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434章 别出心裁的报仇方式

    宋青书没有丝毫不快的神色,反而颇为兴奋地道:“你们是不知道他的魅力是有多大,‘一见杨过误终身’,多少少女为了他终身不嫁。←,”

    “有这么夸张么?”朱媺娖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身边的曾柔一副失望的表情:“原来他是个花花公子啊。”

    宋青书呼吸一窒,略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他可不是什么花花公子,人家痴情得很,一辈子就爱一个女人,所以才害得另外几个女人终身抱憾啊。”

    朱媺娖拉着曾柔的手,狭促地笑道:“柔妹妹,你当着他的面花花公子,岂不是让他无地自容么?”

    曾柔恍然一惊,这才想起宋青书这方面的名声可不怎么好,有些窘迫地道:“其实我觉得他为了自己专情的名声,却害了其他女人一生,真起来其实是无情哩。反而是宋大哥这样,虽……虽然处处留情,但至少不会让别人孤苦一生。”

    一向有些羞涩的曾柔突然出这番大论,朱媺娖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宋青书更是听得眉开眼笑:“还是柔儿最懂我,哈哈哈……”

    “杨过,人家已经和你道过歉了,你还要怎样啊!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惨啊,我也很惨好不好。我爹爹要砍了我的手赔给你,这一年来我一直漂泊在外,连家都不能回,天天吃不好睡不好的。”郭芙突然提高了声音,显然情绪十分激动。

    “这个郭大姐还真是名不虚传啊。”宋青书听完她的高论,不禁神色古怪,真是白瞎了遗传自她娘的惊人美貌。

    杨过怒极反笑:“这就是你的惨?你应该庆幸你没在家里,不然我早就砍了你的手臂报仇了。”

    原来当初杨过从神雕谷艺成出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襄阳找郭芙报仇。无奈之前郭靖要砍掉郭芙的手给杨家赔罪,黄蓉慌乱地安排她离开了襄阳,以致杨过扑了个空。

    断了一臂过后,杨过黯然神伤,不免顾影自怜,虽然明知龙女不会嫌弃他,但他潜意识里总是害怕和龙女见面。于是决定先找到郭芙报仇过后再去寻龙女。

    只是没想到这一年来居然都没找到郭芙,直到不久前碰到义父欧阳锋,从父亲昔日金国朋友口中口中得知一段秘辛,震惊之余,被他们动前来参加这个金蛇大会。

    当然因为金国和满清是同盟关系,完颜亮一行人不方便出面,所以表面他是一人来参加的,不过他能成功入围也少不了完颜亮动用关系暗中相助,不然金蛇营各山头当家哪会那么容易这些游兵散勇参加,起来段延庆、卓不凡、何铁手、公孙止四人能成为十六位候选人之一还是占了杨过的光。

    “好,躲躲藏藏的日子我也过够了,今天我们就一决生死!”郭芙娇蛮地怒斥一声,拔剑便往杨过身上刺去。

    “这个郭大姐还真是莽撞啊,别杨过已得到玄铁重剑,就是没学会之前,人家也是年轻一代尖高手,你真以为趁他中毒之际砍断了他一只胳膊,现在就能打过他?”宋青书看得摇头连连。

    “这个郭姐恐怕要吃亏了,”朱媺娖有些担忧地道,杨过既然能轻松赢得前几场比试,绝不是郭芙一个娇滴滴的姑娘能对付的,“你不是最怜香惜玉么,忍心看着这么漂亮一个美人儿被砍掉一只手么?”

    “可是这个郭姐未免太过分了,砍掉人家一只手,现在还一歉意都没有。”曾柔不满地道。

    宋青书不置可否,淡淡地道:“先看看情况再吧。”宋青书记得原著中杨过最后手下留情了,自己没必要这个时候插手,反而显得杨过睚眦必报。

    郭芙从名家熏陶,虽然因为资质所限,武功平平,但这一剑刺去,还是颇有大家风范。眼见她一剑刺来,杨过却一动也不动,一直冷冷地看着她。

    使剑之人就算断了一根手指,剑法都要大打折扣,更何况杨过使剑的右手被齐根斩断,正常人看来,他一身武功恐怕废了,所以郭芙才敢和他拔剑相向。

    眼看剑尖即将刺中杨过,郭芙目光却瞄到对方空荡荡的右臂袖子,心中不禁一软,剑尖下意识避开他的要害,往旁边偏了几分。

    与此同时,杨过也动了,上半身微微一侧,右边袖子一下子缠绕到了郭芙利剑之上,郭芙只觉得虎口如遭雷噬,再也握不住手中长剑,整个人踉踉跄跄便往后面跌去。

    “芙妹!”郭芙身侧的两个少年急忙上前将她扶住,待郭芙站稳过后,三人往前一看,只见郭芙跌落在地上的长剑已经被扭得仿佛麻花一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好深厚的内力!”朱媺娖也是一惊。

    看了一眼郭芙身边的两个少年容貌相似,宋青书恍然:这俩人就是郭芙的狗腿子大武吧。

    其实一年前宋青书在江陵府中见过两人,不过那时候宋青书的注意力全被美艳的黄蓉所吸引,自然记不住跟在黄蓉身后样貌平常的两人。

    看着杨过一步步逼近,大武刷的一下拔出长剑将郭芙挡在身后:“杨兄弟,本来你对我们兄弟有大恩,我们不该阻你。不过芙妹是师父和师母唯一的女儿,你看在师父师娘的份上,饶过芙妹吧。”

    杨过虽然一开始存着砍掉郭芙一只手报仇的念头,但时间一久,他的气也消了一些,本想着好生折辱郭芙一番便罢手的。可惜不久前他碰到完颜亮欧阳锋一行,得知昔日一些秘辛,同时也清楚了自己的父亲就是死于郭靖黄蓉之手,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眼睛一下子便红了。

    “滚开!”

    见杨过眼露疯狂之色逼过来,大武大吃一惊,连忙挥剑挡在身前。

    当!

    一声龙吟,两柄长剑被震飞到数丈开外,大武跌倒在地上,骇然地看着杨过手中那个黝黑的铁块。

    杨过手握玄铁剑,指着郭芙,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一剑往她右臂劈去。

    看着玄铁剑挟着轰隆的风雷之声往自己斩来,郭芙仿佛吓傻了一般,一动也不动站在原地,任杨过一剑砍来。

    砰!

    脚下地板被玄铁剑轰的粉碎,杨过神色阴郁地看着不远处将郭芙救走的男子。

    郭芙终于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居然半躺在自己刚才喝骂的那个男人怀中,吓得煞白的俏脸终于浮起了一丝血色:“多谢公子相救。”

    宋青书淡淡一笑,扶着她的腰待她站稳,交给了急忙赶来的大武,便负着双手,微笑着看着不远处的杨过。

    “你要救她?”想到刚才对方身形之快,杨过神色不由凝重几分。

    “每个少女都是上苍精雕细琢送给人世间的礼物,杨兄辣手摧花,未免太过狠心。”宋青书心中奇怪为何杨过没有像原著那样一笑泯恩仇,见他挥剑不像留手的样子,连忙于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郭芙。

    这个世界阿九便幸运得没有遭受断臂之痛,这宋青书庆幸之余自然也不愿意其他少女遭受这样的苦难。

    “到狠心,谁又比得过这位郭大姐。”杨过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袖子,神色转厉,“你武功很高,不过若要阻我报仇,休怪我的重剑不客气。”

    宋青书摆摆手:“杨兄误会了,我并非要阻止你报仇。”

    此言一出,郭芙俏脸一白,刚缓过来心又提了起来,杨过更是一脸疑惑:“既然不阻止我报仇,那兄台为何刚才要救她?”

    宋青书并不解释,反而问道:“杨兄,容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砍断这位郭姐的手臂后,你的手臂能重新长出来么?”

    “当然不能,”杨过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沉声怒道,“你在消遣我?”

    “杨兄莫要误会,”宋青书淡淡一笑,“我只是在建议杨兄改进一下报仇方式,既然砍断郭姐的手只是损人不利己,那还不如选一个更利己的方式。”

    杨过眉头一皱:“愿闻其详。”

    宋青看了一眼旁边的郭芙,笑着道:“这位郭姐脾气虽然不敢恭维,但样貌却是万里挑一的绝色,杨兄大可以把她弄回去当个暖床的丫头嘛,既报了仇,自己又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无耻!”郭芙又惊又怒,气得浑身发抖。

    杨过哼了一声:“杨某已有意中人,无论容貌性格都好这位百倍,不劳阁下费心。”

    听见宋青书的提议,郭芙本来就够生气了,结果见杨过居然对她不屑一顾,只觉得肺都快气炸了。

    见杨过不为所动,宋青书先是一怔,不过很快反应过来,颇为玩味地笑道:“据在下所知,这位郭姐的母亲一向厌恶杨兄,杨兄为此受尽磨难,心中自然也讨厌那位万人景仰的黄帮主。这位郭姐就算有万般不好,但有一样好处,那就是样貌与那位黄帮主有七八分相似,杨兄大可以在她暖床的时候,适当脑补一番,岂不出了多年的恶气?”