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03章 知音

    夏青青刚说完,自己都臊得不行,连忙说道:“快放开我,我还要去办正事呢!”

    宋青书此时心情大好,随手便解了她的穴道:“哈哈哈,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夏青青轻啐了一口,头也不回地便跑了出去,一旁的朱媺娖疑惑地问道:“青青刚才说什么了?”

    因为和宋青书还不够熟悉的愿意,朱媺娖刚才只顾着低头玩手指去了,心中忐忑不安,倒没注意两人在说什么,更何况夏青青还刻意压低着声音。

    “她让我好好陪你。”宋青书凑到她耳边,嘴角露出一丝邪邪的微笑。

    感受到宋青书喷出来的热气,朱媺娖肌肤不禁生起一层颤栗,略微有些慌乱地说道:“我也去联系一下那几个山头首领吧。”

    “你不是说没问题么?”三个和尚没水喝,夏青青为了给他创造机会先行离去,宋青书哪舍得辜负她的好意。

    “只是想当然的没问题,总要当面确定下来的,人家还没和他们商量这事情呢,毕竟……毕竟……”朱媺娖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毕竟什么?”宋青书好奇地问道。

    “我师父那里倒好说话,不过水鉴那里我还没去说,毕竟人家要先和你……确定好了……才好出面,谁让你这么久都没来。”朱媺娖心想之前和宋青书还啥关系没确定呢,突兀地跑去别人那里说让他们支持宋青书,万一到时候宋青书不愿意和她……那她堂堂一朝公主的身份,脸面岂不是丢到姥姥家了?

    随着金蛇大会临近,朱媺娖一直派人打听宋青书的下落,等着他的到来,哪知道他一直在路上耽搁,弄得朱媺娖心中有些小幽怨。

    “确定关系啊,”宋青书闻言大喜,“那我就和你来确定一下关系。”说完手便往她腰带解去。

    朱媺娖被吓了一跳,慌忙按住他的手:“刚刚我们不是确定了关系了么?”

    “那还不够啊。”宋青书轻轻摇了摇头,开始慢慢在她脸蛋儿上亲了起来。

    “你……”朱媺娖咬着嘴唇,浑身都紧张得有些发抖,之前两人虽然有过一次肌肤之亲,但那毕竟是为势所迫,如今这样的话……

    朱媺娖甚至产生了一种所托非人的感觉,不过转念一想,说不定男人就是这样的呢?反正都打定主意跟他了,更何况自己已是他的人了……

    心中念头数转,朱媺娖幽幽叹了口气,便轻轻闭上了眼睛,任他施为,每一次肌肤接触,都能引起她灵魂上的颤栗。

    “嗯~”

    朱媺娖檀口微张,微微扬起下巴,将光滑细腻的粉颈展现在情郎面前,紧张得似乎能听到自己心跳声。

    见她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宋青书哪还会客气,一只手悄无声息地从她衣襟伸进去,另一只手熟练地解开了她腰间的丝带。

    当宋青书刚碰到朱媺娖腰带之时,她下意识用手挡了挡,宋青书轻轻将其拨到一边,她便没有继续坚持,很快一具雪白诱人的娇躯呈现在了面前。

    手上微微用力,温柔地将她的身子推倒在了床上,感觉到她浑身有些僵硬,为了缓解她的紧张感,宋青书轻笑道:“阿九,我们之间又不是第一次,你干嘛这么紧张,放松一点吧。”

    朱媺娖顿时一腔幽怨,心想我哪知道你这么急色啊,刚托付终身你就这样,不紧张才怪了。

    “你不记得上次在盛京……”宋青书俯下身子,在她耳边窃窃私语。

    朱媺娖脸蛋儿一下子便红了,回想起当日的旖旎,她也禁不住心中一荡,整个人终于慢慢放松下来。

    宋青书的手指轻轻滑过她身上的肌肤,由衷赞叹道:“温泉水滑洗凝脂,阿九,你的皮肤真好。”

    这本是最正常不过的称赞,但宋青书忘了这是在封建礼教横行的古代,听到他这样直接的赞美,朱媺娖心中羞急,不过能得到情郎的夸赞,娇羞之余心中也不免升起一丝自豪。

    忽然一阵甜香传来,宋青书讶然道:“这是紫禁城里最上等的熏香,皇宫里面都不多了,阿九你怎么有?”

    “此香名为‘花蕊夫人衙香’,当年我在皇宫里最喜欢用这种香,后来流亡江湖,自然没有了,幸亏我曾经一时好奇,查过它的配方,于是我自己摸索着将它配了出来。”

    “现在满清宫中这香的配方似乎都失传了,你快跟我说说。”为了缓解朱媺娖的紧张,消除两人之间那种淡淡的陌生感,宋青书可谓煞费苦心,刻意得将话题引向她最熟悉最喜欢的东西。

    “如过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沉香、栈香各三两,檀香、**各一两,龙脑半钱,甲香一两,麝香一钱,同捣末入炭皮末、朴硝各一钱,生蜜拌匀,入瓷盒重汤煮十数沸,取出窨七日……”

    见宋青书喜欢她身上的香味,朱媺娖仿佛找到了知音一般,脸蛋儿上散发出一丝迷人的光彩。

    她虽流落江湖多年,但从小在宫中养成的那份雍容华贵之气已经深入骨髓,和她自身的气质紧密结合在一起,因此和江湖中人相处总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别人也只会觉得她娇生惯养,未免过于富贵做派。

    当年她那么喜欢袁承志,也从没和他谈起过这些,一来袁承志不懂,二来……袁承志说到底也只是个江湖草莽,朱媺娖担心聊这些会引起对方反感,无形中拉大两人之间的距离。

    宋青书所学颇杂,再加上在皇宫里也当了那么久的假皇上,耳濡目染之下总懂一些,两人就熏香的问题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

    见朱媺娖脸上浮现着兴奋的光芒,宋青书知道已经成功消除了她的紧张,还哪有功夫陪她继续聊香料?于是凑到她耳边轻轻说道:“阿九,你以后不用自己辛辛苦苦去炼制了,有了你的配方,我让宫里的人来弄,做好了拿来送给你。”

    朱媺娖这才想起他某种意义上已经夺得了满清的江山,忍不住伸手摸着他的脸颊,动情地呢喃:“宋郎……”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