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00章 龙头为媒,江山为聘

    “这么来,刚才司徒伯雷把曾姑娘许配给我,也是因为你的原因了?”

    宋青书回想刚才的情形,还有司徒伯雷那些模棱两可的话语,终于恍然大悟。≥≥≥≥,

    “曾姑娘我见过,娇俏可人,性格又温柔,难道你不喜欢么?”朱媺娖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不是不喜欢,只是……只是……”宋青书支吾了半天,也没想好该怎么。

    “是不是觉得像一桩交易?”朱媺娖抿嘴笑道。

    “嗯。”宋青书郁闷地了头。

    “这么多年来,司徒伯雷一直忠于大明,我也总得让他有盼头,方想了联姻之策。当然,我不可能嫁给他的儿子,只好牺牲一下你了,”朱媺娖狭促地笑道,“更何况曾姑娘仰慕你,在王屋派也不是什么秘密,司徒伯雷听了我的意思,也很自然就同意了。”

    宋青书佯怒道:“你就这样把我卖了?”

    朱媺娖没好气道:“人家又给你送势力,又给你送如花美眷,还给你准备嫁妆,这样的好事哪里找去。”

    宋青书沉默片刻,突然开口道:“这嫁妆不够。”

    “不够?”朱媺娖吃惊地看着他,“王屋派上千的精锐关宁铁骑,这样的嫁妆还不够?”

    “作为曾姑娘的嫁妆当然够了,”宋青书故意停顿片刻,看得朱媺娖心中略微发慌,“可是阿九你的嫁妆呢?”

    朱媺娖脸一下子便红了,整个人站在那里臊得不行,过了一会儿咕哝道:“人家都没向你要聘礼……”

    宋青哈大笑,伸手拉着朱媺娖在床边走去:“我这里有份现成的聘礼,包管你满意。”

    见宋青书把自己往床边拉,朱媺娖一下子便想岔了,回想起当日帐篷里旖旎的风情,整个身子都有些软了,颇为哀怨地道:“你那分明是在是欺负人家,哪是什么聘礼。”

    朱媺娖下意识地想到当初双修之时宋青书传给了自己一半的功力,以为他现在也要通过那种方法再传自己功力呢。

    见朱媺娖双眼含羞,面泛桃花的样子,宋青书微微一愣,便明白她想岔了,哭笑不得地解释道:“我的聘礼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啊?”朱媺娖抬头见宋青书一本正经的样子,也明白过来是自己在胡思乱想,顿时羞得不行。

    “阿九,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宋青书坐在床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过来。

    朱媺娖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去,不过故意和宋青书隔了一段距离,“自然是推翻满清,光复我大明江山……”

    朱媺娖前一句的时候掷地有声,后一句的时候声音下意识低了下去,这么多年游历天下,她何尝不明白大明气数已尽……

    宋青书微笑地道:“阿九,你可听闻不久前我行刺康熙一事?”

    “嗯,”朱媺娖了头,随即不无遗憾地叹了口气,“如果当时我在你身边,合你我二人之力,康熙那狗皇帝绝对在劫难逃。”

    宋青书忍住笑意,哼了一声:“谁让你当初狠心离我而去。”

    朱媺娖脸颊微红,轻声道:“当时那种情况,你突然对我做了那种事情……虽然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可是你让人家一个女儿家怎么好意思留下来面对你嘛?”

    “现在好意思了?”宋青书直勾勾地看着她。

    “你非要弄得人家这么难堪么。”朱媺娖幽怨地望了他一眼。

    宋青书连忙告饶:“好了,不逗你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那次行刺,康熙……其实已经被我杀了。”

    “啊!”朱媺娖惊呼一声,直勾勾地看着他,“你什么?”

    “以你的功力,你怎么会没听清楚?”宋青书无奈地耸耸肩。

    “这怎么可能?”朱媺娖终于回味过来,“康熙不是还在紫禁城中坐镇么,这次还尽起大军来围剿金蛇营。”

    宋青书突然迟疑了一下,看着她问道:“阿九,我真的能信任你么?”也不怪他谨慎,这件事关系太大,稍微泄露一消息出去,他所有的计划全都完了,如今重伤的东方暮雪更会有生命危险。

    他和朱媺娖之间,到底只滚了一次……哦不对,一夜的床单,之前两人之间虽互相欣赏,却没有什么感情基础,这次她突然出现,一副非君不嫁的架势,弄得宋青书入坠梦中,恍恍惚惚有一种不真实感。

    到底这是宋青书潜意识里的“贱”在作祟,习惯了花大力气去争夺女人,反而对送上门倒贴的不放心了……

    “你什么意思?”朱媺娖浑身一颤,脸色变得煞白无比。

    “我要试一试才能确定……”宋青书伸出手去勾着她光洁的下巴,嘴唇慢慢地凑了过去。

    朱媺娖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两人快要接触之时,一下子转过脸去,只留下一个侧脸给他。

    宋青书不以为意,手上微微用力,又将她的头扳了过来,这次再也没给她机会,一下子便吻了上去。

    朱媺娖拼命挣扎起来,不过以宋青书现在的功力,她又哪里挣得开?嘴里无奈地发出呜呜的声音。

    “嘶~”宋青书闪电般缩了回去,摸着自己的舌头,郁闷地道,“你属狗的哇?”

    朱媺娖冷哼了一声,将头扭到一边,不愿回答他一句,心中却凄苦无比:自己千里迢迢回到中原,本来已经决定托付终身给他了,他却这样轻贱自己……

    看着朱媺娖面带寒霜,伤心欲绝的表情,宋青书反而笑了:“就是这种熟悉的感觉。”心中也忍不住暗骂自己一句“贱骨头”,连忙向朱媺娖赔礼道歉。

    “阿九,主要是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能得到你的垂青,我至今尚感觉在梦中。而那件事干系实在太大,如果泄露出去,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见宋青书得如此严重,朱媺娖终于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他。

    宋青书将自己刺杀康熙后,李代桃僵,然后兴兵围剿山东,打算趁机入主金蛇营大致和她了一遍。

    听他述这一切,朱媺娖整个人仿佛傻了一般,愣在那里,直到宋青书完,她方才回过神来,又惊又喜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宋大哥,你的是真的么?”

    “我如果想骗你的话,会用这么荒诞的谎言来骗你么?”宋青书苦笑道。

    朱媺娖下意识就信了,因为宋青书真要骗自己,也绝不会用这么荒唐,破绽百出的谎言……她整个人一下子站了起来,浑身颤抖,显然心中激动无比,一双美眸炙热地打量着宋青书。

    “我刺杀了鞑子皇帝,很快将要颠覆满清万里江山,不知道这个够不够当九公主的聘礼?”宋青书神情颇为玩味地看着她。

    朱媺娖脸上红晕一闪即逝,重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声若蚊蝇:“岂止是够……”

    宋青书一把搂过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在她耳边道:“那我现在能问一下,你的嫁妆是什么吗?”

    “人家哪里去找对应的嫁妆嘛……”朱媺娖声音中都带了哭腔,心中却充满甜蜜:父皇,女儿未来的夫婿替大明报仇了……

    宋青书本来只想逗逗她,哪知道靠这么近闻到她身上传来的阵阵女儿幽香,忍不住心中一荡,顺势便往她脸颊上亲了过去。

    感受到他的动作,朱媺娖身子一颤,却并没有一丝拒绝的念头,双手紧紧捏着裙摆,满怀羞涩地坐在那里,任身边男人在自己身上施为。

    不过当宋青书的手伸向她的腰带之时,女儿家的矜持让朱媺娖下意识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不过随即想到自己早已是他的人了,犹豫了片刻又轻轻松开了自己的手。

    经此一打岔,宋青书突然惊醒过来,暗骂了自己一声混账,如今夏青青正在外面为自己担惊受怕呢,自己却在这里享受温柔乡……

    感觉到宋青书突然停止了动作,朱媺娖睁开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宋青书尴尬地笑道:“刚才和我一起上山的还有一位同伴,现在她恐怕正担心呢。”

    朱媺娖抿嘴一笑:“宋大哥那位同伴应该是个姑娘吧。”

    宋青书更尴尬了,了头:“其实你也认识。”

    “我也认识?”朱媺娖不由一惊,“是谁啊?”

    正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之声,很快司徒伯雷的声音在院子外响了起来:“公主,宋公子那位同伴久等他不回,非要过来这边查看,和我手下打了过来。”

    宋青书暗捏了一把冷汗,夏青青还真够彪悍的,不过心中却极为感动,明明叫她见势不对先走的,没想到她不顾危险也要来找自己。

    朱媺娖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连忙清声道:“司徒将军,你放那位姑娘进来吧。”

    “是!”虽然大明已亡,但司徒伯雷依然谨守为臣之礼。

    宋青书也忍不住了,身形一顿,便闪了出去,和赶过来的夏青青汇合。

    “宋大哥,你没事啊!”夏青青惊喜地拉着他的胳膊,上下打量起来。

    “你的宋大哥武功这么好,怎么会有事呢?倒是你,不是告诉你真出事了,你先趁机下山么?你这样多危险啊!”宋青书忍不住瞪了夏青青一眼。

    “人家担心你嘛。”夏青青嘻嘻笑道,忍不住撒娇起啦,“对了,那个神秘人是谁啊?”

    “那个人你也认识,你自己去看吧。”宋青书神情古怪地道。

    龟速更新,居然也写了400章了

    我终于相信龟兔赛跑里,乌龟能跑赢兔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