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召唤猛将 青铜剑客

一千三百七十六 风云突变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司马懿接到司马错的书信之后,当机立断做了指示,命司马错立刻率部佯装渡过黄河进攻洛阳,并大肆散布消息。傅友德得到风声之后,势必会率部回援,而司马错却在傅友德回来的路上设伏,定然可以有所斩获。

    信鸽震动翅膀,扑棱棱的飞上高空,飞出怀县城池,飞跃崇山峻岭,一个多时辰之后便把司马懿的书信送到了司马错的手中。

    “哈哈……还是仲达足智多谋,能够根据敌人的变化随机应变!”司马错看完之后放声大笑,立即把司马懿的计划对夏侯尚与曹真说了一遍。

    夏侯尚与曹真看完之后无不佩服的五体投地,心悦诚服:“怪不得车骑将军渡过黄河之时委任司马仲达为主将,他的随机应变能力实在是高人一筹,值得我等学习。这招以攻为守,后发制人实在厉害啊!”

    司马错一声令下,总计一万七千人马立刻从驰道两侧的山谷草丛中撤出,一路上虚张声势,多竖旗帜,拉长队伍,浩浩荡荡的朝黄河孟津渡口进军,高喊着“攻破洛阳,收复中原”的口号,故意引起汉军斥候的注意。

    果然不出司马懿所料,傅友德率部进入河阳县境内后便得到斥候禀报:“启禀将军,从温县突然杀出一支魏军,看规模大约三万人左右,目前正快速朝孟津港进军,其目标似乎直指洛阳。”

    “哎呀……糟了!”傅友德闻言大吃一惊,急忙勒马带缰,“若洛阳有失,我无颜见徐天德也!”

    对于傅友德来说,守住洛阳是职责所在,能否开疆拓土倒在其次。因为徐达并没有要求傅友德攻城掠地,只是让他守住洛阳,而且一个小小的轵县也无法与拥有百万人口的洛阳相提并论,如果傅友德因为进攻轵县而丢了洛阳,何异于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退兵,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火速退兵!”傅友德长枪一挥,拨转马头,心急火燎的下令退兵。

    事关重大,徐庶也不敢轻易妄下结论,万一真被曹军抓住机会偷袭了洛阳,这责任也不是自己能够扛得起的。

    但徐庶却又认为曹军兵力可疑,向傅友德建议道:“据斥候禀报,曹仁从白马津过河增援夏侯渊之时带走了五六万人,杨素手中又掌管着将近两万水师,那么司马懿手中能够调动的兵力恐怕最多也就是三四万人。他还要分兵把守河东、轵县、怀县等地,怎么可能一下子投入将近三万兵马进攻洛阳?”

    “或许司马懿准备‘置之死地而后生’,把兵力全部集中在一起猛攻洛阳也不一定,我必须率领骑兵先行,火速回援洛阳。”傅友德素来谨慎,不敢轻易冒险,决定率领骑兵先行一步。

    徐庶沉吟道:“我倒是认为曹军很可能是虚张声势,反正洛阳城中还有一万兵马,就算曹军过了黄河,短时间内也不能攻破洛阳。傅将军也不必急于一时,免得分兵之后给了司马懿可趁之机,导致我军损兵折将。”

    傅友德出兵之前留下了一万人马交给司州刺史陈群,让他拱卫洛阳。但潜意识里面傅友德并不信任陈群,一个被俘虏的刺史能懂得多少用兵之道?

    洛阳乃是京畿重地,城内有百万人口,城外房舍俨然,乡镇遍布,良田万顷,一派繁华,就算曹军短时间内不能攻破洛阳,但只要在城外烧杀劫掠一番,所造成的损失与影响也是难以估量的,也是傅友德不能承受的。

    “不行,陈长文长于治国,短于用兵,我绝不能冒险赌博,必须轻骑急行,阻止魏军从孟津渡河,御敌于国门之外,以免洛阳遭遇战火,生灵涂炭。”

    傅友德一口回绝了徐庶的提议,决定亲自率领八千骑兵提前先行,命徐庶带着副将邓盛、周昂等人率领大部队尾随其后,竭尽所能阻止魏军渡过黄河,袭扰洛阳。

    傅友德一声令下,马蹄声大作,八千骑兵在傅友德的带领下卷起漫天尘土,朝孟津港快马加鞭,全速疾驰。

    经过半天的驰骋之后,这支队伍已经进入温县境内,距离孟津港还有四十多里路程,道路逐渐逼仄狭窄起来,两侧树木丛生,乱石嶙峋。

    “全军加快速度,傍晚之前务必抵达孟津渡口!”傅友德回援洛阳心切,顾不得多想,策马提枪,当先开路。

    司马错躲在乱石背后,紧盯着傅友德的大旗,心中狂喜不已:“好啊,合该傅友德绝命与此,看来上天要助我成就大功!”

    驿道两侧树木丛生,北风吹来,瑟瑟摇摆,簌簌作响,一万七千曹军隐蔽其中,俱都弯弓搭箭,准备好了滚石擂木,蓄势待发。只等司马错一声令下,便乱箭齐发,滚石乱砸,杀他个血流成河,尸横满谷。

    在傅友德的带领下,这支骑兵逐渐钻进了包围圈,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浑然未觉。

    当看到傅友德的战马从自己脚下穿过之际,司马错举起一块将近百斤的岩石,狠狠的当头砸了下去,并大吼一声:“给我放箭!”

    随着司马错一声令下,山谷两侧万箭齐发,密集的弩箭犹如飞蝗一般从天而降,铺天盖地般倾洒在汉军的头顶。圆滚滚的岩石蹦蹦跳跳的砸下山崖,落进人群之中,砸的汉军人仰马翻,惨叫声此起彼伏。

    傅友德猝不及防,被从天而降的岩石砸中头盔,登时两眼一黑,跌下马来。身后的亲兵来不及抢救,便被骤雨般的弩箭射成了刺猬,滚石、擂木呼啸而下,不过片刻时间就把傅友德掩埋在乱石堆里。一代名将,就此战死沙场。

    傅友德遇袭身亡,身后的骑兵群龙无首,被司马错率领的伏兵射杀了三千余骑,剩下的仓惶退走,向北寻找徐庶率领的主力大军,报告噩耗去了。

    “哈哈……想不到竟然把镇守洛阳的主将傅友德给射死了,真是天大的喜讯!”司马错下令把傅友德的尸体从乱石堆里挖掘出来,找一口棺材先收殓起来,并派人提前运回怀县向司马懿报喜。

    “竟然把傅友德射死了?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我军的士气已经低落到了谷底,此战正好可以振奋一下军心。吾当修书禀报陛下,传檄三军将士,以振军威。”司马懿接到捷报之后同样兴奋不已,当即修书一封派遣斥候八百里加急给曹操报喜。

    曹仁目前正率领了巨毋霸、许褚、张绣离开黎阳朝河内返程,得知司马懿设计射死了洛阳主将傅友德之后不由得喜出望外,立即下达命令:“仲达果然不负本将所托,传我命令,让司马错堵住孟津港口,把徐庶率领的人马堵在河内郡境内,本将马上率部全力返程,争取把这支人马全歼在河内郡境内。”

    接到曹仁的命令之后,司马错立即率部朝孟津港进军,一鼓作气击溃了守卫港口的两千汉军,并把渡口与黄河中的战船付之一炬,烧成灰烬,只等曹仁率部归来,合围徐庶率领的人马。

    徐庶得知傅友德遇伏身亡后自责不已,但也知道现在不是伤感之际,在傅友德战死之后自己必须指挥这支兵马跳出河内郡,避免遭到魏军的反包围。

    据斥候禀报,曹操已经率部从白马津突围回到了河北,徐庶相信曹操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反击的机会,势必会派遣大军围剿自己率领的部队。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还是率部向西攻打轵县,争取尽早与徐晃军团回合,才是上上之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