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鬼咒 念响

第2331章 丁二苗的初恋(22)

    丁二苗一边注意地面上的情况,一边查看村民的情况。

    还好,村民们没有受伤的,虽然受了些惊吓,但是此刻都适应了。

    检查完毕,丁二苗稍稍放心,说道:“大家不要动,坚守原地,等一会儿,那东西还会来,还是从地下……”

    “哎呀不好,地上长头发了!”丁二苗一句话没说完,一个村民已经大叫起来。

    “别慌!”丁二苗的桃木剑伸出,挑断了缠在那人脚上的头发,喝道:“大家原地踏步,两只脚轮换着跺地,可以防止老鬼的暗算!”

    村长急忙拄着大铁锹,叫道:“听我口令,原地踏步,一二一,一二一!”

    这村长以前是民兵营长,有一些军事素质,普通话不标准,但是口令还算响亮。

    村民们都行动起来,甩着胳膊原地踏步,跟着村长后面喊口号:“一二一,一二一……”

    别说,这种整齐的口号和脚步,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地上源源不断生出的头发,被村民们的脚步踩在泥土中,根本就来不及缠人。

    丁二苗大喜,也跟着大家的脚步原地踏动,一边高喊口令。

    因为丁二苗知道,这样的比拼,对于老鬼的修为消耗,是最有力的。

    慢慢地消耗老鬼的鬼气,到最后,自己就可以稳操胜券了。如果老鬼一下子冲出来,自己反而不好对付。

    村长越喊越带劲,脚步声也越来越响亮整齐。

    丁二苗一边踏步,一边离开一段距离,侧耳来听,检测这声音的传送距离。

    很遗憾,大家的口令声,依旧在塘底回荡,回声的特性很明显。

    丁二苗预测了一下,这声音的传播距离,比先前好,但是还没有冲出水塘的范围!

    村子其实也不远,大家的声音也很大,但是村子里,绝对没有人会听到这里的动静!

    这老鬼,一定是担心村子里的人听见动静,所以拼死封锁大家的声音!丁二苗想到这里,忽然心里一动,何不将计就计,吓唬一下这个老鬼?

    如果老鬼上当了,就会有更多的精力,消耗在封音上面,这对最后的决战,是很有好处的!

    于是,丁二苗扯开嗓子大叫:“大家不要原地踏步了,要齐步走,向前走,一步一个脚印,向着水塘东岸突围。只要我们突围出去,就召集全村子里的人们全部过来,都在水塘里踏步,压死地下的老鬼!”

    村长巴不得丁二苗突围,急忙跟着大叫:“大家听我口令,向前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可是这句话刚刚喊出口,嗖地一下,村长前面的碎土里,一条软软的带状物突然飞了出来,缠上了村长的脖子!

    村长正在向前走,措不及防,被这带状物缠住向前一拉,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村长!”后面的人顿时乱了阵脚!

    “妖孽,看剑!”丁二苗动作最快,挥剑扑了上去,向着村长脖子上的带子斩去。

    但是嗖地一声响,另一条带子飞了,缠上了丁二苗的脖子。

    “舌头?”丁二苗咬咬牙,先救了村长,又回剑来斩自己脖子上的长舌。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地面上长舌飞舞,每一个村民的脖子上,都被缠住了。

    腥臭的气息,弥漫在水塘底部,加上脖子被勒住,每一个人的胸中都烦闷欲吐。

    “大家咬破指尖,用指尖血对付这鬼舌头!”丁二苗分身无术,不能一一解救大家,只好一边挥剑,一边大叫。

    但是村民们咬手指不专业,有的咬了半天,还是怕痛,手指上一点血没有;有的心急,一口把手指头啃去了一小块,老鬼没打着,差点把自己痛得晕了过去……

    丁二苗急的没办法,咬破舌尖,闭嘴鼓了三鼓,积蓄鲜血和唾沫,然后转着脑袋噗地喷了出去!

    血雾漫天。

    丁二苗的血,也是童子血,遇上鬼舌头,顿时嘶嘶地泛起白烟。

    鬼舌头不能抵挡,嗖地收回,隐入了泥土中!

    村民们终于获得解救,一个个摸着喉咙大口喘气。

    “原地踏步,不要停,村长继续喊口令,不要停!”丁二苗吩咐大家,说道:“慢慢向前移动,把塘底的泥土全部踩平,下面的老鬼,就没那么容易伸出舌头了!”

    众人不敢怠慢,气还没喘匀,又急忙动作起来。

    丁二苗从裤管里抽出匕首,又叫道:“都把右手伸出来,我帮你们刺破指尖,你们把指尖血抹在额头和两个肩膀上面,护住自己的命灯!”

    这些家伙不会咬手指,丁二苗只好帮忙。

    村民们排成一条线,一边原地踏步,一边伸出来一只手。

    丁二苗两只手指掐住了匕首尖,控制刺入的深度,在大家的手指上都点了一下。

    众人在自己的额头和两肩上点了血,都心安了许多。

    “再有危险,你们就咬舌头,用舌尖血来喷!记住,只要咬舌尖一点点,不是咬舌自尽!”丁二苗继续指点。

    “记住了,知道了!”大家纷纷点头。

    丁二苗看准方向,说道:“齐步向前走,跟我走!”

    大家急忙打起精神,脚步高高抬起,重重落下,跟在丁二苗的身后,半步半步地走向东岸。

    一开始,大家的步伐还算整齐,但是走着走着就不行了。

    因为这是施工中的水塘,地下有很多土坑,限制了大家的行动。

    步伐一乱,地面上不是长白骨爪,就是长头发或者长舌头,再一次纠缠住了大家。

    好在这次,大家的手指都是流血不停,胡乱对付一番,也能自保。

    “退后,不要往前走了,前路不通!”丁二苗兜了一个圈子,带着大家返回。

    其实不是前路不通,而是丁二苗不敢离开水塘的中心地带。这一块,是老鬼的突破口,虽然已经用大粪和秽物做了压制,但是依旧是突破口,老鬼必定会从这里出来。

    如果大家离开了,老鬼趁机冲出来,丁二苗还没有把握对付。

    但是丁二苗知道,这样拖下去,对自己还是有利的。

    此消彼长,自己最终,可以借助大家的力量,干掉这个极为厉害的老鬼。

    丁二苗在心里盘算,拖得越久,对自己越有利。

    最好拖到启明星升起的那一刻,那么,这片水塘就是自己的天下了。那时候阴气消散,阳气生长,老鬼鬼气耗尽,基本上就是瓮中之鳖。

    大家不知道丁二苗的心思,还以为真的是前路不通,赶紧掉头回来。

    “一二一,一二一!”村长继续喊口令,嗓音已经开始沙哑。

    “坚持住,熬过这一夜,就天下太平了!”丁二苗大叫,给大家鼓气。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这时候,前方的地面上,一个土包冒了起来。

    “孽障,想出来?”丁二苗大吃一惊,舞动桃木剑扑了上去。

    可惜迟了一步,嘭地一声响,地面上碎土飞扬,一个高大的黑影从泥土里站了起来,两眼血红,一口白牙,冲着丁二苗森森地狞笑!

    “鬼呀……”丁二苗身后的村民们一声大叫,同时停下了脚步,颤抖着抱在了一起。

    卧槽,怎么这个时候出来了!

    丁二苗大吃一惊,毫不犹豫地仗剑刺去,高声大喝:“来来来,跟小爷大战三百回合!”

    “王八羔子,去死吧!”前方的大鬼身形不动,却忽然一伸手,两只鬼爪陡然伸出七八尺远,掐向丁二苗的脖子。

    “媽蛋,死的是你!”丁二苗横剑来斩鬼爪,气势汹汹。

    大鬼被丁二苗的气势所震慑,竟然不敢硬拼,缩回鬼爪,呼地一口冷气吹来。

    丁二苗正在向前冲,被冷风迎头一刮,顿时觉得掉进了冰窟里,浑身都是一僵。

    “去死!”大鬼抓住机会,再一次探出手来,变成尖锐的白骨爪,直刺丁二苗的心窝。

    这一招,是要把丁二苗的心肝脾肺肾一起掏出来。

    丁二苗身中阴寒鬼气,急切间无法及时躲避,孤注一掷,将手里的桃木剑当成飞刀,向着大鬼掷去。

    嗖……

    大鬼直取丁二苗,也来不及躲避,一人一鬼同时中招。

    但是大鬼的鬼爪探到丁二苗的胸前,却剧烈地一抖,一道白烟冒了出来。而丁二苗的桃木剑,却将大鬼贯胸而过。

    “王八羔子,你怀里有法器……”大鬼的鬼爪抖动,非常痛苦,似乎被吸在丁二苗的胸前。

    丁二苗也痛苦不堪,却强自冷笑,说道:“蠢货,法师捉鬼,自然全身都是法器!”

    其实,丁二苗的怀里,也就是茅山逐鬼大符在发挥作用。这是师父留下的,丁二苗装在身上。

    刚才大鬼来得太快,丁二苗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却没想到,大鬼误打误撞,自己送上来了。

    “王八羔子……”大鬼抽手不得,忽然飞起一脚,踢在丁二苗的小腹上。

    “嗷呜……”丁二苗的身体腾空而起,口中发出一声怪叫。

    飞出七八尺远之后,丁二苗才扑通一声落地。但是因为疼痛,丁二苗的整个身体,却都已经蜷缩起来。

    “丁老弟!”村长还算有些义气,急忙扑上去,扶起丁二苗,连声叫道:“你没事吧丁老弟!?”

    丁二苗扶着村长站起来,从怀中把所有的纸符都抓了出来,冲着大鬼丢去:“急急如律令,去你大爷的!”

    情急之下,丁二苗也乱套了,气急败坏。

    另外,丁二苗也担心大鬼伤害村民,所以只好全力以赴。假如这里的村民死了,自己可不好交代。

    一时间,各种纸符眼花缭乱地在空中飞舞。

    其实这里的纸符,除了逐鬼大符之外,其他的符咒,对于眼前这个大鬼,都是无用的。

    但是大鬼却也吓了一跳,不知道丁二苗这是哪门子的法术,怎么一下出来这么多纸符,还带上了大爷。

    夹在中间的几张逐鬼大符,更是受到鬼气激发,嗖嗖地向着大鬼扑去。

    另外的几张火龙符,也在鬼气中燃烧起来,化作火球,照得水塘里一片通明。

    大鬼惊骇,转身就逃。

    “给老子站住,急急如律令!”丁二苗发了疯一样,两只手都掐着指诀,追着大鬼乱点。

    俗话说两军相逢勇者胜,丁二苗的气势,对大鬼形成了震慑力。大鬼担心丁二苗背后有靠山或者还有其他厉害法器,不敢招架,只顾着向前逃命。

    但是三贫道长留下的逐鬼大符厉害,抢在丁二苗的前面,紧追不舍。

    丁二苗追出十几步,弯腰拾起刚才掷出去的桃木剑,又摸出一枚铜钱,蘸了舌尖血,贴着剑身冲着大鬼飞去:“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破!”

    铜钱从顺着剑身飞出,直奔大鬼的背后。

    大鬼知道有变化,急忙回头,铜钱已经飞到。

    “嘭!”

    一道红光闪过,铜钱竟然爆开。

    “啊……”大鬼一声惨叫,鬼影被炸开,四散飞出。

    但是水塘范围内的黑雾没有消散,鬼影被炸开之后飞入黑雾里,随即不可见。

    逐鬼大符一下子失去了方向,飘然落地。

    丁二苗手握桃木剑,冷眼看着四周,一言不发。

    村长带着大家追过来,问道:“丁老弟,那个东西……死了没有?”

    “没死,也差不多了。”丁二苗擦了一把嘴边的血,说道:“带着大家,继续原地踏步,喊口令!”

    丁二苗知道,以这个老鬼的道行,魂魄还会凝聚起来的。

    这些黑雾,都是他独自制造的,黑雾没有散开,说明这老鬼还没有彻底丧失战斗力。

    村长急忙点头,招呼大家跟上,再一次走起了原地踏步,喊起了口令。

    “狗东西,滚出来啊!”丁二苗缓过了这一口气,冲着身边的茫茫黑雾大叫。

    但是四野无声,一点反应都没有。

    大鬼躲在黑雾里不出来,丁二苗也没撤,只能在塘底的范围内来回走动,试图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眼看着已经夜里三点了,黑雾还是一样浓厚,一点没有消散的意思。

    而且,丁二苗敏锐地发现了,黑雾中,竟然有了一丝丝甜气!

    “不好,迷心之术。”丁二苗吃了一惊,急忙又取出铜钱,贴在剑身上,向着四周射出。

    这种甜丝丝的鬼气,带有巨大的迷魂作用,一旦被迷惑,这里的人就会自相残杀,最后全部死在这里。

    所以丁二苗吃惊,想用铜钱把这黑雾炸开,接引一点星光过来。

    可是一枚铜钱飞出,竟然没有炸开!

    第二枚铜钱也是如此,飞进黑雾里,一去不返,一点动静都没有。

    再看那些村民,已经受到了影响,一个个脚步无力,歪歪斜斜,口令也喊得乱七八糟。

    这种情况,已经很危险了。

    村民们的状况,马上就要面临失去神智的临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