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富二代 老施

第六十三章 极品富二代

    63

    赵纯良到底是什么人?

    这很多人都说不准确。

    在林晓夕看来,这是一个暖男房客,虽然有时候有一些坏坏的,但是他能做饭会做家务,还会照顾人,这样的人,做房客已经完全屈才了,绝对可以做一个好老公好丈夫。

    在南宫凤鸾看来,赵纯良永远是那个长不大需要她保护的小男孩儿,她已经失去过赵纯良一次,所以这辈子,南宫凤鸾都觉得自己不会离开赵纯良了。

    在叶芊芊看来,赵纯良就是一个好色的上司,虽然没有对她真的怎么样,但是总喜欢在言语上轻薄自己,而且还老是跟公司的那些女人搞七搞八。

    在林思伊看来,赵纯良绝壁是个禽兽,为了能够毁掉自己与他的婚约,竟然将私生活弄的混乱不堪。

    在很多人眼里,赵纯良有一千长脸一万张脸,可是在赵家人眼里,赵纯良只有一张脸。

    那就是富二代。

    没错,赵纯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富二代,因为他的老子超级有钱,至于有多有钱,这没人估计过,不过据说神州明面上的首富,产业里有超过百分之二十是属于赵纯良的老子的,更有人说,神州富豪排行榜前十的人加起来估计差不多可以跟赵纯良的老子一样有钱。

    尽管赵纯良是个彻头彻尾的富二代,但是他的生活却根本看不出富二代的样子。

    他们一家人都住在一个小院子里,院子内还住了两户另外的人家,温家和南宫家。

    这看起来就像是蜗居一般。

    不过,知情人却都知道,这一个院子,可不是谁都能住的进去的。

    当然,这所谓的小院,是赵家人眼里的老宅,现在已经基本上没什么人住里头了,赵家的族人已经分散在了全世界各地。

    赵纯良不仅是富二代,而且还是个极品富二代。

    为什么极品?试想一下,有哪一个富二代,在小的时候成天跟一些普通老百姓的孩子一起玩一起闹上的是普通的学校,穿的是普通的衣服,连上学,都是每天跟着大姐大南宫凤鸾一起坐公交上学。

    后来赵纯良长大了以后就更极品了。

    不爱跑车不爱奢侈品也不爱名牌豪宅,就爱出去闯荡社会,身上戴着的最贵的一块手表,是南宫凤鸾在他十八岁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迄今不知道那玩意儿值多少钱,找了个女朋友吧,也不是富家千金更不是什么名门贵族,就是个普通的女人,然后带着温长殷就出去闯荡社会了。

    闯荡社会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

    尽管赵家或多或少在后面帮扶着,但是赵纯良的成功最多的就是靠的自己的努力。

    这样一个被很多人誉为天字一号富二代的人物,几乎不出现在公众视野,很多人甚至于都忘了赵家有这样一个大少在。

    估计也没有人能想到,这样的天字一号富二代,会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几经生死,在世界范围内,打响了上帝之手的名号,打出了诡狐的赫赫威名。

    富二代坏,富二代奢侈奢靡不少见,但是像赵纯良这样在外打拼的命都好几次差点掉了的,真的少见。

    赵纯良回到了家中。

    林晓夕已经清醒了,她坐在沙发上,脸色有点苍白,并且有些微微的发呆。

    “怎么了?”

    赵纯良问道。

    “我似乎做了个梦。”

    林晓夕看到赵纯良回来,皱着眉头说道,“我梦到我好像被人绑架了…”

    “你这梦还真是神奇。”赵纯良笑道,“一般来说做这种梦的,就是压力太大了。”

    “是么?可是我到现在都想不起来,我刚才下班了是怎么回到家里的,我好像一睁开眼,我就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了!”林晓夕疑惑的说道。

    “还能怎么回来的,走回来的呗,你该不会是生病了吧?”赵纯良惊讶的问道。

    “没有啊,就是有一段记忆很模糊,我记得我出了KTV,有人把我带上了一辆车,然后我就昏迷了过去了。”林晓夕说道。

    “那你现在怎么又回家了?”赵纯良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啊。”林晓夕摇了摇头,说道,“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要是我真的被绑架了,我怎么会安然无恙的呆在家里,也没丢肾也没缺胳膊少腿的。”

    “别想太多,你估计是出现幻觉了。”赵纯良走到林晓夕身边,摸了一下林晓夕的脑袋,说道,“好好休息。”

    “也许真的出现幻觉了吧。”林晓夕叹了口气,说道,“总觉得自己压力好大。纯良,明天陪我去买衣服吧。好久没有放松一下了。”

    “明天?没问题。”赵纯良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下手表,突然大叫道,“哎呀,我想起来了,我还得去值班,时间快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刚回来就走啊?”林晓夕问道。

    “是啊,刚才忘了,得赶紧走了,你好好休息!”赵纯良说完,快速的走出了家门。

    林晓夕默默的叹了口气,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你好,曾总…”

    上帝之手的驻地。

    上帝之手的卷帘门已经被拉上了,赵纯良从一旁的侧门里走进了店铺。

    店铺内。

    那个络腮胡子男人正被挂在墙上,他的嘴巴里往外流着血,意识看起来到还是听清楚的样子。

    “刚才这人想要服毒自杀,被锦毛鼠发现了,敲断了他的牙齿。从刚才到现在这人都在装傻,什么事情都不说。”小杰说道。

    “我知道了。”

    赵纯良点了点头,走到络腮胡子男人面前,看着对方,说道,“你们摩萨的人,现在主要聚集在哪里,高层,在什么地方?”

    “你想知道?”

    络腮胡男人砍了赵纯良一眼,冷笑道,“我是不会背叛伟大的真主的。”

    “如果你们的主知道你们干的事儿后,他们一定会很难过的。”赵纯良叹气道。

    “要么,就赶紧杀死我,让我回归真主的怀抱,要么,你们就继续等待下去吧,也许哪一天我会告诉你们一切!”络腮胡男人傲然的说道。

    “不用等了,今天你就把一切跟我们讲吧。”赵纯良笑着说道,“这样的话,至少,你会死的舒服点。”

    “我的信仰足够坚定,任何肉体的折磨,都对我无效的。不信你们可以试试。”络腮胡男人笑道。

    “老大,这种人的精神信仰确实已经达到了一种非常可怕的程度,一般用刑,可能没效。”小杰说道。

    “任何精神信仰都需要有载体,而这载体,就是肉身。”赵纯良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身前男人的小腿,突然咧嘴笑道,“只要找出他们身体最薄弱的地方,他们的身体就会顷刻间崩溃,到时候精神信仰失去了载体,他们,就什么都不是了。”

    “老大,您打算怎么做?”小杰问道。

    “你们看着就好了。”

    赵纯良说着,从后腰的位置拿了一个黑色的包裹出来,随后把包裹放在了桌子上,将包裹打开。

    小杰等人都好奇的看向那个包裹。

    包裹里有一双塑胶手套,一些银针,还有一根小锤子。

    银针大概有二三十只,长度跟粗细都有所不同。

    锦毛鼠锦凡双手抱胸,站在一旁,好奇的看着赵纯良。

    他加入上帝之手的动机很简单,他对于赵纯良很感兴趣,作为一个现在所剩不多的真正得到窃术真传的偷儿,锦凡是一个很骄傲的人,而他对于赵纯良设定的四级以上才能入团的门槛感到十分不可思议,所以就去搜索了一下关于夜枭,关于上帝之手的资料,看完资料,锦凡对赵纯良就更加好奇了,于是他就来到了这里,加入了上帝之手。

    当然,他对于上帝之手并没有任何忠诚度可言,上帝之手也对于他没有任何吸引力,他已经做好了决定,什么时候对赵纯良没想去了,那就会离开上帝之手去做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

    眼下赵纯良打算逼供,锦凡可是十分好奇,赵纯良能做出什么手法来,因为逼供他也见过不少,自己更是被人逼供过,逼供可以看出两个人的很多东西,被逼的和逼人的双方。

    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一场没有硝烟,但是却十分残酷的战争。

    被逼供的人只要紧咬住牙关,那就是胜利,而逼供的人只要没有问出有价值的东西,那就算他把对方给杀了,也是失败。

    这是很好玩的游戏。

    赵纯良先是从小包裹里拿出一根中等大小的银针,随后将银针的枕头微微用火烤了一下后,刺入了络腮胡男人的小腿某处。

    这根银针在进入男人小腿大概三分之二的时候就停住了,而在他停住的瞬间,络腮胡男人整个人的脸上,露出了那种舒服到了不行的表情。

    就好像是一个禁欲许久的男人第一次进入到某个女人的身体的那一瞬间一样。

    那种舒爽的感觉连锦凡看了都觉得很爽。

    这么爽的样子,看起来,好像,不是逼供啊?

    就在锦凡疑惑的时候,赵纯良,突然拿出了另外一根略长的针,而后,刺入了男人另外一只小腿的某处。

    就在针进入到某种深度的时候。

    男人的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

    随后,泪水,止不住的从那个男人的眼里,涌了出来,他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