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20章 张无忌的布局

    周芷若显然也有些惊疑不定,下意识摇了摇头:“不会。”

    见两女惊异的目光,张无忌负手而立,淡淡地说道:“人都是会变的。”

    “人的确会变的。”赵敏哼了一声,显然没心情像周芷若一样和他纠结这个问题,神情一肃,声音清冷,“第一个问题!”

    张无忌点了点头,示意她接着说下去。

    “当初你答应过我,我不当我的蒙古郡主,你也不当你的明教教主,我们一起隐居江湖……”赵敏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旋即面沉如水,“你为何要反悔?”

    张无忌叹了一口气,满脸的无奈:“你也知道明教前任教主阳顶天失踪后,明教四分五裂,差点被六大派剿灭的旧事。我若这样撒手不管,刚刚统一的明教岂不又重归一盘散沙?今时不同往日,西域如今列强林立,只要明教稍微露出虚弱的迹象,就会被周围的势力一口吞掉。我又岂能因为一己之私利,陷众多好兄弟于险境呢?”

    树荫中的宋青书不禁一怔,这样看来张无忌莫非还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自己几次都碰到了他卑鄙的一面,难道就像自己对韦小宝那样,芝兰当道,不得不除?

    “一己之私利?”赵敏笑容苦涩无比,“我为了你背叛了长生天,背叛了苍狼与白鹿的血脉,背叛了蒙古,背叛了父兄……到头来,只换来你一句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利?”

    “敏敏,我知道你为了我牺牲了太多,”张无忌欲言又止,“所以此生我绝不会伤害汝阳王府中人……”

    赵敏直接打断道:“哼,汝阳王府麾下精兵数十万,我爹和我哥何须你来放过?倒是你曾落入汝阳王府手中,若不是我不顾名节,谎称怀了你的骨肉,对爹爹以死相逼,你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说这些大话么?”

    张无忌沉默良久:“敏敏,我一直记得你的付出……他日我若能一统天下,皇后之位非你莫属。”

    一旁的周芷若脸色微变,虽然表情不明显,但还是被赵敏捕捉到了,赵敏意味深长地往宋青书的方向望了望,冷笑道:“那你的芷若妹妹呢?”

    张无忌连忙答道:“我幼年身中寒毒心灰意冷之时,幸得芷若妹妹相劝,才重新燃起了生存下来的斗志,此番恩情,我是没齿难忘,所以将来会设置东西两宫皇后,由你们共同担任。”

    听张无忌提及幼年汉水之上,自己给他剔掉鱼刺喂他吃饭的情形,周芷若顿时显得有些怅然若失,不过听到后面东西二宫之类的话,她忍不住皱眉道:“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你们之间吵架,别扯到我身上。我如今已为人妇,还请张教主自重。”

    “周姑娘,他日你会庆幸今晚这么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立场的。”赵敏感慨万千,不知道周芷若说的话是发自真心,还是故作高冷。不过她今天所有的话,宋青书都听在耳中,今晚过后两人的关系恐怕会更进一步吧。

    “你什么意思?”周芷若向来不喜欢赵敏,尤其是她那副故弄玄虚的得意模样。

    “没什么,”赵敏淡淡一笑,“其实不管你心中是怎么想的,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张无忌的话听听就罢,当真了就是你傻了。”

    看着多年的情敌吃瘪,周芷若忍不住戏谑道:“郡主娘娘抛弃一切跟人家,结果被人家弃之如蔽履,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好评价。”

    “谁说是他抛弃我的?明明是我主动离开的!”赵敏怒道,“你真当他对你的许诺是因为念着昔日汉水一饭之恩?”

    周芷若一怔,半晌说不出话来,一旁的张无忌脸色一沉:“敏敏,你胡说些什么!”

    “我胡说?”赵敏凄然一笑,“有时候我真的很痛恨我自己为什么要那么聪明,不然就能一辈子被瞒在鼓里,开开心心和你过下去……”

    两人的反常让周芷若心中疑云重生,本来早就想一走了之,可脑海里冥冥之中有个声音,让她留下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见周芷若疑惑地望着自己,张无忌故作镇定地对赵敏说道:“我知道你素来机敏,不过很多事情还是不要捕风捉影为好。”

    赵敏傲然一笑:“我敏敏特穆尔向来算无遗策,若不是真查到了证据,又怎会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东西冤枉你?”

    见张无忌脸色微变,周芷若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疑惑,问道:“究竟是什么事情?”

    赵敏注视着张无忌的表情变化,嘴角闪过一丝残忍的笑意:“这要先问问你自己了,周掌门的父亲真是汉水边上一个普通的渔夫么?”

    周芷若脸色一白,她的身世当世只有寥寥几人知道,她现在依然牢记着当初张三丰的告诫,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当然!”

    “一个普通的渔家女,又怎么会有芷若这么清新脱俗的名字?芷若二字,见于《列子》,见于司马相如的《子虚赋》,普通渔夫,又怎么会有这种见识?”赵敏晒然一笑,“周掌门,令尊恐怕就是昔日白莲教教主周子旺吧。”

    周芷若眼神一眯,一道杀气悄悄掠过。

    赵敏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因为南宋朝廷的原因,白莲教如今已成了禁忌。不过周掌门大可放心,人家怕南宋朝廷,我赵敏可不怕。”

    白莲教?芷若的父亲是当年揭竿起义,席卷了大半个南宋江山的周王周子旺?宋青书悚然一惊,他虽然身为周芷若的丈夫,却也不知道这个秘密。

    难怪周芷若对身世讳莫如深,这些年来南宋朝廷一直在追查白莲余孽,若周芷若身份曝光,她峨眉掌门的位置恐怕就不保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周芷若声音发冷,静静地看着赵敏。

    “我不想怎么样,”赵敏微微一笑,“只是想告诉你,张无忌接近你更多的是因为你是周子旺之女,而非昔日的汉水一饭之恩。”

    “经过十几年来的打压,白莲教表面上已经销声匿迹,”赵敏继续说道,“不过根据汝阳王府的情报,近几年来,白莲教在上任教主周子旺的师父彭和尚与圣女唐赛儿的领导下,已经渐渐恢复了实力。他们吸取了上次失败的教训,所以一直按兵不动,等待天下大乱之时再起兵。”

    “我们的张教主想必就是看上了白莲教的力量,所以才来接近周掌门的吧。”

    赵敏的声音本来清脆无比,不疾不徐地述说着一切,不知为何,场中其余几人听起来却觉得丝丝冷意。

    “张教主身为西方最大教派明教教主,几个月前将东方第一大教日月神教收为附庸,如今只要能得到周掌门,不仅能掌控西南大派峨眉,还能借机控制东南的白莲教,东南西北,都在阁下的掌控之中,真是好大的手笔,好深的算计。”

    听到赵敏的解释,周芷若不由惊惧地看了张无忌一眼,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这还是她熟悉的那个优柔寡断的张无忌么?

    树上的宋青书也听得咂舌不已,本以为自己偷天换日掌控了满清的政权,已是天大的手笔了,哪知张无忌居然已经不知不觉将天下收入了囊中。

    “究竟是我在开挂,还是他在开挂啊?”宋青书哀叹不已。

    见赵敏说破一切,张无忌并没有狡辩,反而笑道:“敏敏,果然还是被你看破了一切。不错,的确如你所说,不过为了一统天下,些许的手段又算得了什么?你们蒙古人心中那位伟大的成吉思汗,不照样诡计多端么。”

    “可是我喜欢的不是雄才大略的成吉思汗,而是那个优柔寡断,却善良忠厚的张无忌。”赵敏嘴唇都快咬出血来。

    张无忌脸色终于慢慢沉了下来:“你也不必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们蒙古的计谋么。”

    “什么计谋?”赵敏一怔,这下轮到她迷惑不解了。

    周芷若看着张无忌熟悉的面容,却难以抑制地产生一种陌生感,静静地站在那里,显然也对张无忌的说辞很感兴趣。

    张无忌面无表情道:“你口口声声说的是为了我抛弃了蒙古,抛弃了汝阳王府,抛弃了你的子民……不过你的要求是什么呢,是要我抛弃明教,抛弃和你们蒙古的战争。”

    “没有我的领导,明教终将变回以前那个一盘散沙的模样,哪还是你们蒙古的对手?岂不是短时间就会被蒙古铁骑摧枯拉朽地吞并掉?”

    “你抛弃了一切跟着我,看似为了爱情,可惜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你们蒙古使出的美人儿计罢了。蒙古少了一个绍敏郡主,对他们的实力无丝毫影响,可是明教少了张无忌,立马就从蒙古的心腹大患变为不足为虑……纵观蒙古,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想出这么甜蜜而诛心的陷阱?”

    赵敏脸色惨白,下意识摇摇头,喃喃道:“我真的没想过这些……”

    “是么?”张无忌冷哼一声,“既然你为了爱情,愿意抛弃一切,那为何知道我继续对抗蒙古后,不继续留在我身边,反而义无反顾跑回蒙古,马上指挥汝阳王府一干高手呢?”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