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造化之王 猪三不

第1275章 魂谏

    播州州城内的这座挪移阵,乃是最古老的那一批上古挪移阵,周围最近的挪移阵的路程都在十天左右,加上播州城内的上古挪移阵处在一个中间的关键节点上。

    所以,每天通过播州城的上古挪移阵来往的武者数目都高达数万人,有时候,甚至排队一两个时辰才能进入挪移。

    尤其是刚刚播州上古挪移阵刚刚关闭了两天半造成的拥堵,到现在还没有缓解。

    但就在许多武者尤其是商队急得嗓子眼冒火的情况下,值守上古挪移阵的那名播州校尉,突地手持一封符令高呼起来。

    “州牧大人急令,即刻关闭挪移大阵,接州牧大人急令,即刻关闭挪移大阵!”

    霎时,刚刚踏入挪移大阵等待挪移的那三千名商人、武者,纷纷被值守的郡兵从大阵内赶了出来。

    一阵光华闪烁,播州上古挪移阵解封未满两天时间,再次被关闭。

    这让那些被赶出挪移阵的商人、武者又或者是排队等待挪移的商人武者们变得出离的愤怒起来。

    尤其是那些稍有些背景的商人,立时就怒吼起来。

    “又关闭挪移大阵,播州州牧还想不想干了?信不信我回转之后让我家国公爷参他一本!”

    “什么意思?这是将我们当猴耍吗?好不容易排了半天队,马上就要到了,又关闭”

    面对众人愤怒的质疑,那名值守校尉一声令下,三千轮值郡兵各个刀出鞘,箭上弦,就让那些愤怒的商人、武者闭上了嘴巴。

    或许这些武者当中有人一个人就能够干掉这三千郡兵,但在大周帝国的强力威慑下,基本上没几个人敢那么做。

    “州牧大人有令,他有重要事情宣布,尔等可去州牧府前等候,州牧大人将现场宣布何时重开上古挪移阵!”

    此言一出,在场的上万武者,尤其是那些商人就急急的赶向了州牧府的方向,一边急赶,一边骂骂咧咧的。

    同一时刻,州牧内,州牧章密正指挥着他的属官做着最后的布置。

    “播州辖下十二郡,每个郡都要布置好投影阵法,马上传令给他们,着各郡上告亲族失踪之人,可在各郡府衙前等候,本官会亲自解释此事。”

    一边做着最后的交待,播州州牧章密一边不时的回头看着自己的那间临时书房。

    临阵反悔的想法兴起了不知多少次,又被他压下了无数次。

    他此时临阵反悔,或许可以逃得一条生路,但是想想叶真那手段,那个与他一模一样连气息都一样的分身,他心里就一阵阵恐惧。

    他身为大周州牧,他太清楚大周的行事风格了,没有人可以随意的诬陷一名牧守一方的大员。

    但是,当真有人牵扯到魔族身上的时候,哪怕是牧守一方的州牧,也会被巡天司毫不犹豫的拿下审问。

    就算最后可以证实他没有与魔族勾结,但是那近六七十万百姓无故失踪之事,也是瞒不住的。

    到时候,他的下场还是好不到哪里去。

    思来想去,他觉的,叶真的做法或许真是最合适的。

    不仅能够保全部分血脉,更能够让他来个痛快。

    更重要的是,这样死去,能够让他的良心稍安!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州牧的官吏就将连接各郡的投影大阵准备完毕,此时,州牧前已经聚焦了近两万商人武者,更有数万上告的平民百姓。

    “大人,准备好了!”

    随后,播州州牧章密郑重无比的整了整衣冠袍服,手托赤色州牧大印,随后挥了挥手,踏出了紧闭的大门。

    踏出大门的刹那,章密手中的州牧突地赤光四射,一道让人令悸、无比威严的洪荒气息立时就散向了四面八方,霎时就令门前嘈杂的人群安静了下来,无数商人、武者就冲着章官密跪了下去。

    大周律令森严,可不是什么人随随便便敢碰触的。

    当然,也有那么数百人依旧傲立在那里,那些人,大多都有一定的勋位或者爵位傍身。

    同一时刻,十二座连接在一起的投影大阵同时开启,不仅将这边的影像传了过去,也将那十二郡府衙门前的情形传了过来。

    这一莫,看的有心人神情一动,这怕是要有大动作了。

    一些聪明人,立时就拿出随身的灵府,想要留下灵影。

    “诸位,本官播州州牧章密,今天召集诸位,是想借诸位之口,澄清一件事情!”

    “近几日,插州内外失踪百姓巨万,各郡上告百姓数不胜数,却又查寻无门。这件事,想必诸位都是听说了,本官今日要说的,就是此事!”

    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章密再次开口,“其实,播州百万百姓失踪一事,乃是有人刻意为之,而且,此人是谁,本官也是知晓的!”

    此言一出,前方的商人与武者立时就楞住了,这消息太劲爆了,但是那些失去了亲人在各级衙门门上告的百姓们,瞬息间就愤怒的咆哮起来,要求章密缉拿真凶,解救亲人。

    就在众人愤怒的咆哮声中,播州州牧章缓缓的跪倒在地,脱下官帽,然后,一脑袋就狠狠的磕在了地上,立时磕的鲜血长流。

    这一离奇的举动,立时就将所有人注意吸引到了章密身上,包括十二郡治府衙投影内的官员百姓,也死死的盯着举动古怪的州牧章密。

    下一刹那,州牧章密就悲嚎起来。

    “我章密对不起我播州的父老乡亲啊,无法阻止安灵侯姬伽的暴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灵侯姬伽将我播州百万百姓生生血祭啊!

    生生斩杀血祭啊!”

    章密一边悲嚎,一边砰砰砰的以头砸地,立时就鲜血披面,涕泪横流,整个人有若厉鬼。

    “陛下,臣无能啊!”

    “诸位父老乡亲,我无能啊!”

    “安灵侯淫威逆天,其父更是当朝议政亲王,本官上告无门,又无颜面对播州的父老乡亲,更无颜面对播州被血祭的那百万百姓冤魂啊!”

    “本官无奈之下,只能出此下策,希望能够借天下苍生悠悠之口,将此事传遍天下,以证本官清白!

    以洗刷播州百姓的冤屈,以慰播州被血祭的百万冤魂!”

    “诸位父老乡亲,章密对不起你们啊!陛下,臣章密辜负了你的重托了啊!而今,我唯有一死,以谢天下!”

    最后一几个字出口的刹那,章密陡地挥起手中的赤色州牧大印,狠狠的砸向了自个的脑壳。

    也不知章密使了多大的力气,一击之下,直接将自个砸的脑浆迸裂,当场惨死。

    章密的神魂颤颤巍巍的飞出,包裹住了沾满了鲜血的赤色州牧大印,放声怒吼起来,“臣无能,唯有魂谏陛下!”

    “开启挪移大阵!”

    随着这六个字吼出,章密的那神魂之上,突地冒出了森森焰光,章密竟然当场燃烧了神魂。

    神魂燃烧所爆发的力量直接冲进了章密的赤色州牧印玺之中,章密的赤色州牧印玺一瞬间就仿佛被打了鸡血一般,变得赤亮无比。

    赤亮无比的赤色州牧印玺周身光华闪烁了一下,空间一阵波动,凭空消失!

    全场是死一般的寂静!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太突然了,太意外了!

    以至于许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州牧章密自尽后燃烧神魂用州牧印玺魂谏之后十几息,许多人才能反应过来什么事。

    霎时,喧哗声冲天而起。

    但更多的,却是嚎哭声。

    “青天大老爷,章大人,你是好官呐!”

    “章大人,你是爱民如子的好官呐,是我们错怪了你!”

    “你不要走啊”

    州牧府前的民众、十二郡治府衙投影内的民众,刹那间就跪向了章密尸体的方向,放声嚎哭起来。

    不仅仅是他们,那些附近值守的将领、郡兵在消化了这震惊无比的一幕之后,一个个都无声无息的跪向了章密尸体倒下的方向,泪游满面!

    更有一些豪侠武者,纷纷冲着章密竖起了大拇指,大赞数声好官!

    不过,最精明的,当属那些商人!

    这事情太大了!

    一州百万百姓被血祭,一地州牧被逼无奈当众魂谏,而且事情还涉及到了一位当红侯爷,更涉及到了当今大周的八大议政亲王。

    这事情,太大了!

    一个不好,等巡天司的人赶过来,他们全部都要被堵到这里。

    而恰在此时,之前关闭的上古挪移阵打开了。

    “快,诸位快从上古挪移阵离开,一定要将章大人的冤情传遍天下!一定不能让章大人白死!”

    霎时,反应过来的众多商人、武者就同时涌向了上古挪移阵。

    而这一次,一向拖拉的上古挪移阵的值守郡兵,直接变上古挪移变成单向挪移,以最快的速度开启了挪移阵。

    不到百息的功夫,就挪移了两批上万人。

    而叶真,也混在这群商人武者之中,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播州。

    同一刹那,方才在播州凭空消失、章密以燃烧神魂为代价发动魂谏的州牧印玺,带着一丝残魂,出现在了洛邑皇城之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