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乱清 青玉狮子

第二五五章 炮,炮,炮

    《安南战纪》,讲述人,科莫?热拉尔,服役于远东第一军第一师第五十一团,列兵。

    “礼拜一,上午八点正,各部陆续开拔;彼时,天空阴沉沉的,下着濛濛细雨。”

    “根据越池至宣光段的陆路行军的经验,‘泥浆行军’之时,炮兵是需要步兵的‘辅助’的帮着推车、拉马什么的,于是,第五十一团一分为二,一部分正常行军,另一部分包括我所在的连队,被派了‘辅助炮兵’的差使。”

    “这当然不是一件美差,我的战友们尽有骂骂咧咧的;但炮兵们很快活,加斯帕德上士一位大嗓门的炮长,拍着我的肩膀,用讥笑的口吻说道,‘小子!你可是有点儿亏啊!若是之前我是说,若是越池到宣光那段路的时候你领了这件差使,那才真叫一个爽呢!哈哈!不过,比起你们五十一团干走路的那帮家伙们,你还是赚到了!多么棒的体验啊!哈哈!哈哈!’”

    “据炮兵们说,宣光至山阳的地理,迥异于越池至宣光,较之后者,我们目下已可谓走在天堂里了根本算不上真正的‘泥浆行军’。”

    “不过,在我看来,这段路,依旧很难走,而事实亦如此宣光至山阳不过二十四公里,但我们直到礼拜三的傍晚才赶到目的地,整整走了两天半。”

    “上头一度担心,以我们的行军速度,山阳的中国援军,大可以从容东撤,叫我们扑一个空再找一个类似于山阳地区的、适合大部队机动野战的预设战场,可就不大容易了。”

    “在这两天多的时间里,莫雷尔将军对善娘女士的‘误会’,是士兵们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口沫横飞之间,衍生出了十几个且香艳、且血腥的版本。”

    “上头当然不想这个‘误会’扩散开来,可是,这种事情,是自个儿长脚甚至长翅膀的,怎么能盖得住呢?”

    “其中,最夸张的一个版本是这样子的:‘上头’的莫雷尔将军猛力纵送,‘下头’的善娘猛力敲打他的额头用莫雷尔将军自己的手枪,纵送一下、敲打一下,敲打一下、纵送一下,虽然血流披面,但莫雷尔将军就是不肯停下来,直到呃,直到什么,您晓得的。”

    “加斯帕德上士是该话题的最热心的参与者之一,一提起便两眼放光,‘那个小娘皮是个大美人啊!而且,骚的不得了啊!莫雷尔将军虽然吃了点儿皮肉之苦,可是,值得的呀!哈哈!越南女人的小胸脯、小屁股,那真是很有味道的呀!这个,我是最有发言权的呀!哈哈!哈哈!’”

    “所谓‘最有发言权’加斯帕德上士不止一次吹嘘过,在宣光的时候,他和一个‘小胸脯、小屁股’的越南女人有过鱼水之欢‘她无法拒绝我的魅力!哈哈!’”

    “当然无法‘拒绝’因为,十有仈Jiǔ,所谓的‘鱼水之欢’,是强奸。”

    “做这种事情的,不止加斯帕德上士一个人;仅我的周围我所在的连队里,就有不止一个人做过类似的事情。”

    “我们的军纪……确实变坏了。”

    “但是,我没有听说过谁真正为此受到过处罚也不奇怪,连将军都开始做这种不名誉的事情了,还怎么去处罚普通的士兵呢?”

    “从宣光出发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怀疑了加入军队,到底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也许是因为长久以来坚定不疑的观念开始发生动摇,也许是别的什么我还意识不到的原因,总之,我的内心深处,生出了一种莫名的不安感愈接近山阳,这种不安感,就愈强烈。”

    “我们到达山阳的时候,西沉的太阳已经挨到远山的山头了,上头决定,今天晚上,在乌森河西岸扎营,明天一早,强渡乌森河,正式对河东的中**队发动攻击中国人并未在两天半的时间内‘从容东撤’,司令部诸公可以放心了。”

    “乌森河是红河诸多支流之一,流向由北而南,基本同明江平行,在升龙和山西之间汇入.红河,是山阳地区最主要的一条河流。”

    “乌森河两岸的地势,西岸较东岸为高,我军先期抵达的那支部队,抢在中国人前头,到达乌森河西岸,构筑了工事;我军既占据了地理的优势,乌森河本身亦形成天然的隔阻,这应该是中国人踌躇不前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中国人非但踌躇不前,还向后退了超过两公里乌森河东岸的地势,开阔平缓,无险可据,两公里之外,地势方始有所起伏。”

    “一扎下营,连长菲奈斯上尉就去了团部,回来后他宣布,渡河的时间,定在明天早上六点半。”

    “强渡乌森河,多少算是一个挑战。”

    “乌森河的山阳段,算是其上游,河面不算宽,水流也不算急,如果不是雨季,水浅的地方,仅没脚踝乌森河流经山阳东南的三岛山区之后,汇集了更多的溪流,水量方始真正变大。”

    “不过,现在是雨季,较之旱季,乌森河已经变宽、变深,水浅的地方没腰,水深的地方没顶,流速也变的更急了。”

    “当然,这对我们来说,并不算什么挑战所谓的挑战,是说中国人可能在我们过河的时候‘半渡而击之’。”

    “为此,我们赶在天黑之前,在西岸那块高地脚下、靠近岸边之处,平整出了一块地方,设置炮兵阵地如果中国人妄图‘半渡而击之’,我们的炮兵,就可隔河予以他们毁灭性的打击。”

    “中国人的阵地,距东岸超过两公里,而东岸的地势,平缓开阔,若中国人离开阵地,跑到河岸边‘半渡而击之’,是怎样也无法做到战术的突然性的;我们的步兵、骑兵,尽可在炮兵的保护下,从容渡过乌森河。”

    “当然,这么做也有点儿小麻烦步兵、骑兵过河之后,炮兵要重新套马、装车,过河之后,再次解马、卸车,重新设置阵地。”

    “已经过河的部队,也不能马上发动进攻要等炮兵过河。”

    “还有,中国人的阵地距东岸超过两公里,这个距离,超过了我们的十二磅拿破仑炮的有效射程,因此,炮兵过河之后,还得再向前推进一段距离,才能够发起正式的进攻。”

    “打从宣光开拔始,我们连就一直同炮兵混在一起,加斯帕德上士又是个爱炫耀的,因此,我也了解了十二磅拿破仑炮的某些技术参数:譬如,低射角时最大射程一千四百八十米,高射角时最大射程一千九百一十一米。”

    “强调一下,以上数字,是‘最大射程’,不是‘有效射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