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11章 不祥之感

    宋青书不由一怔,终于醒悟过来对方口中的淫贼是在叫自己。∏∈∏∈∏∈∏∈,

    “哥不做淫贼好多年了好吧?”宋青书郁闷无比,连忙将水笙护在怀中,右手一掌挥出,和对方的掌力撞击到一起。

    因为担心反震力压坏水笙心疼的爱驹,所以宋青书也没敢用全力,不够饶是如此,他的掌力也非江湖中一般高手能接的起的。

    “咦?”手上传来微微发麻的感觉,宋青书不由感叹对方内力之精纯。

    宋青书正想抱着水笙下马,突然怀中传来少女焦急的声音:“萧伯伯,别打了,他是自己人。”

    “自己人?”

    一个头带毡帽的中年男人不由得停了下来,疑惑地望着水笙。

    “你认识这个人?”宋青书也好奇地看着水笙。

    “嗯,”水笙了头,翻身下马,拉着宋青书往那人走过去,“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位是我萧伯伯,人称‘晋阳大侠’,这位是我宋青书哥哥,呃,刚才就是他把我从血刀老贼手中救出来的。”

    之前水鉴与萧半和一路追踪都没有发现血刀老祖的踪影,便意识到两人是中了对方奸计,连忙掉头回来搜寻,刚好远远望见水笙被一个男人搂在怀中,水笙还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显然是被欺负了,自然下意识把宋青书当成了淫贼。

    宋青书一边打量对方一边寻思:“原来是晋阳大侠萧半和,传闻他的混元气已经修炼得登峰造极,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看了看他脸颊浓密的胡子,宋青书觉得有些奇怪:“我记得原著《鸳鸯刀》里,他好像是个太监来着,这样子看着不太像啊……”

    不过宋青书对《鸳鸯刀》的剧情并不太熟悉,心想自己记错了也不定。

    “哦?原来是那位刺杀康熙的那位少年英雄。”萧半和再看宋青书,顿时顺眼了几分,要知道他早年也是潜伏在紫禁城,数次想刺杀清朝皇帝都失败了,后来为了另外一件大事才选择出宫,刚好和宋青书进宫的时间岔开,所以两人才没打过照面。

    “笙儿,你爹爹和另外几位叔叔伯伯呢?”树林之中又走出来了一个中年人,样貌堂堂,和水岱有几分相似,身上自有一股征战沙场的杀气。

    “大伯!”

    听到他的问话,水笙顿时跑过去扑到他怀中,伤心地大哭了起来。

    一旁的宋青书暗暗一惊,这应该就是金蛇营十二首领之一,昔日明朝总兵水鉴了。

    “笙儿,究竟出什么事情了?”

    见到水笙的反应,水鉴心中一凉,焦急地问道。

    不忍水笙亲口再一遍当时的惨状,宋青书连忙避重就轻地将当时的情形大概讲了一遍。

    “血刀狗贼!我水鉴与你势不两立!”水鉴表情又是悲伤又是愤怒,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水笙一边擦拭眼泪,一遍哽咽地道:“伯伯,血刀狗贼已经被宋大哥杀了。”

    水鉴顿时大惊,连忙对着宋青书便拜了下去:“多谢宋少侠替我兄弟报了此仇。”

    宋青书哪能让他真拜下去,急忙伸手扶住他的双臂:“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行走江湖之人的本分,更何况我和水姑娘也算是朋友。”

    水鉴数次使劲都发现身体纹丝不动,根本没法拜下去,顿时明白自己武功和宋青书相差甚远,顿时感慨道:“不幸中的万幸是笙儿没事,幸好有宋少侠恰巧路过,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宋青书有些尴尬地笑道:“水前辈,我不是恰巧路过,而是特意来救人的。”

    “哦,此话怎讲?”水鉴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讶色。

    宋青书将自己到他山头拜访,得知他追血刀老祖去了,然后连忙跟过来的事情粗略和他讲了一遍。

    “原来宋少侠是司徒老英雄提名的金蛇王候选人,”水鉴恍然大悟,“宋少侠放心,水某向来佩服司徒老英雄为人,更何况这次你对我们水家有如此大恩,水某必定支持少侠。”

    “对了,我来给你引荐一下我们提名的候选人,这位是人称‘晋阳大侠’萧半和萧大侠,你们两好生亲近亲近,角逐金蛇王的时候,还可以守望相助。”

    萧半和苦笑道:“水老弟,哥哥我刚刚和宋少侠交手了几招,他单手便将我逼退,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宋青书连忙道:“萧老前辈的混元劲实在是炉火纯青,晚辈也是佩服不已。”

    萧半和微微一笑,心中却暗暗一凛:一般少年得志之人都有一股孤傲之气,宋青书此人武功既高,又懂人情世故。几次接触下来,既有楚霸王的武勇,又有刘邦的圆滑,实在是不得不防啊。幸好荃儿似乎和他关系颇为亲密,目前看来暂时还不会成为我的敌人……

    双方寒暄一会儿,水鉴突然开口道:“我打算先去拜祭一下笙儿她爹爹,再安排手下迁移他的遗体,不知宋少侠……”

    宋青书面露难色,拱手答道:“在下尚有要事在身,恐怕不能陪你们回去了。”

    水鉴头表示理解:“既然如此,我们先就此别过吧,改日水某一定登门造访,感谢少侠的大恩大德。”

    宋青书连忙道:“水前辈客气了,那宋某先告辞了。”

    “宋哥哥~”水笙见他即将离去,心中颇为不舍,牵过照夜白将缰绳递到他手里,“宋哥哥,你就用这匹马代步吧。”

    宋青书摇了摇头:“不用了,以我的轻功,这距离不碍事。”见水笙露出了伤心的表情,连忙凑过去压低声音道:“你伯父和那位萧大侠总共就两匹马,你把照夜白给我了,你等会儿骑什么?我可不想你和别的男人共乘一骑。”

    水笙俏脸一下子便红了,忍不住啐道:“他们都是我的长辈,你在想什么啊。”

    “反正我不管。”宋青书重新将缰绳塞了回去。

    水笙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不由甜甜一笑:“那……好吧,反正这匹马我已经送给你了,我暂时先帮你保管着吧。”

    看着两人窃窃私语,不远处的水鉴和萧半和不由相视一笑。

    当宋青书一路风驰电掣赶回营寨之时,发现夏青青已经回来了,看着两女一副愁容,不由大惊:“出什么事情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