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心净

3717 叔侄火并

    醉汉不是别人,正是京师赫赫有名的侠王小五爷!

    这奕誴虽然名声口碑都不错,号称京师侠王,但是在儒家传统的价值观里,侠字本来就是褒贬都有的一个词儿!

    侠客虽然也行侠仗义,遇到贪官恶霸了也为民除害,但是侠客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侠以武犯禁,而且非常任性!

    这些人不肯接受制度的约束,总是随心所欲的,他们不做大恶但是小恶也是不少的!

    吃喝嫖赌这些东西,他们是来者不拒,什么朝廷的制度更是不放在眼里!

    奕誴能不玩儿女人?笑话,堂堂道光皇帝的亲儿子,咸丰帝的五兄弟,奕和奕譞的五哥,载淳的五伯父!

    这是多大的权威,这种人玩女人能叫玩儿吗?那叫幸!

    爷我临幸临幸你!

    赛师师那是京师绝色,五爷能不染指?其实在上林仙馆的时候,五爷就跟赛师师有一腿了,现在赛师师开了一个半掩门,这五爷能不捧场吗?

    而今天是真不巧,赛师师的恩客里不仅有淳亲王,更有澄贝勒啊!

    鬼子六的儿子载澄,一样也是花天酒地的玩意儿,而且玩的比他叔叔更凶!

    奕誴好歹不抽大烟,这澄贝勒那可是抽大烟的!

    这都半夜十一点了,澄贝勒早就和赛师师大战三百回合后收兵养力气了,千娇百媚的赛师师给贝勒爷点了几个泡,这抽的正美呢结果外面就狼烟鼎沸的打了起来!

    “好……好大的胆子……谁敢跟爷我抢女人!”

    抽大烟抽足了的人,会有一段时间陷入幻觉之中,此刻正是要什么有什么的时候,脑子里一幻想天兵天将都有的是!

    别说是他大爷了,就算亲爹来了,此刻也不认识!

    载澄披上袍子就冲出去了,后面光着的赛师师想抓也抓不住啊“你别出去啊,那是五爷!哎呦……你怎么不穿裤子就出去了!”

    赛师师赶紧穿衣服想往外追,可是那时候女人的衣服是要多麻烦就有多麻烦,等她穿好衣服前门那边已经打了起来。

    咣当一声,喝醉了的奕誴已经生生撞开了大门,他的两名忠勇的轿夫把澄贝勒带来的四名贴身护卫全都给放躺下了!

    大门内,管家和看门的老头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五爷抬起脚来就把澄贝勒的狗腿子管家给踢到一边去了“日你祖宗的!拦着我五爷找乐呵?瞎了你的眼睛……”

    “龟儿子载澄呢……”

    刚骂了一句,奕誴就愣住了他眼睁睁的看着内门里冲出来一个披头散发的疯子!

    好家伙,这疯子上身披着一件宝蓝色的锦缎夹袄,里面内衬是雪白的狐狸皮!

    可是这家伙下半身就一条裤衩子,两条腿光溜溜的吹着西北风!

    这小子也不怕冷,哇哇怪叫手里还一边一个拎着两个梅瓶!

    就跟李元霸拎着两把大锤一样,一股风的就冲奕誴杀来了“哇呀呀……哇呀呀呀……哪里来的野杂种!”

    喝了酒的人本来就搂不住火,定睛一看居然是自己的侄子载澄,而且这个侄子居然手里拎着凶器要对自己不敬!

    最可气的是他还骂自己是野杂种!

    事实证明喝醉了的人战斗力要比抽多了大烟的人要大的多得多!

    奕誴一闪身,右脚一个回旋踢啪的一声就踹在澄贝勒的胸口了!

    五爷那是有功夫的人,就这一脚那叫一个狠,载澄倒这就飞了回去啪啪两声脆响,北宋的一对梅瓶砸了一个粉碎!

    “好好好……骂的痛快,敢骂你大爷是野杂种!”

    奕誴冲上去,骑在侄儿的身上,砂锅大的拳头往死里捶!

    噼里啪啦……哎呦……哎呦呦……

    拳头砸,载澄惨叫,这十一条胡同可就彻底乱了营喽!

    刚刚的冲突中,双方可都报了字号了,左邻右舍那人们都疯了,八辈子修来的福分能看见这热闹啊!

    叔叔和侄子一起玩女人还打起来了?

    京师五王爷和澄贝勒大火并啊!

    实在是按耐不住心中这八卦之火,胆大的百姓可就上房了,他们趴在赛师师家的院墙上甚至房顶上,亲眼看着百年不遇的精彩戏码!

    “打打打……打的好过瘾……亲大爷打亲侄子……王爷打贝勒哎……过瘾啊!”

    在场所有看热闹的人都是不嫌事儿大,一个个看的那叫一个过瘾!

    澄贝勒带出来的管事跑过来也不敢动手拦,就是跪在五王爷的身边磕头苦求“王爷啊!您高抬贵手……回头让我们家福晋打吧,您看在福晋的面子上,饶了贝勒爷吧!”

    这时候赛师师总算是穿上衣服冲出来了,一看这打的热闹一下子就冲到奕誴的怀里了,撒着娇说道!

    “我的好王爷啊……您这不是砸奴婢的门面吗?这大冷天的,快上屋里去,奴婢给您暖一暖手啊……”

    此刻那名把总也清醒了过来,用舌头舔了舔后槽牙,发现左面的后牙都被抽松动了,耳朵一个劲的鸣叫!

    “还愣着干什么!进去拦着啊!我算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明天必须去白云观烧香了!”

    这些兵丁冲进院子,先对着墙头和房顶的人喊道“滚!都滚回家去……再偷窥,就按照宵禁令处理!”

    “杖打三十……罚银子十两……还不滚!”

    一听说要打板子还要罚银子,这些人吓的灰溜溜的就滚回到家里了!

    打也打了,闹也闹了,澄贝勒满脸是血躺在地上直哼哼,奕誴越开越来气打了个酒隔吼道“兔崽子,跟你大爷还扎刺?到现在连句人话都没有……”

    赛师师一看还要动手,赶紧抱住了奕誴的胳膊一个劲的用胸脯去蹭“我的好王爷啊……他抽了三个泡了,都不会想事儿了,别跟他一般见识!”

    管家也是磕头“是啊,王爷开恩,王爷看恩,就看在福晋的面子上吧!”

    这劝人还真的得讲究方式方法,管家要是抬出鬼子六的面子出来,这奕誴估计更得生气,他得替兄弟教训一下儿子啊!

    可是把兄弟媳妇给抬出来,这大伯哥那就没法下手喽!冲着兄弟媳妇的面子也得放一马啊!

    “滚!回头告诉老六,管好他家的疯子!”

    “是是是……”管家不停的磕头,摆了摆手那些被打成猪头的侍卫们,冲进来抬着贝勒爷就往外跑。

    轿子里一塞赶紧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