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造化之王 猪三不

第3432章 大道在凡俗(大结局)

    上门的两拨人,无论是大周的原大首祭柏相、原丞相闻纲这一拨人,还是自称前来负荆请罪的凰神殿原大祭司,其实也就是凰神殿的老太太、彩衣的奶奶。

    这两拨人的来意,叶真都很非常清楚不说,还是早有预料。

    柏相、闻纲的来意,不用见他们,叶真也能猜得出。

    大周帝后骤然双亡,大周国内却又比较特殊,之前的诸王叛乱刚刚平定不久,短短的两年时光内,对魔族于顶层力量给予毁灭性打击之后,失土尽复。

    此前,有姬邦压着,大周国内的贵族还在有序的瓜分利益,在收复的失土上重建秩序。

    但帝后骤亡,新帝无论是哪一个突兀上位,恐怕都无法像姬邦一样,慑服国内大大小小的无数贵族,更别说是这一战打出来的无数骄兵悍将。

    可以说,目前的情况下,无论是谁登基作皇帝,大周必生内乱。

    但是,若有叶真出面,就不一样了。

    叶真东征大元帅的身份和战绩,可以让大周那无数骄兵悍将变得比绵羊还温顺,让那些有异心的贵族变得安安静静。

    至于如今叶真道祖的实力,则可以压下国内一切不稳定的因素,让大周帝位顺利交接。

    此时的叶真,对于大周而言,有着定海神针一样的作用。

    而且,叶真的身份出面,无论是镇国公、还是原东征军大元帅等,都再合适不过。

    叶真以人道证天道,人道的利益是第一位的。

    就目前而言,一个稳定的大周,是洪荒人族最需要的。

    尤其是刚刚收复的失土,需要洪荒长达几十上百年的稳定有效统治,才能彻底归附人心。

    叶真的决定,毫无疑问,自然会支持。

    不过,叶真并没有见原大首祭柏相与老丞相闻纲。

    这两位算起来均是叶真的长辈,如果可能,叶真更愿意与他席地茶话,但是叶真如今位证道祖,隐隐已经成了真正的洪荒主宰,而且这两位更是因为大周国事来求叶真,这礼仪上,却不好处置。

    叶真更不愿意这两位曾经的长辈对自己行大礼。

    所以干脆不见。

    只是着弟子送了一封法旨和带了一句话,法旨上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姬玢继承大统,善!

    短短七个字,就代表了叶真这个道祖的立场和认可。

    一句话则是姬玢登基大典时,他会有贺礼奉上。

    届时,当着大周无数臣工的面,叶真这个道祖的贺礼,就是最好的支持!

    得到叶真的这个回复,柏相与闻纲还有于仲文三人在玄机道门花厅外向着玄心殿的方向长揖谢过叶真,留下带来的大量礼物之后,就离开回洛邑复命了。

    不提洛邑方面人心大定,凰神殿的老太太,叶真还是要见一见的。

    凭心而论,老太太是有错的。

    如今也只是叶真太过强大,老太太才无奈低头的。

    只是叶真也不可能去与老太太较真,真的让老太太负荆而入,更何况,跟老太太一起来的,还有彩衣跟卓儿。

    叶真的儿子叶卓。

    再说了,老太太这些年抚育叶真的儿子叶卓长大,也是极其用心的。

    看在儿子叶卓的面上,也无法再计较。

    毕竟就目前而言,儿子叶卓还是跟他外祖母也就是老太太亲。

    跟叶真这个父亲,倒是很陌生。

    只能算是一笑泯恩怨,就此放下。

    自有门人弟子陪着老太太在玄机道门内转转。

    而叶真则被久别重逢的彩衣与儿子叶卓拉下了高高在上的神坛。

    从世间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庇守道祖,变成了一个丈夫,一个父亲。

    久别重逢,自有诸般恩爱。

    叶真索性不理外事,专心致志的陪伴彩衣跟儿子,变得花样的陪儿子玩耍,毫不顾惜的施展各种各样的神通法门逗儿子开心,拉近关系。

    而也就在叶真从道祖变凡人陪儿子的时候,一道道法旨却如一道道惊雷一样,轰出无数平地惊雷。

    四海龙庭。

    闻听庇守道祖叶真亲传大弟子吕蒙持道祖法旨,观霞台大战见机得早早早率一众龙族逃回来的龙族龙祖敖甲,忙不迭的带着龙皇敖光和一并龙君迎出了四海龙庭。

    恭恭敬敬的将吕蒙迎进了四海龙庭。

    哪怕吕蒙只是刚刚突破没多久的造化神王,而敖甲早已经是造化神君很多年,但此时此刻,敖甲在吕蒙面前,腰弯的比龟背还要弯。

    “敖甲,我师尊言,他将执榜封神,造化神庭将立,主司天下水族的龙王一职,尚缺真灵一道。

    另,我师证位道祖,将于九重天第一重天立庇守天,又立庇守道宫,尚缺坐骑一骑。

    又,神庭将立,神庭之主亦缺壮威之仪仗龙骑八,将交由尔解决。”

    吕蒙此言一出,在场的龙皇、龙君、龙神脸色俱是惨变,纷纷看向了龙祖敖甲。

    虽然明知不可能,但心头还是有那么一点希望,希望龙祖能够拒绝。

    可惜的是,龙祖敖甲自己非常清楚,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

    当然,他可以选择拒绝,可以选择不接这道法旨,那么魔族高层的结果,就是他们的榜样。

    一瞬间的功夫,龙祖敖甲就有了决定。

    接了这道法旨,一切还有得谈。

    造化神庭的龙王之位,也是龙族需要的。

    做道祖的坐骑,看上去屈辱,但实际上,这诸天万界,无数人抢着做道祖的坐骑还坐不上呢。

    “敖甲谨领道祖法旨!”

    敖甲接过法旨,就小心翼翼的问吕蒙,“敢问尊使,这神庭龙王的人选,道祖可有属意或者要求?”

    吕蒙冷冷的看了一眼敖甲道,“师尊说了,神庭龙王一职,不仅掌天下水族,还掌四时行云布雨,当法力无边,造化神君最好。”

    敖甲一呆,脸色变得惨白。

    整个龙族当中,目前就他一个造化神君。

    怔了几怔,敖甲还是躬身道,“敖甲谨领道祖法旨。”

    吕蒙却没有走的意思,而是亮出了手中的封神榜,意思再明白法这。

    半个时辰之后,交待好一切之后,敖甲自碎首,一缕真灵直入封神榜。

    而侍奉道祖的坐骑,也选好了龙皇敖光。

    不日将会到玄机道门伺候。

    见状,吕蒙才收了封神榜,满意而归。

    娲灵界。

    接到法旨之后,娲灵一族的高手群情纷涌,最终,还是娲皇压下众议,乖乖的安排好一应事务,自毁肉身神魂,最后一缕真灵入了封神榜。

    圣鹰家族,圣鹰神王最终做出了跟娲皇一样的选择。

    虽然失了肉身,一缕真灵入了封神榜,还有了约束,但至少还能活着,还能够在某种层面上照看族群,让族群获得一个安稳的发展环境。

    相对而言,这种战败的惩罚,已经算是很轻松了。

    持叶真法旨前往太蒙妖界的六师兄连墨接到的法旨,却又不一样了。

    六师兄连墨出发前,收到了叶真给予的三道天诛弓箭气。

    踏入太蒙妖界之后,六师兄连墨直入太蒙妖界核心,然后就随手击发了叶真给予的三道天诛弓箭气。

    下一刹那,天道天诛弓箭气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飞射向三个方向。

    老熊峡。

    万年熊帝的老窝中,正在喝酒的万年熊帝神情突地一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一道箭气爆头,神魂湮灭,只余一道真灵飘飘渺渺入了六师兄连墨手封的封神榜分身!

    叶真宏大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万年熊帝熊珉在洪荒对人族造下累累血债,当惩!”

    金顶山。

    刚刚回来没多久,正处理着事务的金鹏神王,猛地站起,眼神突地变得恐惧无比。

    只是在他刚刚站起的刹那,一道天诛箭气直接贯体而过,毁了他的肉身和神魂,只余一道真灵飘飘渺渺直入封神榜分身。

    叶真宏大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金鹏妖帝在洪荒对人族造下累累血债,当惩!”

    同一刹那,太蒙妖界南方蛮荒大山深处,一个浑身肥硕无比的男子,突然间露出了警惕之色。

    在天诛箭气贯进他的脑袋的刹那,肉身和神源陡地分化成成百上千个虫子,散向四面八方。

    但就在此时,莫名的威压散开,天诛箭气一化十、十化百,百化万,瞬息间就万虫妖帝的所有分身全部射杀。

    万虫妖帝的神源气息,几乎是一瞬间就在天地间消散的干干净净,也没有真灵进入封神榜分神。

    叶真那宏大的声音也在此时响起。

    “万虫妖帝进攻洪荒时,对洪荒人族造下无边杀孽,当魂飞魄散以灭!”

    叶真的声音,似有奇异魔力一般,响彻在诸天万界许许多强大存在的心间,似是宣告,又是警告!

    白虎城内,白虎妖帝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只是直到手持法旨的连墨离开,也没有等到射向他的那一道天诛箭气

    叶真一连在玄机道门内蜕下道祖的外衣,像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陪着一干老婆和孩子陪了大半个月。

    连远在真玄大陆的女儿叶赤灵也接了过来。

    这一次,算是叶真陪老婆孩子最久的一次。

    虽然说无论是玄机道门的重建,还是封神一事,都千头万绪。

    毕竟神庭的那无数神职,大的重要的神职还好说,基层的无数神职要一一个对应封敇,那工作量可是够大的。

    就算叶真是道祖,如今也没有那么大的神通。

    不过,叶真身后如今站着的可是全面整改后的玄机道门。

    这些基础事务,自有大师兄符苏带着一干弟子做好先期准备,届时,叶真执榜封神便可。

    半个月后,适逢立春日。

    于仲文、柏相、闻纲三人联名送来的大周新君姬玢登基的日子。

    叶真按约定,命自己的亲传弟子吕蒙手持自己的法旨,亲往送了贺礼一份,以安四方人心。

    “师尊,弟子特来缴法旨,大周新君已然登基,长乐公主行议政公主事,位比右宰!”吕蒙在叶真与家人休息团聚的庇守小院外说道。

    “嗯,辛苦了。”

    “为师尊做事,不敢言辛苦。”

    “好了,那就准备一下吧。”叶真忽地道。

    “准备什么?”吕蒙有些疑惑。

    “吉时已至,吾当执榜封神,你为吾弟子,当为吾捧印唱名。”叶真说道。

    吕蒙先是一怔,随后喜色浮现,封神中捧印唱名,这可是大机缘。

    忙不迭的拜谢师恩。

    半刻钟之后,准备妥当的吕蒙再次来到了小院门口。

    小院内,叶真笑着结束与儿子女儿的玩闹,随指轻弹,浑身立时就不沾一点尘埃。

    一步踏出小院,就换上了一套极其清雅的水合服玉清冠,再闪身,就已经出现在了九重天内造化神庭上方。

    轻轻一抛,封神榜忽地化作数千米大小,高悬于天际当中。

    造化神庭祖印飞出,毫光绽放间,缓缓落到了陪侍在侧的吕蒙手中。

    叶真袍袖轻挥,一道道自封神榜和造化神庭祖印内的毫光被叶真袍袖挥飞到了九重天内,挥落到了造化神庭内。

    瞬息间,造化神庭就像是活了一般,就说像是冰封解冻一样,突然间泛化出无数生机来。

    浑浑纶音陡地响起,吶彻整个洪荒世界,隐隐透遍诸天万界。

    “我乃庇守道尊叶真,禀承玄机道尊陆离遗泽,禀承天地之心,今日执榜封神立神庭,以守护诸天,守护洪荒,守护人族!”

    “洪荒九重天,第一重天当为庇守天,为本道尊宏法所在。二重天当为常静天,三重天为金轮天,四重天为木轮天,五重天为神庭天,为造化神庭治所,众神居住之地,六重天为水轮天,七重天为土轮天,八重天为日轮天,九重天为月轮天!

    自今日之后,洪荒诸灵各居其位,以安纲常!”

    随着叶真的声音响起,天地间无数生灵,都开始倾听起来。

    “九重天运转,以造化神庭为核心,造化神庭当有神主一名。原玄天真君、又名日月神君韩世哲者,功参造化,德泽数世,当为神庭之主。

    吾叶真,今日代天敕封,韩世哲当为造化神庭之主,统率诸神,守护洪荒诸界!”

    随着叶真的话音响起,七师兄韩世哲的真灵自封神榜内飞出,叶真指尖轻弹,带动封神榜内与造化神庭祖印的力量弹入真灵内,立时就给已经陨落的韩世哲铸成了神体。

    神体神威四射之余,韩世哲才茫然的睁开了眼睛,怔了几息之后,这才反应过来。

    “这是?”

    “师兄,还不速速就位!”

    袍袖一挥,韩世哲就冲入了下方的造化神庭神庭御座之上,吕蒙捧着的造化神庭祖印,忽地化成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散发着各色气息的印玺。

    一方最大的造化神庭祖印,就飞入了韩世哲的神体内,瞬息间与韩世哲合为一体。

    刹那间,神主之威,传遍洪荒!

    “九尾天狐涂山韫,与神主韩世哲,有宿世之姻,吾今日代天敕封,涂山韫当为神庭王母,调和阴阳,水济诸界!”

    一点极其微弱的真灵飞出,在封神榜内与造化神庭祖印内本源力量的加持下,瞬息间凝成了神体,印玺入手,就投入了神庭之中。

    看得韩世哲惊喜不已,看着凝成神体的涂山韫,连手指都颤抖起来。

    这涂山韫,算是一个惊喜,也是叶真的另一个发现,也是师尊陆离的苦心。

    封神榜最核心深处,叶真发现了涂山韫的一缕真灵,这是封神榜的第一位来客,应该是师尊陆离当年留下的。

    “吾今日代天敕封,青元神君,为东方青木天帝”

    “吾今日代天敕封,大周开国丞相王猛为南方律禁天帝”

    “吾今日代天敕封,虎族白虎妖帝肉身封神,为西方为庚金天帝”

    “吾今日代天敕封,玄机道门符苏肉身封神童,为北方化劫天帝!”

    叶真一言起,天地间就有天道混沌与人道神光同时落下,落入所封神者体内。

    不过,叶真身为庇守道祖,只封最重要的神职。

    半个刻钟之后,叶真的大弟子吕蒙就照着封神榜的名单一板一眼的念了起来,这一念,便是一天一夜!

    “敖甲封为龙族之王,掌水族,四时雨水”

    “覆海大圣肉身封神,为水部正神”

    听着吕蒙一个个的唱名封神,叶真看着下界,却有些感慨。

    其实叶真最初的打算,是给四师姐陆曼歌留了一个天帝之位,包括姬邦,如果姬邦放弃皇位的话,叶真也会给姬邦封一个天帝之位。

    如今王猛的天帝之位,就是姬邦的。

    可惜的是,四师姐陆曼歌与姬邦走上了另外一条路。

    决绝到叶真连他们的一缕真灵也没有收到。

    当然,在叶真看来,这对于姬邦与陆曼歌而言,是最好的结果!

    没错,真灵消散,对于他们而言,是最好的结果

    封神中,洪荒众生细细倾听封神。

    时不时的爆发出一阵阵欢呼。

    尤其是听到那些他们喜欢的英雄豪杰、为保护他们保护大周为对抗魔族牺牲的英雄就封神位,都会忍不住的爆发出欢呼声。

    当然,洪荒大陆几次历劫,各方均有真灵进入封神榜,这些人,无论来自何方,都俱有封神封敕。

    不过,这神位封敕却有一个总的原则有人道有功的,守护洪荒庇护人族的,会获得的真正的高级神位赏封。

    曾经于洪荒有损的,甚至是欠下洪荒人族累累血债,所封神位,皆是苦力一般的神职,且神职远远低于他们生前的地位与修为。

    当然,这当中也有人心有不甘,不愿被正神驱使效劳。

    只是真灵一入封神榜,就入神庭律制,打神鞭下,一鞭雷霆加身,雷鞭罚体,二鞭噬骨抽魂,痛苦万分,三鞭真灵散,记生泯灭!

    吕蒙依旧在唱名封神,神庭神职数以近几十万计。

    至于叶真,则径直踏入了九重天最高的那一重天庇守天,那里,一座庇守道宫耸立而起。

    太古巨龙敖光正载着叶真的一家老小、一子一女御空而来,女儿叶赤灵跟儿子叶卓在太古巨龙敖光背上玩的不亦悦乎。

    看他们近了,叶真脸上笑容浮现,瞬息间又从高高在上的道祖跌落成凡人,笑眯眯的迎了上去,远远的,儿子叶卓一跃入怀。

    “爹,这巨龙太好玩太厉害了”

    “喜欢就随便玩。”叶真摸着叶卓的头,笑眯眯的,大道归一,凡俗之中,亦是大道所在!

    全书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