顾一切扑了过来。

    轰!

    一道掌风飘过,黑虎被人隔空扇飞,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

    “这是我的东西,你,不能抢。”宁凡淡淡道。

    “吼!”那黑虎似被宁凡的举动激怒了。

    但听黑虎一声怒吼,山林间顿时刮起了滚滚黑风,那些黑风聚集在黑虎的口中,凝聚成一个刺目的黑色风球。

    嘭!

    风球轰然打出,直面宁凡而来,几乎不逊色仙王一击多少了。

    宁凡看都不看那风球,袖袍随意一卷,就将风球卷的不见了踪影。

    黑虎一个激灵,终于意识到宁凡不好惹了。

    此刻它哪还敢再抢宁凡的食物,转身便想逃跑。

    宁凡随手打出一道剑光,只听一声惨叫,那黑虎已被逆海剑钉死在地上。

    于是,宁凡的烤架上,又多了虎肉。

    这只黑虎的实力,已接近仙王,其血肉蕴含的精气远超鹿肉,一经烧烤,几乎直冲云霄。

    极远处,三只魔井鸟闻到了虎肉的味道,全都在这一刻流下了口水。

    “好香的味道!二位哥哥,那个方向似乎有什么好吃的,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年纪最小的魔井鸟激动道。

    “贪生前辈派我等在此督建魔井,连通两界,我等不可擅离职守,莫要胡闹!”排行老二的魔井鸟训斥道。

    “那莫丹老都被人杀了,在此建造魔井的四村苦力也都逃回各自村子,我等便是留在此地,这魔井也建不成了。偶尔出去觅个血食,有何不可?”年纪最小的魔井鸟不以为然,最终独自煽动巨翅,飞出了暗无天日的魔井。

    “哼!小弟总这般不听话,迟早要惹祸的。大哥,你也不说说他,他素来不听我的话,但若是你,总该听的!”老二不满道。

    “呼呼呼…”年纪最长的魔井鸟,忙着呼呼大睡,似对外界一切之事都不关心。

    …

    宁凡吃完了鹿肉,又开始吃虎肉。

    这黑虎也不知是什么品种,烤起来味道极香,吃到嘴里味道却有些发酸,并不是太好吃。

    好在此刻宁凡极饿,便也顾不上好不好吃了,转眼就把半只烤虎吃到了肚子里。

    说也奇怪,他吃完白鹿,体内饕餮之力减少到了九十八道。

    此刻吃了黑虎,体内饕餮之力又减少到了九十六道。

    宁凡并不知道体内饕餮之力的减少,有什么特殊意义。

    他只知道,体内饕餮之力越少,他便越饿,真是太奇怪了。

    “这些虎肉不够吃,我需要更多食物…”

    宁凡正寻思着再去哪里寻些食物,头顶的天空,忽然被阴影笼罩,陷入黑暗。

    却原来,一只体型巨大、营养丰富的魔井鸟飞到了此地,它羽翼撑开,直接就将山林上方的天空挡了个完全。

    庞大的杀意,更是在第一时间,锁定到了宁凡身上。

    “未经我等魔井使者允许,在此打猎者,死罪!”魔井鸟的口气高高在上。

    它煽动翅膀,锋利的羽毛如刀刃般,嗤嗤飞出,霎时间就将山坡上的草木全部斩断。

    那些羽刃同样朝宁凡袭来,但却在接近宁凡百丈之时,被一圈圈无形墙壁挡住。

    那无形墙壁也不是什么神通,仅仅是宁凡释放而出的道念。

    一念而已,竟可令等闲攻击无法近身!

    “嘶!此人居然只凭道念,就挡住了我的羽刃之术!”魔井鸟吓了一跳。

    不过那惊吓也只是一瞬,下一刻,它的目光重新变得凶狠,冷声道,“大胆!区区下等丹魔,居然敢反抗本使者的制裁!”

    原来如此,这只魔井鸟居然将宁凡当成了此地丹魔,是以才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气。

    “这只大鸟的肉,真是不少,却不知,能否让我吃饱…”宁凡没有理会魔井鸟的聒噪,完全当魔井鸟当成了送上门的食物。

    他目光满是回忆,不经意想起了年少时,爬树摸雀的往事…

    魔井鸟被宁凡的态度激怒了,杀意一瞬间加重!却见,魔井鸟口中念念有词,双翼之上,顿时就有十四根羽毛变了颜色,从乌黑变成了赤金,又由赤金变得火红。

    “吾一生之修,为十四后天火羽,十四火羽齐出,堪比先天火,可焚天,可焚地,焚你道念,易如反掌!”

    嗤嗤嗤!

    十四道火羽化作火光飞出,天地一瞬间被映得火红!

    魔井鸟满脸自信,它这一击威能,堪比先天魔火,仙帝之下哪有几个能接得住,眼前的下等丹魔,多半一瞬就就会被烧成灰烬!

    火光越飞越近,眼看着就要烧到宁凡身前,宁凡忽得抬手一摄,直接将火光抓在手中。

    完全无视先天魔火般的炽烈温度!

    “你以火烧我,我便也以火烧你吧,此为因果…”

    宁凡张口一吞,将手中的十四根魔井鸟火羽吞入腹中。

    又一吐,却是吐出了一块火红土块。

    那土块看似寻常,但一经升空,顿时化作无边之巨。

    这哪里是什么土块。

    这分明是一整块大陆!且不是普通的大陆,而是一处十界至火之地!

    宁凡的魔火,在这片至火之地熊熊燃烧,并在至火之地的加成下,威能暴涨了数倍不止。

    魔井鸟恐惧了!

    它从这至火大陆之上,感觉到了无法匹敌的火温,若被此物攻击,它绝对会一瞬间烧为灰烬!

    “四村丹魔之中,根本没有如你这般厉害之人!你不是四村丹魔,你是杀了莫丹老的那名外修!”魔井鸟意识到了什么。

    它煽动双翼,夺路就逃,哪敢在此地多留,可,根本逃不掉啊。

    无论它逃出多远,头顶上方,永远悬着一整片至火大陆。

    那至火大陆终于砸落,绝望之下,魔井鸟拼死去挡,却只一瞬,便被这片至火大陆烧光了身上的羽毛,而后,它的肉被一点点烤熟…

    不是它太弱,而是宁凡的手笔太大,竟以十界至火之地来做烧烤,这世间又有几人能不被烤死。

    宁凡小心控制着火温,生怕温度太高,将这只魔井鸟烧成焦炭。

    一面烧烤,一面还在疑惑。

    “此鸟刚刚说我杀了什么莫丹老,那是何人?这只鸟,怕是认错人了…”

    莫丹老其实就是鹑尾宫老丹王的名字,本体是宁凡所吃的那颗十转健胃消食丹,确实是被宁凡所杀,这一点,魔井鸟并没有冤枉宁凡。

    可惜,这等活不过半集的龙套,宁凡压根没去问名字,又如何知晓此事,当然,便是不知,也不会在意。

    …

    “该死!老三的命牌碎了!”几乎是魔井鸟小弟陨落的同时,魔井鸟老二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原本呼呼大睡的魔井鸟老大,也从沉睡中苏醒,眼中升起了凌厉的寒芒。

    “敢杀吾弟,老子杀你满门!”两只魔井鸟咬牙切齿道。

    而后,两只因愤怒而失去理智的魔井鸟,冲出魔井,杀向宁凡。

    再而后,宁凡的烤架上,又多出一大堆新鲜的烤鸟肉。

    宁凡正大快朵颐吃着魔井鸟,不知过了多久,忽有一缕香风吹过,一名身着青色罗裙的女子从天而落。

    “这位道兄,只吃这些个杂碎,就能让你满意了么,我名女萝,你可愿随我来,去吃些更好的东西…”女子娇笑道,声音极其好听。

    宁凡目光微眯,抬起头,打量着女子绝美的容颜,最终,他的目光落在女子咽喉处。

    在那里,似乎有一个不太明显的喉结。

    这是一个…女子打扮的男人???

    …

    “前辈说是去觅食,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莫非,前辈今夜要在水村之中留宿…”

    姬扶摇等呀等,一直等到天黑,宁凡都没回来找她。

    宁凡说去觅食,她下意识以为,宁凡是去参加四村丹魔的酒宴了。

    宁凡迟迟不归,她便也下意识以为,宁凡今夜是在丹魔们的家中留宿了。

    一想到宁凡此刻正左拥右抱着丹魔族的少女,这般那般,姬扶摇不由得有些不舒服。

    她倒不是在吃醋,而是被丹魔族追杀过太多次,骨子里极为厌恶丹魔这种生物。

    她对宁凡充满敬佩与感激,视宁凡如恩人。她的恩人,便是寻欢作乐,也不该去找卑鄙无耻的丹魔。

    宁凡值得更好的!

    不能如此轻贱自己啊,前辈!

    “不行,我得去劝劝前辈,不能什么阿猫阿狗都收入房中…”

    怀着异样的心理,姬扶摇一路来到水村。

    来到此地后,姬扶摇诧异地发现,此时的水村,根本没办什么酒宴。

    随便寻了一名丹魔一问,才知宁凡压根没来此地。

    “前辈没来此地,那他是去哪里吃饭了?”

    姬扶摇正在疑惑,忽有几名在外面巡逻的丹魔,满面喜色回到水村。

    “大喜,大喜!将我等奴役多年的三只魔井鸟,被人除掉了!除害之人,正是恩公宁凡!”

    “啥?恩公不肯接受我等的宴请,却偏偏又帮我等除去了魔井鸟大敌?”

    “真任侠也!”

    “恩公如何杀死那三只恶鸟的?快快说来给我等听?”

    “不可思议!恩公居然直接祭出一片至火之地,将三只恶鸟烤了吃?”

    “恩公现在何处?”

    “原来是在南鹑大山。”

    “什么?不只是三只恶鸟,恩公连作恶多年的黑虎精也杀了?”

    “啥?那群食人鹿也被恩公一并铲除了?”

    “老夫活了一世,好从未见过如恩公这般行侠仗义之人!”

    “恩公一再帮助我等,纵然他不愿来此赴宴,我等也该有所表示!”

    “有了!我等将酒宴搬到南鹑山,恩公不来,我等便亲自登门,无论如何,都要向恩公致谢!”

    丹魔们搬运着酒食,队伍浩浩汤汤,直奔南鹑山而去。

    姬扶摇正没处寻找宁凡,便也跟着丹魔的队伍,一起前往南鹑山了。

    可惜,当她来到南鹑山,宁凡已经不在此地了。

    篝火已经熄灭,原地只剩烧得焦黑的巨型烤架,以及满地啃得干净的骨头。

    有鹿骨、虎骨,还有巨鸟之骨,通通都是宁凡留在此地的垃圾。

    除此之外,此地还有一名背着巨大药葫芦的道童,在此等候。

    “嘶,此人莫非是女萝大人门下的药童子!”一些丹魔认出了童子的身份,纷纷下拜,恭敬无比。

    那童子态度十分冷漠,见众丹魔下拜,只淡淡说了句“免礼,起身吧”,便不再理会这些丹魔,而是朝姬扶摇走了过来。

    “见过药童大人!”姬扶摇向着这名童子盈盈一礼。

    她对紫薇北极宫并不陌生,当然知道眼前这位药童子的厉害。

    此人虽是童子之身,一身修为却堪比古之大帝,容不得她不敬。

    面对丹魔,药童子满脸冷漠,但面对姬扶摇,这位性情冷漠的童子,居然挤出了几分笑容,“宁前辈有令,让我在此接姑娘前往玄枵宫。”

    “去玄枵宫?宁前辈让你在此接我?”姬扶摇似有不信。

    她每次进紫薇北极宫,都会被此地妖魔追杀,戒备之心极重,故而对药童子的话语半信半疑,没有轻信。

    见姬扶摇不信,药童子也不生气,一拍储物袋,取出一面铜镜,朝镜中打出一道指诀。

    而后,铜镜之中映照出宁凡的身影。

    此时的宁凡,跟在一名相貌绝美的女子身后,已经离开了鹑尾宫,进入了第八宫鹑火宫。

    二人本来相谈正欢,不过感知到自己正被查看,宁凡中止了谈话,隔着铜镜,对姬扶摇道,“我受女萝道友之邀,有些事情要做,你可随药童子一道前往玄枵宫,不必疑虑。”

    “好可怕的感知,竟能察觉到巫山古镜的窥视,甚至反向借用此物对话!”药童子满面震惊,而后对宁凡的感知叹服不已。

    巫山古镜,姬扶摇倒也认识,知道这面古镜其实是玄枵宫的主人女萝老祖的宝物。

    古镜中说话之人,毫无疑问是宁凡,气息做不得假,所以眼前的药童子,真的是宁凡派来接她的。

    “如此,道友可愿随我前往玄枵宫?”药童子笑问道。

    “嗯。”姬扶摇自然是要去玄枵宫找宁凡的。

    只是她还是有些不明白。

    宁凡好端端的,为何要接受女萝老祖的邀请。

    传说女萝老祖极爱男色,紫薇北极宫厉害的男性妖魔,不少都曾被她染指…

    莫非…女萝老祖看上了宁前辈的美色,故而邀请宁前辈前往玄枵宫春风一度???

    “这怎么可以,前辈怎能如此随便,他与女萝老祖明明才只见了一面,这,这也太快了…”

    念及于此,姬扶摇整个人都不好了,就好似心中的男神,即将被人玷污一般。

    …

    紫薇北极宫,第八宫,鹑火宫。

    宁凡跟在女萝老祖身后,一路从鹑火宫上空飞过,无数鹑火宫的火魔被惊动,却不敢有任何阻拦。

    “鹑火宫是火魔的领地,此地自古以来,便是紫薇尊的养火之地,直到紫薇尊逝去,昔年养在此地的强大火焰,才被紫斗仙皇取走。自此,此地仅有少数劣等火焰遗留,久而久之,劣等之火化身为火魔。这些火魔看似强大,实则不值一提。”女萝老祖一面领路,一面给宁凡解说道。

    她的口气十分轻蔑,完全不将鹑火宫的火魔放入眼中,当然她也有资格这般轻蔑。

    她是一名二阶准圣,身具如此修为,瞧不起一群火魔又如何!

    “道友说要带我寻找好吃的,不知这鹑火宫可有什么美食?”宁凡问道。

    万物沟通的他,能感知到眼前这名女萝老祖毫无恶意。

    他很好奇,这位女萝老祖,为何好端端的,要找上他,难道真的只是想要帮他寻找食物?又或者,另有目的。

    “咯咯,鹑火宫确实有一些好吃的东西,只不知,道友敢不敢吃。”女萝老祖娇笑道。

    “我虽不挑食,却也不是什么都吃。”宁凡不置可否。

    “道友放心便是,见了此物,你绝对会喜欢的,只不知,你能吃多少,敢吃多少。”

    女萝老祖带着宁凡,一路来到鹑火宫的极东之地。

    入目处,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

    女萝老祖带着宁凡降落到了沙漠之上,莲足轻抬,继而狠狠一踏,“火魔小子,速速出来见我!”

    语气强势,不容拒绝!一踏之威,整个沙漠生生裂成了两半,并从裂缝之中,飞出一个白发苍苍、满面愤怒的火魔。

    “何方贼子,竟敢…”那火魔老者一看来者是宁凡这等外修,下意识便要目露杀机,可再一看宁凡身边还有女萝跟随,等下吓得面色灰白。

    “晚晚晚,晚辈龙炎生,见过女萝前辈!不知前辈今日前来,可是、可是要‘留宿’”

    言及留宿二字,名为龙炎生的火魔几乎快要哭了。

    此人好歹也是一名仙帝,且一看就是那种悍不畏死之辈。如此之人,面对女萝竟怂到了骨子里,实在让宁凡好奇,此人与女萝之间,究竟发生过何事。

    “咯咯,你已年老色衰,本姑娘再怎么饥不择食,也不至于找上你…”女萝轻蔑地望着龙炎生,轻蔑之中,又有无尽可惜、遗憾。

    想当年,这龙炎生可是火魔之中第一美男子,却不料才被她采补几次,便成了这幅枯老模样,真是没用!

    被女萝骂成年老色衰,龙炎生非但没有半点屈辱,反而露出大喜之色,就仿佛不被女萝看上,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心情一好,龙炎生脸上也多了笑容,打量起宁凡来,这一看不打紧,他这才发现,宁凡的相貌居然如此不俗!

    “懂了,懂了,原来前辈今日不是来留宿的,而是来借宿的。放心!晚辈定会轰走此地所有人,不叫任何人打扰前辈的雅兴…”说吧,龙炎生又同情地拍了拍宁凡的肩膀,安慰道,“好好服侍女萝前辈,若是实在撑不住,就…就用这个…”

    好心的龙炎生,送给宁凡一个药瓶。

    宁凡神念一扫,脸登时就黑了。

    药瓶内装的,并不是什么弹丸,而是一整瓶药液,用处是给谷道滋润…

    “休得胡言!本姑娘请宁道友前来,是来办正事的!速速打开封印,本姑娘要去火鹑池!”女萝不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