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造化之王 猪三不

第1754章 造化之力再现

    第三天一大早,也即大周建武七百三十八年六月九日,红日初升之际,叶真再次准时来到了战魂殿大门口。

    嗖嗖嗖的,先是立上了那根横幅,然后又将前两日的战绩旗立到了自个身后,同时又立下了第三根战绩旗。

    “六月九日辰时一刻,叶真至,但战魂殿大门依旧紧闭。

    战魂殿无人乎?

    无胆乎?”

    短短几行字,看得战魂殿大门背后的一众祭司们各个怒火中烧,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与叶真拼命。

    “让开,让我出去,我哪怕是施展禁法,拼着损耗寿元,也要再战一战这姓叶的,欺人太甚啊,我要杀了他!”双目通红的司马唁一脚怒跺,就欲打开殿门。

    包括司马唁在内,许多战魂殿的祭司们,可都是一夜未睡,都憋着劲的要出这一口恶气呢。

    事实上,就是右大主祭达兰台也是一夜未睡,就等今天呢。

    他一个右大主祭,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叶真胖揍,脸面全无,那怒气比眼前诸人更甚。

    不过,这些人还得拦。

    “别急,别坏了殿主的大计!殿主大人早有安排!”达兰台劝道。

    “早有安排,可今天已经第三天了,再这样下去,我们战魂殿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再等一个时辰!”

    达兰台尽力的劝阻着。

    既然他们战魂殿要搞出一出大事,狠事,要狠狠的出一口恶气,那么就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搞出来,那才解气,那才叫过瘾。

    也只有那样,才能避免麻烦!

    在达兰台的劝阻下,一众怒火中烧的战魂殿祭司,还是忍住了。

    毕竟他们出去,也只是拼个血性,战胜叶真的可能性很小。

    同时,随着叶真的大旗竖起,就陆陆续续有观战的祭司过来了,而且来的很快。

    不到半个时辰,聚焦过来的人数就高达两万。

    也就是这些祭司可以天上地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看热闹,要不然,那地方可不够。

    一个时辰之后,聚焦过来的祖神殿祭司,就已经超过三万人了。

    这些祭司,大部分是来看热闹的,其中不乏以往与战魂殿有过节的分殿来看热闹,更有许多祭司,是冲着叶真的抽奖来的。

    东西不多,但是热闹啊。

    若是运气不错,抽到奖品的话,那就更高兴了,而且叶真说了,今天的东西不一样噢。

    这么多祭司聚焦到一起,那是说什么的都有。

    有聊天的,有指着战魂殿紧闭着的大门指指点点的,说战魂殿怂的,说战魂殿没骨头的,海了去。

    听到大门后边的一众战魂殿祭司,那个恨啊。

    不过,也就在此时,战魂殿殿主看着自家的左大主祭席漠点了点头,“差不多了,你去吧!”

    “记住,不要犹豫,一出手就下死手,别说是残废,就是弄死他也没关系!”

    闻言,战魂殿左大主祭席漠狞笑一声,“殿主,属下明白,传承神使虽然地位特殊,但我祖神殿死去的传承神使,也是不少的,加他一个不多!”

    说完,席漠就带着四名日祭,上百位月祭还有呼啦啦一大票的星祭,向着战魂殿外走去。

    战魂殿外的广场上空,此时就像是聚焦了三万只鸭子,吵声连绵不绝。

    吱哑!

    战魂殿大门推开的声音猛不丁的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当众多祭司看到战魂殿左大主祭席漠的时候,神情就是一变。

    一些祭司就意识到,今天怕是不一样,战魂殿要出手了。

    “叶左主祭,小心呐,带队的可是战魂殿左大主祭席漠,这位可是日祭呢!”

    “小心啊,带队席漠可是狠人”

    同一刹那间,叶真的灵府中,就响起了数百道神魂传音,将叶真给闹得头昏脑涨。

    这些都是那些还想看热闹不想叶真就此被轰走的祭司们提醒叶真的。

    因为所有人都觉的,叶真挑战可以,但长期堵战魂殿的大门,就不对了。

    战魂殿肯定会有所动作!

    果不其然,刚刚踏出战魂殿大门,战魂殿左大主祭席漠看着叶真的横幅旗杆,就是一声冷哼。

    “什么玩意,竟然敢插在我战魂殿大门口?”怒喝声中,也不见席漠怎么动作,那两根旗杆,就瞬地变成粉碎!

    “嗬,你们战魂殿当了几天缩头乌龟,今天终于有人肯出来了!”

    嗤笑声中,叶真就指向了席漠身后的一名月祭,“这位月祭,蛮灵殿叶真特来挑战!

    你先别包着拒绝,别怕啊,叶真很一般的,只有通神境九重的修为”

    还不等叶真说完,四面八方的祭司们发出的轰笑声,就盖掉了叶真的声音。

    这笑声,瞬息间就让战魂殿的月祭一个个涨红了脸,被叶真点名的月祭,更是硬着头皮上前就欲应战。

    被叶真揍一顿,总比被笑话死强啊!

    不过,那名月祭,却被面色阴沉如水的左大主祭席漠给拦住了。

    “叶真,叶左主祭,某乃战魂殿左大主祭席漠!”席漠先是自表身份。

    “噢,有何指教?”

    “你按我祖神殿的规矩挑战我战魂殿月祭,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你堵了我战魂殿大门,却是严重干扰了我战魂殿的正常秩序。

    现在,十息之内,马上给我滚!否则,休怪席某不客气!”

    戟指叶真怒叱之际,战魂殿左大主祭席漠却是亲自开始计数!

    “十!”

    “九!”

    “七!”

    “噢,赶我走?这是你们战神殿怕了,还是认怂了?我要是不走呢?”叶真抱臂而立,一脸看戏的模样。

    席漠冷冷的盯了叶真一眼,“那就莫怪席某亲自出手,‘请’你离开了!席某这出手,可没个轻重!识相的,就赶紧滚远,否则席某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闻言,叶真却是仰天打了个哈哈,“叶某什么字都认得,就是不认得‘识相’这两个字怎么写!”

    “哼,你试试!”

    席漠冷笑一声,不再多言,只是再次开始计数,身上已经有杀气升起。

    “叶兄弟,快走!这姓席的,手黑着呢!”

    “叶左主祭,这可是日祭,还是离开的好!”

    “他们这是打定主意要下黑手,你赶紧离开的好!”又是一堆神魂传音蜂涌而入,弄的叶真哭笑不得。

    但是,叶真却丝毫没有理会席漠,只是一脸嘲讽的看着席漠计数。

    叶真可是做过统帅的人,在做这件事之前,怎么可能没考虑到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不早做安排!

    “五!”

    “四!”

    “三!”

    每倒计一个数,席漠周身的煞气就盛一分,周身的气势就强横一分,杀意更是冲天而起。

    那杀意让所有人都明白,当席漠倒计数完毕之时,就是席漠悍然出手攻击叶真之时。

    “二!”

    这一刹那,所有观战的祭司们,心都悬了起来。

    席漠身后的战魂殿的祭司们,更是期待无比的攥起了拳头,三天了,他们就在等这一刹那。

    等着出这一口恶气的刹那。

    现在,马上就要看到了!

    “一!”

    战魂殿左大主祭席漠周身猛地升起起灵光,那是出手的前兆。

    可也就在这一刹那,森森阴气陡地凭空在叶真身侧炸现,一身湖绿色宫装的长乐公主,凭空出现在了叶真身旁。

    “席左主祭好兴致,一位道境中期的大日祭司,竟然要向我们蛮灵殿修为堪堪通神境九重的叶左主祭下手,这心胸,这脸面,当真是叫本宫佩服之至!”

    长乐公主突然出现,一脸讥讽的冲着席漠竖起了大拇指!

    突然出现的长乐公主,瞬息间就将期待这一刹那的战魂殿一众祭司给膈应到了。

    眼看着就要爽了,突然间又来了个拦事的。

    但长乐公主的身份,于内于外,都颇为尊贵,哪怕是席漠,也不敢无视。

    哪怕长乐公主的奚落让战魂殿众人的脸皮烧的发烫,此时也只能忍了。

    当下,席漠面无表情的向着长乐公主行礼,“姬殿主谬赞了,席某只是为了维护我战魂殿而已,还请姬殿主让开,待席某肃清宵小,再请姬殿主入内喝茶也不晚!”

    席漠此时已经打定主意,哪怕是长乐公主来了,只要叶真不走,也要收拾了叶真。

    要不然,他们战魂殿,就真的无脸见人了,更没法正常运转下去了。

    这两天,已经耽搁了无数事务了。

    “喝茶就不必了!”长乐公主微微一笑,“不过,本宫今日颇为闲暇,忽觉技痒,想与席左主祭切磋一二,席左主祭可敢一战?”

    此言一出,无论是四面八方的祭司,还是战魂殿的席漠达兰台,以及后面观战的殿主毕泽等人,皆是大吃一惊。

    蛮灵殿殿主姬长乐竟然插手此事?

    更令他们震惊的是,长乐公主话刚说完,还不等席漠有所表示,

    长乐公主的背后就陡地浮现了上百森森阴灵,无边的煞气,瞬息间就死死的锁住了战魂殿左大主祭席漠。

    同一刹那,一种莫名的气息,陡地从长乐公主身上升起。

    那仿佛是亘古以来洪荒气息,又仿佛是大日星月坠落凡尘带来的恐怖威压,又像是眼前这天地一般。

    瞬息间就让四面八方的所有祭司等喘不过气来。

    前所无有的恐怖威压,就像是水波一般散向四面八方。

    波纹所过之处,所有的祭司们的身体,都按捺不住的颤抖起来,许多祭司更像是下饺子一般从天空中跌落,摔的啪啪啪作响。

    离长乐公主远的祭司还比较好,这威压稍轻,离长乐公主比较近的祭司们,尤其是那些长乐公主对面的战魂殿的祭司们。

    被长乐公主这气势一冲,扑通扑通就软倒跪了一地!

    席漠本人,此时更像是弯曲的虾米一般,涨红着脸,但周身灵力疯狂的运转着,元灵更是隐隐在身后显化出虚影,竭力的抵抗着长乐公主的威压,努力挺直着身躯,不让自己在长乐公主身前弯下身去。

    但依旧没法保持挺直!

    “这是造化之力!”席漠极其艰难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造化灵力!!”惊呼声同时在战魂殿内响起,战魂殿殿主毕泽的脸色就变的无比的难看,那神情,简直就跟哔了狗一样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