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富二代 老施

第三十五章 台风登陆

    35

    “你下班了啊?”

    坐在A6L里头的曾凡问道。

    “嗯,曾总好。”林晓夕笑着对曾凡点了点头,自从经历了上次的事情,林晓夕对这个曾总的印象变得挺好的,而在之后的时间里,林晓夕多少听了一些同事说的关于曾凡的八卦,那对这曾凡更是敬佩不已,因为这曾凡跟自己一样,在很早以前也是一个三无人员,后来靠着努力和机会,在整个海市开了超过十家的夜场。

    这种从无到有的事迹对于林晓夕而言,是最鼓舞人心的。

    “回不去么?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了,我送你一程吧?”曾凡问道。

    “不用了,我家离这很近,等会儿雨小点了就能回去,至不济还能打车呢,就不麻烦曾总了!”林晓夕笑着说道。

    “打车多贵啊,台风来了,出租车都是见风使舵的,现在基本没打表的,几分钟路程就得要你一百块钱,还是坐我的车吧,反正我也不着急回家。”曾凡说道。

    “不要了曾总,我再等一会儿吧。”林晓夕话刚说完,一阵横风袭来,雨水哗的一下就将林晓夕的身子打湿了。

    “别再在这儿站着了,又是风又是雨的,几分钟就得感冒,赶紧上车,我送你回家。”曾凡直接将车门给打开。

    林晓夕本还打算拒绝的,但是又是一阵横风袭来,林晓夕一缩脖子,连忙就钻进了后排的驾驶座。

    “赶紧锁门!”曾凡笑道。

    林晓夕一把将门用力的给关上。

    “啊,不好意思曾总,我不是故意这么用力的!”林晓夕连忙道歉道。

    “没事儿。”

    曾凡摇了摇头,说道,“你家在哪儿?”

    “时尚华庭。”

    “老李,时尚华庭。”

    曾凡对前排的司机说道。

    “知道了老板!”

    奥迪缓缓驶离了KTV,林晓夕突然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一样,往KTV旁边的一条小路上看了一眼。

    一把黑色的雨伞一闪而过,转眼就消失在了林晓夕的视线里。

    林晓夕的心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咯噔一下。

    奥迪车很稳,就算外头挂着大风,车内依旧听不到多少声响。

    曾凡似乎不怎么善聊的样子,林晓夕上车后他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眼睛时刻都在看着手机。

    林晓夕眼角的余光稍微扫了一下手机屏幕,发现曾凡竟然在看历史书。

    没错,就是林晓夕上学时候看过的历史书,那时候自己看的是纸质的,而曾凡看的就是纯粹的电子版。

    “曾总,您也看这种书?”林晓夕好奇的问道。

    “啊?你是说这个啊?”曾凡将手机屏幕对着林晓夕,笑着说道,“我从小就喜欢历史,我在初中毕业后就没读书了,忙于在这个城市打拼,现在多少有点时间,所以就偶尔看看。挺有意思的。”

    “很多人都把历史书当故事书看,曾总主要看什么?”林晓夕问道。

    “我也差不多。”曾凡点头道,“我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先看正史,然后再看野史,然后再去论证他们谁说的对谁说的错,挺有意思的。”

    “人家都说历史是一面镜子,看历史看多了,就能看到自己。”林晓夕感慨的说道。

    “在我看来,历史不是镜子,是精/子,牺牲亿万,才有一个能够活到今天。”曾凡感慨的说道,“悠悠岁月,不知有多少豪杰臣服,又有多少历史,只能淹没在时间之中。“

    “倒也是。”林晓夕有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不多久,车子就开到了林晓夕家楼下。

    “谢谢曾总。”林晓夕下车后对着车内的曾凡道谢道。

    “没事儿,我这也顺路,好了,我先走了,回见!”

    曾凡说着,关上了车窗,奥迪车缓缓驶入雨幕之中。

    林晓夕搭着电梯来到门口,低头看了一眼门口的地板。

    地板是干的。

    林晓夕心里多少有些失望,随即打开门走进家中。

    赵纯良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林晓夕回来,赵纯良笑着打了个招呼。

    “好大的雨。”

    林晓夕一边说着,一边走进自己的房间,将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换上一身干爽的睡衣,然后走到客厅,坐在赵纯良对面,问道,“你今晚几点回来的?”

    “我?我很早就回来了,对了,我刚才做了宵夜,有你的一份,就在餐厅。”赵纯良说道。

    “刚才做的?”

    林晓夕起身走到餐厅,看到桌子上放着一碗面条。

    林晓夕拿起碗,发现碗是温热的。

    也就是说这碗面条刚煮好大概十几分钟左右。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去接我。”

    林晓夕自嘲的笑了笑,随后拿起桌子上的筷子,一边吃面条,一边走到客厅,说道,“你说这台风刮的,我在KTV门口呆了半个小时,都走不了,还好碰到了我们老板,他送我回来的。”

    “是吗?那你们老板对员工还真不错。”赵纯良盯着电视剧说道。

    “是啊,上次还救了我呢。”

    林晓夕说着,坐到赵纯良身边,吃着面条说道,“今年三十五岁,据说还是单身。”

    “那敢情好,你二十七,人家三十五,八岁,接近黄金年龄差。”赵纯良笑着说道,“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当个老板娘啥的,到时候你发达了,估摸着就不差我那点房租了,我这日子过起来,也就舒坦多了。”

    “可惜我对老男人没兴趣啊!”林晓夕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要不然真的能尝试一下,就算是为了你,也值得一试。”

    “年龄不是差距,性别也不是问题。”赵纯良握着林晓夕的手,说道,“加油,我看好你。”

    “你的手…很冰。”

    林晓夕突然说道。

    赵纯良脸色一硬,随后松开手,叹气道,“我这人一到刮风下雨,手就凉。”

    “是这样么?”林晓夕歪着脑袋问道,“可是你刚才说,你才吃了宵夜,我这手捧着碗没一分钟就暖和了,你的手咋怎么还这么凉?”

    “这不是怕你被风吹被雨淋么,一个晚上担惊受怕的,手就凉了。”赵纯良羞涩的说道。

    “是么?”林晓夕紧紧盯着赵纯良。

    “不然呢?好了,不跟你废话了,明天还得早起上班呢,我就先回去睡觉了,你要是怕打雷下雨什么的不敢睡,可以叫我,我无偿陪你。”赵纯良说着,抛了个媚眼给林晓夕,随后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哼。小样儿。”林晓夕得意的笑了笑,自语道,“手那么凉,一看就是被风吹的。还骗我呢?当我傻么?”

    说完,林晓夕扒拉了几口面条,然后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将碗筷收拾好,走进了厨房。

    赵纯良的房间内。

    赵纯良蛋疼的坐在床上,看着墙角那把黑色的雨伞,恼怒的叹了口气。

    诺伊台风,终于在十二点,准时登录了海市。

    海市的机场全面停止了航班的起降。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在晚上的三点左右,一架私人飞机,还是降落在了海市机场。

    这架飞机拥有非常高的权限,海市机场方面没有任何人敢拒绝这架飞机的降落。

    这架国内还比较少见的空客A-825喷气飞机,平稳的停在停机坪上。

    剧烈的台风吹着飞机的机身,发出砰砰砰的声响。

    一架桥接的车很快就开到了飞机旁,随后升起了楼梯。

    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小跑着来到机舱门旁边,撑起了一把黑色的大伞。

    十二级的台风吹在这把伞上,伞柄竟然纹丝不动,可见那持伞的人的手劲儿有多大。

    机舱门打开,一个穿着马甲衬衫的中年人,从机舱内走了出来

    黑色的大伞适时的挡在了他的头上,狂风吹动了这人的头发,但是雨水却没有一滴落在他的身上。

    这人没有跟旁边的人打招呼,直接走下了楼梯。

    一辆黑色的辉腾早已经等候在一旁,一个男子持伞站在车旁,微微弯着腰,面带恭敬。

    穿着马甲的中年人走到车旁,持伞男子适时的打开了车门。

    中年男子弯腰走入车内,车门关上,车子慢慢的驶向一旁的出口。

    “妈的,这鬼天气。”

    车内的中年男人脸色有点阴沉,他低头撩起衬衫的袖子,看了一下手表。

    那块价值至少三辆辉腾的手表下面,是一个黑色的,拇指头大小的桃子纹身,而在纹身旁边,是一个数字,7

    辉腾驶离了机场,驶向了海市。

    而几乎是在同时,倭国驻海市的领事馆内,倭国大使横山达也坐在书房内,面色阴沉的说道,“还是没找到他们么?”

    “嗨!”

    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弯腰道,“依旧没有龟田吉跋大人以及另外两位大人的消息。”

    “八嘎!”

    横山达也恼怒的咒骂了一声,然后说道,“当初我就跟国内的那些人说,在没有确凿证据下,不要对赵纯良出手,他们就是不听,难道他们不知道,赵纯良就是那个人的儿子么?难道他们忘了二十七年前,那个人在鲷鱼岛上所做的一切了么?八嘎,一群八嘎!”

    “横山大人息怒。”

    小胡子男人连忙劝道。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应该已经遭到了毒手,你给国内的诸位大人发个消息,就说,如果他们继续不听我的劝告,对赵纯良出手,那我,将会向首相大人直接进言弹劾他们!”横山达也愤怒的说道。

    “嗨,我知道了!”

    小胡子男人领命离去,横山达也咬着牙,微微颤抖着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张照片,看了许久。

    照片上是两个男人,这两个男人,一个跟赵纯良有八分相似,另外一个却是在五官上跟林思伊有点像。

    “恶魔,都是恶魔!”

    横山达也颤抖着手把照片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然后自语道,“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再惹怒这些恶魔的,一定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