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心净

3895 我们的赫德

    鬼子六并不知道一向胡闹爱玩的五哥已经有了鬼心眼,他依然还是认为五哥是之前那个侠王,虽然脾气有些臭,有些拧,有些执拗但是本性还是不坏的!

    听到自家哥哥给自己解围,还是松了一口气毕竟是亲兄弟,感情和一般的皇亲国戚就是不一样。

    五爷奕誴开导了他几句随后又说道“老六啊!兄弟几个包容你那是没话说的,可是这码事儿来的如此凶如此猛,究竟背后是谁搞鬼啊?咱们总得当个明白鬼吧!”

    “别让人打了一波又一波的闷棍,最后还不知道谁下的黑手,那咱们不就成傻子了吗?”

    众人并不知道奕曾经偷偷的拜会过曾国藩,但是作为大清的总#理王大臣,众人天然的就认为他就应该无所不知!

    想想也对,你执掌偌大的一个帝国多年,而且还是内政外政一把抓,军权都有,这样的实权王爷,总不能被打了都找不到对手吧!

    奕脸色突然一红“五哥……嗨……说来话长,这个对手真的是不好说啊!我知道是谁下的手,但是我一两句话说不明白!”

    “哎呦?这是怎么回事?张三就是张三,李四就是李四……名字有什么不好说的?就算洋鬼子名字长,曲里拐弯的一句话也能说完啊?”

    “莫非……莫非这个人跟六弟你有什么隐情?见不得光吗?”

    “不是,不是……断然不是,而是这个对手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大的没有边儿的一群人……”

    众人顿时迷惑了起来,他们的水平还不如鬼子六呢,根本就不可能理解什么叫资本主义力量的反扑,他们只能把仇恨定位到一个个单独的人身上,必须要有名有姓!

    就在众人围着鬼子六不放非要一个答案的时候,解围的人来了,外面儿子载澄突然大步流星跑了进来。

    “阿玛!阿玛来客人了……海关的赫德来了!”

    “谁?赫德?海关总税务司司长赫德吗?他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来了?”

    要说赫德在晚清绝对是一个相当有名的名人,他和清政府高官的关系非常密切,和恭亲王等人也有私人很好的关系。

    按理说来做客也不是稀罕事儿,但是清朝会客制度是非常繁琐的,正式的宴会都要提前三天就得送帖子!

    只要你不是至亲的亲人或者密友,这种临时上门拜访的事情都是很不成体统的!

    一旦发生没有通知临时上门的情况,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发生大事儿了!

    一个是英国人负责大清国全部海关税务的工作,一个是清国最有实权的亲王而且负责整个帝国的事务!

    他们之间的拜会活动,必须要严格按照规矩走,提前送帖子甚至还要允许礼部记录,这里面都有事关国体的事情。

    这样不告而登门的情况,让众人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忧虑!

    可是客人来了还不能不见,奕示意众人在福厅里等候,他自己往南前往银安殿的西配殿内,去接见这位海关总司长!

    脚步匆匆,奕一边走一边问儿子“你有没有问出什么来?他来干什么?”

    “没有啊,儿子问了,他只是微笑着说拜访阿玛,根本跟我不说正经事儿!平日里这赫德听好说话的啊,可是今天口风怎么这么紧?”

    赫德其实不是海关的第一任负责人,他是第二任!

    第一任海关负责人是英国人李泰国,但是这个人言语狂悖,狡骄异常,对大清官场非常不尊重,甚至逼迫恭亲王赐予他王府规格的宅子作为私宅。

    甚至还提议组建大清炮舰队,而指挥权要给他!

    这样的狂妄之徒当然是不能留了,最后清政府直接解聘他,送金让他滚蛋回老家了!

    而这李泰国的继承人就是英国人赫德!

    赫德甚至李泰国失败的根源所以格外的小心克制,他在面对清朝官员的时候谦恭而礼让,并且汉语非常流利不存在任何沟通的问题。

    对于海关税务方面,他业务熟练极其负责,甚至同一件事情,他会拿出九套方案给总#理衙门的官员们选择。

    京师同文馆的创始人瓜尔佳文祥对这个赫德极其赞叹,要知道这京师同文馆就是后来京师大学堂的前身,而京师大学堂则是北大的前身!

    这创建人的眼光水平自然不会差了!

    恭亲王对这个赫德也非常友好,甚至在公开场合称呼他为‘我们的赫德’说明对他的信任!

    不过今天这位恭亲王座前的老朋友却明显有些局促,双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也没有平时的乐趣了,要知道他每次来恭王府都是要仔细观看建筑的细节的。

    那些窗棂雕花,假山树木,陈列摆设……无一不吸引着他!

    但是今天,他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眼睛却陷入无焦距的状态,明显就是在想事儿!

    奕先在窗户缝哪里偷窥了一眼,最后装出一副乐呵呵的样子笑着进门了“哈哈哈……我当是谁来了呢?原来是我们的赫德啊!”

    “坐坐坐,不用起来不用起来……都是老朋友了!”

    “给总司长换茶……不用客气,换我自己平日里喝的……不要当摆设,你不用讲朝廷的破规矩,给你茶不是当摆设的,就是让你喝的!”

    “谢谢,谢谢王爷……这次冒昧来拜访实在是不好意思!”

    二人客气了两句,奕挥手叱退下人,大殿内就他们两人“赫德先生……这么着急要见本王,究竟有什么事情啊!”

    “啊……这件事真的是很棘手……请王爷体谅我的难处……那个……那个六月份应该递解国库的海关税银……恐怕没法递解了……”

    咣当一声,奕手里的茶碗滑落在地上,一碗热茶泼了一地,外面的太监冲进来就想帮王爷收拾。

    “滚!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奕骂跑了献殷勤的太监,哆嗦着手指着赫德说道“你……你再说一遍?”

    赫德站起身来向亲王鞠躬“对不起,六月份我无法向国库递解海关税收银两了……因为所有口岸都出现了……出现了大面积的错账……”

    “账目没有审核清楚之前,我无法递解白银!”

    “赫德!”恭亲王低吼道“连你也要背叛我?本王那点对不起你了?”

    “你住在海关总署里,房子是我特批资金修缮的……你拿的可是李泰国双份的薪水,每个月八百两纹银啊!”

    “一年你的俸禄就是九千六百两纹银……你知道一个王爷一年才多少俸禄吗?就一万两啊!”

    “你一人拿到了比郡王还多的薪水!这还不满意?”

    “海关所有的事务我从来不插手,都是委托给你……这些年我可曾有一点干预吗?”

    “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