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25章 抉择

    见周芷若责备自己,赵敏也怒了:“关我什么事情?”

    周芷若将真气输入宋青书体内替他疗伤,只觉得犹如泥牛入海,更是恼怒:“要不是你自作聪明,明尊又怎么会注意到你?宋青书也不会为了救你身受重伤了。”

    赵敏一时语塞,忍不住说道:“我……我不过是想帮忙而已。”

    “你要是想帮忙,就该离他们远点!”周芷若柳眉欲竖。

    “喂喂喂,你们上辈子会不会是冤家?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吵。”宋青书咳嗽两声,无语说道。 &∴∴∴吧,☆.↖√.⊕p;

    “哼!”两女不约而同将脸转了过去。

    “若是张无忌在天有灵,看到曾经深爱自己的两个女人移情别恋,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明尊运功完毕,觉得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了,看着三人在那里打情骂俏,忍不住讥讽道。

    “呸!”赵敏啐了一口,“不知道你吃了什么,嘴这么臭!”

    明尊磔磔笑道:“我的嘴臭不臭,你等会儿尝尝就知道了。”

    “你!”赵敏一张俏脸一阵红一阵白,胸脯急剧起伏着,她出身高贵,麾下高手无数,何曾被男人这样下流地调戏过。

    周芷若站了起来,握着长鞭的手紧了紧,淡淡地对赵敏说道:“你带宋青书走,我帮你们挡一会儿。”

    赵敏一怔:“那你岂不是?”

    周芷若冷冷说道:“能不能别废话了,我可拖不了他多久。”

    赵敏银牙一咬,将宋青书扶在肩头,正要带她离去,哪知宋青书轻轻推开了她:“你自己走吧。”

    听到他的话,周芷若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你为什么不走?”

    宋青书温和地一笑:“哪能让自己女人拼死拼活,自己逃之夭夭的道理。”

    周芷若心尖儿一颤,不过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你知不知道你如果能成功离开,日后还能替我报仇。”

    “我知道,”宋青书点点头,“不过需要牺牲你换我苟且偷生……我做不到。大不了留下来和你做对同命鸳鸯,难道你不欢迎么?”

    周芷若身形微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

    赵敏看了看宋青书,又看了看周芷若,见两人脸上那种坚定的光芒,忍不住跺了跺脚:“好吧,此事因我而起,既然你们都不走,本郡主也奉陪到底。”

    啪啪啪~

    明尊一边拍着手一边说道:“好一个感人至极的场景,不过蒙古小丫头,人家夫妻俩决定同生共死,你一个外人非要插进去不觉得害臊么?”

    赵敏脸色一红,下意识辩解道:“反正现在知道无忌哥哥已经被你害死了,又报仇无望,还不如早点下去找无忌哥哥,希望他还没有喝孟婆汤。”

    明尊不屑地笑了笑:“身为蒙古郡主,你信奉的应该是长生天,居然张口闭口就是汉人的鬼神,果然是个离经叛道的小妖女。不过你想死,可没那么容易,本座说了要将你这个小妖女炼制成奴隶,日夜挞伐,方解蒙古残害本座子民的心头之恨。”

    赵敏娇艳的俏脸血色褪尽,悄悄对周芷若说道:“喂,你不是一直恨不得杀了我么,等会儿若是势不可为,你就先杀了我吧。”

    周芷若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奇道:“等会儿我未必有功夫来杀你……你干嘛不现在自杀?”

    赵敏尴尬地笑了笑:“人家还想多活一会儿嘛,再说,伟大的长生天不允许他的子民自杀的。”

    “你的长生天真那么有用,干嘛不叫他来对付这个老妖怪?”周芷若撇了撇嘴。

    “呃……”赵敏一时语塞。

    “你们也不必白费心机了,本座不发话,谁也死不了。”见两女吵吵闹闹,明尊有些不耐烦地哼了一声。

    “是么?”周芷若脸色一寒,倏地挥鞭往赵敏脖子上缠去,以白蟒鞭法的威力,赵敏细长的脖子被缠上的一瞬间,恐怕就会窒息而亡。

    明尊眉头一皱,圣火令急速往周芷若身上飞了过去,周芷若撤回长鞭往圣火令上面抽了过去,空中的圣火令仿佛长了眼睛一般,以一道极为诡异的弧度避了开去。

    周芷若还没回过神来,便觉得身上数道大穴一麻,原来另外几片圣火令已经悄悄绕道她身侧,制住了她身上的穴道。

    赵敏终于反应过来,后怕地摸了摸自己脖子,怒视着周芷若:“你真打算杀我啊?”

    “不是你让我杀你么?”周芷若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我不是让你等会儿再杀么?”赵敏一脸无语。

    “等会儿就没机会了。”周芷若幽幽一叹。

    “你怎么这么没用啊,好歹说也是一派掌门,怎么一招就被人家制住了!屠狮大会上的威风到哪儿去了?”见周芷若眨眼间便被制住,赵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那么本事,怎么不自己去杀他?”周芷若一句话便让赵敏闭嘴了。

    一阵嚣张的笑声响彻天际,明尊一边往三人靠近一边对周芷若说道:“周掌门,刚才这个臭小子说留下来陪你一起死,你是不是心里特感动啊?你现在应该明白了,不是他伟大,而是他清楚你根本阻挡不了我,他根本走不了,所以就故作大方留了下来而已。”

    宋青书淡淡地笑了笑,也不辩解,反而是周芷若冷笑一声:“心思龌龊的人,看任何人都是卑鄙小人。”

    赵敏歪着头,对周芷若嫣然一笑:“我们难得有意见一致的时候。”

    明尊脸色阴沉,也不搭理两女,看着宋青书说道:“姓宋的,我可以让你们三个其中一个离开,你说我放过谁呢?”

    “你会这么好心?”宋青书一愣,很快明白了对方的险恶用心,“那你让赵敏走吧。”

    明尊哈哈大笑起来:“周姑娘,你看到没有?你的男人宁愿救另一个女人也不愿意救自己的妻子,你是不是很寒心啊?”

    见周芷若沉默不语,明尊继续说道:“之前我就觉得姓赵的妖女和他有奸.情,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宋青书也不着急,反而笑了,好整以暇地问道:“哦,我和郡主之间有奸.情?愿闻其详。”

    明尊冷冷说道:“你和那个小妖女没什么,怎么会为了救他放弃击杀我,搞得形式反转;她若对你没什么,又岂会不带汝阳王府的高手,单单带了你过来?刚才又怎么会放弃逃生的机会,心甘情愿留下来陪你一起死?”

    “被你这样一说似乎还真是这样,”宋青书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扭头看着赵敏,笑道:“没想到郡主居然对在下一往情深,要是有幸逃过此劫,就忘了张无忌,跟我如何?”

    “呸!”赵敏脸色一红,“那个老妖怪疯了,你也跟他疯?要不是念在你重伤在身,本郡主肯定撕烂你的嘴。”

    周芷若听得眉头大皱,忍不住瞪了赵敏一眼:“你怎么这么喜欢跟我抢?”

    “谁跟你抢了?”赵敏嘴角弯起一丝好看的弧度,“本郡主就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又怎么了?”

    “不要脸。”周芷若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如今两人危在旦夕,临终前斗斗嘴,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赵敏得意地做了个鬼脸,然后顶了顶旁边的宋青书:“喂,姓宋的,你干嘛选择让我走,不会是真对本郡主有意思吧?”

    周芷若一下子便竖起了耳朵,显然也很在意宋青书的回答。

    宋青书微微一笑:“我和芷若一起死,还能做一对同命鸳鸯,黄泉路上也不寂寞;要是和你死在一起,到黄泉路上看着你和张无忌双宿双栖,岂不要郁闷死?”

    听到同命鸳鸯四个字,周芷若心中悄悄舒了一口气,心中寻思:自己和他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就这样死在一起倒也不错。

    赵敏在意的却是他后一句话,听宋青书的语气,似乎略显醋意,不知为何,赵敏居然有一种莫名的高兴。

    看着两女发自内心的笑容,明尊心中怒气上涌:“想死在一起,哪有那么容易?”

    目光在两女身上逡巡,一个鲜艳妩媚,一个清丽无双,明尊眼中露出一丝异样的光芒,磔磔笑道:“宋青书,你放心去死吧。你们汉人历史上有个姓曹的英雄说过一句话,‘汝妻子吾养之,勿虑也。’这句话原封不动送给你。”

    赵敏怒道:“你好歹也是一代宗师,明教教义也是向往光明,惩恶扬善,你怎么能如此无耻?”

    明尊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本座的善恶观又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理解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善。你们蒙古西征军烧杀抢掠,淫辱妇女,本座让你也尝尝这样的屈辱,又何错之有?”

    “那周芷若呢?她可没有伤害你的徒子徒孙。”赵敏忍不住说道。

    “按照汉人的话来说,成大业者不拘小节,更何况能服侍本座,是天底下女人最大的荣幸。”明尊傲然说道。

    “这无耻的风范,在下自愧不如。”宋青书苦笑着摇了摇头,暗暗却凝聚真气于指尖。经过这段时间调息,他自忖等明尊得意忘形地过来,自己出其不意之下,应该能和他同归于尽。

    正寻思着怎样不引起对方怀疑的情况下,把他勾.引过来,不远处却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呸呸呸,你这人真是好不知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