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医高手在都市 复仇

第786章:谁怕谁

    本來程飞因为那种病的原因,早已自暴自弃,自然只是想吃喝玩乐到死,从监狱里面出來跟着枭雄会的宋大标混,

    宋大标在枭雄会里面,最多混得和金石差不多,所以想让他借机去把金石管得那条街道势力抢了,沒想到,最后反而和金石混在一起,

    宋大标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自从听到下面的小弟说了,程飞已经换了老大,跟金石混的时候,他刚开始都有些不敢相信,直到今晚出來吃饭,又更好碰到金石和程飞两人的时候,才确认出來,

    无论是金石,还是程飞,现在都不怎么再像以前那样和人打架,所以,如果不是宋大标那边先动手,他们不会打起來,

    但是,金石和程飞都沒有想到,宋大标和他那些小弟,说打就打,还带有水果刀那些,现在程飞之所以那么痛苦,捂住肚子,半蹲着腰,正是因为肚子上被捅了一刀,还流了不少血,

    至于程飞和他那些受伤小弟脸色那些刀痕,同样是被宋大标那些小弟留下來的,如果不是程飞说他有艾滋病,不怕死就來,宋大标他们可能更狠,

    现在叶晨从车上下來,金石和程飞,甚至他们的小弟自然认出了叶晨,叶晨先不管宋大标那边,而是先往程飞过去,

    看着程飞脚下滴有血在那,叶晨将他扶起來,正发现程飞正捂住肚子那里,叶晨问道:“刚才被那把刀插有多深,伤到那里,”

    “可能伤了里面的肠子,”程飞痛苦说道,

    如果是那样,叶晨知道,简单治疗肯定不行,所以,他只是拿出几小包随身拿着的药方递给这几人,让他们洒在伤口上,

    叶晨让他们简单处理那些伤口,很快,那些伤口沒有再流血后,叶晨再看向几米远宋大标他们,

    “他们是怎么回事,”叶晨问道,

    他问得是程飞和金石两人,刚才他在电话中自然沒有详细询问,只是听说程飞被受重伤了,现在來到这里,看到那边那些人气势汹汹的,怕是不会那么简单,

    “你什么人,关你什么吊事,”宋大标说道,

    他刚开始还以为这两人叫了什么人來,沒想到,只是叫來一个年轻人,在他看來,差不多和还沒有长毛一样,

    叶晨看向对方,淡淡说道:“我给你一个机会解释,如果不是他们主动惹到你们,而你们将他们打成那样,那么你们很快知道下场,”

    宋大标自然不会理会,同样也不想知道眼前这个语气很嚣张的年轻人是谁,而是转身也就准备离开,

    他知道,这次肯定处理不了程飞那个叛徒了,只能等下次了,刚才他叫自己那个小弟拿水果刀來捅程飞,自然是一刀想把程飞给捅死,恐吓其他敢背叛他的小弟,沒想到,对方沒有捅中致命的心脏部位,只是伤到程飞的肠子,

    宋大标沒有说话,他那些小弟则是如同看傻子那样看着叶晨,然后说道:“彪哥,我们走吧,以后再处理那个叛徒,”

    当然,他们也不敢太靠近程飞,怕真的被程飞的艾滋病毒给感染到,

    现在他们想离开,叶晨却是不打算那么轻易放过他们,毕竟,程飞和金石他们再遇到这种事,叶晨不可能再过來帮忙,

    当然,现在他更是把程飞当成一个病人,在程飞的病沒有治好前,如果程飞想要改掉以前那种毛病,叶晨自然要帮他,

    “叶神医,是他们主动惹我们的,我们根本沒有理他们,”金石出來说道,

    “既然是这样,不给他们一个教训是不行了,”叶晨说道,

    宋大标带着他小弟,准备往不远处那辆奔驰车过去的时候,看到叶晨向他走过來,这些人自然是笑嘻嘻,觉得叶晨不知死活,那先把叶晨弄倒在这,

    在他们过來,直接围着叶晨想要向叶晨动手的时候,叶晨沒有看向宋大标那些小弟,而是直接往宋大标过去,叶晨平常走路和平常差不多,不急不慢,如果他想要走快点,这些人即使是跑起來都追不上他,所以,在宋大标都还沒有看清楚的时候,叶晨已经來到他面前,直接一巴掌扇向宋大标那张脸,

    “啪啪,”宋大标只是觉得脸的左右两边很痛,然后感觉到自己直接飞出去,

    对方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飞出去,叶晨狠狠地踢中对方的胸口,对方飞出几米,落在地上的时候,除了头部砸到地面上疼痛外,胸口上被踢中,更是痛得要命,

    叶晨不想打伤对方,同样沒有打算要对方的命,只是给对方一个教训而已,在他看來,他刚刚來到上海,看到真正的黑老大只有孙耀文,几十条人命在孙耀文看來都不算什么,

    眼前这些,最多只是比小混混高级一些而已,所以叶晨更是觉得算不上他们,现在叶晨把宋大标直接踢飞落在地上,一脚踩在他胸口上,看着他说道:“我不管金石或者程飞,以前和你有什么矛盾,这次过后,如果再敢找他们麻烦,就不是这次那样了,”

    宋大标喘着气,其实他已经被叶晨给吓到了,叶晨踩到的地方,正是他心脏的地方,感觉叶晨只要稍微再重点,就会踩爆他心脏一样,

    宋大标那些小弟看到自己老大,被这个年轻人欺负的时候,自然是拼命冲过來,只是他们还沒有到叶晨面前,早已纷纷倒下去,

    刚才叶晨程飞和金石他们远点,自然是他早已悄悄拿出那些七步散,只要药粉,每次放出去,都会神不知鬼不觉,所以用起來非常方便,现在宋大标那些都吸入到那些药粉后,用不了多久,药粉开始发作后,他们出现的症状,浑身无力,然后倒下去,这让宋大标等人看到自然是感到恐惧,

    “这是第一次警告,也是最后一次,”叶晨冷冷地说道,

    想到程飞肠子都可能被那把水果刀给捅断,叶晨沒有再多停留下來,而是转身往金石他们那把过去,让他们将程飞扶到车上,然后叶晨开车往附近一家医院过去,

    看到叶晨他们离开,宋大标刚才感觉心脏跳速越來越快,现在才慢慢缓下來,而他那几个小弟,刚才如同被人束缚一样,现在同样慢慢恢复过來,

    他们知道,自己不可能无缘无故那样,肯定是因为刚才那个年轻人的一样,如果自己浑身无力,就如同自己被人用绳子绑住那样,还不是任由人宰割,所以,他们知道,如果刚才那个年轻人想要将他们如何,还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现在看到叶晨他们离开后,他们才急忙从地上起來,将宋大标扶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