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医高手在都市 复仇

第1527章:怕欠太多

    在李飞义家中喝完姜鸡酒,叶晨和高美琳从楼上下來,是李飞义和他父母一起送着下來的,

    高美琳先往叶晨那辆车过去的时候,叶晨看向李飞义问道:“李大哥,压力大吗,”

    “还行,就是你那笔钱还沒有还给你,”李飞义说道,

    当初,叶晨借给他那十一万元垫付给那些保安,现在李飞义在巨浪科技公司上班,每个月的工资将近八千左右,除了平常一家用的,剩下每个月还有五千左右,今年下來应该够还叶晨那笔钱了,

    但是,叶晨听到后笑了笑:“那笔钱算什么,我想说的是,你一家那么人长时间挤在出租房这里也不好,有沒有想早点在上海买房,我看上海的房价以后会越來越高,以后想要买更困难,”

    “买不起,一个月工资不吃不喝,只能买一平方有什么用,还是等以后够钱再说,”李飞义说道,

    他不想拖欠别人东西的人,像叶晨前后帮助他那么多次,已经欠下够多了,所以他想尽快把那笔钱还给叶晨,至于在上海买房的事,他不敢想也不敢看,而且,现在女儿出生,奶粉钱也要不少,他觉得还是算了,

    “李大哥,你和你爸妈尽管去看房,看中哪一套,到时我先帮你交首付,然后等你以后有钱再还给我,而且,很快,我会给你介绍一份更好的工作,到时收入会更高,压力应该会更小,”叶晨说道,

    “这怎么行,我不能再欠你,否则,我晚上会睡不着,”李飞义说道,

    尽管是那样,叶晨还是让他尽快去看房,毕竟,现在李飞义的父母也大了,是应该让他父母好好享受一下了,

    叶晨往他那辆车过去,上到车上,然后开车离开这里,看着叶晨那辆车离开的身影,李飞义父母过來问道:“刚才叶医生和你说什么,”

    “他让我去看新房,但是,现在上海郊区的新房价格都很高,我怎么供得起,”李飞义无奈地说道,

    想他当初在军区特种部队里面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兵王,奈何出來,却是混成这样,如果不是遇到叶晨,怕是会更惨,

    “我和你爸还有些棺材本,要不拿出來吧,”何金花说道,

    她和李援朝自然是希望住在新房那里,毕竟,出租房这里的环境不好,而且,住起來也不舒服,总感觉和真正的家相差很大,如果是自己买的房子那就不同了,

    “他说可以先替我交首付,但是,我怕欠他更多,以后不知道怎么还,”李飞义说道,

    叶晨和高美琳回到别墅门口,叶晨把车停下來,往里面进去的时候,刚好到午饭时间,不过,刚才叶晨和高美琳已经在那边吃饱了,

    所以,现在芳姨和高美琳父母在等着两人回來吃午饭的时候,叶晨则是让他们吃就行,

    叶晨将周宁抱过來,在院子那里坐下,将他放在草地上走着的时候,周宁已经可以慢慢自己走路,但是走一段路又要坐下來,那五只小狗立刻围过去,叶晨只能将他抱起來,

    现在叶晨还是不让周宁和那些宠物狗接触,等他再大一两岁再说,

    下午,叶晨也沒有到哪,而是留在别墅那里,而高美琳知道叶晨今晚又要回东方大学城那边,所以下午并沒有到公司上班,

    这次叶晨回來,已经给她解决一个重要的问題,公司不用裁员,而且还要继续招揽相关人才,所以,叶晨的那些话,算是给她一个定心丸,

    “美琳姐,到时不妨在公司放出风声,说要裁员,看看哪位员工有其他心思的,到时可以直接炒掉,”叶晨说道,

    “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如果对公司不忠诚,我觉得还是不要了,我不想再发生像去年那种事,”高美琳说道,

    很明显,去年公司高层带着其他老员工离开巨浪公司到大周科技公司那边,对高美琳來说打击非常大,甚至是怒火攻心,

    所以,高美琳知道,自己不可能再让那种事发生,

    下午的五点多,叶晨和高美琳,还有她父母,芳姨吃完晚饭后,叶晨上到车上,给廖冰雪打去电话问道:“冰雪姐,你在哪,”

    “我在家里,”那边的廖冰雪说道,

    “那我过去,”叶晨说道,

    叶晨开车往廖氏国医馆过去,大概二十分钟,叶晨來到廖氏国医馆门口,把车停下來,往里面进去,他也就看到了廖老的身影,

    “小子,你消失了那么长时间到哪了,”廖文恩看向他问道,

    叶晨那次跟着付小兵到贵州,廖文恩是很清楚的,但是,叶晨和付小兵到那里不过三四天就解决问題,然后付小兵和那四位实习生坐飞机回來了,

    但是,叶晨一个人并沒有回來,听说到湘西那边,然后廖文恩就不知道叶晨的情况了,

    “我到苗寨里面了,”叶晨说道,

    从楼上下來的廖冰雪看着他的样子,明显有些冷冰冰的,她知道叶晨早就回來了,只是呆在高美琳别墅那边而已,

    现在看到他的样子问道:“你是不是早回來,”

    “沒有啊,前晚回來的,”叶晨说道,

    “那你这小子怎么现在才來,”廖文恩似乎不高兴地问道,

    “廖老,我一回來就要去看望患者,今天再去看一位刚刚做父亲的朋友,然后再到我干姐那边,”叶晨说道,

    如果是那样,廖文恩不再追究他,而是让他说起叶晨在下山寨的事,叶晨从他到湘西开始说起,一直到最后抓到那位巫蛊凶手,正是村里那位聋哑人的时候,廖文恩和廖冰雪也是感叹,这最可怕的并不是巫蛊,而是人心,

    当然,这两人是清楚知道巫蛊的存在的,因为中医书籍上记录相关的医案,治疗药方等等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因为巫蛊事件,还多次影响古代多个朝代重大事件,

    当然,这两人因为长时间留在上海,已经远离那些神秘巫蛊,早已不可能再遇到什么巫蛊,那些不过都是在书中看到而已,沒想到,这次叶晨居然真的遇到了,

    “其实,要说起來,和中毒差不多,只是大部分应该是慢性中毒,而且会让中蛊者非常痛苦,”叶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