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98章 前任圣女

    哪知宋青书接连几招出手都被她巧妙地避了开去,对方还能趁机刷刷刷攻上几剑。

    这轻功有点眼熟啊……

    宋青书惊讶之余,更佩服对方功力之深,比起中原五绝也不遑多让,想到对方还是个女人,宋青书心中更是奇怪:天下间有这么高武功的女人么?

    脑海里迅速把江湖中有名的女性高手过滤了一遍,东方暮雪?肯定不是;天山童姥?那个老萝莉身材不可能这么好;李秋水那个老妖精?嗯,的确是用剑高手,不过我和她无冤无仇的,应该不会跑来找我吧……莫非是瞧上了我的美色?宋青书顿时悚然一惊。

    &p∫↗∫↗∫↗,□.□☆.≠;还有一个用剑的女高手林朝英,自己拐骗了她的两个哦不,暂时是一个女徒弟,不过她又没有恋徒癖,应该不至于找上我吧……

    宋青书很快排出了这种猜测,小龙女的玉女素心剑法他刚见识了没多久,这个女人使的剑法截然不同……

    宋青书脑洞大开之时,身形终于停滞了刹那。时间虽短,但对于顶尖高手而言,完全够用了。

    黑暗中那少女脸上一喜,立即欺身上前,一剑凌厉无比地刺了过来,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剑尖快要接触到宋青书身上之时,突然便宜了几分,避开了宋青书的要害。

    来得好!

    宋青书微微一笑,以这个女人的轻功和修为,要想短时间胜她都不容易,更遑论擒拿住她,又担心对方见势不对趁黑暗跑掉,所以才决定故意卖个破绽,引诱对方轻敌冒进。

    宋青书脚步微微一扭,整个身形突然一侧,黑暗中那少女势在必得的一剑一下子刺了个空,反而将侧面暴露给了他。

    少女立马花容失色,刚想运起轻功和宋青书拉开距离,便觉得腰间一麻,整个人顿时跌倒在了宋青书怀中。

    “好不容易才让你上当,哪能这样就让你跑掉?”

    宋青书得意地一笑,突然闻到怀中女人身上散发的淡雅清香,只觉得她的身子似乎都软了几分,顿时觉得心中一荡。

    “要是换以前的我,肯定假装无意趁机把你摸个够啊。”宋青书苦笑着摇摇头,扶着她的肩头将她放在了椅子上,然后掏出火折子点燃了屋里的油灯。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含嗔带羞的俏脸,宋青书顿时一愣:“九公主,怎么会是你?”

    “还不快解开我的穴道?”朱媺娖没好气地说道。

    “好……”宋青书正打算给她解穴,突然神色古怪地收回了手指,“你刚才都准备杀我了,我干嘛要给你解穴啊。”

    朱媺娖将脸转到一边:“我只不过是想试试你武功究竟高到什么程度罢了,你武功那么高,我怎么可能杀得了你。”

    “是么?”宋青书若有所思,“可是刚才你看到我故意露出的破绽,那一剑可是毫不犹豫啊。”

    “哪有!”朱媺娖顿时急了,“我故意移开剑尖还不是怕真的伤到你?”

    “哦~”宋青书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朱媺娖没来由地俏脸一红,娇斥道:“你笑什么笑!”

    “故人相逢,我笑一笑不应该么?”宋青书道。

    “谁和你是故人。”朱媺娖不满道。

    “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不会这么绝情吧。”宋青书现在回想起来,难怪刚才进门时说自己夺走了她最珍贵的东西,本来还以为是丈夫子女啥的,没想到居然是那个……

    “我不喜欢你这么轻浮,总感觉像个……像个江湖浪荡子。”朱媺娖微微蹙了蹙眉头。

    “你本来是想说像个淫贼吧?”宋青书听得哈哈大笑,“其实不是我轻浮,只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都太正经。”

    “说的你好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样。”朱媺娖白了他一眼。

    “我当然不是了。”宋青书笑了笑。

    “懒得听你在这儿疯言疯语,”朱媺娖并没有当回事情,反而瞪了宋青书一眼,“你打算将我一直这样点穴下去么?”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往往你说的真话却没人愿意相信,你说假话反而更容易取得信任,宋青书摇头苦笑,手一抬,一缕指风射到朱媺娖身上,替她解开了穴道。

    “九公主,你不是回西域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宋青书好奇地问道。

    朱媺娖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我已经离开明教了。”

    “离开?”宋青书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我已经向张教主辞掉了明教的圣女一职,以后都不会回去了。”朱媺娖解释道。

    “你脱离明教了?”宋青书顿时惊喜交加,以前想到她呆在张无忌手下当差就万分不爽,“张无忌同意放你走?”

    “张教主是谦谦君子,我们本就是同盟性质,他为什么不同意我走?”朱媺娖好奇地问道。

    “谦谦君子?他以前或许是,但自从屠狮大会后,便不是了,”宋青书冷笑不已,“前不久我还刚和他交过手呢。”

    “你们交过手?”朱媺娖美目绽放出一丝异彩,“谁打赢了?”

    “我说你就不好奇我们为什么打起来么?”宋青书看她一副期盼的眼神,顿时无语道。

    “你们男人打架,总是有理由的。”朱媺娖微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上次救你时所用的那种功法?”见她云淡风轻的样子,宋青书决定下一剂猛药。

    果不其然,朱媺娖回想起当初营帐里羞人的场景,一张雪白的俏脸立马红了,忍不住啐了一口:“虽知道你到哪儿学的那种下流的功法。”

    “这可是佛门正宗密法,哪是什么下流功法。”宋青书不满地咕哝了一声,见朱媺娖柳眉欲竖,急忙说道,“说起来我之所以学会这种功法,还是拜张无忌所赐。”

    “啊?”朱媺娖惊呼出身,脸上的神情顿时精彩万分。

    “不是你想的那样!”宋青书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便把当初黑木崖上被他偷袭打散了体内的九阴真气的事情说给了他听。

    “当时浑身真气被他的九阳真气化去,为了治疗身上的伤势,有……高人指点我到吐蕃密宗寻求医治之法,我也不知道原来是那种功法啊。”宋青书郁闷地说道。

    “张教主行事居然这么鬼祟?”听到宋青书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过后,朱媺娖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