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33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接下来两天,宋青书潜心闭关,自觉把状态调到了最巅峰,终于等来了金蛇大会的召开。…≦,

    金蛇大会是在金蛇营主峰的一个校场举行的,中间架起一个数丈见方的平台,估计就是接下来各位候选人比武的地方。

    平台周围远远绕着一圈座位,用来安置众多前来观礼的门派以及武林人士,座位和平台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既能让座位上的客人不被擂台中的比武误伤到,也防止了这些观礼的武林人士影响擂台里的比赛。

    江湖向来是一个排资论辈的地方,上首的主位自然是留给少林武当丐帮重阳宫这些名门大派的,不知道为何,夏青青故意将宋青书的位置也安排在这些主位之中。

    夏青青身为金蛇营名义上的掌舵者,因为着前任金蛇王遗孀的身份,自然不方便和宋青书公开出双入对,不过她又不愿意和宋青书隔得太远,便假公济私,将宋青书也安排在这主帐之中。

    其余山头的当家知道宋青书是夏青青提名的人物,自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不乏心中存着等宋青书出丑的心思,毕竟一个生人杵在少林武当使者当中,实在有些碍眼。

    宋青书来得很早,场中稀稀疏疏坐了一些人,大部分武林中人还在陆续入场中。

    朱媺娖身为前明公主,身份相当敏感,所以脸上蒙上了一层轻薄的面纱,只露出一双仿佛会话的动人美眸,所过之处,众人纷纷猜测这个仙子一般的人物究竟是何来历。

    看着曾柔亦步亦趋跟在朱媺娖身后,一副谨慎微的样子,宋青书哑然失笑:“柔儿,不要这么拘束,阿九又不是外人,你这副恭恭敬敬的模样仿佛在侍奉自己的师父一样。”

    少女心思又是那样患得患失,宋青书担心一口一个曾姑娘过于生分,害得人家黯然神伤。

    注意到他称呼的改变,曾柔脸色微微一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九公主武功高强,哪会有我这种资质普通的弟子。”

    朱媺娖拉着她的手道:“我早已不是什么公主了,更何况我们未来会是一家人,今后就以姐妹相称吧。”

    曾柔低着头嗯了一声,显然心中有些激动。

    “起弟子,我倒真有个柔妹妹这么大年纪的弟子呢。”朱媺娖突然想起了什么,掩嘴笑道。

    “那岂不是和你年纪差不了几岁?什么人这么傻要败你为师啊……呃,不会是男的吧。”宋青书脸色有些难看,在他看来,唯一的解释就是一个男的看上了阿九,然后借拜师之际亲近她……

    “你想到哪儿去了,当然是女的,”朱媺娖脸色一红,“不禁是女的,还是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呢,下次见到她我把她介绍给你啊。”

    宋青书一愣:“我怎么听着这么瘆的慌,你什么时候变成拉皮.条的老鸨了。”

    “你才是老鸨呢,”朱媺娖忍不住粉拳相向,“我这个徒弟身份特殊,我实在喜欢不起来……”

    宋青书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你徒弟不会是阿珂吧。”

    “你怎么知道?”这下轮到朱媺娖吃惊了。

    原来当日朱媺娖恼怒吴三桂背主求荣,开关卖国的行为,便潜入山海关的平西王府想刺杀对方。

    不过吴三桂自知是天下汉人的公敌,府中防卫就如同铁桶一般,朱媺娖实在找不到可乘之机,正要退走的时候,却无意间在王府碰到了一个粉妆玉砌的姑娘。

    阿九昔日见过艳绝天下的陈圆圆,而这个姑娘和陈圆圆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不用问就知道,这个人一定就是吴三桂的女儿。

    从被关在王府的阿珂一直对外面的世界和武功充满了向往,见到白衣飘飘从天而降的阿九,顿时惊为天人,立马缠着要拜阿九为师。

    本来准备挟持她的阿九顿时哭笑不得,见那姑娘天真无邪的样子,一时硬不下心来下手,最后糊里糊涂就成了她师父。

    不过清醒过来后的阿九想起了她父母的身份,实在做不到对阿珂和颜悦色,马马虎虎教了她一三脚猫功夫后就飘然远去。

    因为阿九轻功高绝,阿珂又一直守口如瓶,这段关系除了两人知道外,连平西王府里的人都不知晓,阿九自然很奇怪宋青书为什么会知道。

    一时口快过后,宋青书不禁尴尬地笑了笑,总不能又拿什么江湖糊弄她吧,这种极为私密的事情,也不可能知道的。

    “其实我认识阿珂,是她告诉我的。”

    “你们认识?”尽管有面纱遮着表情,宋青书依然能感觉到阿九一脸古怪,“天下间还有那个漂亮女人你不认识的啊?”

    “有啊,比如那边那位。”宋青书笑着指了指不远处一个神色雀跃的少女。

    阿九循着他目光看去,只见一个少女身穿淡红罗衣,颈中挂着一串明珠,脸色白嫩无比,犹如奶油一般,似乎要滴出水来,双目流动,秀眉纤长,自负美貌的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女容貌绝美,不在她之下。

    宋青书心中奇怪,上首这些座位,不是名门大派的使者,就是金蛇营各当家推举的候选人,这个姑娘不过十几岁,究竟怎么会在这里。

    少女眉目间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可是明明这不可能啊,自己记忆力不会这么差劲,见过的人岂会想不起来?

    似乎注意道宋青书的目光,那少女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眼,忍不住哼了一声,不过注意到他身侧的两女,也忍不住呆了呆。

    随着少女一声冷哼,围在她身边的两个少年仿佛得到了示意,低呵一声:“哪来的登徒子。”

    宋青书哑然失笑,也不多加辩解,直接寻着自己座位坐了下来。以他如今的武功身份,自然不会和这种辈为难。

    “喂,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怎么能坐在这里?”少女见他无视自己,不由有些恼怒。她素来不懂礼节为何物,其实发问并没有恶意,只是单纯想知道宋青书身份罢了。不过被她这样胡乱一,旁人听起来,更多的是在责问宋青书没资格坐在这里的意思。

    阿九听得秀眉一蹙,连一旁的曾柔都一脸不忿地看着走过来的这个少女。

    “我能不能坐在这里,还需要你批准么?”宋青书淡淡地笑了笑。

    “当然有关系,万一是满清鞑子的奸细混进来了怎么办?”那个少女理所当然地答道。

    这下连她身边的两个同伴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心想哪个奸细会这么笨,选在这最扎眼的位置?

    少女歪着脑袋继续道:“名门正教的弟子我都有印象,以前从来没见过你啊。”

    “怎么,名门正教的弟子你都见过?”宋青书好笑道。

    “那是当然,”少女骄傲地挺了挺胸脯,仿佛一只得意的公鸡,“我爹爹可是……”

    少女话还没完,就被一个冷冽的男声打断:“这么久不见,你还是那副德性,张口闭口就炫耀你爹娘,一长进都没有。”

    少女脸蛋儿一下子胀的通红,回过头去正要喝骂,哪知道看清来人样貌,少女仿佛见鬼了一样,本来白里透红的肤色,一下子血色褪尽,变得苍白无比:“杨……杨……”

    宋青书早就知道过来了一个高手,呼吸悠长,不知为何步履声却有些沉重,这个时候趁机回头看去,一张清癯俊秀的脸孔,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只是脸色苍白,颇显憔悴。背上绑着一柄黝黑的重剑,尤其是右臂那空荡荡的袖子,实在有些扎眼。

    这么明显的特征,除了杨过还有谁?

    宋青书也一下子明白了刚才那少女的身份,长这么漂亮,又这么咄咄逼人,见了杨过跟老鼠见了猫儿一般,当然就是郭大姐了。

    难怪觉得她有些眼熟,当初在江陵凌退思府中,自己可是见过黄蓉的,这对母女长得差不多有七八分相像,不过如今的黄蓉表现出来的更多是成熟女人的鲜艳妩媚,郭芙更多体现出来的是青涩,明明样貌差不离,气质却迥异,难怪自己一时没想起来。

    当初自己经脉恢复过后,为了寻找武林中的遗迹武藏,还特意去过神雕谷,可惜重剑已然不见,所以自己才拿了木剑。

    如今重剑在杨过手中,看来去年那个时候杨过的手就被郭芙砍断了……

    “杨过果然长得帅啊,本公子号称玉面孟尝,和他比起来还是差了三分……呃,那种能让飞蛾扑火的气质。”宋青书一边感慨一边招呼身边的两女,“阿九柔儿,你们看这男人帅不帅?”

    曾柔脸色一红,在那里低头不语,反倒是朱媺娖柳眉欲竖:“你这样问是当人家是那种见异思迁的女人么?”

    宋青书本来只是随便开开玩笑,见她反应激烈,才醒悟这个世界对贞洁伦理之类的十分看重,正想向她道歉,却见她脸上旋即浮起一副不好意思的笑容:“不过他的确好……好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