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造化之王 猪三不

第3223章 顺应时势(第一更)

    不对劲。

    叶真得到长乐被圣旨召入宫中之后,就在蛮灵殿中等待长乐,但在等待的过程中,叶真是越想越觉的不对劲。

    开国太祖姬邦刚刚从皇族小世界复活归来,面对如今千疮百孔的大周,要做的事情恐怕是千头万绪。

    姬邦归来,应该有无数的事情要做要安排,无论怎么看,召见长乐这种事也排不上日程呐,还是在第一时间召见。

    长乐从身份上看,第一重身份就是先皇姬隆子女,大周目前唯一身居要职修为颇高的皇室公主。

    但这个身份,在开国太祖姬邦那里,完全没有任何存在感。

    大周繁衍这么多年,皇族血脉不知有多少。

    长乐的第二重身份,就是祖神殿蛮灵殿殿主了。

    可问题是,开国太祖姬邦复活归来,叶真亲眼看到他召唤的祖神殿的圣祭,就高达数千位。

    这数千位圣祭当中,不知道有多少是祖神殿各殿的历任殿主,完全没有必要特意在第一时间召见长乐吧。

    至于长乐的第三重身份,就与叶真有关了,大周皇族的长乐公主下嫁镇国公叶真,早已经天下皆知。

    可是,叶真怎么想,也不觉的开国太祖姬邦召长乐进宫与自己有关。

    不说开国太祖姬邦的雄才大略,就说其手中目前掌握的恐怖力量,也压根不需要用长乐来威胁自己吧?

    想了许多,叶真完全想不出理由来。

    做事有轻重缓急,开国太祖姬邦召见长乐这件事上,完全没有任何重要性或者急迫性。

    但是,开国太祖姬邦却已经召见了。

    召见的还如此急切。

    若是姬骜还罢了。

    但是开国太祖姬邦这样老谋深算、雄才大略的一代传奇,叶真想像他在刚刚复活归来的这个时间,不会做任何无意义的事情。

    此时召见长乐,肯定有他的重要用意。

    至于用意是什么,叶真却想不出来。

    按叶真最初的判断,就算是开国太祖姬邦召见长乐,正常情况下,时间应该不会长,用不了多久,长乐就会回来。

    可是,叶真在蛮灵殿内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也没有等到长乐的消息。

    看了看天色,还有半个时辰左右,洛邑皇宫就会落锁,正常情况下,任何人都无法再出入皇宫。

    如果半个时辰之后,长乐还没有任何消息,叶真就准备再入皇宫。

    当然,这一次是无法光明正大的进入洛邑皇宫的,只能用之前鱼朝恩秘密交给他的皇宫漏洞潜入进去,然后探明长乐的情况。

    叶真现在唯一祈祷的,就是那个已经开始接管秘监整个皇宫内部事务的太监们的老祖宗于和的动作没有那么快。

    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内补上之前的皇宫防御的漏洞。

    要不然,就真的麻烦了。

    来之前,叶真就给太川柳冶与新宁州公古晏递了帖子,邀请他们一个时辰之后过府一叙。

    这会想来应该到了。

    长乐公主的事,给叶真心头敲起了警钟。

    这开国太祖姬邦行事出乎意料不说,速度也是奇快,有些事,还是要马上交待下去。

    “若是公主殿下回来或者有任何消息,马上通知我。”

    交待了一声,叶真离开祖神殿,回转镇国公府。

    镇国公府前的巷子里,已经排了不少车架,侯客花厅内,此时坐最少坐着二十位官员,这一幕,让叶真瞬地反应过来,直拍脑门。

    这就是政治。

    今天的两道圣旨,一道因御前失仪夺了叶真的北海王爵,另一道任命叶真出任骠骑大将军一职,在朝野引起了震动。

    叶真这个小小的政治势力麾下的这票官员们,自然要过来打探,搞明白情况。

    不得已,叶真只能露个面,才送走了这心头忐忑的官员,随后,叶真就见到了在会客花厅内等候的太川侯柳冶与新宁州公古晏。

    因为柳枫与古铁旗的原因,还有此前的种种,这两家如今是死死的绑在叶真这架战车上了,堪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就算半路跳下去,也洗脱不了叶真一系的烙印。

    “王上,今天这圣旨?”叶真出现,太川侯柳冶与新宁州公古晏同时迎了过来,落座之后,就问起了他们极为关心的事情。

    “如今是镇海公,不是北海王,以后,一定要守规矩,免得犯忌!”

    叶真的第一句话,就让太川候柳冶与新宁州公古晏面面相觑。

    北海王叶真是谁?

    麾下镇海军六十万战无不胜的雄兵,本人更是大周第一名将,个人战力上,更是一枝独秀,有过斩杀造化神将的战绩。

    说句不好听的话,叶真这个北海王如今只要一跺脚,整个大周都地震,连皇帝都得看叶真的脸色,求着叶真。

    也就是叶真,还谨守着臣子的本份。

    现如今,北海王叶真竟然主动说要守规矩。

    这风向不对啊。

    “大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柳冶与古晏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眸中的震惊。

    叶真随手打出数道静音结界,小妖又无声无息的从叶真脚下钻入地底,瞬息间,这个会客花厅就彻底与世隔绝,无任何声音与气息泄露的可能。

    “你们信不信本帅?”叶真突地问道。

    “信!”

    柳冶与古晏同时猛点头,这个信,他们是发自真心的,这么多年来,这么多战绩和风浪下来,所有的一切,都证明了叶真不仅值得信任,而且叶真做出的判断,全部正确。

    “那么接下来,我交待你们的事情,你们就全力以赴的去做,不要有任何折扣,一定要做到极致,而且,也不要问什么,明白吗?”叶真说道。

    无论是柳冶还是古晏,都从叶真的言语中听出了事态的严重性,“请大帅吩咐。”

    “嗯,第一桩,我知道你们两家所占据的要职部门,还有你们底下的许多官员,都油水丰厚,难免就会上下其手,从中获利。”

    古晏与柳冶默然点头,只是有些不明白叶真的意思,这件事,在如今的大周,乃是常态,再正常不过了。

    官员若是不上下其手,反倒不正常了。

    “从现在起,马上停止上下其手的行为,然后细查各自的帐目,能抹平的抹平,抹不平的就补上,尤其是有亏空的,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补上,有大亏空的,哪怕是得罪同僚,也得想办法补上。

    实在不行的,把自己的补上,收集罪证,最好把自己摘出来。”

    叶真的话,让古晏与柳冶瞠目结舌。

    这么多年下来,这种上下其手已然成了习惯,亏空的数额已经不是巨大能够形容的。

    要在短时间内补上,这简直

    对有些人,就是倾家荡产也做不到呐。

    “大帅,到底发生”

    “我说了,不要问为什么,如果你们信我,就照做!”叶真的神情变得严厉起来,“包括下边的你们认为可以信任的,都可以交待下去。

    但是,若是你们不照做,日后出了事情,可别怪我救不了你们。”说到这里,叶真苦笑起来,“恐怕到时候就是想救,也没机会。”

    古晏与柳冶相顾骇然。

    均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叶真所说的事态严重到这种程度。

    “第二桩,接下来,朝堂上会发生一些变化,如果我的猜测没错,先小后大,许多要职,都会发生变化,朝堂上可能会发生一些清洗。

    尤其是你们两个以及下面人占据的要职,如果有要你们让出要职的任何动向,你们就马上交出去,不要留恋,不要试图找关系。

    如果没有,就认认真真做事,依从圣命。

    你们记住,顺应时势,千万莫要暗中对抗,更不要想着去营救那些被清洗的官员。

    当然,你们就是营救,也没有任何营救的可能,还会把你们自己搭进去。”叶真说道。

    古晏与柳冶再次骇然。

    听起来,这事态怎地突然间就严重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呢?

    “大帅,如今的情势下,今上不敢清洗朝堂吧?他就不怕他这一清洗,满朝文武纷纷暗中投奔四位举起讨伐大旗的亲王?”古晏再次问道。

    闻言,叶真却是暗叹了一口气,这人的好奇心,还真是无法压制。

    看来要是不透露点什么,恐怕会出大问题。

    “以前的姬骜,自然是不敢的,但是现在的姬骜,却一定敢。”叶真说了一句让古晏与柳冶摸不着头脑的话。

    “大帅,你能说的再明白点吗?”柳冶与古晏苦笑。

    “我说皇帝可能换了一个人,你们信吗?”

    “什么?”

    柳冶与古晏惊的手中的茶碗都抖动起来。

    “丞相府新任的长史王猛,巡天司新任的少司天张巡,中央禁卫军副统领年飞熊,内监副总管于和,这些人,就是你们最近行事的风向标。

    无论做什么,你们支持他们,站在他们身后就可以,千万不要与他们作对。”

    “如果你们有时间,可以翻翻大周史料中开国纪列,应该就明白了。”

    “好了,去吧,记住我的交待。”

    “是,大帅。”柳冶与古晏一脸的疑惑。

    “记住,我最后给你说的这些,只限于你们两个知道,万万不可对任何人言,否则,只会召来大祸!”

    看着柳冶与古晏离开,叶真的目光看向了窗外,洛邑皇宫宫门落锁的时间,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