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莫默

第五千四百九十九章 子树的反哺之秘

    杨开哪知乌邝这丰富多彩的经历,只以为对方一直躲藏在破碎天中,闻言极为讶然:“你去了空之域战场?”

    乌邝傲然道:“本座战功卓著!在你们大衍军中,也是出了名的人物。”

    他一副嘚瑟的模样,杨开看着好笑,摆摆手道:“闲话稍后再说,你且随我来。”

    虽然他还有许多事想要问问乌邝,更有那一件至关重要的计划需他配合,可杨开没忘记,这浩瀚寰宇,还有几座完好无损的乾坤世界等他炼化。

    话落时,探手朝乌邝抓去。

    乌邝略做犹豫,倒也没抵挡,这家伙自成名之日起,便是人人喊打的角色,无数年来早就养成了世人皆敌我独尊的性格,可这世上若说还有谁他愿意相信的话,那恐怕就只有一个杨开了。

    当年也是杨开悄悄地带着他,将他送去了破碎天中,否则他恐怕至今都要窝在新大域不敢露面,毕竟万魔天的裴文轩可是死在他手上。

    空间法则跌宕,乌邝只觉一阵乾坤颠倒,等再回过神时候,人已到了一处莫名之地。

    杨开吩咐一声:“你且留在这里养伤,我回头再来跟你说话。”

    转过身就不见了踪影。

    乌邝对此见怪不怪,杨开这家伙精通空间法则,如今修为又比他强出一品,他确实难以窥破对方行踪。

    转头四下打量,一眼便见得面前一颗巍峨巨大的参天大树,那大树似乎是生了什么病,有些病恹恹的,就连树上的果子,大多都已经败坏。

    乌邝皱眉,凝神打量,隐约觉得,面前这颗大树……自己貌似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并且彼此之间还有一些不太愉快的体验!

    另一边,杨开再次赶至一处完好的乾坤外,这一次炼化倒是顺风顺水,没甚波澜。

    将那一界炼化成天地珠,杨开再次返回太墟境,见得乌邝正盘膝坐在世界树面前,瞪眼打量着。

    他也不去理会,依旧借助世界树的中转,启程前往下一处乾坤所在。

    如此三番两次,总算将所有还完好无损的乾坤世界全部炼化完毕。

    待杨开最后一次返回太墟境的时候,入眼所见,不禁大吃一惊,只见那巍峨参天的世界树竟不知为何消失不见了,乌邝这家伙正抱住了一个身形矮胖老者的下半身,一副死乞白赖的样子,口中似乎还在哀求什么。

    这老者头上一蓬茂密毛发,看起来像是一根根枝条垂下,那枝条上,还结出了数不尽的果子。

    老者的下半身也没有双腿,而是由无数根须组成的怪异存在。

    杨开虽没见过这老者,可一眼便看出是世界树所化,毕竟那头顶上的枝条和下半身的根须太明显了。

    让他吃惊的是,世界树竟能化成这么一副模样,之前他可没有遇到过。

    老者手中还持着一根拐杖,此刻正怒容满面,拿着拐杖狠砸乌邝的脑袋,把乌邝砸的满面流血,狼狈不堪。

    绕是如此,他也紧紧抱着老者的下半身不松手,杨开甚至还感觉到他在催动噬天战法。

    见得杨开现身,乌邝惊喜交加,大喊道:“杨小子,这是世界树,速来助我炼化了它!”

    他也是花了好久才认出这竟是传说中的世界树,如此重宝当前,乌邝哪忍得住?

    这些年来,连墨之力都没有放过的他,当即便以实际行动表示,要将世界树给炼化了,若真叫他成功做成此事,那他定然可以一步登天。

    到时候莫说墨族域主,便是王主当面,他也能随时吞之。

    若他还有七品开天的修为,未必就会这般狼狈,可这里是太墟境,不拘几品到此,都难以催动小乾坤的力量,顶多只能发挥出帝尊境的实力。

    区区一个帝尊境,在世界树面前哪能翻出什么浪花。

    老树手中的拐杖砸的乌邝晕头转向,他却是一副死也不撒手的架势,将老树抱的紧紧的。

    老树下半身的根须也是如万千道鞭子,抽打着他,打的他皮开肉绽。

    正纠缠不已的时候,杨开回来了。

    老树当即就委屈起来:“小子你怎么把这种人带过来了!”

    老树也是害怕极了,在他漫长的生命历程中,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出现,很久远的年代中,其实是出现过一次的。

    那一次,那个叫噬的家伙,见了他也是这般德行,叫嚣着要将他给了炼化了,他慌的一匹!

    那一次,噬催动的功法,与眼前这人催动的如出一辙。

    老树立刻明白,眼前这个家伙绝对跟噬有什么关系,要不然没道理连功法都一般无二。

    面前一幕让杨开也无语至极,他连忙走上前去,一把掐住了乌邝的颈脖,稍一用力,将他给提溜了起来。

    老树得以抽身,连忙躲到远处,大大地松了口气。

    被杨开提在手上的乌邝转头看他,面无表情,淡淡道:“本座好歹也算是你长辈,你便是这么对我的?放我下来!”

    被人这么提溜着,他不要面子吗?

    杨开依言将他放下,不放心地叮嘱一声:“你莫乱来!”

    乌邝若无其事地整了整自己散乱的衣衫,若不是脸上的淤青和血迹,倒也没那么狼狈。

    “你为何不受此地限制?”乌邝好奇问道。

    他一身修为被压制到了帝尊境的程度,可杨开分明没有受到压制,依然能发挥出八品的实力,否则也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将他提溜起来。

    杨开道:“我炼化诸多乾坤,得树老认可,自然不受制约。”

    乌邝若有所思。

    杨开又看向老树,啧啧称奇道:“您老还能化形呢?”

    能化形,能说话,那之前跟自己交流的时候,使劲摇晃个树身是什么意思?

    老树道:“老夫好歹活了这么多年头,能化个形有甚奇怪,倒是你,带他过来干什么?快快把他带走!”

    尽管乌邝的修为只有帝尊,可他待在这里,老树总没有什么安全感。

    杨开道:“马上就走,不过树老,在走之前,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老树一脸警惕地瞧着他:“你且说来看看。”

    杨开冲他一躬身:“墨族大举入侵三千世界,我人族不得已退守星界,为给后辈弟子们争取成长的空间和时间,诸多九品战死空之域战场,如此才有眼下局势,晚辈恳请树老垂怜,赐下些许子树,为我人族培育英才!”

    老树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杨开一开口什么不情之请,他便有所猜测了。

    略一沉吟道:“你想要多少?”

    杨开想了一下,见得乌邝在一旁给他悄悄比划了个手势,当即道:“百条根须,应该够用!”

    乌邝轻轻吸了口气,暗暗惊佩杨开的狮子大开口,他比划的明明是十。

    老树呵呵一笑,神态和蔼:“年轻人真有意思,你管百条叫些许?不如你让旁边之人将老夫炼化算了。”

    乌邝立刻上前一步,表示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杨开试探道:“那九十?”

    树老气咻咻道:“你可知老夫每割舍一条根须,都会元气大伤。老夫之身干系这整个三千世界的乾坤世界,老夫元气大伤,反馈到那些乾坤世界,同样会有损这些世界。更何况,你不懂子树反哺之妙,方才有这狮子大开口,若是懂得其中玄妙,便不会有这无稽要求了。”

    世界树子树的反哺之妙杨开还真没有深思过,他只知道子树对小乾坤中的生灵有莫大好处,可哪里想过其中的缘由。

    如今听老树之言,这其中似乎还有一些说道。

    当即谦虚道:“还请树老赐教。”

    老树深深地瞧他一眼,这才开口道:“老夫之子树能反哺一界,并非子树本身玄妙,而是子树与老夫本身息息相关,子树从老夫本尊这里抽取了其他乾坤之力,孕养其所在一界而已,而这种抽取还不能影响其他乾坤的发展。”

    杨开恍然道:“树老的意思是说,星界如今之所以那般繁荣,是因为抽取了其他乾坤世界的力量加持己身?”

    老树颔首:“正是如此。”

    杨开还是头一次听说这种事,不过此事由世界树说起,显然不会作假。而且细细想来,这个说法也站得住脚。

    “如此说来,子树这东西并非越多越好?”杨开立刻反应过来,子树的功效强大并不在于本身,那反哺之力其实也并非是子树提供的,而是抽取其他乾坤世界的力量得来,这种抽取不是没有限制的,是在不损害其他乾坤发展的前提下。

    若只有一棵子树的话,这种反哺会很强大,可若是两棵子树,那反哺之力也会一分为二,数量越多,能够分摊到的反哺之力就越少,毕竟三千世界的乾坤世界总量摆在那。

    怪不得树老方才说他若懂得其中玄妙,便不会有那无稽要求了。

    若子树的玄妙是因为抽取了其他世界的乾坤之力,那要太多的子树确实没甚大用。

    他忽然又想起一事:“那在武者小乾坤中的子树呢?”

    老树道:“自然也是这个道理,你的小乾坤中也有子树,之前你难以察觉,如今你炼化了这诸多乾坤,若静心感知的话,必能窥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