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富二代 老施

第七十八章 那个影子

    78

    江宛秋走了,就如她来时一样,来的突然,走的迅速。

    不带走一片云彩,却带走了在场所有人的想象。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她为何能说出那么狂妄的话?

    整个长江以南,都是她说了算?这未免已经有点狂的太不像话了吧,可是为什么自己听起来却觉得真的就是这样一般?

    而另一边,这样一个女人为何会死皮赖脸的要跟那个叫赵纯良的人好?就算他很有钱,可是那女人一看也是不缺钱的那种啊?

    蒋雯眼珠子直转,不知道在相爱那个什么,费超凡手里拿着个高脚杯,不时的晃着里面的红酒,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华辰的脸上带着苦笑,因为他蛋疼,自己这董事长的老板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赵纯良很苦恼,也很蛋疼。

    这江宛秋确实是一个妖孽,而赵纯良并不是一个不念旧情的人,除非迫不得已,不然赵纯良是不会对这样的一个女人下杀手的,而江宛秋又很聪明的抓住了赵纯良这点。

    对于一个十多岁就开始玩弄心术的人来说,赵纯良确实觉得很棘手,而当这个人还与自己有了非常亲密的关系之后,那就已经不是棘手那么简单了。

    “大家吃吧,我先走了。”

    就在赵纯良短暂的思考了一下如何处理江宛秋的时候,林晓夕勉强的对着旁边的人笑了笑,随后起身,提起一旁的包包,走向了宴会厅大大门。

    她并没有跟赵纯良说话,也没有等赵纯良的意思。

    赵纯良有些错愕,看着林晓夕已经走到门口的背影,叹了口气,跟着走了出去。

    就这样,林晓夕走在前头,赵纯良走在后头,两人走了半个多小时,回到了家中。

    “明天你就搬走吧。”

    林晓夕坐在客厅里,平静的说道。

    赵纯良站在一旁,脸上带着微微的苦笑。

    “刚才的事情实在很抱歉。”林晓夕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趾甲,说道,“我入戏太深了,所以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你不用当真。”

    “我…”

    “不过你后面亲了我,那也未经我同意,所以咱们算是扯平了。你说是吧?”林晓夕又说道。

    看着面无表情的林晓夕,赵纯良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很疼。

    他已经习惯了放荡不羁的生活,也习惯了心里永远只有那个人,可是现在,他突然发现在那个人的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叫林晓夕的影子。

    那影子很薄,很小,小到几乎看不到。

    可是,当今天晚上赵纯良吻上林晓夕的时候,他十分清楚的看到了那个影子。

    那是一个弱小而又坚强的影子。

    赵纯良在这么多年后,第一次生出想要将这个影子紧紧抱住的想法。

    可是,这一切终归只是赵纯良的一厢情愿罢了。

    对于林晓夕而言,她知道了一些事情,也许,在刚才,她鼓起了所有的勇气维护了赵纯良的尊严,可是现在,林晓夕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她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这段时间,打扰了。”

    赵纯良凝视着林晓夕,对林晓夕深深的鞠了个躬,随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林晓夕将身子缩在沙发上,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膝盖。

    她觉得自己有点疯了,因为她竟然真的去在意江宛秋之前说的关于赵纯良过去的种种。

    林晓夕觉得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她想找的也只是个普通的男朋友,当有一天她觉得赵纯良其实很不错的时候,一把刀就狠狠的刺进了她的心里,并且在里面搅动了一下。

    疼,十分的疼。

    这时候的林晓夕,已经几乎处于半崩溃的边缘了,尽管她跟赵纯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连一个男女朋友都是假装的,可是她觉得,自己就好像失恋了一般。

    房子的门被打开,随后又被关上了。

    林晓夕红着双眼,看向门口,终于控制不住,大哭了起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哭,只是觉得很心酸,心酸了,那就哭吧,反正都是一个人,也没人看到。

    叮咚。

    电梯下到了一楼。

    赵纯良背着那个巨大的包,走出了电梯,来到了大楼外。

    大楼的外头,一个女人正背对着她,坐在楼梯上,那一头红色的头发在夜色下是那样的突兀。

    这是一个赵纯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背影。

    赵纯良走到那个女人身边坐了下来。

    “真的要走?”

    南宫凤鸾看着前方,淡淡的问道。

    “嗯。”

    赵纯良点了点头,问道,“有烟没?”

    “给。”

    南宫凤鸾递过来一根烟。

    “再给我一根。”赵纯良说道。

    “嗯?”

    “给长殷点的。”赵纯良说道。

    “好。”

    打火机的火光照亮了赵纯良的脸,忽闪忽现。

    赵纯良叼着两根烟,用力的吸了一下,等烟都着了以后,将其中一根放到了台阶上。

    “谢了。”赵纯良吐出一口着眼,微笑着说道。

    “说那干啥,咱们什么关系啊?”南宫凤鸾笑了笑,也跟着吐出一个烟圈,说道,“只是有点感慨。”

    “感慨什么?”赵纯良问。

    “我一直以为,就算我不是第一个走进你心里的女人,我也会是第二个,可是现在看来,我最多只能排在第三了。或许,甚至于连前三都算不上了。”南宫凤鸾苦笑道。

    赵纯良没有说话,搂住了南宫凤鸾的肩膀。

    “其实有时候我挺苦恼的。”南宫凤鸾惆怅的说道,“我长的好看,家里条件也好,追我的人不老少,怎么就在你这棵树上吊了这么多年?”

    “为什么?”赵纯良问道。

    “后来我想明白了,你这小子,太魔性了,女人见了你,都挪不开步子,更别说我这从小跟你一块儿长大的了,我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着了你小子的道了,所以这么些年这样一个人下来,老娘也是认了。”南宫凤鸾笑着说道。

    “我一直把你当…”

    “别说话,我只是感慨一下而已,你别又把我一棍子打死,这样我心情不好了,皮肤也变不好了。”南宫凤鸾说道。

    “好。”

    赵纯良果断的闭上了嘴。

    两人就这样默默的把烟给抽完了。

    “我觉得她是喜欢你的。”南宫凤鸾突然说道。

    “喜欢?有用么?”赵纯良略微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江宛秋也喜欢我。”

    “所以你这小子就是让人蛋疼,没事招惹那些女人干啥?特别是江宛秋那样的,那家伙我看了都有点犯怵,你要忘记当年的那个人,也不至于这样放浪形骸啊。”南宫凤鸾无奈的说道。

    “谁知道这几年我到底抽了什么风呢?”赵纯良耸了耸肩,笑了笑,说道,“现在报应来了。”

    “其实我觉得林晓夕这丫头不错,一个字,纯的很。”南宫凤鸾认真说道,“这女人适合做老婆。”

    “凤鸾姐,您不是天天嚷嚷着要做我老婆的,怎么会推荐起别人来?”赵纯良好奇的问道。

    “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清楚,就我这脾气这秉性,要真做了你媳妇儿,不见得能够顾得好家,我顶天了做你一小三,天天让你醉生梦死,乐不思蜀。”南宫凤鸾笑道。

    “别调戏我了,我受不了。”赵纯良摇了摇头,说道,“江宛秋那女人太诡异,而且喜欢剑走偏锋。”

    “所以你选择离开?”南宫凤鸾问道。

    “这样至少她比较安全。”赵纯良说道。

    “所以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南宫凤鸾将烟头掐灭,准确的扔进十米外的垃圾桶,然后慢悠悠的说道,“你总以为你这样做是为了她好,可是你却忘了,真正的为了她好就是时刻守护在她身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她需要你的时候离开。”

    “自从我住到这里来,晓夕已经碰到过很多次意外了,而过几天,等装备都运到巴斯坦后,我就要去巴斯坦了。我能护的了她一次两次,难道还能护一辈子么?”赵纯良问道。

    “做人家男人,不护人家一辈子还想怎样?”南宫凤鸾凤目一瞪,微怒道,“你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这么还是一点都不懂这些事儿呢?什么叫老婆?老婆就是你要守护一辈子的人,你的责任是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而不是害怕她受到伤害而离开她,你想想,你这样做到底是保护了她,还是伤害了她?”

    赵纯良沉默了。

    “我印象中的纯良,可真不是一个怕事儿的人,是安逸的生活让你变得胆小了么?”南宫凤鸾笑问道。

    “碰到的事情越多,我们的胆儿就越小。”赵纯良突然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接下去去哪?”南宫凤鸾问道。

    “回去。”赵纯良指了指楼上。

    “不送。”南宫凤鸾拱手道。

    “告辞。”赵纯良也拱了拱,转身走进了大楼。

    当电梯门关上的时候,南宫凤鸾叹了口气,又给自己点了根烟。

    “凤鸾啊凤鸾,你这贱犯得,人家又回去了吧。傻逼玩意儿。”

    南宫凤鸾懊恼的自语道。

    (这是明早八点那章,提前更了。月票最后拿了246票,月榜第五,没干过人家,不是咱没努力,是人家有钱,这没办法,滚滚红尘,有钱的就是大爷,兄弟们努力了一个月,接下去就轮到俺回报大家了,俺说过进前三加更,现在这都屁话,前三没进,兄弟们努力了,帮忙了,咱照样加更,这从今天开始,这一周,每天三更九千字。持续到周日,也就是说这周总共将会加7更。并且,每多20张月票就额外再加1更。不管大家把贵宾票啥的投给谁,拜托把月票留给俺。另外,俺想跟那些每次俺一要票就蹦出来的渣渣说,骂我,没啥不可以,你想骂就尽情的骂,不过以后真心希望您开个有粉丝等级的号来,别一个白板号啥都没有光脱脱的就跑来骂街,那多不给自己长脸啊?只要您有粉丝等级,哪怕花个一毛钱拿个1级,您骂俺,俺肯定认真听着,顺带着给您鼓掌,绝不还嘴!!最后,祝大家阖家幸福,健康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