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08章 少女的简单逻辑

    血刀老祖见过宋青书多次,自然清楚这段时间以来他武功的变化,特别是在神龙岛见识了他和欧阳锋的交手过后,更加清楚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了。

    血刀老祖虽然骁勇凶悍,但也不是傻瓜,和明知道不是对手的人相斗,所以试图和宋青书化敌为友。毕竟在他看来,两人之间没有血海深仇,而且如今宋青书已经不在满清朝廷当官,两人之间更不存在立场矛盾。

    宋青书淡淡一笑:“我们可以达成交易,但作朋友就免了,我们注定成不了朋友的。”

    血刀老祖脸上厉色一闪,还没来得及说话,水笙已经先开口了:“宋大哥,不要管我,求求替我杀……”声音戛然而止,原来是被血刀老∨ωáń∨∨ロ巴,£.@↗.≤祖点了哑穴。

    “既然如此,那以后我们相见就兵戎相见了。”血刀老祖将水笙拉扯起来,一把扣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握着血刀,慢慢往后退却。

    “老祖,我怎么办?”这一下轮到花铁干傻眼了,若是任由水笙活着,他今日的丑态必然泄露出去,日后在江湖上可谓是没有立锥之地。

    血刀老祖这次本来是奉阿里不哥之命前来搅局的,因为阿里不哥听到风声,自己将和汝阳王府换驻地,阿里不哥想到辛辛苦苦数年对满清无寸土之功,若是满清内部大乱,汝阳王府一来就捡了个便宜,自己在大汗面前的面子往哪儿搁?

    听闻汝阳王府的绍敏郡主悄悄潜入满清国内拉拢各方势力,阿里不哥自然不能让她如愿,所以派血刀老祖前来破坏赵敏的好事。

    血刀老祖在金蛇营各处山头查探之时,刚好见到了水笙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呆在屋里,色心顿起,便忍不住出手将她掳走。

    这一来可惹了大祸,水笙这次是跟着父亲水岱一起来拜访伯父水鉴的,刚好黑白双剑也受南四奇所邀前来助拳,另外加上水鉴打算提名参选金蛇王的人选“晋阳大侠”萧半和,各个武功都不在血刀老祖之下。

    水笙方中传来的动静很快惊动了这群高手,纷纷追逐而来。幸亏血刀老祖纵横江湖多年,极为狡猾,中途暗布迷阵,将身后的那群高手引向了几条岔道。

    水鉴一行人商议之下,决定兵分三路,黑白双剑夫妇俩一起往南追寻,水鉴和萧半和往西边追寻,落花流水四人往北追寻,在他们想来,任何一路的高手,对付一个血刀老祖都绰绰有余。

    他们哪能料到血刀老祖狡猾凶悍,以一敌四,居然能杀了“落花流水”其中三人,还降服了一人。

    不过血刀老祖有苦自知,他如今已接近油尽灯枯,能从宋青书手中逃得性命就数万幸,哪还有心思执行阿里不哥交代的任务,可是回到蒙古总要交差,血刀老祖眼珠儿一转,便打算用花铁干来应付阿里不哥。

    “花先生,中原你是没法呆了,你随我一同回蒙古,肯定能得到王爷大大的赏识,他日蒙古入主中原,你再衣锦还乡,岂不快哉?”

    血刀老祖嘴上虽然说的漂亮,心中却嘀咕:到时候和王爷说“落花流水”是赵敏在中原埋伏的重要棋子,自己九死一生方才杀了其中三人,还将剩下的一人擒来听凭王爷审问……

    不过血刀老祖当然不会真让花铁干开口,那样他的事岂不败露了?所以他已经打定主意,回到蒙古后便悄悄灭口,对外宣称花铁杆自杀了就好。当然在这之前么,还是得好好安抚一下花铁干的情绪,他的武功不错,当个保镖什么的应付一下宋青书还是可以的嘛。

    “多谢老祖提携,他日花某必不望阁下大恩。”花铁干谄媚地笑道。

    宋青书听得眉头大皱,心想花铁干也是成名武林数十年的人物,怎么会这么无耻?

    见宋青书并没有出手拦截的意思,血刀老祖心中暗喜,反正今天和宋青书已经彻底撕破脸皮了,若是按照协定把这姓水的小娘们交还给他,她日后跟在宋青书身边,肯定会没事就吹吹枕边风,老祖的日子可不好过。

    还不如等安全后找个僻静地方,先好好享用这个细皮嫩肉的姑娘一把,释放一下最近紧张的身体。宋青书总不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追杀自己到蒙古草原去吧。

    血刀老祖正在想入非非之时,突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声:“大哥哥放你们走,我可没放你们走。你们杀了我的羊,还把它拿来烤了,赶快赔给我。”

    血刀老祖眼中厉芒一闪而过,心想要不是忌惮宋青书在一旁,平日里老子碰上你这么个娇滴滴的乡野少女,还不得把你操.弄得不要不要的?

    他不欲节外生枝,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和颜悦色地说道:“小姑娘,这一锭银子可以买十头羊了,就当我赔给你的吧。”

    哪知绿衫少女摇了摇头:“我不要银子。”

    血刀老祖一怔:“那你要什么?”

    绿衫少女说道:“一命赔一命。”

    血刀老祖气急反笑:“老子不过杀了你一头羊,你居然要为给一只羊赔命?”

    “一命赔一命不是很公道的事情么?”绿衫少女歪着头盯着他,显然不知道他的怒气从何而来,少女突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放心吧,你死后我不会也把你架起来烤的,一看你这样子,肉肯定不好吃。”

    宋青书在一旁听得一头黑线,这个少女的逻辑……真是感人啊。

    血刀老祖被气得七窍生烟,运起真气将手中银子裹住,一把往绿衫少女身上扔去,显然他心中已动了杀机。

    “就是这个机会!”

    宋青书一直蓄势待发,见血刀老祖果然分神,一缕指风击落了往绿衫少女飞去的银锭子,身形随之一闪便出现到了血刀老祖和水笙面前。

    血刀老祖大骇之下手上正想用力捏紧水笙的脖子,怎奈手肘传来一股酥麻之感,显然被宋青书拂中了麻穴,再也无力制住水笙了。

    血刀老祖也是当机立断,身形暴退,想趁宋青书救水笙的时候和他拉开距离,趁乱逃走。宋青书冷哼一声,木剑激射而出,刚好点中血刀老祖背后死穴,一代枭雄,就此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