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造化之王 猪三不

第2816章 惊天之秘

    洛邑乾坤殿内,新就任大司天的原少司天鲁歼战战兢兢的领旨谢恩之后,也算是仁尊皇姫隆就威王刘无病与卫国公潘叔镕遇刺一事,给出了一个交待。

    接下来的问题是,应该如何应对如此糟糕的战局!

    面对仁尊皇姫隆的询问,满朝诸公,包括军部尚书班棣在内,都无法作答。

    大周之前的局势,虽然紧张而且遍地战火,但实际上,一直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可现在,威王刘无病与卫国公潘叔镕遇刺身亡,直接将目前对抗魔族最重要的两大战场给丢失了。

    尤其是要命的是,这两大战场的四百万精锐大军,因为威王刘无病与卫国公潘叔镕之死,军心崩溃,已然全面溃败。

    可以说,每一刹那,都有士兵在被斩杀。

    而这每一个被斩杀的士兵,都是大周的国力和元气。

    问题是,这种局势之下,派谁过去能够力挽狂澜呢?

    目前,没人有那个自信!

    所以,整个乾坤殿陷入了要命的沉默,令人极度难受的沉默!

    突然间,仁尊皇姫隆就爆发了,“朕要你们能干什么,难道要朕御驾亲征不成?”

    丞相闻纲,大皇子桓王姫骜,军部尚书班棣等人连忙跪地请罪,其它诸多臣子,却是无动于衷,冷眼漠视着仁尊皇姫隆在那里发泄怒火。

    此时此刻能够立于乾坤殿上的臣子,一个个都跟狐狸似的。

    这变故,太突然了!

    两位最高统帅被刺杀,导致战局全身崩溃,身为皇帝,竟然只是愤怒之下,斩杀了大司天了事,而没有深究出其中的根源。

    这种情况下,谁敢去做统帅?

    别说没有力挽狂澜的能力,就是有,也不敢啊。

    谁也不愿意死的不明不白!

    一时间,整个乾坤殿上,陷入了莫名的冷场。

    “陛下,臣请求对各战场统帅,加强保护!”祖神殿大首祭东阳离歌开口了。

    “嗯,讲!”

    “陛下,威王与卫国公死的有些乌蹊跷,正常的道境力量,是不可能杀死他们的。

    臣怀疑,或许有禁忌力量参与!”

    “禁忌力量?造化境的力量吗?”仁尊皇姫隆眉头紧皱起来了,“不是有天庙日月神君禁令吗?”

    “陛下,这禁令,也许已然放松了,这一年来,神人血雨的事情,已经出现了好几次!

    所以,臣建议,当前情况下,祖神殿需唤醒一部分圣祭参战!如果查明真有造化神人出手,那么祖神殿圣祭,当再次出手,震慑世人!”东阳离歌道。

    此言一出,满殿朝臣对于当前的大首祭东阳离歌不由得刮目相看,今天这大首祭,才像是大周祖神殿的大首祭!

    “陛下,老臣觉的,大首祭所言,方之有理!”

    随着丞相闻纲的支持,一瞬间,满朝重臣尽皆支持此事。

    御座上的仁尊皇姫隆看了一眼大国师宇真,就道,“既然如此,就按大首祭所言办理吧。”

    “班爱卿,湖州与路州两线战场,你可有建议?”仁尊皇姫隆点名了。

    “陛下,目前这两线战事刚刚出现变化,而且情报战损还都不是太明确,战局也极其复杂。

    臣请陛下给臣一点点时间,臣会在半天之内,与诸位将军商议出一个结果,呈交给陛下!”

    军部尚书班棣不愧是仁尊皇姫隆的心腹重臣,知道仁尊皇姫隆此时也算是骑虎难下,颇为难做,干脆就顺手推舟,先结束这场朝会,然后再想法拿出方案。

    对此,仁尊皇姫隆欣然结束。

    最终,下旨安排了威王刘无病与卫国公潘叔镕的后事,结束了这朝没有结果的朝会。

    威王刘无病,以议政亲王的规格下葬,配享太庙,入祖神殿战魂殿世代祭祀,香火血食不绝。

    卫国公潘叔镕,以郡王规格下葬,配享太庙,入祖神殿战魂殿世代祭祀,香火血食不绝。

    这算是死后哀荣了。

    自有礼部筹办此事,今日的临时朝议自此结束。

    军部尚书班棣带着一干将领,合并丞相闻纲等重臣,紧急商议军情去了,仁尊皇姫隆则是径去了东来阁休息。

    大皇子桓王姫骜看着仁尊皇姫隆离去的背影,却有所深思。

    前些日子下朝,一旦时间久一点,仁尊皇姫隆都需要软榻抬回东来阁,今日竟然是在童德海等人的簇拥下,步行前往东来阁。

    受了这么在的刺激,仁尊皇姫隆的身体竟然没变坏,还变好了?

    看着这一切,大皇子桓王姫骜眼眸中射出骇人的寒光!

    一进入东来阁,仁尊皇姫隆就挥退了众人,包括新任内监大总管童德海在内,直至大国师宇真前来。

    “陛下,感觉如何?”抵达的大国师宇真,语气中满是轻松。

    “轻松!”

    “朕感觉是前所未有的轻松!这几天来,朕一天比一天轻松。

    往日朕要是如此发火,必定会吐血!

    但是今日,朕依旧觉的有精力!”仁尊皇姫隆说道。

    闻言,大国师宇真笑了起来,“陛下,臣没有骗陛下,臣这药方,是真的有效!”

    “有效是有效,可是朕就怕朕把整个大周都给丢了!”一脸欣喜的仁尊皇姫隆突然间换了一副冷脸。

    “你们天庙,竟然还能够沟通魔族!哪一天,会不会也有魔族高手杀入洛邑呢?”

    此言一出,大国师宇真的神情也是陡地变冷,“陛下若不是愿意,臣这就离开,臣只是为了验证这个研究结果,验证天道气运这一研究课题罢了。

    说到底,臣也是在为陛下服务才勉强沟通魔族!

    若是陛下不愿意,臣现在离开就是,重新选择一个方向研究就是了。”

    说完,大国师宇真转身就走,仁尊皇姫隆却没有阻拦,而是看着大国师宇真径自离开,直到大国师宇真快要踏出东来阁时,仁尊皇姫隆才道,“国师留步!”

    正要踏出东来阁的大国师宇真脚步猛地一顿,这两位此刻,其实都在演戏,一个在演,一个在看!

    “国师,臣没有怪国师的意思,但是朕需要一个解释,为什么威王与卫国公会被刺杀掉,计划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朕交给你的四位虚空猎王中,有两位活着的下落不明,他们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