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85章 少女情思

    “大哥哥,你以后就喊我兰儿吧。”苗若兰抬头望着宋青书,闪亮的大眼睛噙着泪水,因为刚刚哭过的原因,微微有些红肿。

    “兰儿,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蹲下来抓着眼前小萝莉的肩膀,宋青书柔声说道。

    苗若兰小脸儿没来由地一红,细弱蚊蝇地嗯了一声。

    注意到她羞涩的模样,宋青书一愣,天地良心,他只是把苗若兰当一个小孩儿而已,所以并没有太注意男女之防。

    哪知道苗人凤从小把苗若兰当千金小姐一般养,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苗若兰从来都没接触过其他男人,感受到肩头宋青书温暖沉稳的手,自然产生了少女的羞涩

    “古代的少女比现代社会那些女娃儿还要早熟啊。”宋青书腹诽不已的时候,冰雪儿已经一把拍开他的手,埋怨地说道:“小若兰是女儿家,身子是你这个大男人随便能碰触的么。”

    宋青书不服气地咕哝道:“她明明还这么小……”

    冰雪儿担心苗若兰误会宋青书,所以表面是责备,实际却是向苗若兰解释,哪知道听到对方接下来的一句话,她马上傻眼了。

    “姑姑不要责怪大哥哥了,既然爹爹将兰儿托付给了大哥哥,那么大哥哥+ 就是兰儿的亲人,兰儿自然不会怪他。”

    “姑姑?大哥哥?”冰雪儿一时愣在那里,脑袋里不停回响着这两个称呼。

    “兰儿真乖~”见冰雪儿一副受到暴击伤害的样子,宋青书强忍笑意,突然注意到苗若兰脸上的红肿,明白是她刚才被张无忌一巴掌打的,不由得心疼地将她了过来,“兰儿,过来,大哥哥替你化掉脸上的淤血。”

    “嗯呐~”苗若兰听话地挪了过来,半倚在宋青书身上,感受着对方布满真气的手掌在自己脸上摩挲,一颗芳心跳得七上八下。

    宋青书倒没注意苗若兰的反应,而是陷入了疑惑,虽然早就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张无忌不是记忆中那个忠厚纯良,优柔寡断的原著主角,但见他毫不怜香惜玉欺负一个小姑娘,还是大吃一惊,这个张无忌究竟是怎么回事?

    见宋青书仿佛失神了一般,一直在苗若兰脸上揉来揉去,冰雪儿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轻咳一声:“兰儿脸上已经消肿了。”

    “啊?”宋青书反应过来,注意到怀中的小姑娘已经满面红晕了,不由神情一囧。

    “我们还是尽快赶路吧,现在各路人马都往山东赶去,金蛇营必定妖魔聚集,我有些担心那边出什么问题了。”宋青书打了个哈哈,连忙将话题岔开。

    “不错,我也担心夏妹妹应付不过来。”冰雪儿点了点头,前段时间两人温存之时,宋青书已经大致告诉了整个计划,她也清楚夏青青的存在。

    “哎呀~”苗若兰突然一脸痛苦地捂着脚踝。

    “怎么了?”宋青书关切地问道。

    “好像是刚才逃跑的时候扭到脚了,说不定断了。”苗若兰皱着眉头,一想到刚才父亲拼死拦着黑衣人让自己快逃,又伤心起来,眼圈一下子红了。

    宋青书在她脚踝上捏了几把,松了一口气:“兰儿不用担心,只是扭伤而已,骨头没事,好好休息几天就好了。这样吧,接下来的路就由我背你吧。”

    苗若兰嗯了一声,突然柔声问道:“大哥哥,我不想你背,你可不可以抱着我走?”

    “啊?”宋青书一愣,冰雪儿也好奇地看着她。

    被两人古怪的眼神盯着,苗若兰连忙低下头,喏喏地说道:“以前爹爹就是那样抱着我走的。”

    宋青书和冰雪儿对视一眼,脑中不由浮现一个画面:一脸蜡黄的苗人凤右手抓着剑,左手抱着苗若兰,一脸落寞地走在道路上……

    “她终究还是个孩子。”宋青书轻轻一叹,明白刚刚丧父的苗若兰恐怕一时半会儿都恢复不了初见时那种欢乐无邪的笑容了。

    “好啊。”宋青书露出一丝微笑,一把抄过苗若兰的腿弯,将她抱了起来。

    注意到宋青书怜惜的笑容,冰雪儿微微有些发窘:自己刚才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叔叔他明明把若兰当小孩子看的。

    同样身为女人,冰雪儿意识到了苗若兰似乎对宋青书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再加上最近饱尝了宋青书“荒淫”的一面,生怕两人真发生点什么,等苗若兰长大后会抱憾终身。

    如今确认宋青书并不像想象中那么不堪,冰雪儿下意识吐了吐舌头,心想难道是因为这段时间……忘了叔叔其实是一个正人君子?

    与冰雪儿满腹心事不同,苗若兰静静地将脸贴在宋青书肩头,突然问道:“大哥哥,你可不可以教我武功?”

    宋青书身形顿了顿,苦笑道:“你父亲武功高强,却不教你一招半式,就是为了让你远离江湖恩怨。”

    “兰儿只恨自己没用,危急时刻不仅帮不了爹爹,还拖累了他。”苗若兰神色一黯,一副泫然欲涕的模样。

    “你想报仇?”宋青书沉声问道。

    “嗯,”苗若兰点了点头,语气坚定无比,“杀父之仇,不敢不报。”

    “兰儿,那个黑衣人同样是大哥哥的仇人,大哥哥会帮你报仇的。”新仇旧恨一起算,宋青书明白自己和张无忌迟早有一战。有些人,注定是一生的敌人。

    “那个人武功很高,兰儿学了功夫以后可以助大哥哥一臂之力。”苗若兰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动摇学武的决心。

    宋青书微微一笑:“兰儿想学武,大哥哥可以教你,不过兰儿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苗若兰一脸欣喜之色,激动地说道:“莫说是一个条件,就算是百个,千个,我都会答应的。”

    冰雪儿被唬了一跳,心想你一个女孩子,哪能随便对男人说这样的话,而且宋青书不拘礼法,玩世不恭的性子她可是一清二楚,生怕宋青书提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要求。

    “哪有那么多条件,”宋青书笑了笑,“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兰儿你以后一定不要活在仇恨之中,不然你爹爹九泉之下肯定会伤心的。”

    听到他的话,苗若兰不由心尖儿一颤,眼神之中多了一丝莫名的东西,沉默良久过后,突然重重地点了点头:“嗯,大哥哥既然这样说,兰儿一定做到。”

    “不用这么一本正经,”宋青一笑,“兰儿你想先学什么武功呢?”

    苗若兰露出一脸难色:“兰儿对武功不懂的,我也不知道该先学什么好。”

    “是大哥哥糊涂了,”宋青书稍微想了想,“要不先教兰儿一套轻功吧,女孩子学了这个既不沾染杀气,也有自保的能力。”

    “好呀好呀。”苗若兰兴奋地拍着双手。

    宋青书将苗若兰递到冰雪儿怀中,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我总共会四种轻功,我一一施展出来,兰儿看你喜欢学哪种。”

    “嗯。”苗若兰点了点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第一种,壁虎游墙。”宋青书站在两棵参天大树之间,纵身往上一跳,脚尖在一棵树干上轻轻一点,整个身形犹如羽毛一般往另一棵树那边飘去,眼看要撞上之时,脚尖又是一点。如此往复,整个人按照“之”字形轨迹飞到了树顶。

    从树上跳下来过后,宋青书对苗若兰解释道:“壁虎游墙功,本质在于借力,是飞檐走壁的必备利器。”

    苗若兰皱了皱琼鼻,微微摇头:“名字真难听,兰儿不喜欢这个。”

    冰雪儿忍不住噗嗤一笑,宋青书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名字的确有些不雅,不适合女儿家练,这样吧,兰儿看看‘梯云纵’如何?”

    话音刚落,宋青书犹如利箭一般往天上穿去,眼看去势已尽马上要下落之时,整个人却又凭空往上蹿了一丈有余。

    宋青书落下来过后解释道:“垂直方向的飞跃,天下轻功都比不上武当梯云纵。”

    “这个好看,兰儿要学。”苗若兰看得眼眸之中异彩连连。

    “好看?”宋青书听得一头黑线,“还有两种轻功,你看了再决定学哪个吧。”

    苗若兰忙不迭点着头,宋青书悄悄传音入秘,对冰雪儿说道:“你也好好看看,到时候我教你。”

    冰雪儿脸颊一热,却也明白对方是想让自己多一份自保的技能,感动之余,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蛇形狸翻之术出自九阴真经,在打斗中腾挪躲闪敌人攻击非常有用。”

    看着宋青书躺在地上姿势诡异地翻滚起来,苗若兰连忙大叫:“停停停,兰儿才不学这个。”

    宋青书耸耸肩,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样,继续传音入密对冰雪儿说道:“我知道若兰肯定不会学这个的,之所以还要展示出来,是想让你学学。毕竟你经常与人打斗,学会这个说不定会让你未来某个时刻躲过致命一击。”

    看见冰雪儿正在细细品位,宋青书回过头来看着苗若兰:“最后一门轻功,踏沙无痕。”话音刚落,整个人犹如一颗出膛的炮弹,一下子射到十数丈开外的树干上,脚尖一点整个人又迅速这番而回,整个过程不过是一眨眼时间。

    “直线冲刺,天下轻功当属踏沙无痕第一。”宋青书一脸得意,觉得苗若兰肯定会选择学这个。

    哪知道苗若兰嘟起嘴说道:“不要。”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