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莫默

第四千零五十九章 又见徐真

    府邸,杨开的厢房前,一个憨态可掬,白白净净的小胖子与月荷并肩而立,一脸焦急地等待着。

    小胖子赫然便是那神鼎天的徐真,当日他炼制好元磁神葫后便飘然离去,应该是凝聚金行之力了,如今既然现身,那就说明他已成功。

    毕竟是神鼎天的弟子,资质非凡,他既敢找杨开讨要六品元磁神石,那自然是有把握炼化。

    “前辈,杨兄到底何时才能出关?”徐真扭头望着月荷。

    “我也不知道。”

    月荷缓缓摇头:“以往少爷闭关,一般两个月左右就会出关一次,这次也不知怎地,竟是一年都没有音讯。”

    徐真眼珠子转了转,担忧道:“杨兄该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月荷脸色微变:“怎么可能?少爷他天纵之资,不可能走火入魔,更何况他又没到修行的紧要关头,这次闭关不会那么危险。”

    小胖子摇头晃脑:“那可说不准,修行之路,凶险异常,一个不慎便后果难料。”

    月荷被他说的心慌慌,也有些没底了。

    徐真趁热打铁道:“要不我破了这禁制,看看情况?”

    “你休想!”

    月荷怒视他,见识过这小胖子的本事,知道他若真想破去禁制,恐怕也不需要费什么手脚,可一旦真这么做了,势必会打扰到杨开,万一杨开真的修行到紧要关头,到时候没走火入魔也得走火入魔了。

    徐真讪笑:“我也就是说说,前辈莫生气,哎,可惜了啊,本想再送一场造化于杨兄,看样子他……咦,出来了!”

    面前厢房的禁制忽然关闭,伴随着吱呀一声轻响,房门打开,一个身形英伟的青年从中走出,不是杨开又是谁。

    月荷露出一丝微笑,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含笑迎上前去,才走两步,不过待看到杨开身后那人之后,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下来,怔怔地盯着。

    徐真也有些傻眼,扭头望着月荷道:“前辈,你不是说杨兄在闭关吗?这怎么……怎么……”

    哪有闭关还带个女人的,而且这女人居然还是剑阁的首领!

    据说杨开这一次闭关可是花了一年的时间,啧啧啧,这一年来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啊,徐真望着卢雪,不由有些遐想连篇,对杨开的艳福感到羡慕不已。

    “你们在这干什么?”杨开抬头就看到徐真和月荷两人,倍感奇怪,小胖子一脸贱嗖嗖的笑容,月荷却是脸色铁青,娇躯轻颤,目光喷火,隔着他的身形,死死地盯着他的身后。

    杨开扭头望去,见卢雪脸色发红,头颅低垂,恍然道:“你们恐怕是误会了……”

    空灵珠就放在他的卧室之中,从卧龙山中返回,自然是直接回到卧室里,若没被人看到还没什么,这一下被人抓个现行,确实会让人想到一些不该想的东西。

    “好大一个误会!”月荷冷笑一声,转身拂袖离去,所过之处,寒意笼罩,让迎面行来的郭子言胆战心惊,连忙闪到一旁,唯恐被牵连。

    徐真贱贱地笑道:“杨兄,后院失火了啊,你先去灭火,回头我再来与你说话。”

    杨开一脸正色:“徐兄,你真的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徐真道:“你跟我解释没用啊。”

    杨开看看卢雪,又看看他,无语摇头,也没有要去解释什么的意思,唤来郭子言道:“卢雪姑娘如今算是自己人了,带她下去,找个房间安排她住下。”

    “自己人!”

    郭子言心头一震,隐隐感觉杨开这话另有深意,连忙应道:“是!”

    卢雪告罪一声,与郭子言离去。

    一路上,郭子言恭恭敬敬,大有要将她当成主母来供奉的姿态,让卢雪愈发无地自容。

    客殿之中,陈玥奉上茶水,恭敬退下,杨开与徐真隔桌而坐,徐真这才道出来意。

    “杨兄,我又一场大造化送于你!”

    上次他这么说,然后替杨开炼制了元磁神葫,这次再说,杨开自然有些兴致,好奇道:“徐兄请说。”

    徐真道:“杨兄旷世奇才,凝练的应该是七品火行之力吧?”

    “不错。”

    这也没法隐瞒,月荷已经跟他说了,那金乌铸日的神通法相一出,等于就是在向世人宣告这一点。

    徐真徐徐道:“七品金乌真火,非得七品木行方可镇压,杨兄定也有七品木行之力,两年之前一战,杨兄也曾动用过土系神通化作盾牌,我观那盾牌神通坚固异常,非同凡响,想来也是七品,换句话说,杨兄如今最起码凝聚了三种七品,木火土。”

    “元磁山中,杨兄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惜与数千人为敌,最后更是封锁通道,察验所有人的空间戒,为的应该是七品元磁神石。”徐真言至此处,缓缓摇头:“可惜可惜,那元磁山中物资虽然丰沛,并没有七品的元磁神石出世,怕是让杨兄失望了。”

    杨开笑吟吟地望着他:“徐兄,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徐真好奇。

    “聪明人一般都活不长久。”这小胖子拢共跟他见过两次,接触也不算多深,竟能推断出这么多东西来,几乎把杨开的老底给掀了,不由让杨开心中凛然。

    徐真连忙摆手道:“我就随便一说,杨兄勿怪,不过杨兄鸿鹄之志,欲成七品开天,这点应该是没错的。”

    杨开淡淡地望着他,不喜不怒。

    “我这次来找你,便是与七品的天才地宝有关!”徐真忽然压低了声音。

    杨开神色一动:“七品的天才地宝?什么属性?”

    若是木火土的话,对他便没多少价值,可若是其他属性,那就非争不可了。自进这太墟境到现在,也就找到一份土龙之珠,还是机缘巧合所得,连太墟境这个天然的巨大宝库都如此难以寻觅七品之物,更不要说外界。

    上次金乌尸体出世,牵动各方势力争抢,连上品开天都出动了好几位,三千世界就算真有七品之物现世,也轮不到杨开去争夺。

    对他来说,太墟境是最适合发挥的地方。

    “如果没弄错的话,应该是水行!”

    “水行!”杨开眼前一亮,金行之后便是水行了,对他来说也是有用之物,纵然如今没法炼化,先收集了也是不错的。

    不过他倒也没被这种诱惑冲昏头脑,而是狐疑地望着徐真:“徐兄,既有七品水行,你自去取了便是,来找我作甚?你可不要告诉我,那水行之宝有两份。”

    “七品之物何其珍贵,有一份就不错了,哪里可能有两份。”徐真失笑摇头,“只是此去可能有些凶险,杨兄实力不俗,我拉你过去,也是为自己壮胆。”

    这话杨开自然不信,小胖子是出身神鼎天的高足,虽没见他动过手,但实力肯定不差,他都说凶险,那么那地方就是真的凶险,拉上杨开估计也是为了增加一份战力。

    “不瞒杨兄,此去不止我二人,那地方是我一个朋友发现的,这次大概有五六人同行。”

    “五六人!”杨开惊奇不已,而且他还提及朋友,能让他称为朋友的,恐怕出身和实力也都极为不俗,怕都是一些洞天福地的精锐弟子。

    嘿嘿笑道:“只有一份七品之宝,却有五六人,如何分?”

    徐真笑嘻嘻地道:“结伴而行,到了地方,生死富贵各安天命!”

    “有意思!”杨开心绪翻滚,好久没有过这样冒险的经历了,光是听徐真说一说就热血沸腾,恨不得现在就出发上路。

    “那杨兄是同意了?”徐真望着他问道。

    “还有一个问题。”杨开不解地望着他:“徐兄上次找我讨要六品元磁神石,凝练的应该是六品之力,觊觎这七品干什么?”

    徐真正色道:“阴阳五行之中,木行水行最为柔和,对道印的冲击也最小,我虽志在六品,但凝聚七品木行和水行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杨兄的师长没有告诉你吗?”

    杨开恍然大悟,徐真这个做法跟他之前对那十几个手下的建议一样,根基虽然已经定型,但可以在这个基础上获取更为强大的力量。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这小胖子凝聚的应该是七品木行了,只不过其他的是六品而已,最终也只能成就六品开天。

    杨开哪有什么师长来告诉他这一点,之前在第一栈中老板娘虽然对他不错,可老板娘也没想到他的志向这么大,根本没想到要跟他说这些,许多常识还是从月荷那里听到的。

    打了个哈哈,揭过此事,杨开道:“对了,我还有一事想请徐兄帮忙。”

    徐真道:“什么事?”

    “我想请徐真在这星市之中布下大阵,将这阵法的防护威能提升提升!”

    徐真不禁有些无语:“这星市是赤星的星市,杨兄你不过挂个供奉的名头,这么上心干什么?”

    “有用的,可能会有用的。”杨开嘿嘿一笑。

    徐真不好推脱,只能道:“这样吧,等我们回来之后我便动手,如今时间来不及了,我之前与那几人约定好了,只差五日便到期限,咱们明日就得出发,否则就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