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86章 长大了嫁给你好不好

    “啊?”宋青书笑容僵住了,“为什么啊?”

    “飞那么快,头发啊,衣服啊什么的,全都被吹乱了,有损女儿家的仪态,兰儿不要。↗,”苗若兰一本正经地扳着手指,数落踏沙无痕的缺。

    听到苗若兰理直气壮的话,冰雪儿忍不住掩嘴轻笑,宋青书觉得风中凌乱了,心中腹诽不已:“苗人凤那家伙,究竟是怎么养女儿的啊。”

    “好吧,那就教你梯云纵吧。”宋青书一脸无语,把口诀仔仔细细给了苗若兰。

    苗若兰年纪虽,却非常聪明,很快便能理解宋青书讲的东西;再加上宋青书来自后世,特别追求对各种武功原理的理解,讲得东西深入浅出,方才能让毫无武学根基的苗若兰理解。

    “为什么我只能跳这么矮一?”苗若兰嘟着嘴,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她虽然脚上有伤,却觉得已经理解了刚才宋青书教她的东西,哪知道结果却让她分外丧气。

    “这是因为兰儿你身上没有丝毫内功啊,”宋青书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解释道,“你只有学了内功,内力越高,你的轻功才越好。”

    苗若兰沮丧的表情一扫而空,兴奋地道:“好呀好呀,大哥哥快教兰儿最擅长的内功吧。”

    宋青书伸出手抄过苗若兰的腿弯,将她抱起来一边赶路一边尴尬地道:“大哥哥最擅长的内功恐怕不适合你练。”真是见鬼了,欢喜禅法虽然是密宗最高深的内功,但解释起来未免也太像下流功法了,给苗若兰这种萝莉听,岂不是污了她的耳朵?

    “为什么呀?”苗若兰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用天真地眼神打量他。

    宋青书支支吾吾不知道如何作答,一旁的冰雪儿反倒是脸色一红,她可是亲身领教过宋青书那门功法,整个过程现在想起来都羞人地很。

    “兰儿乖,你现在功力不够,还没办法修炼那门功法,让你大哥哥先教你容易学的。”总不能一直看宋青书吃瘪,冰雪儿连忙替宋青书解围道。

    “这样啊,”苗若兰一脸失望之色,不过很快又打起了精神,“那等我功力够了,大哥哥再教我那种功夫。”

    冰雪儿眼前一黑,差栽倒,宋青书讪讪地笑了笑:“那个以后再吧,大哥哥教你的这门内功叫《九阴真经》,是道家最级的功法,它阴柔的特性更适合女子修炼。”

    “兰儿以前从没学过武功,你一下子教她这门高深的内功,会不会太为难她了?”冰雪儿担忧地道。

    宋青书解释道:“要她自己理解九阴真经里的内容的确很为难,我也并没有打算教她具体的经文,改成教她九阴真经内力运行轨迹,只要她记住这个路线,每天勤于修炼,达到学会的境界并不难,不过要想大成,只有等她长大后慢慢领悟了。”

    “对了,你也顺便学一下吧,你们古墓派那个玉.女心经实在太过凶险,还动不动就走火入魔,实在过于鸡肋,不学也罢。”

    冰雪儿微微摇头,语气温柔但态度却很坚定:“之前明明和你过我为什么不学这个的……而且当年祖师婆婆凭借玉.女心经能和五绝之首王重阳平分秋色,我相信练到深处未必就比九阴真经差了。”

    “这样啊,”宋青书脸上突然露出一丝暧.昧之色,凑到她耳边道,“上次练玉.女心经被打扰了,导致功亏一篑,下次我再陪你练好不好。”

    “不好,”冰雪儿咬了咬嘴唇,“我下次找师妹陪我练,起来都怪你,把人家师妹气走了。”

    宋青书脑中浮现出一副图画,两个绝色美女,一个祸国殃民,一个成熟清丽,身上不着片缕挨在一起修炼内功……等等,鼻子怎么有痒?

    “大哥哥,什么时候开始教我内功啊?”两人打情骂俏,被晾在一边的若兰顿时有些无聊起来。

    冰雪儿回过神来,忍不住瞪了宋青书一眼:“我先到前面探探路,你好好教若兰吧。”

    宋青书知道冰雪儿是不想听到九阴真经的口诀,才借机离开的,“那你自己心。”

    “放心吧,我们古墓派的师妹都能胜过蒙古国师,我这个大师姐再差,自保总没问题吧。”见宋青书把她当瓷娃娃一般,冰雪儿顿时有些不满了。

    宋青书也醒悟到自己多虑了,冰雪儿的武功本就不差,原著中对她的武功虽然笔墨不多,但她用一根绸带便将天龙门一群宵之徒打得落花流水,还能看出苗人凤剑法中的破绽,这连胡一刀都没看出来,所以怎么看来,冰雪儿的武功都不在胡一刀之下。

    宋青书来到这个世界后,又教会了她白蟒鞭法,如今的冰雪儿再怎么也算江湖一流高手,就算碰到那些宗师级的人物,凭借古墓派尖的轻功,自保问题也应该不大。

    “大哥哥,你是不是喜欢姑姑啊?”

    见宋青书目光一直注意着冰雪儿远去的背影,苗若兰歪着脑袋问道。

    “孩子胡什么。”饶是宋青书脸皮再厚,也不敢在苗若兰面前承认两人的亲密关系,毕竟胡苗两家关系有些特殊,冰雪儿又是胡家的未亡人。

    “这我就放心了。”苗若兰大松一口气。

    宋青书奇怪地问道:“你放心什么?”

    “没什么,”苗如兰低着头,脸上闪过一丝谜样的红晕,突然抬起头,“大哥哥,等兰儿长大了嫁给你好不好?”

    “啊,你什么?”宋青书顿时有一种荒谬的错觉。

    “没听清楚就算了,”苗若兰巧精致的脸蛋儿娇艳欲滴,“大哥哥,我们开始学内功吧。”

    “哦。”宋青书心想现在的女孩心思怎么这么复杂,该怎么打消她这种念头呢,总不能告诉她我和你娘已经上过床了吧……

    摇了摇头,宋青书将脑中纷杂的思绪清空,神情一整,缓缓道:“兰儿,因为你毫无武学根基,不知道如何吐纳运气,所以等会儿我会将一道真气打入你体内,然后控制这道真气在你经脉之中运转,你需要做的就是记住真气流经各个穴道的顺序,日后勤学不辍。”

    “嗯。”苗若兰娇哼一声。

    宋青书四处观察一下,附近虽然人烟罕至,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抱着苗若兰跳到一棵大树上去,这样就算等会儿有人路过,也很难打扰到半空之中的两人。

    苗若兰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呼作响,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站在离地数丈之高的树杈之上了。低头看了一下,苗若兰顿时觉得一阵眩晕,整个身子晃了晃,就要往下掉去。

    “心。”宋青书连忙一把将她扶住。

    有宋青书在身边,苗若兰顿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嗯了一声,脆生生答道:“大哥哥,兰儿闭上眼睛,不看下面了,我们开始吧。”

    “好。”宋青书伸出手指在苗若兰背心之上,将一缕真气注入了她的体内。

    本来因为修炼欢喜禅法的缘故,宋青书以前修炼的九阴真气和神照真气,全被欢喜真气融合,消失殆尽。不过前不久宋青书领悟了虚拟丹田的奥妙,自然能容易模拟出九阴真气来。

    感觉到一股冰凉的气息钻进了自己身体里,苗若兰忍不住嘤咛一声。

    宋青书听得心中一跳,很快醒悟过来,暗暗鄙视自己,这么一个萝莉,你个混蛋居然听声音就幻想出那么龌龊东西。

    “兰儿好好记住真气的运行路线。”宋青书连忙收敛心神,心翼翼地控制着真气运行流向。苗若兰如今年龄还,身子娇弱,一不心便会伤到她的经脉,由不得宋青书不注意。

    苗若兰起初还刻意忍着,可是越到后来,身体里那股酥酥麻麻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再也忍不住,咯咯笑道:“大哥哥,兰儿好痒啊。”

    听到她娇弱甜腻的呼吸,宋青书脸色也有些不自然,他也没料到苗若兰体质居然如此敏感,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若是突然收回真气,苗若兰恐怕会受不轻的内伤,想了想只好道:“我会尽量放缓真气运行速度,兰儿收敛心神,把注意力放在记忆路线上面。”

    “嗯呐,兰儿会好好记的。”苗若兰俏脸浑殷红,浑身轻颤,不过她毕竟年纪,心思单纯,很快便镇定下来,开始努力记忆真气流经的穴道。

    这样一来反而苦了宋青书,苗若兰时不时的娇柔轻喘弄得他心神不定,本来为了让苗若兰尽可能记住,他准备引导着真气在她体内运行三个周天,结果现在刚运行完一个周天,便急忙撤回手指,脸色不自然地问道:“兰儿记住没有?”

    “只记住了一部分。”苗若兰怯怯地道,觉得有些丢脸,生怕宋青书会责怪她,“要不大哥哥再让真气在兰儿体内运行一遍吧,这样我应该能记下大半。”

    真是要人命啊!

    宋青书当然不会像刚才那么莽撞,弄得自己措手不及,连忙安慰道:“兰儿不必在意,你之前对经脉穴道一无所知,只是听我刚才匆匆讲解,能记住一半已算不错了。接下来等你熟悉了人体穴道经络过后,我再用真气引导你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