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莫默

第五千六百九十五章 哪来的?

    骤然爆发的大战,不但毁掉了此地的王主级墨巢,同时也让躲藏在这里的先天域主们死伤大半。

    剩下五道身影立刻兜身一震,墨之力狂涌,化作五团墨云,分朝不同方向遁逃。

    如此人族强者已不是他们这些有伤在身的域主们能对付的了,继续纠缠下去,定是全军覆没的结果。

    “凝!”一声厉喝传出,似有言出法随之效,空间法则跌宕,偌大虚空凝固。

    那五团墨云,仿佛落入树脂中的蚊蝇,瞬间由极动化作极静,艰难地对抗空间的束缚,一寸寸地挪移自己的身体,每个域主的眸中都溢满了惊骇。

    而在空间法则催动的同时,杨开便甩手掷出了苍龙枪,龙吟咆哮炸响,粗大的长枪之上浮现出一条摇头晃脑的苍龙身影,径直穿过一位被定在原地的域主的身躯,带出一蓬血雾。

    苍龙枪绕圈而回,被杨开一把握在手心处。

    哗啦声响起,虚空破碎,却是那剩下的四位域主见势不妙,疯狂催动力量,破了杨开的凝固空间之术。

    四团墨云再次遁逃,俱都大口呕血,强行挣脱那空间的束缚,他们也不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

    瞬息百万里,一位先天域主百忙之中回头瞥了一眼,已不见那人族强者的身影,还未来得及松口气,蓦然察觉前方虚空有异,扭头望去,顿时亡魂皆冒。

    只见那前方虚空一道身影由虚化实,堪堪拦在正前方,面朝他的方向,悠然刺出一枪。

    死亡的气息迎面罩来,这位先天域主怒吼一声,墨之力狂涌,如浪潮一般朝前推去。

    刺来的长枪攻势微微一滞,可转眼间,那长枪上便演绎出诸多玄妙道境,再复凌厉杀机,这位域主拼尽全力催动墨之力构筑的防线,如纸糊一般不堪一击。

    长枪一刺一收,墨之力崩散,那先天域主身影显露出来。面前已没了那人族强者的身影,这位域主知道,他已去追杀自己的其他族人了。

    他静静地立于虚空之中,面上依然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人族……怎能出现这般强者,杀他们这些先天域主,竟如屠鸡宰狗一般!

    此人,到底是谁?

    没有答案,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感受到不远处的虚空中爆发出狂暴的力量波动,那是自己的同伴在反抗强敌的袭杀,旋即整个身躯爆碎成一团血雾。

    面对杨开这样无法抗衡的敌人,分散逃跑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然而在空间神通的诡异莫测面前,纵然选择正确了,也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域主们联手之下,杨开想要杀他们,还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可这般逐个击破,那是完全可以做到无损击杀的。

    片刻后,在虚空各方转悠了一圈的杨开返回,正见欧阳烈浑身上下天地伟力狂暴,对着一位先天域主狂轰滥炸,招招见血,拳拳到肉,打的那先天域主身形不住倒退,神色绝望。

    最后五位域主被杨开当场格杀了一个,追杀死三个,剩下一个他没理会,因为这位域主是朝欧阳烈隐藏的方向跑去的,欧阳烈定不会置之不理。

    果然,等他追杀回来之后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欧阳烈也是憋的太久了,自被米大头安排到墨之战场这边守护人族的物资开采队伍之后,如今已有千年,这千年来,除了带着那些武者转移位置,便是警戒四方,日子或许悠闲,可对他这样几乎一辈子都在刀口舔血的老将来说,却不啻是一种折磨。

    他无时无刻不想重返战场,哪怕真的战死在虚空某个角落,真的被墨族域主斩杀了,也好过这样浑浑噩噩度日。

    时隔千年的一战,欧阳烈怎能不用心,怎能不用力?几乎要将自己这千年来的憋闷全部发泄出来。

    尤其是,他的对手还是先天域主这个层次的。

    以前在玄冥域战场,可没少被先天域主欺负,哪一次大战他身上不会添几道新的伤口,数次重伤垂危,都是凭借自身强大的生命力挺了过来。

    苦闷了千年的心情,今日终于可以痛快地发泄一场。

    杨开没有上前助阵,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且看欧阳烈将那先天域主打的狼狈逃窜,殴的墨血狂暴,又见欧阳烈祭出自身的神通法相,以最凶猛的一招致敬自己这位强大的对手!

    先天域主的气息不断衰弱,最终湮灭!

    墨血四溅之中,欧阳烈长空而立,感受着身躯内久违的战意和熊熊燃烧的杀机,好半晌才咬牙喝了一声:“爽!”

    果然,与强敌厮杀,才是他最为渴望的!

    转过头来,眸子倒影着杨开的身影,那几欲喷薄而出的战意才徐徐收敛,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师弟,这些家伙本就有伤在身?”

    若真的是一位全盛状态的先天域主,欧阳烈自付也可一战,但绝不可能单枪匹马将人家给杀了。

    在大战之中他就感受到了,这位先天域主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似是打了折扣,远不及他当年在玄冥域碰到的那些,再联想杨开之前的战绩,自然会有所猜测。

    杨开凝重颔首:“他们的伤势还不轻。”

    欧阳烈就有些难以理解:“他们怎么会受伤的,谁打伤了他们?而且……他们为何会躲在这里疗伤?”

    杨开缓缓摇头,方才他也想了很多,此间之事有太多疑点,正如欧阳烈的疑惑,且不管是谁打伤了这些先天域主,重要的是他们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疗伤?

    墨族的先天域主一般都喜欢在不回关那边沉眠疗伤,那边王主级墨巢众多,又有墨彧这个王主坐镇,安全性也不是这种人迹罕至的虚空可比的。

    就拿这次的事来说,欧阳烈无意间发现了这座王主级墨巢,杨开又正好每隔百年传送到他身边,结果这足足十五位先天域主连带一座王主级墨巢,被杨开给一锅端了。

    这般损失,对墨族而言,也是不小了。

    墨族那边不可能这般大意,毕竟如今墨族之事是由摩那耶在负责,这家伙多少有点脑子,可具体因为什么原因,让这十五位受了伤的先天域主,居然要挤在一座王主级墨巢中疗伤?这对他们的伤势恢复,也是极为不利的,毕竟人数一多,能分润到的好处就少了。

    “莫不是墨族内部闹翻了?那叫摩那耶的伪王主要自立门户?”欧阳烈忽发奇想,若真如此的话,倒也可以勉强解释这些先天域主为什么会隐藏在这里。

    杨开摇头道:“摩那耶……应该没有这个心思,也没这个本事。”

    摩那耶毕竟只是个伪王主,他上面还有墨彧这个正统王主,就算他有自立门户的心思,其他先天域主又岂会轻易追随?

    在杨开与墨族这么多年的接触的经验来看,墨族内部或许有些明争暗斗,一些墨族强者有自己的私心,但对外,墨族却是真正的铁板一块,摩那耶是不可能做什么自立门户的蠢事的。

    更让杨开感到不解的是,这些先天域主哪来的!

    他这千年来,几乎可以说是一直守在不回关外,因为每隔五年要与墨族那边交接一次物资,本身也没什么要事,留在不回关外还可趁机监控墨族的动静。

    也就是与欧阳烈等人约定的时日,他才会离去,不过每次离开时间也不会太久,一般都是十天半月,最多也就一个月功夫,等回总府司那边交付了物资,他就会立刻返回。

    他从未见到有先天域主离开不回关,深入墨之战场,要说这些域主是他刚好离去的时日离开不回关,来到这里疗伤的,那时间上也未免太巧合了,墨族可没本事来监察他的动向。

    墨族更没必要多此一举,不回关那边王主级墨巢众多,何必要这十五位域主跑来这里孵化一座王主墨巢,挤成一团?

    这些域主……难道不是来自不回关?

    杨开忽然转身,朝那座乾坤上落去,欧阳烈不明所以,急忙跟上,很快,两人便来到了墨巢原本屹立之地。

    此地已化作一个巨大的盆地,在杨开一道金乌铸日的威能之下,不但那数百丈高的墨巢分崩离析,就连这里的地貌都被改变了。

    立于那盆地上空,杨开神念如潮水一般延伸出去,很快便有所发现。

    闪身,落至一处,捡起一物,站在旁边的欧阳烈探头一瞅,轻咦一声:“七品木行,品质不错……这边也有……”

    说话间伸手一摄,将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头抓了过来,那石头泛着金光,内里金能涌动,明显不是什么凡物。

    “六品金行……”欧阳烈皱眉道。

    片刻后,杨开与欧阳烈两人在这附近搜寻了数百种属性不同的物资,而且品质都相当不错。

    这些物资明显不是这座乾坤本身孕育出来的,而是从那被毁掉的墨巢之中洒落出来的。

    那墨巢内,原本应该堆积了不少物资,不过那些域主还没来得及动用,就被杨开打上门了,墨巢被毁之时,这些物资也洒落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