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造化之王 猪三不

第2497章 皇帝背锅

    一路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东阳府里,就疾赶到存放家族重要成员的本命元魂牌的秘库。

    踏入的刹那,东阳离歌的身形就如遭雷击的再次剧烈晃了一下。

    看到急报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一回事。

    秘库西面,精心摆放在阁架上的一面面玉牌上,已然纷纷崩碎成粉。

    整个秘库西面,摆放的全是东阳家嫡系精英子弟的本命元魂牌。

    这些所谓的嫡系精英子弟,全是东阳家近两百年来长期的、持续的对后辈嫡系子弟观察、测试、比较之后选择出来的日后有着较高的成长潜力、有着担任要职和独挡一面能力的嫡系子弟。

    两百年的不断增选下来,拢共挑选出的值得重点培养的嫡系精英子弟,集中在这里的本命元魂牌,不过一百八十一块而已。

    但现在,其中的一百三十三块,全部都碎了。

    换言之,他们东阳家下一代精英中的七成全部完蛋了。

    这刹那,东阳离歌心痛的简直无法呼吸,老眼中浊泪长流。

    在这一百三十三名之前神秘失踪、现在又彻底宣告死亡的东阳家精英嫡系子弟中,有一个,还是他的亲嫡孙。

    那是他最看重的下一代,甚至打算当成下一代家主来培养,现在,却莫名奇妙的死亡了。

    不过,经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东阳离歌,很快就止住了自己的悲伤。

    叫来了同样一脸悲伤的东阳宵、以及看守这秘库的守库人。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些本命元魂牌碎裂的?”东阳离歌仔细的询问起来。

    “回老祖宗,我们的职司是日夜值守这本命元魂牌秘库,我今天是白天轮值,交接时一切正常,大约在我接守秘库之后半个时辰,秘库内突然间就响起了密集的咔嚓声,然后我在第一时间急报给了家主。”守库人指着东阳宵说道,东阳家这一代的家主,是现任的第二大权祭东阳宵。

    “嗯,碎裂是怎么碎裂的?是所有本命元魂牌在同一时间碎开的?还是逐一碎开的?”

    东阳离歌再次询问起来,这些细节很重要,有助于他做出一些重要的判断。

    仔细的思忖了一下,守库人这才答道,“回老祖宗,所有的这些本命元魂牌,应该是在同一时间碎裂,几乎是在一个呼吸内,这一百三十三枚本命元魂牌就全部碎裂。”

    “同一时间碎裂的!”得到答案的东阳离歌脸色变得阴沉如水,因为这种状况下,一般都是屠杀!

    而且是有组织的屠杀。

    要让一百三十三个俘虏同时魂飞魄散,就是道境也很难做到。

    大量人手,东阳离歌觉的,应该是有大量人手同时动手,屠杀了他们东阳家的血脉。

    “宵儿,你是何时通知我这件事的,有没有耽误时间?”这是东阳离歌问东阳宵的。

    “回老祖,我大约是一刻钟之前向你急报这件事的,但是你在洛邑皇宫的原因,玉简急讯你直到半刻钟之前才收到。”东阳宵说道。

    “一刻钟”那是他在皇宫内刚和皇帝谈到了这事。

    东阳离歌的眉头皱的紧紧的,挥了挥手,挥退了除东阳宵之外所有的族人。

    “你知道今天皇帝找老夫去做什么吗?”东阳离歌问道。

    “这个”

    “并不是你与老夫之前推测的那样,这一次皇帝找老夫去,是想让老夫出任新大首祭!”

    东阳离歌的话,令东阳宵先是一喜,随后眉头也紧皱起来。

    “老祖,这不合常理啊!按之前我们的推断,这失踪的子弟,很有可能是皇帝下的手。

    如果说皇帝蓄谋已久,那么生擒这么多子弟,可能是为了作为你出任大首祭之后的控制后手。

    但现在刚刚决定让你出任大首祭,就杀掉了我东阳家这么多的嫡系精英。

    这完全不合常理啊,这样做,皇帝压根没有任何好处啊!难道说,这一百三十三名精英子弟,不是皇帝捉走的?”

    “有可能!”

    东阳离歌点了点头,“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另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请老祖指点。”东阳宵说道。

    “当年因为司辰老祖宗的原因,我东阳家在祖神殿一脉中独大数千年,至今依旧没有消除影响。

    如今皇帝老儿让我出任大首祭之时,却先一步斩杀了我东阳家的七成余的嫡系精英子弟,让我东阳家无族人可用,更没有足够可以倒信赖的族人来控制祖神殿”

    “老祖宗是说,这是皇帝老儿提前斩杀我东阳家的子弟,以防老祖宗出任大首祭之后我东阳家再次坐大?”东阳宵的神情,变得难看无比。

    “是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东阳离歌的神情,变得阴沉无比,“而且,这种平稳手段,不也是皇帝老儿最喜欢用的平衡手段吗?”

    “但是”

    东阳宵一脸的诧异,“但是老祖宗,做的如此明显,皇帝就不怕彻底激怒老祖宗你吗?

    毕竟皇帝更换祖神殿大首祭,根本目的只是换一个能够受他影响受他控制更加尊重皇权的大首祭啊,他这样做,完全是在搬起石头砸起了自己的脚。

    对他的皇权保障,没有任何好处!”

    “这也是我的疑惑之处,但是,这件事,除了皇帝有能力做还能有谁”

    “确实如此!这对我东阳家,简直”

    一提起这一点,东阳离歌的嘴角就变得无比的苦涩,刚要就任大首祭,准备大展拳脚重现东阳家的荣耀,可这还没开始呢,东阳家的血脉力量就遭到了如此致命的一击。

    “老祖,那这些嫡系子弟死了,要不要通知各族亲属给他们发丧?”东阳宵请示道。

    “人都死了,还发什么丧?而且值此关键时刻,若是有外人知道我东阳家一百三十三名嫡系子弟旦夕之间全部死亡,那对我东阳家的影响”

    “是,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东阳府内一场天大的风波,就在东阳离歌与东阳宵的痛苦和疑惑中悄无声息的消散了。

    但是,怀疑这种东西,就像是带根的刺一样,只要生根发芽过一次,就会永远的存在,永远无法清除。

    虽然从理智和个人利益上讲,皇帝应该不会也不可能这么做。

    但是从可能性上,以及帝国利益上,皇帝又是最可能的人选。

    东阳离歌对仁尊皇姬隆的不满和怀疑,就此如同一颗毒草一样,生根发芽。

    而皇宫和巡天司内,得到皇帝交待的秘监和巡天司的人马,正紧急安排了一批精英人手,奔赴四面八方,重点着手查办东阳家嫡系子弟失踪案。

    高踞皇宫的大周圣天子仁尊皇姬隆,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极其无辜的替别人背了一次锅。

    尤其是替他极其不爽和讨厌的叶真背了一次锅。

    同一刹那,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叶真,正在蜃龙珠时序空间内,仔细的观察刚刚滴了百滴从东阳家嫡系子弟体内炼出的东阳血脉之后,自个的元灵之上问心锁的变化。

    没错,东阳家的一百三十三名嫡系子弟的本命元灵牌同时破碎,就是叶真搞出来的。

    至于让仁尊皇姬隆背锅,却不是叶真的本意。

    叶真之前从东阳府内掳到这一百三十三名东阳家的嫡系子弟之后,就将他们一直困在蜃龙珠内。

    这段时间战事繁忙,叶真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处置他们。

    而且从他们体内炼化提取东阳血脉,也是一件有些耗时的事情。

    这段时间来,叶真只要稍稍得空,就在干这件事。

    再加上今天从平宜军城前往显圣水府,叶真就进入了蜃龙珠时序空间,借着蜃龙珠百倍时序空间之力,将最后的一部分东阳家嫡系子弟体内的东阳血脉尽数提纯炼化出来。

    当然,这种提纯炼化之下,这一百三十三名东阳子弟的肉身,自然而然的就彻底的失去了生机,但是神魂还在,而且叶真一直没有处置。

    今天全部炼化东阳血脉完毕,叶真就想处置这些东阳子弟的神魂。

    放了不可能。

    留着更是麻烦。

    所以叶真大手一挥,神念一动,战魂血旗血光一闪,就将这一百三十三条拥有着强大神魂力量的神魂给吞噬了进去。

    战魂血旗血光一绞,就全部在同一时间魂飞魄散。

    这才造成了东阳家一百三十三名东阳家嫡系精英子弟的本命元魂牌同时碎裂,引起了东阳离歌的误会。

    不过,也就叶真不知道。

    叶真要是知道,还真希望这样的误会多来几起。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让皇帝给自己背锅的机会!

    叶真的道宫中,一大团带着几分炽热火气的东阳一脉独有的精血,缓缓的滴上了已经无限逼近叶真元灵的问心锁的焰光锁链。

    瞬息间,问心锁的焰光锁链光华大放,紧绷的锁链就像是被放松了绞扣一样,稍稍变得宽松了一点点,让问心锁锁链离叶真的元灵稍稍远了一点点。

    叶真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看来,血脉的纯度还不够,还无法彻底解除问心锁。

    不过,纯度不够,却可以试试量!看看能不能以量取胜!”叶真的目光,落在了一旁那一大缸足有近斤的散发着独有焰光气息的东阳一脉的精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