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莫默

第四千九百五十章 有一事要确认

    “赵师叔!”冯英对着来人行礼,杨开站在她身后也微微躬身。

    那赵师叔有些讶然地望着冯英:“冯丫头回来了?不是说你孤身流落在墨族那边?怎么回来的?”

    冯英道:“侥幸未死。”至于怎么回来的,也没多解释。

    赵师叔微微颔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留待有用之身,日后战场上多杀些墨族吧。”

    冯英称是。

    赵师叔又探头朝殿内瞧了一眼,皱眉道:“钟师兄召集,怎地不见人影?这边有什么事吗?”

    冯英恭恭敬敬道:“钟师叔确实有些要事需要宣布,具体是什么弟子也不太清楚,赵师叔请先入内,钟师叔应该很快就来了。”

    “也好。”赵师叔点点头,大步迈入殿内,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等候。

    这边刚入内,便又有一道道流光从四面八方飞掠而来,个个都是八品开天的修为,显然是坐镇那一处处战线的主事人,与钟良同等地位的存在。

    冯英领着杨开守在殿外,一一与来人见礼,等他们入内之后,又与杨开简单介绍了一些这些人,都是哪家洞天福地的谁谁谁。

    碧落关虽然有数万人族强者,但八品开天的数量其实还是不算太多的,满打满算也就数十位,冯英在这里待了数千年,自然早都认识了。

    这些八品开天基本上可以说是每一处人族关隘的中流砥柱,每一个都是极为宝贵的人才,他们每一个基本上也都身居要职,负责统领人族一方大军,防护人族关隘的一道道防线。

    这里果然是有阴阳天出身的八品太上,不过对方也不知杨开的来历,是以对他并没有太多关注,而且这里也不是攀交清的地方,杨开只是叫他的名字和样貌默默记下,并没有与之多说什么。

    来此的八品大多都认识冯英,少部分瞧了杨开一眼,没有太多关注,倒是有一位出身羲和福地的八品太上,杨开感觉他好像认认真真地打量了自己几眼,走进大殿时,面上还有一些疑惑的神色。

    那位八品也没与他说什么,杨开甚至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众人在大殿内等了片刻,依然不见钟良的身影,很快便有人忍不住了,抱怨道:“钟老鬼在搞什么东西,我那边正打的不可开交,这个时候传急讯让我过来,这不是开玩笑吗?钟老鬼人呢?”

    “张师弟稍安勿躁,钟师弟既然传了急讯,那定是有什么急事,战事焦灼,一时半会也分不出胜负,权当让底下的弟子们休息休息了。”有人劝解道,这位倒是想的开。

    “话说老祖那边你们问过了没有,伤势要不要紧?”

    “传讯过去了,那边回说老祖正在疗伤,也不敢打扰,估计不是很严重吧,这种情况出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老祖在疗伤,那王主也在疗伤,两边都一样。”

    “要我说,咱们这些人找个机会冲出去,寻到那王主疗伤之地把他给灭了,那这一战就好打了。”

    “老大不小的人了,就知道信口雌黄,那王主疗伤之地定防护森严,我等有命冲杀过去,可没命冲杀回来,说话前过过脑子!”

    “你说谁没脑子呢!”

    “谁接话就说谁!”

    ……

    一时间吵个不可开交,两位吵闹的八品太上也不知平日里是不是就有一些间隙,这边吵着,就要撸袖子动手,慌的四周众人连忙安抚。

    大殿外,冯英与杨开对视一眼,都一脸无语。

    八品太上地位尊崇,在世人的想象中皆都是不苟言笑威严至极的人,谁又能想到,就是这些八品太上在这大殿内,跟市场上的小贩一般吵的不可开交。这要是传扬出去,只怕没人会相信。

    一道流光急速从远处驰来,轰然落在两人面前,正是钟良。

    冯英与杨开一起行礼,抬头见到钟良手上擒着一人,那人明显是一位墨徒,双眸被墨色充斥,只不过身上被种下了禁制,一身力量被压制,催动不得,却兀自反抗挣扎着。

    见此墨徒,杨开隐约明白钟良的用意是什么了,嘴上说的再好听没有东西验证也是无法取信于人的,他方才分明是跑到关外战场上,出手擒了一个墨徒回来,好让自己当着众人的面施展那净化之光。

    钟良颔首,对杨开道:“你随我进来。”

    “是!”杨开应了一声。

    跟在钟良身后走进大殿,殿内的吵闹声瞬间戛然而止,一双双目光瞩目而来,有些惊奇,不知道他擒了一个墨徒过来干什么。

    “钟师兄你可算是来了。”有人开口道。

    “让诸位久等了。”钟良抱拳致歉,“不过兹事体大,不得不耽搁了一些时间。”

    说话间,他将手中墨徒丢在地上,那墨徒虽被下了禁制,但行动无碍,连忙便站了起来,一脸警惕地打量四周。

    众人也在打量他,在场的全都是八品太上,这么一个墨徒对他们还不构成威胁,不过都隐约猜到钟良要说之事应该与墨徒有什么关系,否则没必要如此行事。

    “到底什么事钟师兄现在可以说了吧,前线还在争斗,我们老是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有人催促道。

    钟良颔首,正要谈及之时,忽有一人开口道:“钟师弟,在此之前,我倒是有一事想要确认。”

    钟良扭头望去,点点头:“田师兄请讲。”

    杨开也朝那边看去,发现那说话之人竟是之前认真打量过他的那一位,当时就觉得这人的目光似乎有些深意,不过不太敢确定,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杨开记得冯英介绍说,这人是出身羲和福地的田修竹。

    田修竹道:“我听底下弟子传讯,说之前有一批人进了关内,显墨阵对其中一人有所反应,但钟师弟却依然坚持将他带入了关内,可有此事?”

    钟良眉头微皱,心知传讯的应该是守护显墨阵的那几个人之一,不过也怪不到对方,人家是职责所在,他坚持将杨开带入关内,那几个人也阻拦不得,只能传讯给自家洞天福地的太上,请他们查探定夺。

    看样子有些事是隐瞒不了,钟良咂咂嘴,本不想引出什么麻烦,却还是要面对,只能点头:“确有此事!”

    见他承认,有人惊道:“显墨阵既有反应,那就说明此人体内有墨之力,那不就是墨徒,钟师兄何故要将人带入关内,难不成就是眼前这个?”他望着方才被钟良带进来的那个墨徒。

    田修竹摇头道:“并非这个墨徒,如果我没看错,应该是他吧?”说话间,朝站在钟良身边的杨开望去。

    杨开躬身行礼:“杨开见过诸位前辈!”

    一双双目光好奇打量过来,有人不解,有人若有所思,钟良微微叹了口气,看向田修竹:“田师兄想说什么?”

    田修竹道:“钟师弟坚持将人带入关内,甚至连禁制都没有种下,说明钟师弟对他很是放心,但显墨阵绝不会出错,换言之,他体内应该是有墨之力的。可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墨徒,体内有墨之力,却不会被侵蚀转化,如此情形,诸位难道想不到什么吗?”

    有人恍然大悟,低呼一声:“此子身负乾坤四柱?”

    一片吸气声响起,一双双目光冒出精光。

    更有人激动道:“这小子当真身负乾坤四柱?”

    也只有身负乾坤四柱,才能在体内有墨之力的情况下,不会被转化为墨徒,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毕竟人族这边身负乾坤四柱的不止杨开一人。

    有乾坤四柱守护小乾坤,按道理来说墨之力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侵蚀入体的,但如果主动敞开小乾坤的门户,接纳墨之力,自然又是另外一种情况。

    人族这边身负乾坤四柱的强者们曾经做过试验,将墨之力接纳进自身小乾坤,想看看到底是墨之力的侵蚀厉害,还是乾坤四柱了得,结果自然不言而喻,身负乾坤四柱者,即便主动敞开门户接纳了墨之力,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此事虽也算是机密,但在座诸位皆是八品太上,多少有所听闻,所以当田修竹说完那些话之后,立刻便有人猜出了真相。

    钟良眉头紧皱,面对一双双征询的目光,虽有心替杨开隐瞒,但也知道隐瞒不下去了,他之前叮嘱冯英,叮嘱老祖那边的师兄,不要让杨开身负天地泉的消息泄露出去,就是防备会出现眼下这种情况。

    可没想到还是防不胜防,守护显墨阵的弟子擅自传讯给了田修竹,田修竹思维敏捷,只根据一点点讯息便推断出了真相。

    绷着脸,钟良颔首:“田师兄所言不错,杨开确实身负乾坤四柱之一的天地泉。”

    尽管有所猜测,但听他亲口承认,众人还是难掩面上喜色。

    有人问道:“此子出身哪家洞天福地?”

    钟良偏头望向杨开,示意他自己说。

    杨开看向其中一位半大老者,抱拳道:“弟子迎娶了两位阴阳天的弟子,是阴阳天的姑爷,见过卢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