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命之途 莫若梦兮

第五零四四章:攻击劫云

    没错,凌天他们能想到攻击劫云继而削弱最终雷劫威力的办法那么活了无尽岁月的云岭子自然也知道,接下来他祭出长剑开始对劫云展开了攻击,凌厉的剑气纵横,万千剑气喷薄而出,不仅仅强行斩开了周天宇宙对云岭子的压制,而且还真的攻击到了劫云,哪怕只是暂时斩开了宇宙之主对之的压制。

    云岭子的实力很强大,远远比融合四颗金丹的剑圣尊者还强要,而此时他又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最佳,如此他这一次的一击也极其强大,毫不夸张地说面对这样的攻击凌天他们纵使全力控制万剑诛魔大阵削弱、数株圣级天地奇葩一起辅助怕也难免万剑诛魔大阵被摧毁。

    不过这么强大的剑气攻击到劫云也不过是让劫云稍稍黯淡了一些而已,甚至很快就被劫云里面蜿蜒、穿梭的雷电之力给毁灭了,继而消湮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就没有那些万千剑气一般,如此一来最终雷劫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当然,云岭子的攻击也并不是只这些,接下来他继续全力攻击,一道道剑气纵横而上,尽可能削弱那些劫云。

    虽然没有亲自观战,不过凌天也感受到了一道道剑气冲天而起,仿佛带着强大的怨气要将天地洞穿一般,只不过在感受到了这些之后凌天他们的神色再一次凝重起来,因为他们感受到的劫云气息并没有明显的削弱,也就是说云岭子的攻击并没有削弱最终雷劫,最起码削弱的不太多,而这也意味着云岭子有更大的机会会被雷劫劈死。

    “最终雷劫果然比我们想象的强大,纵使是云岭子全力攻击也不能对之有明显的削弱。”破穹沉声道,而后他叹了一声:“而这也意味着很大可能他会失败,而一旦失败就意味着他会魂飞魄散。”

    闻言,凌天默然,因为他也意识到了这点,而这让他的情绪变得稍稍低沉起来。

    “不过我却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突然破穹语气一转,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语气中隐隐有些激动,这可是自从感受到最终雷劫的威力之后很难的的,而这也让凌天感受到了新奇。

    “你发现了什么事?”凌天好奇地询问道。

    “我发现你小子是最有希望挣脱宇宙之主束缚的人。”破穹道,说着这些的时候他情绪中难掩激动。

    “为什么这样说?”凌天更加好奇了。

    “因为你小子最能削弱最终雷劫的威力了。”破穹解释道,看到凌天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他轻笑一声:“看来你小子也意识到了,没错,弓箭的攻击距离很远,而且攻击更加强大,最起码同等境界下弓箭的攻击更强,这也意味着能最大限度的削弱雷劫的威力,最起码比这种利用长剑攻击更有机会一些。”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和诛仙他们是整个宇宙之中最强大的弓箭了。”破穹补充道:“而你小子也是最擅长箭技的人,两者结合无疑能极大限度的削弱最终雷劫的威力,自然而然你也是最有机会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更何况你小子日后的实力定然是所有修士中最强的。”

    凌天也明白了这点,而这也让他心中有了很多底气,在想到什么之后他继续道:“不仅仅如此,利用弓箭攻击最终雷劫的劫云还有另一种好处,是其他本命丹器所没有的好处。”

    “什么好处?”这一次轮到破穹好奇起来了。

    “超远程攻击距离。”凌天也没有卖关子,感受到破穹恍然的情绪,他继续道:“没错,超远程距离也更有机会让我们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因为修士越靠近苍穹的极限受到的压制也就越厉害,如此能发挥出的战力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这种情况下能对劫云造成的削弱自然就有限了,最起码远远比不上在下方攻击时造成的效果。”

    没错,此时云岭子就被周天宇宙压制或者说禁锢着,这让他的行动有了诸多限制,如此一来他能发挥出的战力也就弱了很多,这也让他对劫云造成的影响弱了很多。

    云岭子自然也知道在下方攻击自己的攻击会更加强大一些,只不过长剑的攻击距离很有限,而与劫云拉开距离反而会使得攻击越弱不少,如此他只能尽可能向上飞继而近距离展开攻击。

    不过利用箭技攻击就不一样了,凌天他们这些拥有弓箭作为本命丹器的修士可以在距离劫云很远的时候就展开攻击,最重要的是能量箭凝实至极,距离对之威力削弱并不太大,最起码远远比长剑削弱的要弱,如此对劫云能造成的虚弱效果也更加明显一些,更何况同等境界下箭技攻击的威力更大一些。

    想到这些之后凌天心中重燃了希望,因为如破穹所说一般他几乎是所有修士中最有可能挣脱宇宙之主束缚的人,不仅仅因为他是所有修士中最擅长箭技的,最重要的是破穹也是所有长弓本命丹器中最强大的破穹应该是宇宙之中第一丈长弓,再加上他的材质很强大,无疑是所有弓箭之中最强的。

    “没错,是这样的。”破穹道:“利用箭技削弱劫云拥有更多优势一些,特别是我们配合。”

    “破穹,你说是不是在很久之前元一前辈就意识到了利用箭技攻击更有机会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所以他才会选择你作为本命丹器呢?”突然凌天好奇地询问道,而在他心中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元一的心智那就太逆天了,毕竟他也知道在很久很久之前元一就选择了破穹作为本命丹器,甚至那个时候他的修为境界远远比凌天要低。

    想想也是,凌天到了现在才意识到利用长弓更有机会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而当初元一选择破穹当做本命丹器的时候他的修为境界远远比现在的凌天要低,如果他那个时候就意识到了这点那么只能说他智谋如妖了。

    “嗯,也许老主人真的意识到了这点才选择祭炼出我了,毕竟我是整个宇宙之中第一个本命丹器。”破穹道,只不过说着这些的时候他有些底气不足,因为他也知道那个时候元一就意识到这点有点太不可能了。

    想想也是,凌天也是智慧超群之辈,而他从破穹这里又得到了很多讯息,这些可是之前元一所不知道的,或者在很久之后才知道的,也就是说凌天更有机会比元一知晓利用长弓更有机会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

    不过凌天他们也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接下来他们继续观摩云岭子是如何渡劫的。

    看到自己的攻击并不能对最终雷劫的劫云造成多少影响,云岭子就意识到自己这一次凶多吉少了,不过他倒是没有对死亡的恐惧,甚至隐隐有些解脱,如风灵子所说也许陨落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的解脱。

    虽然如此,不过他也没有直接放弃,因为他答应过他的爱人要全力以赴,更何况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既然她已经陨落了,那么他就会尽力为之做到,也正是想到了这些他继续对劫云攻击,毕竟多多少少能削弱劫云的威力。

    在云岭子展开攻击的时候劫云也终于凝聚完毕,而后第一道雷电轰了下来,一声惊天巨响,狂暴的雷电之力弥漫,而后一道水桶粗细的雷电如一条雷龙一般直接向着云岭子劈来,而那种狂暴、毁灭的气息也更加强烈、清晰,比之前只是劫云的时候还要浓烈很多倍。

    强大的雷电颇为轻松就劈碎了云岭子施展的剑气,甚至是直接将之消湮的,而强大的雷电并没有太大的削弱,甚至在摧毁数十上百道剑气之后雷电之力才变得稍稍黯淡了一些,而后他狠狠劈在了云岭子身上凌天他们很久之前就知道雷劫中的雷电能锁定修士,所以想要躲开它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凭借着强大的攻击力、防御力削弱以及硬抗。

    当然如果身法很强大那么也能一边躲避雷电的追踪一边对之展开攻击,而这样也能最大限度的削弱雷电的威力,而当初凌天在修真界渡劫的时候就是这样面对雷电的攻击的,也只有后来他的体魄变得强大了很多而且已经对雷电之力有了极大的抗性才会硬接雷电的攻击而不躲闪了。

    云岭子自然也想躲开雷电的攻击,只不过此时他受到周天宇宙强大的压制,举步维艰,想要躲开那迅捷至极的雷电几乎是不可能的,那反而会让他不能集中所有的攻击面对雷电的攻击,所以他并没有多,而是准备硬抗。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什么准备,最起码此时他身上已经凝聚出了强大的玄武罡气,这玄武罡气可是比凌天他们能凝聚的要强大太多太多了,毕竟在很久很久之前云岭子就能凝聚出玄武罡气了,修炼了无数岁月自然在这一途上的造诣比凌天他们强很多很多了。

    不仅仅如此,他还祭出了护体本命丹器,而后狠狠撞击在了雷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