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94章 少女情思

    夏青青介绍完金蛇营如今各大山头的势力过后,突然面露忧色:“按照你当初的计划,我召集他们提出谁能让金蛇营渡过此次难关,就奉谁为新首领。本以为还要费一番口舌,哪知道他们似乎也有此意,很快便达成了一致。”

    “这很正常,”宋青书笑了笑,“大家都想借机当上新的金蛇王。”

    “哼,你要是知道了下一个消息,恐怕就笑不出来了。”夏青青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什么消息?”宋青书一愣。

    “盖孟尝孟伯飞发言认为此次选举金蛇王关系重大,不能任由阿猫阿狗都来参选,%ωáń%%ロ巴,¤.∷.★所以要提前设定一个资格。”夏青青答道。

    “资格?”宋青书若有所思。

    “是的,”夏青青担忧地说道,“据孟伯飞所说,总不能随便把金蛇营的大权交给一个不知根知底的人,所以提议由每个山头各推举一个人品、武功、能力都俱佳的候选人,一来节省了盲目选举的时间,而来确保最后无论是谁担任金蛇王,都能保证不会对金蛇营不利。”

    “孟伯飞此言一出,其他山头的首领纷纷赞同,好似早就约定好的一样。”

    “这样啊,”宋青书陷入了沉声,“每个山头提出的候选人有什么具体要求没?人品、武功、能力什么的总太虚了点。”

    “有,这正是我最担心的,”夏青青点头道,“每个山头推举的候选人,必须得到其他山头至少半数以上的认同,方有资格参选。”

    “就是说每个候选人必须要得到六家势力以上的认同才行是吧?”宋青书心想这样的确有些麻烦。

    “是的,所以我一直等你来商量,哪知道你今天才到。”夏青青忍不住埋怨道。

    难怪夏青青收到自己暗号,这么着急就找来了,宋青书暗暗有些后悔,之前带赵敏去开封求医,后来又和冰雪儿在路上胡天胡帝,的确浪费了不少时间。

    冰雪儿仿佛也知道宋青书心中所想,忍不住红着脸狠狠瞪了他一眼。

    “是我有些托大了,”宋青书忍不住牵着夏青青的手,“你有把握得到哪几个山头的支持。”

    因为冰雪儿还站在一旁,被宋青书握住双手,夏青青下意识想抽回来,哪知道对方死死抓住不放,夏青青脸红地瞄了冰雪儿一眼,见她脸上毫无惊讶之色,显然早知道了两人的关系,暗暗跺了跺脚:“这个死鬼,把我们的关系啥都透露了,让人家怎么好意思嘛。”

    不过问题还得回答,夏青青仔细思索了一会儿,语气有些不确定:“金龙帮焦宛儿夫妇与袁大哥素来交好,虽然……虽然焦宛儿和我有些误会,但争取她的同意,应该问题不大。”

    “什么误会?”宋青书一愣。

    “哎呀,你别再问了。”夏青青脸色一红,心想这些陈年争风吃醋的事情,哪好意思告诉你。

    “呃,好吧,不问就不问,你继续说吧。”宋青书见夏青青一副被踩到尾巴的猫儿样子,不禁莞尔。

    这下轮到夏青青忸怩起来:“呃,没了。”

    “没了?”宋青书一愣,“你是说没把握争取其他山头了?”

    夏青青满脸窘迫:“哎呀,以前都是袁大哥在管理金蛇营,人家又没插手具体事物,和那些山头交情不深,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吧。”

    听夏青青声音越来越低,宋青书又好气又好笑:“看来你还现在真是个光杆司令。”

    夏青青不满地嘟着嘴:“所以才需要你来商量嘛,结果你来得这么晚。”

    事已至此,说那么多也没用,宋青书快速思索一会儿,突然问道:“那些山头各自打算推举什么人,你知道么?”

    “我只知道焦宛儿他们似乎打算提名慕容复。”夏青青答道,“其余山头势力似乎故意瞒着我,没有透露过他们的打算。”

    “金龙帮来自江苏,提名同样来自姑苏的慕容复并不奇怪,”宋青书喃喃自语,“看来其他山头提名的人都代表了自身的利益。”

    夏青青眼珠儿一转,突然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你也不必这么悲观,其实有一个山头提名你呢。”

    “不就是你的山头提名的么?”宋青书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什么我的山头不山头的,把人家说得像个压寨夫人一样,”夏青青哼了一声,“我说的是另一个山头呢,就是王屋派司徒伯雷。”

    听到司徒伯雷提名自己,宋青书不由一愣,本来还想跑去游说他赞同自己的呢,没想到人家直接提名了。

    “听闻司徒伯雷有个漂亮乖巧的女徒弟,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和人家勾搭上了?”夏青青轻轻咬着下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一旁的冰雪儿一听,觉得这很像宋青书的行事风格,也一脸笑意地望着他。

    “哪有,只不过是以前恰好救过他们罢了。”宋青书受不过两女暧昧的目光,连忙将当初领兵扫荡王屋派,偷偷放他们一马的事情解释了一番。

    “这样啊,那也难怪了,”冰雪儿突然话锋一转,“那个女徒弟是不是很漂亮?”

    “还可以,没你们漂亮,不过说话细声细气的,人倒是挺温柔的……”宋青书下意识答道,突然暗叫糟糕。

    冰雪儿和夏青青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见对方同样也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不由相视一笑,只觉得隔阂尽去。

    一旁的苗若兰嘟着小嘴,一脸郁闷,心想怎么又多了个姐姐……

    宋青书故意咳嗽两声,讪讪地说道:“现在我们需要做两件事,第一,争取超过一半山头的认可,获得候选资格;第二,弄清楚其他各山头支持的候选人是谁,方才能提前做好准备。”

    冰雪儿点头说道:“不错,如今时间紧迫,这样吧,夏姑娘你陪叔叔立刻启程,拜会各个山头,我留在这里照顾若兰,顺便做你们的后备支援。”

    夏青青一听愣住了,她明白这是对方故意给自己创造与宋青书独处的机会,感激之余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正在犹豫要不要假装推迟一番,门外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宋青书其实早已察觉到有人过来,不过听对方呼吸,知道不是什么高手,因此也没在意。

    “请问宋公子在么?”

    这个时候谁会找自己?宋青书看了夏青青一眼。

    夏青青眼神也是惊疑不定,连忙蒙上面纱,她身份特殊,不方便让金蛇营中人知道与宋青书交往过密。

    冰雪儿也走到苗若兰身边,将她护在身后,宋青书方才前去开门。

    “在下司徒鹤,见过宋公子。”

    门外站着一个青年,看清楚宋青书的模样,顿时大喜。

    “原来是司徒兄。”昔日在王屋山宋青书和他有过一面之缘,认出他正是司徒伯雷的儿子司徒鹤。

    “家父听闻宋公子日前和蒙古、契丹高手大战一场,猜测阁下应该会经过这里,特命小弟在此恭候多时,总算等到宋兄了……”

    司徒鹤突然发现屋里还有两个女人,顿时愣住了,一个美貌无比的少.妇,另一个虽然蒙着面,但身姿曼妙,想必容貌必定不差,心想小师妹自从上次一别,一直对他恋恋不忘,恐怕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不知司徒前辈找在下有何要事呢?”宋青书虽然从夏青青那里听到了风声,但还是确认一下为好。

    司徒鹤面露难色,道:“此处人多眼杂,宋公子可否随小弟到我们山寨一行?”

    宋青书和夏青青对视一眼,注意到对方暗暗点头,便笑道:“自从上次一别,宋某经常怀念司徒老英雄的风采,此次老英雄相邀,在下求之不得。”

    司徒鹤面露喜色,侧着身子让了让:“请!”

    “幽幽,你和我一起去吧。”临行前宋青书对夏青青招了招手,注意到司徒鹤脸上的犹豫之色,连忙解释道,“她是我的贴身侍女,自己人。”

    夏青青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心想好歹说我现在也是金蛇营名义上的主母,居然在下属面前被你唤作侍女,哼,等会儿说什么也不能把面纱揭下来,不然脸丢大了。

    司徒鹤一听,更是咂舌不已,心想一个侍女都这么有魅力,小师妹恐怕没什么机会了。

    一路上宋青书和司徒鹤聊起了上次分别过后的一些事情,有意无意间询问司徒伯雷此次找自己所谓何事,司徒鹤总是笑而不语,只是回答一切由父亲来解答。

    到了王屋派营寨过后,宋青书暗自点头,司徒伯雷果然不愧是昔日关宁铁骑出身,整个营寨格局森严,暗合兵法,非一般草寇山寨可比。

    “宋公子,老夫可总算把你盼来了。”司徒伯雷早就得到消息,带着一干心腹老远便迎了出来。

    “宋大哥!”一旁的曾柔温柔的声音中也充满着惊喜之情,不过很快注意到宋青书身边的夏青青,脸上的笑容不由得一凝。

    “司徒老英雄,曾姑娘。”宋青书一一回礼。

    曾柔本来正在患得患失,心想他那么有名的一个大英雄,未必还记得住自己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虽然当初被他又摸又抱的……

    想到那次宋青书闯上王屋山,为了求见师父便挟持自己,还威胁要脱掉自己衣服,曾柔圆圆的脸蛋儿浮起一丝红晕,当初虽然心中恨死了他,后来却明白不过是一场误会,宋青书是为了救王屋派方才出此下策。

    自那以后夜深人静之时,曾柔发现自己再也忘不了当初的情形,连梦中都是当初宋青书翻窗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场景。

    现在听到朝思梦想的那个人居然还记得自己名字,曾柔只觉得开心极了,连看到夏青青的低落心情也一扫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