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99章 托付终身

    “若是以前我会时间能证明一切,不过现在么,有其他人能证明了。←,”宋青书道。

    “何人?”乍听闻张无忌截然不同的另一面,朱媺娖依然觉得有些无法相信。

    “来金蛇营的路上,我刚好又和张无忌交过手,起因是我撞见他正在逼问苗人凤闯王宝藏的下落。”宋青书答道。

    “苗人凤……和闯贼四大侍卫什么关系?”朱媺娖恨声道,当年她自觉武功略有成,想替父皇分忧,便悄悄潜入李自成军营,试图刺杀李自成,结果碰到几个武功了得的老头子,幸好她轻功精妙,方才逃得性命。时候才知道,那几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是李自成赫赫有名的胡苗田范四大护卫。

    “苗人凤就是苗姓侍卫的后代。”宋青书暗呼糟糕,朱媺娖和李自成有血海深仇,恨乌及乌之下,连带着把苗人凤也恨上了,万一她知道苗若兰和冰雪儿的身份后,要动手杀她们怎么办。

    “闯王宝藏是怎么回事?”朱媺娖并没有继续纠缠苗人凤的问题。

    宋青书就将当年四大侍卫将李自成搜刮的财宝藏起来以图他日东山再起一事和她了,朱媺娖听得冷笑不已:“当年父皇把内库所有的银子都拿出来充作军饷,他那么爱面子的人,连龙袍破了都舍不得换新的,又担心被大臣耻笑,只好每次正襟危坐把破洞掩饰得严严实实的……京城传来李自成即将打来的时候,父皇号召满朝文武捐钱出来当军饷,结果捐来捐去,就那么几万两。”

    “这群人哪个不是家中资产千万?他们倒是打得好算盘,反正李自成当了新皇帝他们还是继续当他们的大臣,继续享受自己的荣华富贵,自然舍不得真的捐出什么。结果等李自成攻入北京,哪像我父皇那样求他们,直接杀了干净,派兵将他们家里的金银财宝搜刮一空。哼,我虽然对闯贼恨之入骨,但这件事却让我极为解气。”

    见朱媺娖越越激动,眼中还泛着泪花,宋青书明白她想到了殉国的父亲,不由幽幽一叹,伸手将她搂了过来,轻轻拍着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朱媺娖身子先是一僵,却并没有挣扎,将头倚在宋青书肩头静静地抽泣起来。

    良久过后,朱媺娖红着眼睛抬起头,轻轻将宋青书推到一边,伸出晶莹如玉的手指擦了擦眼角的泪珠,看了看对方,脸色有些不自然地道:“闯王宝藏我当初也听到过一,我还以为只是个虚无缥缈的传闻呢。”

    “闯王宝藏的确存在,要不然张无忌也不会不远万里跑来中原逼问苗人凤了。”宋青书将当日发生的事情大致了一遍。

    “你的那个证人就是苗人凤的女儿?她现在在哪儿?”朱媺娖突然问道。

    宋青书被她唬了一跳,急忙道:“你想干什么?”

    注意到宋青书激烈的反应,朱媺娖先是一怔,不过很快明白了他的担忧,不由噗嗤一笑:“你是不是以为我要杀她啊?”

    宋青书尴尬地了头:“你那么恨李自成,若兰又是四大侍卫的后裔……”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四大侍卫也不过各为其主而已,我怎么会迁怒到他们后人身上去?”朱媺娖突然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在你心中我就是那样狠毒的女人么?”

    “当然不是了,”宋青书一头冷汗,连忙转移话题,“若兰现在就在附近镇上的客栈里,你什么时候想问她都可以。”

    朱媺娖摇了摇头:“我问她干什么?”

    宋青书一怔,下意识答道:“不是求证那天发生的事情么?”

    朱媺娖突然脸色一红,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和我是什么关系……我怎么可能相信张无忌而怀疑你。”

    宋青书先是一愣,随即大喜道:“九公主,你……你……”

    朱媺娖脸上浮起一丝羞涩之意,低着头抿嘴柔声道:“以后……你喊我阿九吧。”

    幸福实在来得太突然,宋青书仿佛不相信一般,伸出手去抱她,谁知朱媺娖居然一挣扎之意都没有,一脸羞涩地倒在了他的怀中。

    宋青书不敢置信地捏了捏自己大腿,心中涌起狂风巨浪:莫非我身上也有那些男主角自带的王霸之气?又或是什么种马光环?

    这一刻宋青书泪流满面,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面对那些让他心动的女人,他往往需要用尽一切手段方能一亲芳泽,有些时候还会导致女人对他恨之入骨,还从来没有一个像朱媺娖这样一来就心甘情愿的,更何况以她的绝世的容颜,尊贵的身份,还有高强的武功,实在非一般女人可比。

    其实这是宋青书观念没有彻底转变过来的原因,在他的前世,女人的贞洁并没有那么重要,一夜.情什么的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上次用那种方法治疗了朱媺娖身上的伤势之后,宋青书也并没有奢望什么,觉得本来就是一个事急从权的事情。

    不过朱媺娖和他不同,作为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而且身为一国公主,从一而终的观念可谓是深入了她骨髓里。虽然当时有些措手不及,可当她离开过后冷静下来,却清楚自己不可能再嫁给别人了。

    更何况宋青书的容貌武功什么都是上上之品,以前几次见面朱媺娖对他也颇有好感。本来她尚且有些犹豫,知道自己这一生都要奔波在推翻清廷的事业中,担心拖累了宋青书,结果后来传来他刺杀康熙的消息,朱媺娖心中便下定了决心。

    所以态度坚决地拒绝了张无忌的挽留,辞去明教圣女一职,从西域回到了中原,刚好听闻金蛇营重选新任金蛇王的消息,朱媺娖心中一动,有心助情郎夺魁,便联系上了昔日明将司徒伯雷。

    要不是因为朱媺娖的存在,哪怕司徒伯雷再欣赏宋青书,也没有一见面就送女徒弟的道理。

    让曾柔嫁给宋青书,也是朱媺娖的主意,她明白明朝终究已经亡了,不能完全仰仗一些虚无缥缈的忠义名头来笼络属下,于是打算借此将司徒伯雷彻底绑在同一辆战车之上。

    司徒伯雷本来就看好宋青书,自然满口答应将曾柔许配给司徒伯雷为妻,这样一来反而让朱媺娖急了,只好吞吞吐吐地暗示了一下自己和宋青书的关系。

    司徒伯雷身为过来人,哪能不明白,本来以他和曾柔父亲的关系,以及这么多年来对曾柔的疼爱,断没有让曾柔给人做妾的道理,不过若是和明朝公主共事一夫么……司徒伯雷反而替老友高兴起来,一愣神过后同样满口答应,所以才有了刚才大厅中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