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造化之王 猪三不

第2914章 战歌送行

    (、域名(请记住_)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有些事情,你要是亲手来做,就会发现很多平时发现不了的乐趣甚至是其它”

    红罗绝地内,一处风景优美的山谷中,手上满是石屑的圣祭莫雨,提着一块长达数米的巨石,立掌如刀,嚓嚓嚓的劈下,石屑纷飞。

    转眼间的功夫,手上就多几块规整而光滑无比的石砖。

    一旁的叶真,双掌快速搓动下,掌中的碎石就化成了赤红的石液,轻轻的抹到圣祭莫雨切好的方砖上,随手一砌,就稳固了。

    没多久,一个韵味十足的石亭就出现在二人面前,圣祭莫雨再次劈削起两人之前砍来的巨木,眼见着是要给这个尚未完工的石亭加个顶,到时候,这个石亭才算是彻底的成了。

    叶真也是尽力的配合着圣祭莫雨,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抹上防水的树胶,装上以极其精妙的手法雕刻出来的飞檐,半天之后,这石亭就成了。

    “怎么样,自己动手的感觉不错吧?”

    “确实不一样!”

    叶真点了点头,“似乎这些年,不是打打杀杀,就是朝堂波诡云谲,这样安静下来,亲手盖个石屋,甚至是开个菜田出来,却是从来没有过。

    今日一试,感觉却又不一样。”

    “你以后多多尝试,就知道了。老夫知道,你小子的手底下那几个妖物伙伴不错,这些事,完全不用自己动手。

    但是,有些时候,不妨亲自动手试一下。

    这天地大道,越往上,越至简,有时候,也许就隐藏在普普通通你天天所见的事物中。

    偶尔,灵光一闪,或许你就大彻大悟,领悟真正的大神通了。”

    “大道至简?”

    叶真点了点头,却是露出了一丝苦笑,“这个道理我懂,但是知易行难啊!”

    “所以要行啊!你若是动都不动,怎能去得大道,怎能去脱困!不管有没有希望,终归要去尝试了才行。”

    叶真再次点头,叶真知道,眼前这位圣祭莫雨,这几个月的时间内,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开导叶真,给叶真希望。

    困在这红罗绝地内,最艰难的是什么?

    按圣祭莫雨所说,是寂寞,是绝望!

    人终归是群居生灵。

    一个人呆上一年,三年,五年都没有问题,要是八年十年呢?

    可能没等到灵力耗尽,自个先疯了。

    圣祭莫雨这些天亲手搭建屋亭,亲手开辟菜地,其实都是在给叶真示范。

    其实就叶真而言,寂寞真不是什么问题。

    蜃龙珠空间内,还有苦修的苦修祭司、巡风使和巡天神将、以及水?丹王和他的一干弟子们。

    这些,全都是活生生的人,叶真寂寞不了。

    不过,这些人这段时间,却已经完全停止了修炼,停止了一切消耗灵力的行为。

    没有天地元气的补充,叶真蜃龙珠内的灵石,可是用一块少一块。

    虽然如此,圣祭莫雨的这番苦心,叶真却是懂的。

    见叶真点头,圣祭莫雨嘴角的笑容更盛,但马上就怔了一下,回了回神,然后就拍了拍手掌上的石粉,“好了,有一件事,老夫还要帮你帮忙呢。”

    “莫老请讲!”

    “伺候老夫沐浴更衣吧!”

    圣祭莫雨说的轻松,叶真闻言却是脸色大变,眼眸中浮现悲痛之色,但还是忍着悲痛点了点头。

    就在山谷边的小河内,圣祭莫雨脱去内外衣物,仔细的清洗身体发肤,半晌之后,就赤足走出溪水。

    等侯在一旁的叶真,连忙给圣祭莫雨着衣。

    穿的是祖神殿祭司们参加大祭的白衣常服,戴的是黑色三梁玉冠,叶真无比笨拙的将圣祭莫雨的发丝梳的一丝不苟,这才给圣祭莫雨戴上了黑色的三梁玉冠。

    随后,又给圣祭莫雨挂上了各式各样的玉袂,着上罗?,穿上步云靴,又围着圣祭莫雨仔细观察了一圈,叶真才低声道,“更衣毕,礼成!”

    圣祭莫雨点头,然后向着南的方向前行九步,跪地三叩,又向北前行九步,跪地三叩,如此拜过东、南、西、北四方之后长声一笑,就盘坐于方才拜谒四方的正中位置,目光才看向了叶真。

    “叶真,你乃祖神殿火灵殿殿主,乃是我莫雨的后辈,如今老夫大行在即,有遗愿二,若有机会,你当尽力完成。”

    “请圣祭吩咐!”

    “遗愿一,我莫雨这次被唤醒,斩杀造化神将一,魔族七姓先知魔师两位,造化神人数十,道境上千,此乃赫赫功勋,祖神殿当为立碑供奉,只是老夫之功绩,知者不多,若叶真你有朝一日脱困,当为老夫促成此事。”圣祭莫雨说道。

    “叶真谨记,若脱困,当全力促成此事。”叶真正色道。

    “遗愿二,所谓狐死首丘,老夫生而为人,亦知向故土而往生,坐化于这红罗绝地,非老夫所愿。

    叶真,你当尽力,尽全力,让老夫能够魂归故土!”圣祭莫雨正声道。

    闻言,叶真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

    圣祭莫雨的魂归故土的遗愿确实如此,但是叶真却又很清楚,圣祭莫雨是为了激起他的求生欲、脱困欲而特意交待他的遗愿。

    其实不仅仅是今天的遗愿,这三个月来,圣祭莫雨所做所为,都是在为叶真铺路,都是在给叶真树立信心,战胜这放逐绝地。

    哪怕到坐化的最后一刻,依旧在为叶真考虑,叶真焉能不感动。

    “圣祭放心,我当尽力而为!”

    圣祭莫雨的声音陡地提高了几分,“不是尽力而为,而是须尽全力,你当不让老夫魂落异域,你当尽一切努力,让老夫魂归故土!”

    叶真再次伏地而拜,“圣祭放心,叶真当尽全力,以让圣祭魂归故土!”

    如此,圣祭莫雨脸上的严肃之色才褪去,浮现了笑意,又额外的叮咛起来。

    “这三月,你我观察这红罗绝地其实也有所得,这红罗绝地内应该有一个浑然一体的天地大阵,即可封锁天地元气,又可封锁空间。

    但是这阵法极其高明,你若能找到或者误打误撞到阵眼,当有脱困之望”

    “我明白!”

    “还有,这红罗绝地,无法修炼,但你却可寄情于山水,体悟天地大道,以”

    话还没说完,圣祭莫雨的气息突然间一颤,然后就是被火焚的花草一样,气息和整个人都急速的衰败下去了。

    “叶真,我当大行,老夫这一生,杀伐果绝,从未退缩过,且为老夫鼓战歌,送老夫一程,以壮行色!老夫静等待你送老夫魂归故土的那一天!”

    叶真双目含悲,以男性特有的雄浑声调唱起了祖神殿内特有的战歌。

    雄浑的战歌声中,圣祭莫雨缓缓闭上了眼睛,脸颊上的笑容越来越来越盛。

    “大丈夫战四方兮”

    在激昂的叶真近乎是吼出来的战歌声中,圣祭莫雨脸上的笑容达到极致的那一刹那,彻底僵住,气息也就此消散!

    叶真涌出,叶真的吼出的战歌,却是愈发的嘹亮雄浑!

    被放逐到红罗绝地三月时,圣祭莫雨成礼坐化。

    【> o—手机端(sansan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