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06章 养羊少女

    “水姑娘……又是江南来的,不会是水笙吧?”宋青书表情顿时精彩万分,水姓本来就少见,更何况又和血刀老祖扯上了关系……

    宋青书腹诽不已:这蝴蝶效应影响还挺大的,狄云被自己提前从大牢里救出来了,然后又被自己带到了燕京城粘杆处,自然没机会碰到水笙,触发原著中藏边雪谷的情节。不过历史的纠错能力还真强,没有藏边雪谷,水笙还是被血刀老祖给劫走了。

    想到当初那个刁蛮任性的少女,宋青书露出一丝缅怀的微笑,好歹说也算有缘,总不能真的让她被血刀老祖糟蹋,连忙问道:“水姑娘被血刀老祖掳走,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面对宋青书,那个士兵可就没对朱媺娖那么耐烦了,一想到他是那位仙子的男人,不由露出艳羡的神情,颇为嫉妒地说道:“昨天半夜吧,离现在已经十几个时辰了。”

    问清了水鉴他们追去的方向,宋青书拉着朱媺娖走到一边,悄声说道:“阿九,现在这种情况我去助水鉴他们一臂之力,将他侄女儿救回来,事后他应该不好意思不答应我们的请求。”

    “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了,还来得及么?”朱媺娖嘟着嘴,忍不住有些埋怨,“都怪你,刚刚我说早点来找他们,你非拉着我旌?郏?獠晃罅苏?旅础!包

    “我哪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宋青书悻悻地说道,“不过以我的轻功,要追上他们也不不是不可能,阿九你先回去,等青青回来你把这边的事情和她说一声,我尽快赶回来。”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朱媺娖有心和他一起去,但稍微一动,双腿之间就传来一阵酥麻酸软感,身子实在有些乏了,想到罪魁祸首的某人,她忍不住狠狠瞪了宋青书一眼。

    “放心吧,一个血刀老祖而已,”宋青书自信地一笑,“那我先走了?”

    “嗯。”朱媺娖轻轻点了点头,看着宋青书随意踏出一步,就已经出现在数十丈外,不由吐了吐香舌,“没想到宋郎的轻功已经如此登峰造极。”

    朱媺娖身负铁剑门的神行百变,向来自负轻功,如今见识了两人之间巨大的差距,心中既有几分失落,又有几分自豪。

    宋青书一边飘逸地飞驰,一边搜寻着血刀老祖一行的踪迹,心中暗自盘算:水笙刚被血刀老祖劫走,水鉴他们就追了出去,看来血刀老祖还没时间对水笙使坏,水笙短时间内应该还是安全的,只不过他们追逐逃亡中途要是改变了方向,自己岂不是扑了个空?

    想到这里,宋青书不由想起《天龙八部》里面李秋水的传音搜魂,自己要是会这个东东,如今找人实在是方便太多。

    事到如今,宋青书只能选择最笨的方法,心中估算以马的脚力,这段时间他们最远能跑到哪儿,自己若是在那之前还追不上,那证明方向有误,换个方向展开一个扇形搜索。

    一辆汽车时速45公里,提前一个小时出发,另一辆汽车时速60公里,想追上前一辆汽车,要花多少时间,追上时两辆汽车离出发点有多远?

    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了小学时学的计算题,宋青书顿时一脸郁闷,没想到自己穿越了都还逃不过做作业的命。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宋青书绞尽脑汁的精确计算过后,终于在一处山谷中发现了血刀老祖他们的踪迹。

    “你不是人……你是恶魔……你杀了我吧……”风雪中传来一个少女绝望而有凄婉的哭声。

    宋青书心中一凉:“难道我来迟了?”远远看见一团火光,旁边围着两个人影,一个是久违的血刀老祖,另一个是一干瘦老者,下巴上留着一茬山羊胡,地上躺着一个少女,眼珠挂泪,不是水笙又是谁?

    “你这么娇滴滴的美人儿,我可怎么舍得杀啊?等老祖我吃完这顿烤全羊,再来好好伺候你。”血刀老祖磔磔笑道,故意在伺候二字上加重了读音,语气充满猥亵之意。

    “水侄女儿,你就从了老祖吧,别不识好歹了。人家老祖神功盖世,以一敌四,真把你几个叔叔伯伯打得落花流水了,这样的英雄好汉放眼天下哪里去找?”那个山羊胡老者一脸谄媚之色。

    “呸,姓花的,你还要不要脸,枉你和我父亲刘伯伯他们齐名,结果只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无耻之徒。”水笙狠狠地啐了一口,小胸脯急剧起伏着,显然心中极为激动。

    见山羊胡老者一脸惭色,血刀老祖哈哈一笑:“花先生,她一个小姑娘家家懂什么大道理?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如今我大蒙古国为了一统天下,正广纳贤才,以花先生的武功以及在江南武林的名望,再加上老祖我在阿里不哥王爷面前推荐,先生定能得到重用,他日封侯拜将岂不好过做一个武林闲汉?”

    “是是是,老祖说的是。”山羊胡老者点头哈腰地说道,脸上惭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对权力的渴望光芒。

    “看样子这个山羊胡子是南四奇‘落花流水’里的花铁干啊,听他们对话,莫非原著中藏边雪谷的事情还是重演了?落花流水一个个惨死,只有花铁干向血刀老祖摇尾乞怜,才保得一命。不过根据那个守门的小兵所说,追来的除了南四奇之外,还有黑白双剑,水鉴以及另一个神秘高手,难道他们都被血刀老祖杀了?这怎么可能!”

    宋青书暗暗心惊,正要跳出去救水笙,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娇斥:

    “大和尚,是不是你们杀了我的羊?”

    宋青书循声望去,只见一身着浅绿轻衫的少女正愤怒地望着血刀老祖两人,心中顿时古怪,这个少女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我怎么一点都没察觉到?

    血刀老祖也在上下打量这个绿衫少女,一张瓜子脸,睫长眼大,皮肤白皙,容貌甚是秀丽,顿时得意地一笑:“老祖我最近走桃花运了,又来了这么一个娇俏的少女,看来等会儿得多吃点羊肉补补身子了。”

    看了看正在篝火上被烤得油水直冒,吱吱作响的羊,少女更是愤怒:“你为什么要杀我的羊?”

    血刀老祖嘿嘿一笑,也不答话,提起刀来一步步向少女靠近,刀尖无声无息往她腰带上割去。

    宋青书见她身材苗条,弱质纤纤,也察觉不到她身上有真气的样子,连忙一个纵跃来到她身边,抱着她的纤腰后退数丈,躲过了血刀老祖精妙无比的一刀:“姑娘小心,这个大和尚不是好人,杀人都不眨眼,又何况你的羊呢。”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