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07章 做牛做马

    宋青书本想出其不意地跳出去将水笙救下来再说,他如今武功远比血刀老祖高,但他有人质在手,真打起来难免投鼠忌器。

    也不知道这个绿衫少女从哪里冒了出来,见血刀老祖招式下流,若是自己不出手相救,少女的衣裙都要被他一刀划破。

    就算前世那个开放的现代,一个少女在大街上被剥光了衣服也是件绝望的事情,更何况这个礼教横行的世界?一个少女在几个大男人面前露了身子,还不得分分钟投井自尽啊。

    宋青书不得不打消之前念头,先救这个绿衫少女再说,至于水笙,反正她暂时也没有危险,等会儿再伺机出手相救。

    见到突然出现的宋青书,血刀老祖顿时脸色大变,他反应也极为迅速,在宋青书拉着绿衫少女躲避的同时,没有丝毫犹豫他也飞身回到水笙身边,将血刀架在了水笙的脖子上。

    在黑道称雄数十年,血刀老祖的战斗经验可谓极为丰富,他知道今天自己是生是死,就要仰仗水笙这个人质了。

    “宋大哥!”看清宋青书的样貌,水笙顿时又惊又喜。虽然之前和宋青书的相处实在算不上一个愉快的过程,自己沦为他的丫鬟,还一口一个“淫贼”地喊他,现在回想起来,水笙方才明白宋青书当初虽然嘴上占他便宜,但行为上算得上君子,比血刀老祖这种真正的淫贼,不知道要好到哪里去了。

    叔叔伯伯父亲一个接一个惨死在面前,等待自己的命运也是惨遭凌辱,水笙早已绝望,这个时候能碰上宋青书这个不算熟人的熟人,哪能不惊喜出声?

    “没记错的话,以前你好像不是这样叫我的啊。”见血刀老祖已经制住了水笙,宋青书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通过语言来麻痹血刀老祖,看能不能让他露出破绽。

    水笙脸色一红,身边有个真淫贼,她怎么好意思再喊宋青书为淫贼?

    “宋大哥,我爹爹、陆伯伯、刘伯伯都死在这恶贼手中,要是你能杀了这恶贼,下半辈子我给你做牛做马都愿意。”水笙一边说着一边止不住地流着泪水。

    “我特么又不耕田,要牛马干什么?”宋青书佯怒道。

    有水笙为人质,血刀老祖终于稍稍放下心来,听到他俩对话,不由哈哈大笑:“宋公子,这你就不懂了,人家水姑娘一个千金大小姐,总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话说得太直白吧。老祖给你解释解释,牛和马又不只是拿来耕田用的,牛还能产奶,马还能被骑,水姑娘是什么意思,宋公子你现在还不明白么?”

    “这特么也可以啊?”宋青书不禁愕然,暗中给血刀老祖竖起了大拇指。

    听到血刀老祖的污言秽语,水笙气得粉脸煞白,急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想要牛马,人家……人家给你当丫鬟还不行么?”想到昔日两人之间的玩笑话,再想到今日发生的一切噩梦,水笙委屈得眼泪簌簌往下掉。

    “喂,你打算还要抱我抱什么时候?”

    宋青书正想回答水笙的话,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这才发现自己依然将刚才那个绿衫少女半搂在怀中。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分神了。”宋青书连忙松开双手,忙不迭道歉,他刚才看似和水笙有一茬没一茬地在聊天,实际上是在凝神寻找血刀老祖有否露出破绽,因此倒忘记了怀中还有一个少女。

    “也没什么啦。”绿衫少女随意地摆摆手,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显然心中尚没有男女之防。

    宋青书心中奇怪,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娇俏的少女,似乎还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

    “大哥哥,你刚才为什么要拉我后退啊?”绿衫少女歪着头盯着他。

    “呃,我担心这个臭和尚伤到你啊,他可凶了。”宋青书心中腹诽不已,瞎子也看得出我刚才是为了救你啊。

    “嗯,这个和尚长得这么丑,还杀了我的羊,简直是个大坏蛋。”青衫少女怒视着血刀老祖。

    “嗯,的确挺丑的,脑袋上头发都没一根,连眉毛都几乎没有了。”

    “肯定是做一件坏事,神仙就拔掉他一根头发,坏事做多了,头发不够就拿眉毛替代。”

    “呃……你这说法倒是很奇特……”

    ……

    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血刀老祖不由一头黑线,怒道:“你们有完没完?”随即刀锋在水笙光洁的脸蛋儿上比划了一下:“我说水家小妞,你自己看看,你那位情郎有了新欢就忘了你这旧爱呀,一看就是负心薄幸之徒,要不跟我得了。”

    “呸,我就是跟猪跟狗,也不会跟你。”水笙吐了他一口唾沫星子,“再说了……他又不是我的情郎。”

    宋青书淡淡一笑,望着血刀老祖说道:“老祖,我想你恐怕是误会了,当初扬州城丽春院里,你们几个人联手伏击我,这个小丫头可是一看到我有危险,就脚底抹油溜了,这样的女人,你说我救她干嘛呢?”

    水笙一听,不由心中一凉,当初她的身份是宋青书和韦小宝的阶下囚而已,趁乱溜走本来无可厚非,不过内心善良的她事后还是为了这个内疚了很久,直到得到消息宋青书安然无恙渡过了那一劫,方才放下心来。

    见宋青书再次提起这件事情,水笙心中幽幽一叹:看来他很在意当初我的背叛吧,当时人家也犹豫了很久好不好……谁让他和韦小宝那个狗官在一起。

    血刀老祖哈哈一笑:“宋公子,你这套骗小孩子的把戏就别来糊弄我了,要是你真的不在意水小姐的安危,又为何会这么远追来?以你的武功胜过我不难,为何又迟迟不动手?还不是因为此时水小姐在我手中,你担心伤到她而已。”

    宋青书微微点点头:“老祖果然洞若观火,不错,我是想救她,你先说说你要什么条件才愿意放她吧。”

    “好,宋公子果然快人快语,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你放我离去,等我安全过后,我也不会难为水小姐,到时候我会在前面蟠龙镇将她安置在客栈中,就当送你的见面礼,我们交个朋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