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造化之王 猪三不

第1677章 先知魔师

    红日西落,赤云残余一线,天色即将暗去。

    这是叶真从驿馆静室窗户向外看去,看到的情景。

    这情景,本身并不惊人,但是一对比,那就了不得了。

    叶真记得很清楚,他进入蜃龙珠的时候,外边太阳刚刚偏西,约莫申时二刻,下午四点钟的光景。

    但现在,却是太阳落山酉时二刻到三刻之间,约摸下午六点半不到这样的时间。

    而叶真却记得清清楚楚,从将他蜃龙珠移出体外进入蜃龙珠内,先是浪费了一个时辰不得头绪,后来又听蜃龙元灵阿丑所言,修炼了十个时辰。

    一共在蜃龙珠内呆了十一个时辰。

    这种情况下,此时应该是第二天的红日高悬,未时二刻下午两点钟左右。

    但现在,却是太阳落山,差了将近两个时辰,怎么也对不上号啊。

    瞬息间,叶真的心头猛地一跳,就泛起一个极其惊人的念头。

    但这个想法,实在是太过惊人,叶真还需要验证一番。

    “聂汀,从阿丑帮我布下幻像开始到现在,一共过去了多久?”叶真觉的进入蜃龙珠之后,这时间的变化似乎有些乱套,但是做为局外人的聂汀等人,应该不会受到影响。

    “大人,也没多久啊,也就一个时辰而已,准确说,是一个时辰又半柱香的功夫不到”

    聂汀的话还没有说完,但是叶真的眼眸中,已经有惊骇之色浮现。

    仅仅过了一个时辰出头,而叶真,却在蜃龙珠内度过了十一个时辰。

    “千碧,从我叫你策应开始,到现在过了多久?”叶真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回师尊,一个时辰堪堪过了少许。”

    听完凌千碧的回答,叶真对于这个结果,纵然再惊骇,再觉的不可能,但已然相信了。

    “继续策应。另外,从现在开始记时。”

    说完,叶真就又返回原位,蜃龙元灵阿丑布下的幻像覆盖之际,叶真就遁入了地底深处,身形再次消失。

    等叶真再次出来,已经是在一天半之后了,这一次,叶真足足在蜃龙珠内潜修了十八个时辰。

    那么按正常的时间流速,现在外边应该是天华放亮,太阳将升未升之际。

    但出来之后,叶真却发现,天色漆黑,外边华灯初上。

    “回大人,距离你方才交待到现在,一共过了一个半时辰。”大耳朵聂汀的话,这一次却让叶真眼中满是狂喜。

    连续数次,已经让叶真确实了蜃龙珠第五重空间封禁壁垒破开之后,带来的逆天能力是什么了。

    说实话,还真逆天!

    时间!

    时间流序之能!

    蜃龙珠内十个时辰,外边一个时辰,蜃龙珠内十天,那么外边才过一天,蜃龙珠内十年,外边才堪堪一年而已。

    相当于别人修炼一年,叶真就可以修炼十年。

    蜃龙珠的这个能力不逆天,哪个能力敢称逆天?

    唯一的缺点,就是在蜃龙珠内修炼,无法抽取天地元气修炼,只能依靠灵石和念灵丹进行修炼,但这些玩意,叶真现在压根不缺。

    叶真现在,只缺时间!

    “时间流序之能,外边一日,蜃龙珠内十日,这是蜃龙珠第五重空间解封后的逆天能力,阿丑,我说的没错吧?”叶真喝道。

    蜃龙元灵阿丑却是备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这算什么?”

    “蜃龙珠的空间封禁,自第五重之后,一个比一个逆天!要不然,当年也不会被不会被”

    阿丑用它那短爪拍了拍自个的脑袋,“呃,记忆恢复的还是不够。”

    叶真此刻却没有心情探索隐秘,而是急切的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对了,阿丑,蜃龙珠内,我能不能带别人进入来修炼?”

    “我说叶大爷啊,你没发现,小猫那个娘炮,被你带进带出了两三次了吗?”

    低沉的虎啸声响起,小猫不满的怒吼起来。

    叶真一楞,轻抚了一下额头,眼眸中,就满是狂喜。

    小猫都带进带出好几次了,那其它人,应该也没问题了。

    只要沙河城分寺这桩公案一疗,有个一年半年的时间,叶真麾下的实力,就能够突飞猛进了,不再像是现在这样捉襟见肘了。

    不过,若不是绝对能够信任的人,叶真是绝对不会带入蜃龙珠的。

    当年在真玄大陆,叶真初得蜃龙珠时,蜃龙珠内残存的那一段灵影,叶真记忆犹新。

    那陆离是何等强大,在那几人逼迫下,也得身死道消。

    若是这蜃龙珠的消息走漏出去,多少叶真,都不够那几位恐怖存在杀的。

    不过,也正是如此,也才让叶真更加的好奇,这蜃龙珠到底拥有何等逆天的能力,让那位恐怖无比的存在,不顾廉耻的下如此狠手?

    一定要毁了蜃龙珠才罢休?

    想来,肯定与蜃龙珠后边几重空间被封禁的能力有着莫大的关系?

    突然间,叶真就很想知道,蜃龙珠后边的四重空间,到底拥有何等逆天的能力?

    天庙罗州分寺内,坐镇在罗州分寺残骸内、坐等散向四面八方的搜寻踪迹的高手发来消息。

    一旦发现敌踪,凭着木殿殿主木栩的手段,他百里绯和木栩两人,就可以在几个呼吸间抵周边千万里的任何一处地点,然后斩杀或者生擒凶手。

    但是,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等了快三天了。

    除了最初投入到罗州分寺周边的三百高手,还有渭州分寺和从渭州上古挪移阵陆续不计消耗赶过来的高手,以及发动的罗州分寺周边各香堂的上万武者,以及临时的调动的附近的郡兵,还有各处封锁的人魔战场的边军。

    这三天来,他们天庙累计动用的人手已经超过数百万,虽然说数百万人依旧不可能将罗州周边千万里搜个遍,但是天庙高的神念,却已经将罗州周边五百万里给扫了一遍。

    周边千万里也大体上过了一遍。

    更私调来了人魔战场上用于搜索魔族的万念寻魔镜百具,只要万念寻魔镜所视之处,有任何魔族气息出现,万念寻魔镜就会示警。

    可是,万念寻魔镜将罗州方圆千万里过了一遍,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别说是魔族,一丝一毫的魔族留气息,都没有发现。

    先前行凶的魔族,此时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

    这令月殿殿主百里绯和木殿殿主木栩的神情,分外的难看。

    换言之,眼前罗州分寺被屠一案,又没有找到凶手。

    木殿殿主木栩还好,月殿殿主百里绯却有一种焦头烂额的感觉。

    因为出事的这两座分寺住持,恰好全属于他们日月峰的人,换言之,这被屠来的两座分寺,全是他们日月峰的地盘。

    若是处理不好,对他们日月峰威望,将会带来巨大的打击,百里绯他这个好少容易得来的殿主之职,怕是也要到头了。

    “不可能,我们来的如此及时,那行凶者,短时间内,是绝对不可能逃出千万里之外的,毕竟像木兄这般拥有空间穿梭能力的大神通的道境强者,屈指可数。

    或许,凶手还可能藏在某处,只是我们没有发觉而已。不行,我要”

    话还没说完,月殿殿主百里绯心神微震,立时就取出了放在他体内自成一界的空间内的子母法螺。

    随手打出数重静音结界之后,子母法螺内立时响起了一道低沉的声音。

    “禀殿主,据我方探子秘报,魔神宫突然传来消息,魔神宫久不理事的先知魔师九希突然间出现,并决定于七日后亲自召见月魔一族和牛魔一族的族长,以及数名月魔和牛魔族人!”

    “先知魔师?”

    月殿殿主百里绯神情一呆,先知魔师,那在魔神宫内,可是类似于天庙的九日神王一类的存在。

    而且,先知魔师在在魔神宫的地位和权柄,可比天庙的九日神王大多了。

    关键时刻,魔族的一些魔神,都得听从先知魔师的调遣。

    这与魔神宫的复杂制度有关。

    但可是肯定的是,能够将魔神宫先天魔师惊动的事情,绝对是惊天大事。

    “可查明先天魔师为何要召见月魔一族和牛魔一族的族长?”百里绯问道。

    子母法螺另一边的声音稍稍迟疑了一下,“回殿主,此事,魔族那边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据说是月魔和牛魔的精英子弟,和一位魂魔王者,屠灭了我天庙的罗州分寺,还有灵影为证。

    而且最后全身而退。

    那先知魔师这次被惊动,应该就是因为此事”

    “全身而退,怎么可能?”

    百里绯猛地一跺脚,脸色就变得无比的难看。

    魔族的尿性,他们天庙太清楚了。

    别说是屠来了他们天庙的一个分寺,就是干掉他们天庙的一位神师,也要开一场小型的庆功会。

    这次,魔族那边,可能会举族狂欢!

    而魔族那边搞的动静越大,他们天庙丢的面子就越多。

    “木兄,看来我们要马上策划一场针对魔神宫分殿的行动,以牙还牙,要不然,等魔族的举族庆功狂欢开始,我们天庙别说面子,里子都要被扯碎了。”百里绯眼中寒光狂闪。

    “理该如此!”木栩亦眼神凝重的点了点头。

    “而且,查明动手的那几个魔族什么修为,我们就派什么样修为的弟子前去。”木栩补充了一句。

    想要来掉魔族魔神宫的一个分殿,凭百里绯与木栩,易如反掌。

    但问题是,那太丢份了啊,他们丢不起那个人,也无法承担连锁反应之下的重重后果。

    魔神宫与天庙虽然说是死敌,但私底下,却也有一些交手的潜规则。

    双方都可以攻击对方的分寺分殿,但是,出手者,基本上都是道境之下的存在。

    像百里绯与木栩这样的殿主级的存在,若是突入对方腹地屠灭魔族分殿,那只会惹来对方的不顾一切的疯狂报复。

    一旦出现那种情况,无论是魔神宫还是天庙,都别再想发展了。

    说到底,天庙与魔神宫之间的争斗,是地盘之争,是利益之争,是道统之争,但绝对不是不死不休之争!

    “让他们继续搜,免得中了魔神宫的调虎离山之计,说不得,那几个魔崽子就藏在罗州周边某处呢。我与木兄返回洛邑安排事宜。

    若是发现魔踪,有木兄在,我们也能在最短的时间赶过来。”百里绯说道。

    “也好!”木栩点了点头问道,“既然如此,那么洛邑那边针对叶真的事情,时限也将至,百里兄当早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