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05章 水鉴的侄女

    “怎么你们女人都爱问这个问题啊。”宋青书苦笑道,“你比她大一两岁,以后你喊她妹妹,她喊你姐姐不就行了。”

    朱媺娖幽怨地看了他一眼:“你明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

    宋青书当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意思,他明白这个世界的女人都对名分的问题极为看重,是妻还是妾,关系实在太大。

    不过这种问题他能怎么回答?敌不过朱媺娖楚楚可怜的眼神,宋青书只好说道:“在我家乡那里,没有妻妾之分,将来你们所有的人都会是我的妻子,我会平等对待你们每一个人。”

    朱嫛浴?亘ⅷ健浴鼤?浴?戆停瑆∽.≦↖.@墛票凰??篮?椎南敕ㄕ鹁?耍?挥墒??档溃骸罢庠趺纯赡堋??包r />

    也不怪她不相信,自从西周以来,这些礼教风俗代代相传,妻妾的观念深入了所有人的骨髓。

    其他暂且不说,妻妾的名分关系到女人在家庭里的地位,进而影响到她所生子女的地位,以及日后的继承权之类的。

    正妻才能入族谱,生的儿子叫嫡子,有爵位继承权,其他妾室甚至所谓的平妻生的孩子通通都是庶出……

    见朱媺娖一脸不信,宋青书正色说道:“这的确是我心中真实的想法。”

    朱媺娖一怔,见他语气的确不像开玩笑,心想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自幼出身皇家的朱媺娖自然不会相信他这种天真的想法能实现,随即嫣然一笑:“宋郎,我可以给你做妾,甚至没有名分也无所谓,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宋青书一愣:“什么条件?”

    “如果你能一统天下,将来我们孩子出生过后,你将昔日大明的国土封一些给他,让他传承大明的江山。”

    和宋青书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特别是知道他瞒天过海,将康熙李代桃僵过后,朱媺娖欣喜之余也暗暗惊惧,知道以他的志向,恐怕并不满足于反清复明……

    身为女人,本来嫁鸡随鸡,有时候她也在想,只要宋青书能反清,最后复明不复明其实都无所谓。

    不过朱媺娖同样身为大明皇家子孙,实在放不下肩头那份沉重的责任。如今她利用自己影响力以及大明的正统名分帮助宋青书,如果最后沦为为他人作嫁衣裳,实在对不起朱家的列祖列宗。

    所以朱媺娖思前想后,终于想出了这么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你实在承受了太多一般少女不需要承受的东西,”宋青书怜惜地伸出手去抚摸着她的脸颊,随即郑重地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真的么?”朱媺娖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要知道这个世界对香火观念极为看重,几乎没有男人愿意让自己的儿子跟着女人姓,更何况还涉及到列土封疆。

    秦始皇废封建,设郡县过后,后世王朝几乎不再像周王朝那样分封列国了,经过汉晋两朝,一个“七国之乱”,一个“八王之乱”,后世统治者对分封更是慎之又慎,很多时候封王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空壳而已。

    朱媺娖还在感动之中,却听得宋青书笑嘻嘻地说道:“反正一统天下对我来说还遥遥无期,用一张空头支票,骗得一个高贵的公主以身相许,怎么看都是个划算的买卖啊。”

    “你!”朱媺娖还没来得及发怒,已经被宋青书一把搂在怀中,耳边响起了他郑重的声音,“相信我,阿九。”

    朱媺娖一呆,随即嗯了一声,将脸蛋儿紧紧靠在他胸膛,听着他沉稳的心跳。

    良久过后,见他还不放开自己,朱媺娖有些不好意思了,担心被路过的人看见,连忙将他推开,故作幽怨地说道:“反正你事后反悔我也没办法,谁让人家傻乎乎的,一开始就被你骗了身子呢。”

    见她又提起盛京那次的事情,宋青书顿时有些心虚地反驳道:“那哪是骗啊,我真的是为了救你。”

    “是么?”朱媺娖似笑非笑地说道,“你真的没有其他方法救我了么?”

    “当然没有了。”宋青书连忙正色说道。

    “不知道前不久是谁抱着那位重伤的蒙古郡主,一天不到就从山东赶到了开封找杀人名医求医呢?”朱媺娖一直打探着宋青书的消息,自然知道他带赵敏求医的事情。

    宋青书一头热汗,讪讪地解释道:“那不一样。”

    “哦,有什么不一样啊?这次你怎么不用救我的方法救她了?”朱媺娖狡黠地看着他。

    宋青书心想我总不能说自己后来觉得那种办法太无耻了一点吧,那朱媺娖还不得气死?突然脑中电光一闪,急中生智地说道:“她当时伤得没你重,自然不需要动用那种终极武器。”

    听到他的形容词,朱媺娖脸上掠过一丝红晕,忍不住啐道:“恐怕是人家不让你用那种方法吧?久闻蒙古绍敏郡主机智如狐,和她比起来,我简直是傻到家了,当时居然信了你的鬼话。”

    宋青书急道:“当时你的确命在旦夕,容不得耽搁啊。”

    见他紧张的样子,朱媺娖忍不住噗嗤一笑:“傻哥哥,人家故意戏弄你的。反正……反正现在想来,当初信了你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感觉还……不错。”

    “好哇,居然戏弄我。”宋青书忍不住伸手去挠她痒。

    朱媺娖一边躲闪,一边娇呼道:“哎呀,到他们营寨了,别……别闹了。”

    宋青书往旁边一瞟,果然到了水鉴的山头营寨,于是马上停止了动作,在这位昔日大明旧臣面前,总得给朱媺娖留点面子。

    听到两人通报,守门那士兵挥挥手:“你们回去吧,我们总兵大人今天不会见你们的。”水鉴虽然落草为寇,但依旧为昔日总兵的身份自豪。

    要知道明朝的总兵之间虽然也有高下之分,但最差的放到现在,起码和一个省分军.区司令同级,因此水鉴的手下大多依旧称呼他为总兵。

    “你都没去通报,怎么知道他不会见我们呢?”朱媺娖奇道。

    虽然隔着面纱,但朱媺娖绝代的风姿还是让那个士兵惊艳不已,为了和她多说会儿话,故意卖弄地说道:“仙子,我悄悄和你说啊,今天水总兵的一个远房堂兄弟带着女儿来探望他,那个水姑娘啊,也是长得花容月貌,整个人娇滴滴水灵灵的,看得营寨里面的兄弟直流口水……”

    见他滔滔不绝称赞那个水姑娘,朱媺娖不得不打断他,“后来呢?”

    士兵回过神来,讪讪地笑道:“水姑娘当然当然没有仙子这么美了……后来,后来来了一个武功高强的番僧,好像叫什么血刀老祖的人,贪图水姑娘美色,趁总兵他们不备,将她给掳走了,如今水总兵他们去追那番僧去了,又怎么会见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