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28章 疗伤出岔子

    “你有办法么?”周芷若惊讶地看着她。△,

    朱媺娖脸色一红,神态顿时忸怩起来:“办法倒是有……”

    “什么办法?这个时候还卖什么关子,阿九你快啊。”一旁的夏青青焦急地问道。

    朱媺娖也是一脸郁闷,心想这种事情怎么好当着她们的面出来,不过看宋青书的确气若游丝的样子,她明白自己不言明的话,周芷若恐怕就会将他带走。

    “上次在盛京城,我同样身受重伤……”朱媺娖红着脸,支支吾吾将上次疗伤的事情了个大概。

    听完她的话,周芷若和夏青青面面相觑,周芷若更是忍不住怒骂一声:“这混蛋,不知道哪里修来的这么下流的邪门外道武功。”

    朱媺娖下意识替他辩解道:“据宋……宋大哥,这是密宗堂堂正正的功法。”她下意识开口准备叫宋郎,不过如今不仅有他正牌妻子在,还有另外一个红颜知己,这声宋郎未免太过刺耳,所以话刚出口,连忙学夏青青那样喊他宋大哥。

    想到这里,朱媺娖有些羡慕起夏青青来,她着袁承志未亡人的名头,虽然有些妨碍和宋青书的关系,但当着其他的人的面,却能做到超然物外。

    想到宋青书有时候那略显无耻的嘴脸,周芷若冷哼一声:“他胡扯的话,你也真信?”

    夏青青显然也有同样的想法,笑嘻嘻地捏了朱媺娖一把:“阿九,没想到你这么好骗啊。”正在装昏迷的宋青书听得一头冷汗,此情此景更不敢醒了。

    感觉到有人正往这边靠近,周芷若道:“此处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再。”完便由夏青青带路,周芷若和朱媺娖一人扶着宋青书一只胳膊,运起轻功往王屋派营寨赶去。

    看着两女扶着宋青书的样子,夏青青难免对自己的特殊身份有些自怨自艾,毕竟等会儿要和王屋派的人打照面,自己还是金蛇营名义上主母,要是这么亲密地扶着另一个男人,要不了多久风言风语就会传遍整个金蛇营……

    “九公主,宋公子这是怎么了?”听到消息出来迎接的司徒伯雷,看到宋青书的情形不由吓了一跳。

    朱媺娖微微摇头:“这个时候没有时间解释了,我会带他回我的房间,将军派人守在外面,不许任何人打扰。”

    听朱媺娖要把一个男人带回自己闺房,司徒伯雷面露迟疑之色,不过转念一想,两人本就是情侣,如今乱世哪还有那么多皇家礼仪,随即头,将她们一行人送到朱媺娖别院过后,连忙安排精悍手下,远远守在外面。

    曾柔得到消息比较迟,匆匆赶来之时已经不见了宋青书踪影,连忙焦急地问道:“师父,听宋大哥他受了重伤?”

    司徒伯雷头:“柔儿,你也不必过于担心,九公主这些年在江湖中多有奇遇,又武功高强,她肯定有办法救宋公子的。”

    “我要去看宋大哥。”曾柔急着往朱媺娖的别院冲过去,几个时辰前她刚被许配给宋青书,按理在成亲前两人都不应该见面了,不过如今宋青书生死未卜,曾柔哪还顾得了这些。

    “哎,柔儿,”司徒伯雷一把将她拉住,“九公主传下了懿旨,不许任何人打扰的。”

    “连我都不行么?”曾柔一脸诧异。

    司徒伯雷严肃地道:“她毕竟是公主,虽然如今大明已经亡了,但我们做臣子的,还是要恪守君臣之礼的。”

    “哦。”曾柔一脸失望,怔怔地望着朱媺娖别院的方向。

    别院之中,三女将宋青书平放到床上过后,周芷若和夏青青不约而同地望着朱媺娖:“现在怎么办?”

    朱媺娖本来白皙如雪的脸庞此时已经红得快要渗出水来,低着头喃喃道:“我只能回忆当初他的运功路线,你们……你们可不可以在外面等我?”

    知道她救人的方法,周芷若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倒是夏青青和宋青书接触更多,倒放得开些,直接问道:“可是他现在这副样子……能行么?”

    此言一出,三女纷纷心中一荡,她们都已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自然清楚她话中的意思,朱媺娖眼神闪烁,声音细弱蚊蝇:“我……我会尽力的。”

    “那……辛苦你了。”深深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周芷若临走前对朱媺娖道。

    “不辛苦不辛苦。”朱媺娖慌忙摆手道。

    对话完毕,两女都觉得别扭至极,一旁的夏青青强忍笑意,拉着周芷若往外走去:“阿九,我们在隔壁等着,如果出了什么状况,你喊一声我们就会过来帮忙的。”

    “帮忙?”

    正在装睡的宋青书听到这两个字,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脑海里浮现出一副副令人神往的画面,心中不由一动:这个机会千载难逢,要不……

    看着周芷若和夏青青关好房门,屋中只剩下朱媺娖和宋青书之时,朱媺娖反而放松下来,毕竟在她心中,宋青书如今还昏迷不醒呢。

    “宋郎,盛京那一晚,阿九刻骨铭心,不过……不过当时的行功路线我真的没太留意,所以你要快醒来啊。”指尖轻轻拂过宋青书的脸庞,朱媺娖喃喃自语道。

    宋青书心中一阵感动,本来还担心那一晚成为阿九的噩梦,现在终于听到她心里的话,那一晚在她心中原来如此美妙。

    耳边传来悉悉索索解衣服的声音,很快一具温润如玉的娇躯贴了上来,宋青书浑身下意识一紧。

    “自己这样是不是太无耻了些?”宋青书心中一阵恍惚,以朱媺娖的身份,从到大都是被人服侍,哪做过服侍人的事情?如今为了救自己,居然放下矜持,如此主动地挑.逗自己。

    一边是道德羞耻心,一边却是欲.望的诱惑,宋青书心中正充满纠结之际,突然浑身一颤,某处已被温柔湿润的嘴唇给含住了。

    之前宋青书和朱媺娖亲热之际,他几次试图让朱媺娖这样做,但每次对方都红着脸摇头,显然出身皇家的她,拉不下脸来做这种事,没想到这次她居然主动这样做。

    感受到口中之物剧烈的变化,朱媺娖喜道:“宋郎,你醒了。”不过因为舌头被某物挡着,最终却只化作了阵阵不清楚的呜呜声。

    宋青书哪好意思这个时候醒来,让朱媺娖陷入难堪之境,只好一边享受着朱媺娖轻薄柔软的双唇,一边承受着道德的谴责。

    “宋郎,你怎么还不醒啊?”朱媺娖揉了揉微微发麻的嘴,颇为幽怨地看着依旧一动也不动的宋青书。

    宋青书再也忍不住,搂着朱媺娖凝脂如玉一般的娇躯,一个翻身便将她压了下去。

    “宋郎~嗯~”朱媺娖一脸惊喜,一句话还没完,就感觉到被对方破题而入,剩下的半截话尽数化作了一声婉转动听的娇.啼。

    宋青书也清楚自己的伤势拖不得了,和阿九亲热一会儿过后,便开始利用对方的纯阴之气,辅助自己修补被震伤的经脉。

    真气运行一个周期过后,宋青书突然脸色一变,朱媺娖感受到他的变化,一脸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宋青书苦笑道:“欢喜禅法最主要是炼化阴阳二气,普遍来,少女之体阴气最为纯正,阿九你天赋异禀,就算破身之后,体内纯阴之气依然丰沛无比,不过……”

    “不过什么?”两人此时亲密无间,朱媺娖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似乎能感受到宋青书体内的情况,真气明明运行了一个周期了,他的内伤居然没有明显好转的迹象,连忙焦急地问道。

    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这可以算自作孽不可活了,你忘了几个时辰前我们刚亲热过……你体内的纯阴之气还没有恢复过来。”

    “啊?”朱媺娖一呆,“那怎么办?”

    宋青书还没有回答,朱媺娖脸色一红:“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宋青书一愣。

    “隔壁还有两个呢。”朱媺娖意味深长的一笑,突然高声喊道:“周姐姐,青青,你们快过来帮忙啊。”

    “我晕了晕了……”宋青书实在不知道怎么同时面对三女,急忙祭出了装晕大.法。

    朱媺娖一愣,不过此时周芷若和夏青青已经闻讯赶来,她也来不及细想,连忙拉过床边一片丝绸,草草地围在身上。

    周芷若一脸焦急地赶了进来,结果映入眼帘的是宋青书不着片缕的样子,羞得急忙转过身去。

    夏青青弄不清楚两人之间的感情纠葛,有些奇怪地看了周芷若一眼,不过此情此景也来不及多想,连忙看着朱媺娖问道:“阿九,出什么事情了?”

    朱媺娖脸更红了,欢喜禅法的原理倒好解释,可是两人几个时辰前亲热过导致如今体内纯阴之气不够,这让她怎么好意思开口。

    不过如今性命攸关,朱媺娖还是断断续续将大致事情解释了一遍,当然敏感的地方都是一句话带过。

    “啊?”明白了眼前的状况,周芷若和夏青青纷纷傻眼了,其实若两女单独和宋青书在一起,恐怕都不吝献身相救,但当着其他几个女人的面,这让她们怎么好意思。

    朱媺娖幽怨地瞪了躺在床上的宋青书一眼,银牙轻咬,心中恨恨不已:难怪他要装睡,要是醒着让我们几个人怎么拉的下脸来?

    想到这里,朱媺娖只好压下了戳穿他的想法,裹着丝绸站了起来:“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完头也不回逃也似地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